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这钱花的值

【书名: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 第127章 这钱花的值 作者:念侬娇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康熙越想心里越酸,想他堂堂一国之君,竟要一个女人拿着娘家的银子贴补着过年,那可要多没脸有多没脸。明月跟着他哪里过几天舒心日子了?如今还要她再掏出自个儿的私房,他于心何忍呢!

    只是那话到嘴边儿,却成了——“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他可还记得当年陪她逛她家的铺子,她装模作样地跟那几个掌柜的一道儿,将他宰得那叫一个狠呢!

    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明月气得脸色都变了,“这些铺子都是臣妾的嫁妆,臣妾人都给皇上了,这点儿东西又算什么?难不成这些死物竟比臣妾还值钱?只可惜臣妾也不清楚如今铺子的经营如何,想来搜搜那仓库,应该凑得起来,再有少的,叫他们去别家买,哪怕砸锅卖铁,铺子关门,也保证不会耽误皇上的事就是了。”

    康熙略一沉吟,这些她都知道,虽然婉嘉这样做有私相授受的嫌疑,可毕竟是她的亲嫂嫂,送的又都是合情合理的东西,他也就睁只眼闭只眼,没去理会。更何况,这样的事哪个宫里没有?若无娘家贴补,丽妃的日子能过得这么滋润?佟嫔还能像现在这样在宫里上蹿下跳?

    只是,今日她既然将事情挑明了,那他就得好好问问了,“你想要的是什么?”

    送出这样一份大礼,他不信这丫头一无所求。虽然他相信这丫头对他没有二心,虽然他为她的一片赤诚而感动,但他还是想问清楚,他希望他们之间能坦诚相见,他不希望他们之间有一丁点儿的疙瘩猜疑。

    只是这话落到她的耳朵里,却不啻惊雷,事到如今,他竟问她想要什么?她的脸色气得煞白,上前想从他手里把那张礼单夺回来。康熙身形一闪,躲了过去。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怕这钱咬手,我还不想给了呢!快还我!”明月气得跺脚,既然疑这疑那,那就当她什么都没说好了。

    “罢了,是我说错了话,你这丫头也是,一急起来,就什么都顾不得了,满嘴的你呀我的,一点儿忌讳都没有。”他微微垂眸,知道自己方才的反应伤了她,只是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也将称呼换成了“你我”,叫得还极自然,仿佛本应如此。

    抬手将那份礼单塞进袖子里,他想上前拥着她,却被她闪身躲过了。

    “就说你,你要是生气,就治我的罪好了,左右你也不相信我,亏我还挖心挖肺的对你,算我自作多情了行不行?”说着说着,她的眼圈儿也泛起了红色,眼见的是山雨欲来了。

    知道她心里有气,他长叹一声,到底是将她硬拽了过来,“你这丫头的脾气也该改改了,那称呼也就罢了,方才竟把我比做什么?你好大的胆子,这也幸亏是在你宫里,要是换个地方儿,你试试?若传了出去,我也不好保你的。”

    她方才也是被气急了,这会儿听他一说,自个儿脸上也是讪讪,只是嘴上还是硬得很:“换了地方如何?传了出去又怎样?你就说,你保不保我?”

    她双眼直直地瞪着他,等着他的回答。要是他敢说不救她,不保她,也算她有眼无珠,认错了人。从今以后大家就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就当谁都不认识谁好了。

    康熙一怔,哑然失笑,“真是个傻丫头,净做傻事,说出来的话也是傻话。保你,能不保你吗?要不保你,你那两个哥哥还不得跟我拼命啊。”就是他自己心里也舍不得啊。

    “就为了我那两个哥哥?你可别想把谋逆的罪名往他俩头上扣,你明知道他们做不出那样的事来!”她虎起脸来看着他,要是仅仅只是为了拉拢她那两个哥哥,她宁愿现在就跟他划清界限。更何况从他这个为人君者口中说出那样的话,哪怕仅仅只是玩笑,对人臣也是个承担不起的罪名,若是明尚明武在跟前儿,听了那话,眼下也只能跪地请罪了吧。

    他微微蹙眉,有些苦恼地望着她。这丫头怎么就一点儿都不明白他的心呢?难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对她如何,她就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吗?

    只是,看着她气恼执拗的双眼,想想她方才的委屈,他的心又微微抽疼,一句呵斥的话也说不出口。末了,终是长叹一声,下巴抵上她的额头,“傻丫头,为什么一定要逼我说出来?是傻事做得还不够多吗?方才是我不对,相信我,那一天永远都不会有的,永远不会!”

    俯首吻住那两匹犹自不忿的樱唇,直到那别扭僵硬的身躯渐渐在怀中化为一滩柔弱的春水,夜色正浓,炉火正旺,满室的旖旎温柔,给漫长寒冷的冬夜增添了一抹诱人的□□。

    “主子醒了,桃红杏黄,快服侍主子起身洗漱。”

    明月只微微睁睁眼,便被守在榻边的蔻朱瞧进了眼里,一叠声儿地招呼着底下的奴才进来服侍。只是,今日又非早起大请安的日子,这么着急忙慌的做什么?

