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揭龙鳞

【书名: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 第112章 揭龙鳞 作者:念侬娇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吃在首尔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主子主子,您没见方才丽妃娘娘走的时候儿,气得鼻子都歪了,如今她在内务府里安插的人手被太皇太后拔了一大半,看她以后还怎么嚣张,别说为难咱们了,就是以后她的话还有没有人听,都是个问题了。”

    小全子满脸的喜色落到明月的眼里,却是说不出的烦躁:“行了,收起你脸上的表情,叫旁人瞧见了,像个什么样子!”

    连孝庄的心思都没瞧透,竟然还敢在这人来人往的宫道上露出幸灾乐祸的嘴脸,丽妃倒霉,她宜妃又捞到什么好处了?要知道丽妃的罪名可不是利用违禁物品残害后宫嫔妃,不过是管理宫务的时候儿,几个不大不小的失误罢了,打杀一群奴才,于她又有什么大妨碍了?只要宫务还在丽妃手里抓着,这批被打杀了,再安插一批就是,宫里最不缺的,就是想往上爬的奴才。

    眼看着一番心血被孝庄三言两语就釜底抽薪,她如今的心里可是一团乱麻似的,麻烦着呢。也就小全子这样没眼色的,还敢在这时候儿乱说话,让别人瞧见了,还不得说她御下无方啊。

    小全子马屁拍到了马腿上,一番讨好的话没得着夸奖不说,竟还赚了一通训斥,扁扁嘴有些不以为然。一转眼,却见桃红隔着翟舆对他摇头使眼色,赶忙老老实实噤了声儿。他不明白主子的心思不要紧,桃红姐姐明白就行啊,桃红姐姐虽然只是主子身边儿的二等宫女,却比那两个一等掌事姑姑都得主子的信任,听她的准没错儿。

    明月一路上都绷着脸,一进延禧宫的门,就见杏黄匆匆忙忙地迎了上来,显然是等了她很久了。

    “主子,方才您去请安的时候儿,慎行司派人来把樱桃和山杏儿叫走了,说是她们手脚不干净,混拿了别处的物件儿,连她们房里的东西,统统都搜走了。”

    手脚不干净?明月脚步一顿,差点儿气得背过气去。虽说她刚刚进宫不久,这些奴才犯的错跟她扯不上什么关系,可身边儿的一等管事姑姑手脚不干净,于她面上终究有些难堪。孝庄就算偏袒丽妃也没什么,没必要连她也一起打脸呐!

    她知道自己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如今这最后的两个人证也没了,那山杏儿罢了,终归是她慈宁宫的钉子,或许还有条活路,那樱桃是铁定没有生机了。连丽妃送来的那些个物件儿都被他们弄走了,如今她就是再想追究什么,也是无凭无据,空口无凭了。

    连她自己的棋子都不放过,还真不愧是身历三朝而不倒的孝庄皇太后呢。只是,那两个丫头毕竟是她身边儿的一等掌事宫女,就这么随便寻个名头儿就抓进慎行司,总得给她个说法儿吧。她郭络罗氏的脸,可不是那么好打的。

    见她脸色不好,一旁的三德子清了清嗓子,缓步上前:“主子别急,慎行司既然敢上门拿人,那肯定是有了确切证据的。好在主子进宫时候儿不长,想必那两个丫头就是想对主子的东西下手,只怕也没那个时机,咱们还是赶紧查查库房里的东西,看有没有什么亏空吧。”

    明月一怔,赞许地看了他一眼。不愧是梁久功调﹡教出来的好徒弟,将她方才的失态巧妙地遮掩了不说,还提醒了她,赶紧查查自己的东西,再寻些好处才是。

    证据?只要进了慎行司,什么样的证据弄不出来?如今那两个丫头的房里已经被翻得鸡窝似的,所有重要的东西都被他们带走了,到时候儿想叫里头出现什么,消失什么,还不全凭他们的意思来。

    孝庄如今是摆明了想把这件皇家丑闻悄悄压下去,虽然丽妃的行为令她不能容忍,可在爱惜颜面的孝庄看来,既然她郭络罗明月没有用过那些东西,那就说不上受害。如今拔了丽妃安插在内务府里的心腹,让她在后宫众人面前丢了脸面,便已经是对她的惩罚和敲打了。

    孝庄不想再对丽妃进行更多的惩罚,明月虽然失望,却也明白她的想法儿。这位太皇太后一向以维护后宫平衡为第一要务,她如今对丽妃看似雷霆万钧,实则不痛不痒的惩处,不就是想保住丽妃的掌宫权,让丽妃有能力来制衡明月吗!

