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开启侍寝新模式

【书名: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 第122章 开启侍寝新模式 作者:念侬娇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皇上,佟小主儿已经在厢房里候着了,您看……”

    “啪!”康熙狠狠将手中的御笔摔在龙案上,“梁久功,你是越发有眼色了,没瞧着朕还忙着的吗?叫她在外头等着!”

    梁久功一缩脖子,看看外头的天色,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虽说才刚刚入冬,可一入夜,外头也是冷得很,叫佟小主儿在外头候着?

    他不禁有些后悔方才的多嘴提醒,但凡侍寝的嫔妃,来之前便已洗漱梳妆好了,来了之后再到厢房里除去全身的衣物,由伺候的奴才裹以红绫被,扛进乾清宫的寝殿。

    只是今日万岁爷实在是熬得太晚了,他才忍不住开口劝解,却不料竟招来这么一句,也不知皇上只是随口说说,还是当真的要让佟小主儿赤﹡身﹡裸﹡体只披床被子在外头等着?早知这样儿,他方才还不如不开口呢,如今遵旨要得罪佟家,不遵旨却要得罪眼前的主子!

    他身子又往下弓了弓,罢了,皇上才是他的衣食父母,掌握着他生杀大权的人,便是得罪了谁,也不能得罪皇上啊。佟小主儿,算你倒霉,今儿就到殿外开启侍寝新模式吧。

    “呼!”总算是批完了,康熙放下手中的御笔,拿起桌上刚刚批完的折子看了看,确定没什么疏漏了,这才合起来,轻轻抛在早已摞成小山的奏折上,“梁久功,打水,洗漱!”

    梁久功早就在旁边儿候着呢,一见他忙完了,赶忙指挥底下的小太监流水似的把洗漱用的家什捧了出来,这些早就准备好了,盆里的热水都换了几遍了,就是防着主子什么时候儿要用,他们这些做奴才的,只能随时备着主子要用的东西,而不是让主子等他们啊。

    康熙惬意的梳洗完了,躺在榻上,梁久功这才战战兢兢地问:“主,主子,让佟小主儿进来吗?”

    康熙随意地“嗯”了一声,几个小太监匆忙将一个卷着红绫被的女子抬了进来,小心地放在榻上,梁久功轻手轻脚地上前落下明黄的帷幔,复又掩上殿门,这才小心地站在门口儿候着,以他的见识,今晚肯定顺畅不了,老天保佑,主子的火儿,可千万别烧到他们身上才是。

    佟兰心委屈的眼圈儿通红,可眼里的泪似乎都冻住了,竟是一颗也淌不出来。外头天寒地冻的,她硬是披着床薄被在殿外跪了一个多时辰,这回儿腿脚儿都麻木了。可比腿脚更麻木的,却是那颗已经冻僵了的心。

    真新鲜啊,一个侍寝的妃子,竟在殿外跪了一个多时辰才被抬进来,便是表哥这会儿忙着,没空,难道就不能让她在等候的厢房里待着吗?想想当时梁久功来传表哥这个口谕的时候儿,她都惊呆了,这是明晃晃的羞辱啊!

    如果不是表哥忙起来忽略了她,那便是梁久功那个狗奴才在故意刁难她了。不管是哪一个,她都要先抓住表哥的心才成。

    表哥是不会那么狠心的对我的,梁久功,你就等着,看我到时候儿怎么收拾你吧。她在心里拼命想着自己一朝得封高位,将梁久功狠狠踩在脚下教训的情景,以此来激励自己忘掉冰冷的身体和僵硬麻木的腿脚。

    她一点一点地从被子的下方往外钻,红绫被卷得极紧,里头空间略微有些狭窄,她的动作本就僵硬,费了半天的劲才从里头钻了出来。

    “哼!”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一声冷哼,是表哥的声音!她心头一紧,知道是自己的动作太过笨拙,表哥等的有些不满了。

    她慌忙钻进表哥的明黄龙凤呈祥锦被,顺着表哥的脚边向上爬,玉手不经意地抚过表哥的小腿,让她的心跳得各位狂乱。只是毕竟是头一回侍寝,虽然来时嬷嬷已经将侍寝的规矩教训了一遍又一遍,可毕竟还是生疏的很,她一个不慎,竟一腿压上了表哥的腿。

    表哥的腿好硬啊,她捂在被子里闷哼一声,红肿僵冷的膝盖在表哥结实坚硬的小腿上一硌,一阵钻心的疼痛让她再坚持不住,手脚一软,直接扑倒在表哥的身上。

    两只细腻肥硕的小兔儿压在身体和表哥的两腿之间,挤压得变了形状儿。只是,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的嘴贴着的是什么?

