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闭门羹

【书名: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 第141章 闭门羹 作者:念侬娇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超神当铺君九龄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蔻朱也对明月的做法颇为赞同,见明月坐到妆台前拆头上的发簪珠花儿,她赶忙上前按住她的手:“主子先别忙着拆,奴才瞧着,不出半个时辰,皇上肯定会回来的,主子这时候儿就把头上的首饰拆了,到时候儿岂不又要忙乱一场!”

    “他回来?他回来就说我累了,已经歇下了,叫他找别人去吧。”明月一把将手中的梅英采胜簪扔在妆台上,红宝簪子在硬硬的紫檀案上一撞,叮咚作响。

    蔻朱唬了一跳,赶忙捡起来仔细查看了一番,见珠宝并无损坏,这才松了口气:“娘娘心中有气,将来有的是机会找补回来。更何况皇上一向心疼主子,今儿更是对主子心中有愧,必不会让主子白白受气的。主子何苦拿它出气,这可是新年时候儿,太皇太后赏下来的,连丽妃娘娘都没有,主子要是摔坏了,岂不让她老人家不高兴!”

    见明月面色稍霁,她才缓缓开口道:“主子别使小性儿,皇上心里又不是没有娘娘,您把他关在外头,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别人?咱们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确实是来日方长,纳喇氏这么精彩的表演,只有康熙欣赏怎么能行?

    以她对康熙的了解,今日在她这里吃了闭门羹,他只会把满腔的怒气撒在纳喇氏的身上。今晚他不宣旁人侍寝便罢,只要他宣了,这事儿可就压都压不住了,纳喇氏的光辉事迹立马就会传遍整个后宫。

    就算他盛怒之下不宣旁人侍寝,好端端的一个人孤睡乾清宫,这事儿也是瞒不过去的,她就等着看明早孝庄的表现了。

    “主子?”

    “关门!”

    蔻朱迟疑了一下,到底是拗不过她,只得轻轻退了出去,只是心底到底忐忑,将门上的奴才敲打了又敲打,嘱咐了又嘱咐,连三德子都被她抓了过来,万一皇上真的动怒,好歹三德子机灵些,不至于乱了阵脚儿。

    “所有人晚上都不许脱衣安睡,夜里都警醒些,万一有事,立马起来。尤其是门儿上的人,主子身子不舒坦,若是有个什么万一,可不能误了请太医的大事。”蔻朱半真半假,既然主子借口身子不舒坦,那她就顺着这个往下说吧,总不能跟这些奴才说主子是在跟皇上怄气吧。

    “既然主子身上不舒坦,那还不赶紧去请太医?这可是大事儿,若是耽误了可不是玩儿的。”碧云今日不当值,也是听了前殿的动静儿才赶过来的,一听明月身子不好,立时有些焦急。

    “姐姐放心,主子不是什么大事儿,皇上刚从咱们这里去了乾清宫,咱们就去叫太医,皇上知道了岂不心焦?落在旁人眼里,不说主子病的不是时候儿,倒要说主子装病邀宠,故意跟纳喇小主儿过不去了。”见碧云脸上颇为动容,蔻朱立马再接再厉,“主子已经说了,她那都是老毛病了,太医以前配的药丸还有,只要吃上一丸儿,歇息一晚就好。这晚上留门儿不过是我的小心思,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小心些总没有大错儿的。”

    碧云叹口气,面色沉重地点点头。这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可要做皇帝的女人,更是难上加难。就是病,也不是随便什么时候儿都能病的,万一病的不是时候儿,可不就只能自个儿撑着,忍着?哪怕到了宜主子这个份儿上,也不能由着性子来。

    “都是那个纳喇氏,今儿白天还在咱们这里有说有笑呢,一转眼就要死要活的,亏主子还对她多加照拂呢,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杏黄气愤地啐了一口,立马引起周围奴才的共鸣,从来只有他们瞧不起旁人,何时轮到那些上不了台面儿来挤兑他们了?

    不过仗着肚子里有块肉,能不能生下来还两说呢,这么迫不及待地出来得瑟,也不怕招了别人的眼,折了孩子的福寿!

    蔻朱一声轻斥,压住这群奴才的口舌风波:“放肆!主子也是你们能随意议论的?谁要是管不住自个儿的嘴,给主子惹了麻烦,也不用主子发话,我立马叫他去慎行司长长记性!”

    众人吐吐舌头,一个个立时噤若寒蝉,连碧云都对她大为赞赏。

    等康熙面沉如水地从承乾宫过来,才走到凝祥门就吃了闭门羹。这里已属延禧宫最外围的门户,因着延禧宫的特殊地理位置,明月一进宫的时候儿就命人将此门严密把守,入夜更是有专人值夜看守。

    闻讯而来的三德子一脸的难色,手足无措地道:“主子不知皇上还会回来,已经歇下了,这——”

    “无妨,朕悄悄儿进去就是,别惊动你家主子。”康熙一边说一边下了御辇朝里走,却不想三德子带着一群奴才“噗通”一声在他脚边跪了一地。

    “这个……主子这时候儿……只怕是……不方便……”

    康熙气得一脚将他踹倒在地:“狗奴才,跟谁学得,说话这么吞吞吐吐的?什么叫不方便?你家主子怎么了?”

