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证据

【书名: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 第168章 证据 作者:念侬娇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皇,皇上说什么?宜贵妃什么时候说这些花儿有问题了?她只是提醒臣妾要把这些花儿搬出去晒晒太阳,她只是提醒臣妾这些花儿得换换土……”佟兰心被他脸上噬人般的脸色给吓住了,脚下一个踉跄,多亏旁边宫女扶着才勉强站稳了身形,她精神恍惚地自言自语着,似是突然想明白了般,眼睛骤然一亮。

    “花儿,那花儿有问题?怎么会,怎么会呢……”她嘴里喃喃着,似是不可置信般,忽然眼角余光看到了一旁的太医,立时不顾形象地扑了过去,“你说这花儿有问题,你说,说,有什么问题,有什么问题?”

    旁边的宫女嬷嬷唬得魂飞魄散,慌忙上前想将她搀起来,无奈太医的袖子被她拽得死紧,一番拉扯下竟将太医的袖子都撕裂了一半。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孝庄愤愤地在地上敲着手中的拐棍儿,大庭广众之下,堂堂一宫主位竟跟个太医拉拉扯扯,这佟兰心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回皇上,回太皇太后,太——”

    一个“后”字还没出来,便被康熙猛地一声怒喝给堵了回去,“赶紧说有用的,谁有工夫听你在这里打招呼!”

    那太医一噎,猛地翻了个白眼儿,险些晕了过去,深吸两口气,这才稍稍缓了过来,“嗻,这花里搀了大量的麝香,只是被花香遮掩着,等闲不容易被察觉罢了,别说今日乌雅小主不小心摔了一跤,有这样的东西放在寝殿里,小产也是早晚的事。”

    好容易将该说的话说完,太医抬手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今日真是好险啊,幸好发现了这几盆花儿,否则还真不好交代乌雅氏小产的事情。毕竟乌雅氏只是跌了一跤,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跌得又不重,因为这么点儿事就小产了,终归是让人有些疑惑,虽然这事不是他们造成的,可上头追究起来,他们也得担个无能,办事不力的罪名。

    如今好了,有这几盆花在这里摆着,虽然到底是钮祜禄氏还是佟嫔做的还不清楚,可这事儿再怎么怪,也怪不到他们头上去,至于会不会因此得罪佟嫔和钮祜禄氏,他们也顾不得了。

    “麝香,麝香!花里有麝香,花里有麝香,哈——”佟兰心突然挣开了宫女搀扶着她的手,跌跌撞撞就想往外跑,两个宫女猝不及防之下,竟然没能拦住她,“我要去找她,我要去找她!为什么害我,她为什么要害我?”

    “放肆!还不快拦住她!”康熙气极,这后殿那个小产的还没收拾利索呢,如今这里又来一个装疯的,如此疯疯癫癫的模样,怎配为嫔为妃?一个个没有一个省心的。

    “别拦我,都别拦我,我要去找她,我要找她理论,我要找她给乌雅妹妹的孩子偿命!”她凄厉地大喊着,见挣不开几个粗壮婆子的桎梏,复又回身扑倒在康熙面前,“皇上,你要给臣妾做主,你要给乌雅妹妹做主啊!”

    她披头散发地在地上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丝毫不顾及平日里端庄贤淑的形象了,“丽妃,丽妃她好毒的心啊,孩子,我可怜的孩子啊,乌雅妹妹原说要把她的孩子跟臣妾的孩子放在一处养,以后就更亲近了,不想却被这个毒妇所害,皇上,一定不能饶了她啊!”

    康熙心中一时有些动摇,这麝香的确不是佟兰心下的,毕竟有翊坤宫的例子摆在那里,当日不过是明月不想把事情闹大,再影响了前方战事,这才独自忍了那口气,如今这些花盆里下麝香的手法都跟当日明月那边的情形一模一样,他可以确定这事必定是丽妃做的无疑了。

    只是佟兰心在这里头又充当了什么角色?真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无辜?她自己坚决不承认当日自己发现了花盆中的蹊跷,虽然明月提醒她的话的确很是隐讳,可佟兰心真的没有发现这里头的问题?这边明月刚刚提醒了她,她接着就把花送给了乌雅氏,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

    “皇上,求您让兰心去找钮祜禄氏理论,求您处置了那个毒妇给乌雅妹妹一个公道吧,皇上!”

    佟兰心还在地上哀哀地哭着,却不料殿外竟传来一声虚弱地咳嗽,“本宫就在这里,佟嫔想跟本宫理论什么?”

