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皇恩浩荡

【书名: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 第126章 皇恩浩荡 作者:念侬娇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听说,你们今儿去丽妃宫里了?可曾商量出什么章程没有?”

    明月瞥了他一眼,他知道得倒详细,只是,既明白丽妃为什么发愁,何苦再来打这哑谜,直接把自个儿心里的意思告诉她,叫她按他的心意办不就得了?

    如今丽妃无奈,若按往年的例办,必然会被人指摘,国难当头还如此奢靡。那些与宴的贵妇诰命,哪家没有夫婿儿孙在前头拼命?看了那铺张奢靡的盛宴,难免要想到前方饥餐露宿的亲人,这挥霍享乐,不体谅前方将士的名头儿可就逃不掉了,到时候康熙必然不喜。

    可要太节俭了,有损天家威严不说,只怕那些命妇福晋也得委屈——我们的丈夫儿子在前边浴血奋战,你们就拿这个招待我们?打发叫花子呢!

    不管怎么办,都是两边儿不讨好的事儿,若非实在无法,一向霸着宫权不松手的丽妃,也不会想出这种共同办理的法子。说到底,不过是打着找两个替死鬼,就算康熙不满,也有人一起承担责罚的主意。

    可笑佟氏竟然还想着趁机揽权,殊不知丽妃巴不得她跳出来把这烫手的山芋给接过去呢。到时候儿就算有什么差池,也找不到她头上不说,就是在孝庄和康熙面前,也显得自个儿懂事大度,不与佟氏一般计较。

    就算佟氏真有那个本事,把这大典办得好,可谁都知道这后宫的宫务一向都是丽妃在打理,这功劳她若认第二,只怕就没人能做第一了。可惜这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佟氏急于揽权,对这大典的流程规矩一窍不通不说,还处处争强好胜,哪怕上菜的顺序都要跟丽妃唇枪舌剑地争吵一番,什么都想管,什么都管不到点子上,内务府里人手安插了不少,偏能做事的没几个,到头来竟是越弄越糟。

    明月早看透了丽妃的伎俩,哪里肯上这个当,陪她担这个责任,无论两人怎么吵,她只在里头和稀泥,吃吃点心看看戏,半句口风儿不露,让丽妃想拉她下水都没机会。

    如今眼瞅着就腊八了,康熙竟然主动提起了这个话茬儿,可见也是坐不住了。那两个女人闹得欢,每个人肚子里都有一个小九九,可到时候儿办不好,丢脸的却是他这个皇帝。

    康熙长叹一声,这身边儿的人不给力,就连这点儿小事都要他来操心,想想赫舍里氏在的时候儿,好歹这些琐碎杂事还不用他来劳心费神的。

    “章程?丽妃佟嫔各有各的章程,怎么,她们的章程没有一个能让皇上满意?”她就不信他不清楚钟粹宫里吵成了什么样儿。

    原本承乾宫就是后宫数一数二的宫苑,就算要修整,也早就收拾好了,偏他不发话,佟嫔只能继续在钟粹宫里住着。这倒好,竟给两人的“商议”创造了便利,如今后宫里最热闹的地方儿,就是那钟粹宫了。

    “皇上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不妨直说,何苦让她们猜来猜去,到最后事儿没办好,丢的还是皇上的脸面。”她蹙眉,在这件事上,他可是少有的拖泥带水,这可不是他的作风。

    “朕能有什么意思?丽妃为这个害愁,朕难道就不愁吗?”

    明月目瞪口呆,说什么也没想到,他心里竟也是一点儿盘算都没有。可笑丽妃和佟嫔还在那里较着劲儿的猜他的圣意,如今看来,那圣意还不知在哪儿呢。

    “年关难过啊,别看朕是皇帝,可也是为难得很。那些命妇福晋,哪一个不得好生安抚恩赏,就别说多多加恩了,就按往年的例办,至少也得二百万两银子,可如今的国库,却着实拿不出这笔钱来。”

    明月轻轻低头,这一世虽说有她之前给他出的主意,从那三个额驸手里刮出来不少银子,再加上京城众高官收受的三藩贿赂,也被他一股脑儿搜刮了出来,这军费虽是解决了,可国库这些年到底也不宽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新年盛典,说起来还真是难办得很。

    “既然如此,那就酌情裁减些呗,如今国难当头,那些命妇福晋也能理解。”与其打肿脸充胖子,还有可能被骂奢侈糜烂,倒不如有多大碗,吃多少饭,量力而行。再者,她也真看不出这样劳民伤财大肆铺张着,这年就能过出个花儿来,到最后弄得人人疲累不堪,何苦来哉。

