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不着调的圣旨

【书名: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 第182章 不着调的圣旨 作者:念侬娇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犯罪心理:罪与罚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被孝庄的行为激怒的不止一个僖嫔,康熙在乾清宫里,当着一众奴才的面,把御案上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个干净,末了一脸铁青地指着梁久功:“你去传朕的话,今晚朕要去咸福宫用晚膳,很久没见保成了,朕要考校他的功课!”

    功课,什么功课?保成才三岁,就这还是虚岁,周岁连两岁都不到,这么小的孩子能考校个什么?

    梁久功暗暗叫苦,只得小心斟酌着词句,不敢再惹怒了这条暴龙:“回皇上的话,今儿恐怕是不行,僖嫔娘娘因着盘查历年旧账不力,太皇太后命她将所有的账本儿都带到慈宁宫去,当着她的面清算,一日查不清楚,就不许离开慈宁宫。”

    康熙满脸不可置信地瞪着他,内务府的账目不清白,这也不是从他这里开始的,真要查,翻翻□□太宗时候儿的账,有问题的只怕更多,偏太皇太后揪着他即位后的账不放。

    当年鳌拜当权的时候儿,内务府背地里拿着宫里的东西讨好这个权臣,这也不是什么新闻了,就是孝诚皇后活着的时候,那账目也多有不清不楚的地方儿,如今太皇太后要挑僖嫔的茬儿,他当日不过替僖嫔说了一句话,太皇太后就借题发挥,说什么都是赫舍里家的女儿,既然孝诚皇后不在了,就由僖嫔负责将历年来的账目归置清楚吧。

    皇祖母一句话,这十来年的旧账就都压到僖嫔头上了,让她对自己还没进宫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负责,想想就让人觉得滑稽。

    如今更是变本加厉,连人都扣在慈宁宫了,她怎么不说赫舍里芫芪才是赫舍里氏的正牌女儿,要替孝诚皇后负责,哪里轮得到僖嫔一个小小的嫔位,再怎么说也得赫舍里芫芪才够分量啊!

    “朕要你去给僖嫔和保成传旨,朕不管她们母子如今在什么地方,若是这点儿差事都办不好,你就提着脑袋来见朕吧!”他脸色铁青地盯着梁久功,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出来。

    梁久功吓得两眼发黑,皇上的意思,是让他去慈宁宫传旨?这不是明摆着跟太皇太后示威,跟她老人家唱反调吗?到时候儿太皇太后是不能拿皇上怎么样,可要收拾他一个太监,却比碾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呀!

    可看看康熙的表情,他也没有讨价还价的勇气,得,皇上既然想拿这件事跟太皇太后打擂台,那他一个小虾米哪里拦得住?去传旨,若太皇太后真刁难他,背后好歹还有一个皇上撑着,他要跟太皇太后打擂台,就绝对不会看着自己这个替他办事儿的遭殃,可要不去传旨,那可就是抗旨不遵的大罪,到时候太皇太后可绝对不会替他说半句好话。

    他认命地在地上磕了个头:“奴才去了,皇上好生保重,万不可为这个气坏了身子。”

    说得倒像生离死别,交代遗言似的,哪怕康熙在气头儿上,都被他给气笑了。他抬脚踢在他身上,“少说这些没用的,有朕在呢,放心,你死不了。”

    梁久功擦了把冷汗,心想我就等你这句话呢,又谢了个恩,这才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去了。

    当晚,慈宁宫的瓷器也毫不意外地碎了个干净,僖嫔倒是如愿以偿的抱着保成跟康熙一起吃了顿饭,只是康熙前脚儿刚走,慈宁宫的奴才后脚儿就来请她了,“太皇太后说了,她刚发现了一处儿大宗的纰漏,不赶紧把这笔账查明白了,她老人家睡不着觉啊,只得有劳娘娘再跑一趟了。”

    僖嫔能说什么?她敢说太皇太后她老人家一年到头儿也睡不了几个安稳觉吗?人但凡有了私心贪念,那是怎样都睡不安稳的,整日小心翼翼地防备着这个,算计着那个,她睡得着才怪!

    只是想归想,她还是只能老老实实地跟着慈宁宫的奴才往外走,正想着给自己的亲信宫女使个眼色,让她照料好保成呢,却不料抬眼一瞥间,竟赫然发现慈宁宫的一个老嬷嬷正抱着保成,也跟着她们往外走呢。

    “这么晚了,夜里风凉,小心二阿哥再受了风,还是明日再送他过去吧。”她强自按捺下心中的怒气,忍气吞声地跟那个奴才商量道。

    她不敢说什么把孩子留下来的话,只能寄希望于让他再在咸福宫里待一晚,别因着大人之间的博弈,受了风再生病受罪。虽然她心里清楚,就算保成真在咸福宫待这一晚,也终究是改变不了任何问题,而她,也注定是进了慈宁宫的门,今晚就绝对不会有机会回来看看孩子,可她还是舍不得他受罪。