    前殿守夜的碧云匆匆出来,跪在他脚下一五一十回道:“回皇上的话,主子头疼得厉害,已经睡下了,这时候儿实在不能接驾,还求皇上恕罪。”

    “月儿病了?”康熙心头一紧,明月身体一向健康,平日极少头疼脑热的,方才晚膳时候儿用得虽然不多,可也是言笑晏晏,没见有什么不妥,怎么一转眼的工夫就病了?

    “可曾宣过太医?太医怎么说?”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的声音依然发颤。

    “这,主子不许,说是怕纳喇小主儿知道了心中不安,也怕皇上担忧,因此——”

    “那怎么行?梁久功,快,快去太医院!”他气极了,明月心思细腻,想得太多,怎么碧云和三德子也这么粗心?别说一个纳喇氏,就是十个纳喇氏,也没法儿跟他的月儿比啊!

    梁久功答应一声儿,也不敢指使别人,立马提脚就跑,这可是宜主子,万岁爷可就在旁边儿看着呐。

    “慢着!”不想他才跑几步,就被主子又喊了回来,“你腿脚儿麻利些,别去太医院,就找方才替纳喇氏把脉的刘太医,告诉他,嘴巴严实些,今晚只有承乾宫宣了太医,延禧宫这边儿一早就歇下了,他从未来过这里!”

    梁久功一怔,立马儿明白了他的意思,可这样儿一来,皇上怎么办?不进去了?

    “朕就在这里等你们的消息,小心些,别惊扰了宜妃歇息,去吧!”

    刘太医被梁久功拽着一路急行,想不出纳喇氏又出了什么岔子,明明什么毛病都没有,他已经按着她的意思开了一堆的补药,她还想怎么着?

    不想梁久功经过履顺门的时候竟没有停留,不禁令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再抬头,竟蓦然发现康熙站在凝祥门前,周围侍卫奴才跪了一地,脑门儿上立时全是汗珠儿,大冷的天儿,也不知是跑得太急还是被康熙摆出来的阵势惊吓所致。

    康熙只点点头,便不耐烦地挥手令他赶紧进去。自个儿来来回回不安地在门前踱来踱去,泄露了他满心的烦躁。

    刘太医不敢耽搁,蹑手蹑脚地跟着延禧宫的掌事姑姑进去,寝殿里帷幔低垂,虽然看不见个人影儿,他还是恭恭敬敬跪在地上,隔着帕子细细把了脉。

    半晌,他眉头一展,还以为是什么疑难杂症,吓得他一身的冷汗呢,原来却是这个,看来他今晚的赏封儿是跑不了了。

    一旁的碧云蔻朱看了他的脸色,心头却是一喜一忧。碧云原本担心明月身体,生怕坐下什么毛病,如今见了他的脸色,自是放下心来。蔻朱却生怕这太医把主子装病的事儿捅了出来,如今见了这太医的脸色,心头更是不安,借着送他出门的工夫儿,悄悄儿给他塞了个荷包。

    “劳烦大人了,我们娘娘就是顾虑太多,总怕纳喇小主和皇上知道了不安,自个儿受了风寒也宁愿忍着,这才惹得皇上不快,幸好有大人在。不知我们娘娘身子如何,可还要紧?”

    “要紧,怎么不要紧!”刘太医一出了殿门边长舒一口气,声音也不自觉大了起来,转首看看蔻朱青白不定的神色,顿时一僵,心里明白可能自个儿方才的话没说清楚,引得对方误解了。

    “是在下没说明白,姑姑误会了,因娘娘已经歇下,这才误了给娘娘道喜呢。恭喜恭喜,宜妃娘娘是有了身孕,哪里是什么风寒,这刚刚坐胎,胎像还不太稳当,可得小心着些……”

    “大人此话当真?咱们娘娘的真的有了身孕?谢天谢地,皇天菩萨,这可真是大喜啊!”碧云为着要帮明月掩好被脚帷帐,出来慢了一步,可还是听到了刘太医后半句话,她一捅欢喜得呆呆傻傻的蔻朱,示意她再给太医掏个赏封儿,毕竟感染风寒是一回事,诊出喜脉,这可是后宫妃嫔最开心的事,方才那个赏封儿未免薄了些,称不上延禧宫此刻的惊天喜事。

    “喜脉!你确定?”康熙霍地一声从御辇上站了起来,双手紧紧攥起,仿佛不如此不足以支撑他此刻惊喜交集的心情。身为帝王多年,早已练就一身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可他却骤然从御辇上跳了下来,大踏步就想往里走,唬得一众侍卫奴才忙不迭跟在后面。

    只是才走两步,他便停了下来,深吸一口气,头也不回地问:“你方才说宜妃刚刚坐胎,不宜服用药物,可那风寒不服药真的无碍?”

    虽然刘太医一再保证宜妃风寒并不严重,可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想想今日的事他便火大,明月何时受的风?晚膳时候儿还是好好儿的,也只有送他出门的时候儿了。

    刚刚用了晚膳,屋子里又暖,身上热气被冷风一激,不作病才怪了。也怪他走得太匆忙,竟在这上头疏忽了。

    他心里又不免埋怨起惹事的纳喇氏,小题大做,若不是她装病争宠,月儿也不会为了送他而受风,亏月儿还怕她心中不安,竟然不宣太医,两下里一比,更显得纳喇氏不识大体。

    今晚到底是不宜再惊扰她,他挥挥手,示意梁久功赏了刘太医,更是将他好生敲打了一番,既然明月不愿把事情闹大,那他就顺着她的意思来。只是纳喇氏,是一定要受点儿教训才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相邻的书: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