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兔死狐悲

【书名: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 第158章 兔死狐悲 作者:念侬娇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什么?”众人大惊,这玉竹什么时候儿有的身孕,这小产一说从何而来?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康熙猛地站了起来,慌乱的手无意间在面前的御案上扶了一把,带倒一片碗盏。淋漓的汁水溅到衣袍上,胸前的九龙刺绣也蒙上了一层狼藉污垢,他却恍若一无所觉。

    那婆子更加惶恐,跪在地上,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玉竹,玉竹晕倒了,太医瞧了,说是,说是小产了!”

    这话虽是磕磕绊绊,却终究是再清楚不过,玉竹小产,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了。康熙狠狠闭上眼,一日之间折了两个皇嗣,这个端午,过得还真是好啊。

    “放肆!一个下贱的贱蹄子,什么时候儿怀上的身孕?你给本宫说清楚,皇上面前,岂容你信口雌黄!”丽妃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手劲之大,令桌儿上的筷子都蹦了起来,让人不敢想象一个后宫娇娇弱弱的嫔妃竟有如此大的手劲。

    今日的事,她本是无辜受冤,皇上原本已经对她心存歉疚,如今好了,那个贱蹄子一个小产,她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最要紧的是,这个到太阳底下罚跪的主意,是她出的,皇上震怒之下,想找个出气的罪魁,头一个跑不了的就是她,若不把这事儿查个水落石出,那她在皇上心里狠毒无情的印象就再也无法抹去了。

    当时把脉的太医也知道这件事实在重大,虽然一个宫女算不上什么,甚至可以说是这个皇宫里最底层的人,可谁让人家肚子里的那块肉实在太过尊贵呢。他如今是无比的后悔,方才自己为什么要滥好心,多事伸那一手呢,如今倒好了,若非他平白的插了一手,这宫女小产一事也许就无声无息的被后宫权势滔天的人给掩住了,如今自己好巧不巧的揭了出来,还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因此恼怒,刁难他呢!

    “丽妃!”康熙喟然长叹,“她的身孕是真的,想是月份浅,她自己也没察觉吧。”他这话虽是对丽妃说的,可眼睛却一直看着明月,一抹心虚愧疚一闪而逝。

    “是是是,皇上说的没错,玉竹姑娘的身孕不过一月有余,脉象本就极浅,如今意外小产,若非微臣恰好遇到把了一次脉,只怕旁人也只当月事对待了也未可知。”

    “放肆!你也说只有一月有余,你怎知这是小产,而不是普通月事!”丽妃怒极,感情这小产还是月事,全凭眼前这人一张嘴,曾几何时,她堂堂丽妃的命运要掌握在这样卑微的小人物手里了。

    “微臣虽然在太医院里默默无名,可对自己的医术却是有些自得的,这月事和小产的区别,微臣自信绝不会弄错!”那太医虽然心中忐忑,却容不得旁人质疑自己的医术,听了丽妃的指责,立马梗着脖子犟了起来。

    “大胆!”

    “丽妃!”康熙一声怒喝,打断了丽妃的尖利声音,“这事朕心里有数儿,你别再纠缠!”

    他霍地转过头去盯着太医,目光阴狠似要吃人:“妃嫔侍寝之后按例都要定时请脉的,她如今小产了你们把出了身孕,那早先都做什么去了?为什么没有上报?”

    “这个——”太医心中暗暗叫苦,承乾宫的平安脉并不是他负责的,至于同僚为何没有及时上报妃嫔的身孕,他又怎么知道!

    丽妃心中悄悄松了口气,虽然知道这件事终究成为扎在她和皇上心里的一根刺儿,可事到如今,能将责任推到太医院身上最好,她毕竟也是不知情,若是早知那个玉竹有孕在身,谁敢责罚!

    不知者不罪,她心中暗暗为自己开脱。虽然皇上震怒是免不了的,可只要事后小意温存,再做出一副脱簪待罪的姿态,平安过关是没问题的。

    而且,她长眉一挑,冷冷地看着地上跪着的佟兰心,玉竹的身孕没有及时上报,如今出了这样大的事,只怕这个承乾宫主位也脱不了干系吧!

    太医嗫喏着不敢言,不想佟嫔竟俯身磕了个头,一五一十回道:“回皇上话,之前去承乾宫请脉的太医,都被纳喇氏拦下了,皇上也知道,她有孕在身,未免比旁人多些不适,况且承乾宫里本就人多事杂,旁人那里难免就疏忽了些。臣妾之前一直在宝华殿祈福,回来后也发觉不妥,说了几次,原说今日宴饮过后就请太医给承乾宫里的姐妹们把脉的,不想——”

    不想还不等太医上门把脉,这边儿就出了事?明月只觉好笑,这事说来说去,竟成了躺在偏殿里生死未卜的纳喇氏的错了?