    “起什么起?这才什么时辰啊就起,还不快出去呢,让本宫再多睡一会儿!”她白了蔻朱一眼,一把掀起身上的锦被蒙在头上。昨儿晚上歇的迟,她这会儿还头疼着呢,自打进了宫,就难得睡个懒觉,今儿说什么都要好好大睡一场。

    “主子快别睡了,这都卯正时分了,要在往日,早在慈宁宫里待了半天了。再睡,传了出去,可不惹人笑话嘛。”蔻朱苦笑不已,若在往日,她也就不这么坚持了,可今日不行啊。

    皇上一早就遣了梁总管来传了口谕,虽说那时候儿瞧着主子还睡着,不许旁人打扰,只说给了她这个掌事宫女也就罢了,可这事儿对主子来说也是件喜事,只怕过不了多久,后宫那些得到了消息的人精儿就该上门道喜了。要是客人都登门了主人还在榻上腻歪着,那可不就贻笑大方了嘛!

    “梁总管一早就来传皇上的口谕,只怕后宫那些小主一会儿就要上门道喜了。主子快起来吧,便是有天大的瞌睡,也等应付过今日再补吧。”蔻朱不由分说地掀掉她身上的锦被,手脚麻利地将她扶起来,把一早就准备好的海棠花喜鹊登梅天马皮袍披在她身上。

    “你说清楚些,到底是什么事?”明月心中一紧,也顾不上瞌睡,赶忙就着她的手穿上皮袍,又拣了件杏黄缠枝花白狐出锋儿坎肩儿穿在身上。

    就在这穿衣裳的工夫儿,蔻朱已经将前因后果给她说了个清爽:“这不,令牌是四更天,皇上走的时候就留下的,内务府的奴才也已经在外头探头探脑,打探了好一阵子了,就等着主子一起来,他们就好进来请安的。”

    主子大喜,跟着服侍的奴才也分外精神。整个延禧宫的奴才们都喜气洋洋的,寝殿里服侍的人虽多,一个个川流不息脚不沾地的忙活,却是一丝咳嗽也不闻。

    杏黄还想好生露露自个儿的手艺,给她梳个华丽些的发式,却被明月挥手阻止了,“就梳最简单的两把头!”虽说以她如今的身份,不需要对那些奴才假以辞色,可毕竟已是日上三竿,再磨蹭下去也实在不像话,传了出去对她的名声也不好。

    更何况,不过是几个奴才而已,又不是什么大典佳节,身上的衣裳已经极尽华丽,再配上个巍峨高耸的发髻,知道的是人靠衣装马靠金装,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欢喜疯了,这么亟不可待地跟人显摆呢,真是个经不住大恩典的暴发户儿。

    “就依主子,梳两把头吧。”蔻朱轻咳一声,又压低了声音轻轻道:“只是衣裳已经华丽非常了,若头饰太简薄,倒不匹配,不如就挑两支精致贵重些的簪钗首饰吧。”

    见明月轻轻颔首,她长吁一口气,赶忙摆手让桃红将一早就准备好的首饰呈上来,供她挑选。

    明月随手挑了一支攒珠累丝金凤,一支瑶池仙品嵌宝头花儿,配上几支小小的米珠珠花,衬着那楼阁群仙赤金扁方,倒也华丽。方才是她想左了,要是衣裳极尽华丽,头饰却潦草,更会惹人笑话,叫人笑她没见识,一点儿体统也没有呢。

    一边任由桃红给她脸上上着妆,一边拿过桌上沉甸甸的乌木镶金令牌,以后她的人就可以自由出入皇城了?

    虽说太监们跟宫女不一样,原本就允许出入宫禁,可毕竟是皇城重地,每次出入都要由守门的护军严格搜身,若无令牌,哪怕是大总管梁久功也不得幸免。要想夹带点儿什么东西进出,那可是难于上青天的事儿。

    正因为宫禁森严,夹带不易,宫女们托小太监带点儿尺头儿针线出入都不容易,有时候打点护军的钱可比那点儿针头线脑儿贵多了。

    如今有了这个牌子,以后她的人就可以轻易帮她将宫外铺子里的账本儿等物带进宫来了,她要有什么好主意好点子,也可以让他们传给外头的人手,不必光指着婉嘉每月进宫一次的机会。

    更何况,以往婉嘉每月进宫一次,给她带消息,送东西,都是私底下的行为,虽说上头几位主子心中都有数儿,可终究不能摆到台面上。虽然后宫哪个女人都有着各种各样隐藏在暗处的门路,可无事便罢,一旦有事,碰到了哪个主子手里,只怕就要吃大亏的。私相授受,终究是个大罪名啊。

    如今她跟宫外的联络,也算是过了明路儿了。昨晚给他那份礼单,原只是不忍看他发愁,替他分忧罢了,没想到竟换来这件宝贝。虽说今天想想那些东西,她还有点儿肉疼,可能换来跟宫外联络经营的特权,这钱花的也值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相邻的书: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