    众人霍然抬头,正看到钮祜禄婉容在宫女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走了进来。她闭宫养病也有些日子了,时候儿长了,人们只道她又是失了宫权,又是丢了封号,偏娘家也不给她长脸,面上过不去,这才故意托病不出,不想此时见了她蜡黄蜡黄的脸色,才知道她是真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

    “你这个毒妇!”佟兰心一声怒喝,挣扎着就要扑过去,却被身旁的粗使嬷嬷按得死死的,半点动弹不得,只得市井泼妇般大吼大骂,混没半点儿平日里的矜持端庄。

    “我是毒妇?我下毒?”钮祜禄氏冷笑一声,毫不畏惧地盯着被按在地上的佟兰心,“我给你下什么毒了?我要真给你下了毒,你这会儿还能活蹦乱跳地在这里对我大吼大骂?那花儿在你的寝殿里摆了那么久都没事,偏送进乌雅氏的房里就有了麝香,你敢说这里头没有你做的手脚?你自己对人下了毒,还想栽在本宫身上,佟兰心,别人怕你,本宫却是不怕,你若有证据证明这些麝香是本宫下的,就拿出证据来,若没有,就别想陷害别人。”

    “证据?贵妃娘娘就是证据!”佟兰心恶狠狠地盯着她,虽然之前贵妃不想把事情闹大,将这件事压了下来,可事到如今,一个皇嗣都折进去了,两宫太后和皇上都在这儿,她就不信贵妃还会吃这个哑巴亏,不将这钮祜禄氏脸上的面具给扒下来。

    “钮祜禄氏,你不必再狡辩,当日你送给贵妃的花里有什么,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康熙冷冷地盯着她,“当日你下在贵妃花盆里的麝香和今日乌雅氏花盆里的麝香一模一样,连下毒的手法都如出一辙,你敢说这些都不是你做的?”

    “宜贵妃?臣妾只知道眼前的佟嫔诬蔑臣妾,却不知又怎么牵扯到了宜贵妃。”钮祜禄婉容毫不示弱地回视着他,“如果真像皇上说的,臣妾给宜贵妃下毒,她当时为什么不站出来指证臣妾?如今乌雅氏出了事,就什么事情都往臣妾身上推,臣妾不服!”

    她直直地迎着他的目光,不带一丝畏惧,花已经抬进了她们的宫里,花盆里有什么,谁能证明这些麝香就一定是她加进去的,而不是她们自己的手笔?

    凭着皇上对宜贵妃的宠爱,他不会相信自己的话的,尤其是她方才在殿外听了半晌,似乎贵妃当日发现了麝香后就告诉了皇上,可是那又如何?既然贵妃当日选择了忍耐,那就说明她自己心里也清楚,这样的事没有确切的证据,是无法往自己这个一宫主位身上推的,她也怕自己到时候反咬她一口。

    康熙心里的看法?她心中寂寥一笑,事到如今,她还管他怎么想,怎么看?他的心里没有她,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如今她已经进宫十年,早不是什么新鲜水嫩的美人儿了,当年青春美貌,艳冠后宫的时候没能抓住他的心,如今人老珠黄就能得到他的垂怜了?笑话!

    管他心里是怎么想她的,管他心里是怎么看她的。她只知道,在这弱肉强食的后宫里,若没有帝王的宠幸,便只能靠着自己的手腕儿,自己的心计活着,虽然钮祜禄氏一族日渐式微,可如今前方战事正紧,若没有确切的证据,他绝不能对她有任何的责罚!

    “你不认?”他脸色一变,不可置信地盯着她,却随即展颜一笑,“这才是朕的好妃子,这才是朕的贤内助呢!这样的事,你怎么会认!”

    明月当日就是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才执意隐瞒下这些龌龊,独自咽下这口气的吧。只可惜眼前这个佟嫔却没有明月的胸襟,她真的没领会明月话里的意思,无知无觉下做错了事?

    他心中嗤笑,佟兰心是那样贤良大度的人吗?或者说的再难听点,佟家精心培养出来的贵女,被他们寄予厚望的未来皇后,是这样的草包吗?

    就算丽妃将这些花送来的时候她真的没有发觉这里头的猫腻,从她将花放在寝殿那么长时间看来,这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可后来明月出言提醒她,连碧云这样的奴才都能听出明月话里的隐含的提点,她佟兰心会傻乎乎的一无所觉,还早不送晚不送,这个时候把花送给乌雅氏?

    也怪他平日里只顾忙着前朝的政务和战事,忽略了对后宫的关照,若是早点儿问问承乾宫里安插的探子,也不至于乌雅氏都要小产了,才发现后宫里的这些肮脏鬼蜮伎俩。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相邻的书: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