第184章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书名: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 第184章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作者:念侬娇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超神当铺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求老祖宗救救保成吧!

    此言一出,满殿皆惊。赫舍里夫人猛地站了起来,快步抢到她身边,一把揪住了她的衣襟,“你说什么?保成怎么了?你给我说清楚!”

    她还有脸问保成怎么了?僖嫔一把甩开她的手,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保成病了,昨儿嬷嬷抱他来慈宁宫的时候儿受了风,晚上照顾的人却不经心,直到如今才发现,人已经高烧抽风儿晕了过去,你们母女这下满意了吧?”

    赫舍里夫人踉跄地后退了两步,勉强扶着侍女的手才没有跌坐在地上,保成病了,保成病了,明明昨儿她进宫的时候儿还见孩子好好儿的,怎么说病就病了?她的乖乖外孙,女儿拼死留下的这点儿骨血,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将殿中众人吓了一跳,僖嫔一手捂着自己的脸,一边不可置信地瞪着赫舍里芫芪,“你敢打我!”

    “昨儿二阿哥还好好的,今日就病得不省人事了,你是怎么照料孩子的?我早就说,没那个身份,没那个本事,就别自不量力,要是保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一家子给他偿命都抵不上你的罪过!”

    “我是怎么照料孩子的?要是保成还好好儿的待在咸福宫,怎么会大晚上的受了风?要不是你撺掇着老祖宗非要把保成抱到这慈宁宫来,他怎么会病到这个份上都没人发现?拜你们母女所赐,如今竟敢来指责本宫,谁给你的胆子?”僖嫔如发狂的母兽,再不顾忌眼前是在什么地方,多日来压抑在心中的委屈痛楚与不满,都毫无保留地发泄了出来。

    “够了!”孝庄扶着苏茉儿的手从里间缓缓出来,手中镶珠嵌宝的紫檀龙杖在大殿的金砖上叩出“叮咚”的脆响。

    “保成小孩子家,身子原本就弱,整日里三灾八难的也是常事,不过是受了点儿风,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她一开口就带着满不在乎的语气,这个僖嫔借着一点子小事在这里闹腾,不就是对自己不满吗?她的决定,什么时候是一个小小嫔妃能够指责的了?

    “保成是哀家让人抱来慈宁宫的,他身边儿照顾的人是哀家指派过去的,僖嫔一大早儿的在这里怨天尤人,怎么就不想想,若是你昨日不把孩子抱回去吃那顿饭,他哪里用得着两边儿折腾,如今病了不思反省自己的过错,竟然还敢来指责哀家,这是哪里的规矩!”

    僖嫔“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叩首,“老祖宗疼爱保成,是他的福气,臣妾哪里敢有任何不满,只是孩子高烧到抽风晕厥都没人发现,那些伺候的奴才难辞其咎,还求老祖宗看在先皇后的面上,赶紧叫太医来给他诊治诊治吧。”

    只要保成好好儿的,所有的指责罪名她都认了,眼下保成的情形实在是耽搁不起了,方才那个小太监就是被保成的病情给惊住了,这才语无伦次以至惹恼了太皇太后,如今那起子该死的奴才是不敢再来回话报信了,她只能先咽下这口气,求太皇太后先给保成指个太医瞧瞧。

    “僖嫔还说不敢指责老祖宗?那些伺候的奴才怎么就罪不容赦了?要我说,她们尽职尽责得很,老祖宗指给保成的奴才,一定是最最老实可靠的,都是你昨日非要恃宠生骄,抱着保成折腾那一趟,还不好生经心照顾着,这才让孩子受风生病,如今死不认错不说,还敢把屎盆子往老祖宗头上扣,真是其心可诛!”

    当着母亲的面被僖嫔说出了她的私心,赫舍里芫芪原本是有些忐忑不安的,当初是她撺掇着家里进宫游说,将保成从僖嫔身边抱走,一来绝了僖嫔的依仗,二来也给她自己进宫后抱养保成做个铺垫,毕竟太皇太后这么大年纪了,三两日的新鲜劲儿一过,也就厌烦了,到时候她正好接手保成。有了保成在身边,对她以后的争宠是大有助益的,毕竟僖嫔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就摆在眼前。

    如今因着来回的折腾让孩子生了病,又被僖嫔当众一番指责,她才豁然发现,僖嫔早已不是当日没进宫时候儿的赫舍里芷兰了,僖嫔这些年养尊处优积累起来的强大威风和气场将她彻底地压在了下面,面对僖嫔的指责,她张口结舌,半天说不上话来,她到这时候才想起对方早已是宫中主位,哪里是她一个没进宫的秀女能够指责,打骂的!