    只是慈宁宫来的人却一点儿情面都不讲,“娘娘放心,咱们给二阿哥穿的严实着呢,哪里就会受风了,老祖宗还在慈宁宫里盼着娘娘呢,娘娘就快些去吧。”

    她长叹一声,“那就让本宫抱他去吧。”那个老嬷嬷抱着孩子极粗心,保成身上的斗篷都被风吹得飘了起来,她也不知道给孩子拢拢身上的衣裳,就这个样子,等到了慈宁宫,孩子非着凉不可。

    不想那个狗奴才却向后退了一步,正色道:“娘娘还是赶紧走吧,别让老祖宗等急了,奴才自会照料好小阿哥,不会让他受委屈的。”

    还不会让孩子受委屈,如今在她眼前就让孩子受委屈了,等下离了她的眼,还不知怎么样呢!僖嫔想发火儿,可保成毕竟还小,这些奴才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再磋磨孩子怎么办?

    她只得按下心头那口恶气,好声好气儿地道:“既然如此,就有劳嬷嬷了,只是保成的斗篷薄了些,容易让风吹开,还请嬷嬷给他裹紧些。”

    她本是想着息事宁人,少让孩子受些委屈,不想那老奴才嘴里却嘟嘟囔囔,不干不净地说什么老祖宗在那里等的心焦,她还故意在这里耽误工夫,自己带大的孩子数都数不过来,还不如一个不会生养的明白怎么带孩子了云云。

    僖嫔听得心头火气,正待回身呵斥她几句,就见小翠儿对她使眼色,扶着她的手也在她胳膊上狠狠捏了一把,她深吸一口气,不是不明白小翠儿的意思,在这后宫里,谁都能受委屈,就是太皇太后不能受委屈,一个孝字大如天,谁都大不过她去。

    如今她回身跟个上不得台面儿的奴才去怄气,别说正中了这个老刁奴嘴里说的——她不顾老祖宗等的心焦,故意耽误工夫的话,就是真把对方驳倒了,她一个主位跟个奴才计较,传出去也不是什么好名声儿,对方只要找个机会再在太皇太后跟前儿给她上点儿眼药,她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如今那个老刁奴好歹已经给孩子把斗篷裹紧了,还是不要再吃这眼前亏,忍一时风平浪静吧。

    只是她想忍,康熙却不能忍。一听说太皇太后又连夜将僖嫔和保成带进了慈宁宫,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即下旨令噶布拉的老婆和闺女统统进宫陪老祖宗盘账。

    赫舍里芫芪不是说僖嫔位份低微,不配照顾保成吗?那孝诚皇后留下的烂账凭什么让一个小小的,位份低微的嫔位来负责?身为孝诚皇后的额娘和亲妹妹,难道这时候儿不该进宫陪在老祖宗和保成的身边,照顾他们,替她们的女儿或姐姐分忧吗?

    这样不着调的圣旨传到翊坤宫的时候,明月只觉难以置信,这真是康熙下的旨?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不过,不得不承认,对付孝庄那样匪夷所思不讲理的老太太,还真不能走寻常路。

    噶布拉的夫人和赫舍里芫芪揉着惺忪的睡眼来到慈宁宫的时候,整个皇宫里只剩慈宁宫的正殿还灯火通明,就连明月这个要装样子假作抄经的都熄灯去睡了,这里还是一副忙碌的景象。

    只是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忙碌的只是僖嫔和她的心腹宫女,慈宁宫的奴才都一个个躲到暗处打盹儿去了,就连他们的主子——太皇太后都已经在里间寝殿里睡得鼾声大起。

    僖嫔一双眼睛熬得通红,虽然见了噶布拉的夫人和赫舍里芫芪气就不打一处来,可到底还忌惮着这里是慈宁宫,不敢太过造次,淡然地跟对方见了礼。

    深夜召外命妇和秀女入宫,这在本朝可算是绝无仅有的事,噶布拉的夫人一脸的紧张,倒是那赫舍里芫芪还颇为坦然,听清楚了旁边奴才交待的任务,立时拿出掌事的款儿来,将一众奴才支使得团团转,连慈宁宫的奴才和僖嫔的心腹都被她吆来喝去。

    僖嫔脸上挂在淡漠的笑,只冷冷地看她表演,慈宁宫里的奴才向来眼大心大,等闲的妃嫔都不放在眼里,又哪里瞧得上一个没名没分的毛丫头,一时慈宁宫里只听见她吆五喝六的声音,一众奴才被她吵醒了,都躲在暗处窃窃私语。

    不多时,苏茉儿便从里间走了出来,皱着眉头一脸不耐地看着她,“赫舍里姑娘,老祖宗在里间都被你给吵醒了,叫你来是让你干活儿的,不是让你来吵老祖宗的,也难怪,这没经过选秀,没经过调﹡教的姑娘,就是不懂规矩,这里数僖嫔娘娘位份高,该怎么做,娘娘只管分派她们去做就是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相邻的书: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