    虽然被子里又憋气又黑暗,可借着被脚出缝隙里透进来的那一丝丝光亮,她还是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物件儿大了些许,在她的突然而来的亲吻下,甚至扬起头来翘了翘。她的脸涨得恨不能滴出血来,被这骤然发生的变故惊得手足无措。

    被惊得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的还有他,虽然已经大婚九年,临幸过的妃嫔自己都数不过来了,可用嘴的却是从未有过,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只有两腿间那细腻的触感和那个再真切不过的亲吻。

    还不待他反应过来,原本就有了些许反应的部位竟被人一口含在了嘴里,一只冰冷的小舌头甚至还在上面舔了舔。他全身的血液瞬间从头上涌向身下那个部位,一颗心激烈地跳动着,可心里却是一阵恶心愤怒,这就是他那好表妹,那个从未经过人事的小丫头?

    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上面?一个大家闺秀,从哪来学来这些下三滥的手段,真是丢尽了佟家的脸,连额娘也要为她蒙羞!

    他的身体气得微微发抖,可卷在被子里一直没露头儿的人竟似尝到了什么甜头儿,将他含在嘴里吞吐一阵,还不时用舌头逗弄两下,更将他的颤抖当做兴奋,一颗脑袋在他的腿间更加卖力,连挤在两腿间的肥硕也不安分起来,身体轻揉慢摇,动作越来越大。

    无耻,下贱,恶心,自甘堕落……他脑海中飞快地闪过无数的词汇,只是没有一个好听的。佟家是怎么教养自家的闺女的?这等行径,跟青楼里的婊﹡子何异!别说她一个出身尊贵的大家秀女,便是宫中出身卑贱的宫女丫头都做不出这等无耻的行径吧!

    莫非今晚侍寝的人有异?他满含着最后一丝期待,伸手将人从被窝儿里拽了出来,皇天菩萨保佑,保佑那个佟兰心今晚被雷劈了无法侍寝,保佑被子里那人只是个下贱的宫女。

    他连哪个庶妃格格都不敢想了,便是再卑微的庶妃格格,那也是正经八旗官员之家出来的,他实在不敢将此等行径往哪个庶妃身上套,光想想就觉得是对那个无辜庶妃的羞辱。

    只是,当佟兰心满面潮红,唇含几缕散乱的发丝,媚眼如丝地望着他时,他只觉满心的愤懑羞辱。既然这丫头自甘下贱,那他还客气什么?

    他狠狠将她压在身下,那个被她逗弄吞吐了半天的部位早就蠢蠢欲动了,一个挺身,便听身下的人一声喑哑的痛呼,眉头紧蹙,两颗大大的泪珠从紧闭的美目中缓缓流了下来。

    她只顾挑逗他身体的*,自己的身体却还是一片干涩。处子的身体原就窄小紧致,如今被他这骤然一撞,一股撕裂般的疼痛立时让她痛哭失声。

    “表,表哥,疼!”之前嬷嬷和额娘教导她的时候,她只知道第一次会有些不舒服,却不料竟是这样撕心裂肺的疼痛。跟这个相比,之前在殿外跪着的时候儿,那两条膝盖上的伤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一想到之前殿外赤身罚跪的羞辱,她便心中一凛,她要向上爬,她要一雪前耻,便绝对不能失去表哥的欢心!

    她忐忑不安地抬眼打量表哥脸上的神色,还好还好,表哥双眼紧闭,两手死死地将她按在榻上,身体还在不停地耸动着,似乎没有因为她方才的呼痛失态而生气。只是,表哥的眉心为什么皱得那样紧?他不舒服吗?

    一想到此,她又强忍着身下一波儿强似一波儿的疼痛,将双腿张得更大,身体努力迎合着他的冲击。

    感觉到了身下人的变化,他心中的鄙夷更甚,这就是佟家教导出来的千金贵女?这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小姐的家教?真是个骨子里便淫*荡下贱的货色!

    他的速度更快,动作一下比一下更加用力,眨眼间,身下的人便虚弱地瘫软了下去,“表,表哥,疼,疼!”

    她再忍不住哭了出来,什么勾引,什么魅惑,统统被身体的疼痛击的粉碎,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脸上,身上,也不知是被汗水打湿的,还是被泪水浸湿的。

    “表哥,玄,玄烨,疼!”

    一声“玄烨”如一颗惊雷在他耳边炸响,他的精神一阵恍惚,仿佛又回到了那一晚,明月在他身下轻声唤着他——“玄烨!”

    “闭嘴,玄烨也是你叫的!”他一回过神儿来,便对自己方才那片刻的失神恼怒不已,眼前这个下贱淫*荡的货色怎么能跟明月比,便是想想,他都要替月儿那丫头委屈得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相邻的书: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