    正在她惶恐不安,不知该如何收场的时候,太皇太后又从里间出来了,她原本以为自己这次完了,一向最重规矩的太皇太后一定对她失望厌恶到了极点,她这次一定难逃宫规重罚了。

    却不料太皇太后竟然开口指责僖嫔,替自己说话,赫舍里芫芪这次可真是喜出望外了,她趾高气扬地睨着跪在地上连连叩头的僖嫔,各种诛心之论与恶毒言辞毫不留情地往她身上招呼,全然忘了自己的小外甥还在后殿的某个角落里生死未卜。

    “老祖宗责备臣妾,臣妾不敢喊冤,如今只求老祖宗可怜可怜保成,给他指个太医过去瞧瞧吧!”僖嫔对赫舍里芫芪的指责充耳不闻,只是一味地求孝庄怜悯,给保成指个大夫救命要紧啊。

    却不想太皇太后手中的龙头拐杖在地上狠狠一顿,砰然的巨响似是砸在众人的心上,“你听谁说保成病得要死了?这一大早儿的就来咒保成,你的心怎么就那么狠呐!”

    许是这些年来保成身子一向不怎么结实,吃药的次数儿比吃饭都多,孝庄对僖嫔的大惊小怪也颇有些不以为然,不过是受风着凉罢了,就算那些奴才粗心大意了些,又不是什么立时要死的大病,也值得她大清早儿地乱嚷嚷!

    她在心中认定是这僖嫔故意想借题发挥,借着教训赫舍里氏母女来指责她之前的决定,故意给她没脸,对着僖嫔更加没了好脸色,“你好歹也是一宫主位,如此不着边际的话你也信?保成是哀家的嫡亲重孙儿,哀家不比你更疼他?你别以为哀家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告诉你,保成以后就待在慈宁宫了,你连后宫这几本烂账都理不清楚,哀家哪里还敢将保成放在你身边,指不定哪天他被你害死了,咱们还蒙在鼓里呢!”

    见她们牵三挂四,只顾着指责自己,对保成的病情却是轻描淡写,一点儿都不放在心上,僖嫔急了,“老祖宗要教训臣妾,以后有的是机会,可保成却实实是等不起了,还求老祖宗看在先皇后就留下这么点儿嫡亲骨血的份上,请个太医来瞧瞧吧!”

    “太医太医,就你知道请太医!感情哀家方才的话你都当耳旁风了,你给我去宝华殿跪着,没有哀家的允许,不许你出来!”孝庄勃然大怒,挥舞着手中的拐杖,险些砸在僖嫔的头上。

    僖嫔头也不磕了,霍地一声站了起来,恨恨地瞪了旁边的赫舍里芫芪一眼,眼角余光扫过一旁满心纠结的赫舍里夫人时,轻蔑地笑了笑,这些就是保成的骨肉至亲呐,她们一个个有谁替那个小小的孩子想过,有谁牵挂过他的死活,这个孩子,也是可怜呐!

    僖嫔头也不回地朝外走了,连谢恩告退的话都没有,赫舍里芫芪赶忙上前给孝庄又是捶背又是顺气,“老祖宗别生气了,这出身卑贱的人就是卑贱,哪怕给她再高贵的位份,也改不了她骨子里的野蛮任性与自私薄情,嘴里口口声声咒保成病得不行了,却连瞧保成一眼的想法儿都没有,这样无情的人,活该她没有子嗣!”

    孝庄嘴里一叠声儿地喊着“反了,反了”,半天才缓过气来,这一大早儿的不是咒她就是咒保成,这些人真是居心险恶,这后宫再不用心整饬是不行了。

    不想殿外一时想起一阵慌乱的脚步,“老祖宗,僖,僖嫔逃了!”

    “什么?什么叫僖嫔逃了?”孝庄气得险些背过气去,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好好儿的押送一个犯错的妃子去宝华殿,他们居然告诉她,说她逃了?在这皇宫大内,居然还让一个僖嫔逃了?她逃到哪里去了?

    这僖嫔是鱼啊还是鸟儿啊,她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她真以为自己躲得了初一,就躲得过十五了?这后宫就如那铁桶一般,滴水不漏,谅她插翅也难飞!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相邻的书: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