    她这个承乾宫主位还真是推得干净啊,要按她的说法儿,只怕慈宁宫里的太皇太后也有责任了,若非是她令佟嫔去宝华殿祈福,承乾宫里也不至于群龙无首,弄得一个庶妃在里头作威作福,就为了打压她的气焰,康熙临幸了承乾宫里的几个宫女,倒引出了今日的祸事!

    她佟兰心从宝华殿里也出来了四五天了,昨日后宫还按规矩统一请了平安脉,她要真有这好心,昨日做什么去了?

    丽妃掌管后宫多年,这请平安脉的日子是再清楚不过的,如今便抓着这个对着佟兰心发起难来:“哟,佟嫔妹妹好大度,只是姐姐却是不明白了,昨日便是后宫请平安脉的日子,为什么昨儿不让太医给承乾宫里的宫人好好瞧瞧,偏要今日再费一回事?”

    她心中对佟兰心手下那群花枝招展的女人看不过眼,哪肯认这些所谓的“姐姐妹妹”,只一律含糊着称一声“宫人”。

    佟兰心眼圈儿一红,似要滴下泪来,“昨日纳喇姐姐身子不适,太医一整日都在她的偏殿里守着,便是妹妹这个主位,也只能交待着,麻烦太医今日再来一趟。”

    底下嫔妃一阵哗然,就算纳喇氏有孕,身子尊贵些,可也不必把个太医霸占着,在她的偏殿里待一整日吧!想想一个大男人在一个嫔妃殿中待一整日,就算是孕妇,也难免让人多想啊!

    “佟嫔这是说的什么话?如此秽乱后宫的行径,你这个承乾宫主位是死人吗?”丽妃满意地看着康熙脸上动容的模样,心中更加有底,“纳喇氏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那些宫人不请脉也就罢了,可你是一宫主位,宫中的嫔妃如此妄为,你就听之任之?”

    “姐姐教训得是,只是,只是,臣妾只想着纳喇姐姐肚子里的皇嗣重要,是以,是以——”想是跪得时候儿长了些,虽然不像外头的玉竹,跪在大太阳底下,可到底也是千金贵女出身,没吃过什么苦头,今日闹了这大半日,身子早就摇摇欲坠了,如今勉强说了几句,到底没“是以”出个结果来,身子一歪,竟倒在旁边儿宫女的身上,晕了过去。

    “这又怎么了!太医!”

    到底是一宫主位,不是那些普通宫女能比的,任是康熙心中再气,也只能耐着性子唤太医过来瞧瞧了。

    明月低首蹙眉,无力辖制宫中庶妃,是为无能,没有及时发现宫中宫女有孕,是为失职,更何况玉竹身上的污点还没洗清,她这个主子的嫌疑更大,这小小的晕倒就想逃避旁人的指责追究?佟兰心不会这么幼稚吧!

    “回,回皇上话,娘娘,佟嫔娘娘有喜了!”老太医颤抖着花白的胡子,险些喜极而泣,今日的倒霉事儿太多,让他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今好容易把出一个喜脉,好歹也算是件喜事,想来今日应该不会再受什么责罚了吧。

    “你说什么?喜脉?有没有搞错!”丽妃惊声尖叫,佟兰心禁足宝华殿祈福三个月,如今至少三个月没侍寝了,这喜脉早没把出来,竟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把出来了,待会儿他又想告诉自己哪个有孕?

    “回娘娘的话,绝对错不了!”老太医高兴得胡子直翘,“佟嫔娘娘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想是之前在宝华殿祈福,没有及时把平安脉,所以没有发觉吧。”

    明月一嗤,就算是禁足三个月,可太皇太后却没禁止她瞧太医,连她嫔位的一应供应份例都没一丝减少,以这作为隐瞒有孕的借口,不知孝庄知道了要做何感想!

    大殿中一时寂静无声,只有康熙来来回回踱步的声音撞击着众人的耳膜,“好,好啊,快,快把佟嫔扶起来,送回承乾宫去好生养着,你们几个虽是有过,可看在佟嫔如今有孕,还需要妥当人照顾的份上,就给你们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先不责罚你们了,若是再敢生事,必定要前账后账一起算,绝不轻饶的!”

    明月冷冷地看着那几个宫女喜笑颜开地簇拥着佟兰心,一点儿兔死狐悲的哀凉也没瞧见。钟粹宫正殿的廊庑外头,白晃晃的日头下已经空无一人,只余一滩污血和几块碎瓷渣儿刺得人眼睛生疼。

    明月知道,那只是玉竹膝盖儿被碎瓷片扎破后留下的,可没来由的,她还是由此联想起那个还未被人知晓便已早早逝去的孩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相邻的书: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