    见康熙面露不赞同的神色,她立马举手:“好好好,算我什么都没说,知道你又要讲那些怀柔施恩的大道理,只是你这边儿掏干了国库的那点儿家底,只怕人家还不领情呢。”

    见他满心地烦躁,她也便岔开了话题,絮絮地讲起小时候儿过年的趣事,“记得那时候儿在盛京,因着家中人口不多,一桌子就坐得下,也不分席,大家围坐在一起,要多热闹有多热闹。后来就不行了,先是两个哥哥留在了京城,过年少了他们两个,却像是空了半间屋子,冷清得很,额娘和阿玛也是强颜欢笑的,嘴上虽不说,可心里肯定是在想他俩了。”

    明月一边儿说,康熙的脸色便一点点放缓,最后一脸的愧疚,这些还是他造成的呢,如今她又进了宫,再想跟家人一起过个年,可更加成了奢望了。

    “再后来,我也进了京,过年的时候儿就更难过了。见不到阿玛和额娘了不说,一起过年的人虽多,却没有了以前的温馨祥和,在祖母跟前都要小心翼翼的,生怕一句话说错了,祖母生气不说,连阿玛和额娘都跟着受牵连,至少一个教女无方的罪名要落到他们头上的,为人子女,不能承欢膝下已是不孝,又岂能再让父母蒙羞呢!因此那过年都跟受罪一样,一点儿欢乐也没有。”

    见他听得入神,眼中不时闪过心疼愧疚的情绪,她轻轻叹口气,问:“为什么一定要所有的亲贵命妇都进宫领宴?若取消了这项,一切问题岂不是都迎刃而解了?那些命妇就像当初的我,她们远在战场上的亲人就好比臣妾的阿玛和额娘,而宫里这些大大小小的主子,就像臣妾的祖母,哪一个都得小心伺候着,稍不留神惹恼了哪个小主儿,给皇上吹吹枕头风,就够她们喝一壶。”

    见他嘴角抽了抽,面露调侃,她忍不住捶了他一拳,“别笑,听人家把话说完嘛。臣妾瞧着,那些命妇哪里是来享沐皇恩,竟是受罪来了。毕竟若是因为她们的一时不慎,再连累了前头杀敌的男人,岂不是罪过!这么折腾半天,咱们花钱折腾还落个恶名不说,她们还跟着受罪,倒不如免了这一项,咱们省事不说,她们哪一个在家不是老封君似得,儿孙媳妇一大堆奉承伺候着,可不比在宫里看人脸色强?”

    康熙凝神思索一阵,她的话虽好笑,可细想想,竟真是这个理,那些亲贵命妇,哪一个进宫领宴的时候不是战战兢兢,生怕有一丝一毫的疏漏失仪,若是在宫外自个儿的府邸里,还真是只有旁人围着她们转的份儿!

    只是,让她们进宫领宴,毕竟是沐浴皇恩的事,体现了皇家对她们的安抚体恤。若免了,怎么体现皇恩浩荡呢?

    “那就多给她们些封赏呗,两边都得实惠,又都省事。”明月不以为然地说。

    说来说去又转了回来,康熙刚刚有些放晴的脸色又垮了下来,“那钱呢?既然取消了年宴大典,那封赏少了可就不够看了,多的钱从哪出?一桌御宴若省着点花,只二十两银子也就够了,可你拿二十两银子出去,能买什么?那点儿东西她们哪里看得上?”

    说来说去都是钱啊,一文钱尚且难倒英雄汉,更何况这么一大摊子的家国事务,他想想就头疼。

    明月陪他默默坐了一会儿,末了一咬牙,起身走进内室,从梳妆匣子里翻出一份厚厚的奏折样的东西,待拿出来递给他,他才发现竟是一张礼单。

    “这是前几天嫂嫂进宫请安的时候给我的,说是外头那几间铺子的红利,叫我在宫里别委屈了自己。有了这些东西,再加上御宴上省下来的银子,保管又好看,又不用皇上多费钱。如此岂不既体现了皇恩浩荡,又都得了实惠?保证她们都对皇上感恩戴德。”

    康熙看看单子上的东西,越看越心惊,这些东西都是明月铺子里的出产,但数量实在是太大,要是都算起银子来,那可不是个小数儿,明尚明武和婉嘉都疼她,他是知道的,可她就这样拿了出来,那她自己呢?

    宫里女人日子苦,他是知道的,要说贴补,哪个家里都有贴补,否则日子就没法过了。如今明月显然是把婉嘉送进宫的东西原封不动地拿了出来,那她自己怎么办?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相邻的书: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