    明月心中冷笑,时候儿还长着呢,她想让丽妃跟自己分庭抗礼,那就如她所愿好了。左右明月如今也不想要那鸡肋似的宫权,若真坐实了丽妃的罪名,别说宫权了,就是妃位都未必保得住,到时候儿这个老太太又要想着再抬举一个人出来,那她岂不是亏得更大!

    不过,这老太太似乎忘了什么事?她为了给丽妃擦屁股,不惜连自己的棋子山杏儿都折进去了,对自己这个无端丢了两个一等掌事宫女的宜妃,似乎还缺点儿什么呐。既然她人老多忘事,没想到她郭络罗明月无端丢掉的脸面,那就换个人去提醒她,怎么也不能让她吃这个哑巴亏吧。

    康熙好容易忙完了一天的政务,眯着眼睛坐在御驾上,晃晃悠悠地往延禧宫去。这几日天天儿赖在延禧宫,简直都要把那里变成他的寝宫了,一想到明月粉嫩细腻,凝脂般的肌肤,他就忍不住心旌神遥,尤其是那淡淡的清新体香,让他恨不能立时把她逮过来咬上两口。

    一路上只顾着遐想,就连御驾停了下来,他都没有觉察,还是一本正经地端坐在上面陶醉不已。

    “皇上,皇上?延禧宫到了!”梁久功连唤两声儿,康熙才从白日春梦中惊醒。一见周围奴才眼观鼻,鼻观心,老僧入定似的模样儿,脸上立时一红。狠狠一眼瞪过去,却见梁久功也是一副目不斜视,恨不能在脑门儿上贴个条儿——奴才什么都没瞧见!

    康熙原本微红的脸色这才稍稍和缓些,站起来整整身上的衣裳,慢悠悠儿踱进延禧宫的宫门。说来也怪,以前他这御驾一进凝祥门,便有奴才进去报信儿了,他方才在这宫门口儿发了那么久的呆,按说月儿应该早就得了消息,出来迎驾了啊,怎么这么半天,竟是一点儿动静儿都没有,看他不进去吓她一吓,敢拿他不当回事,小丫头是该好好教训教训了啊!

    这么一想,他嘴角的坏笑更甚,一想到一向豪放泼辣的月儿可怜兮兮地在他身下讨饶,就觉得心中满是得意与骄傲。征服那些娇娇弱弱,风吹吹就倒的纸糊美人儿有什么难的,让月儿这样英姿飒爽,骑射武功不输男儿的人间绝色在身下婉转吟哦,娇喘呻﹡吟着求饶,那才是本事!

    不过,他也得小心些,不能玩儿过了,昨儿晚上他不就是卖力了些嘛,那丫头竟然抬脚踹他,险些让他成为古往今来第一个被妃子踹下龙床的皇帝,这要是真被她得逞了,那他的脸面还往哪儿搁?

    真龙天子就是真龙天子,再怎么强硬的女子在他的面前,也只有婉转承欢的份儿。小丫头想揭他的龙鳞,还稍稍嫌嫩了些,让他三两下儿就制住了手脚不说,又狠狠地要了她两次,一想到她浑身斑斓的爱痕,软软地躺在身下,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的时候,他就觉得身体发紧,更急不可耐地想要见到她。

    只是,他这都快走到正殿了,怎么里头的人还不出来接驾?发生了什么事,莫非病了不成?一想到昨夜的情景,他心里便有些发虚,昨天他是太孟浪了些,月儿身子一向康健,若是被他给折腾病了,就是她不埋怨他,他的心里也过不去啊。

    他询问地望向梁久功,他的心思,这奴才是最清楚的,若是延禧宫里有什么动静,他应该知道才对。却不想梁久功心中也是一阵疑惑,宜主子这是怎么了,就是她为那两个丫头的事生气,也该出来接驾,让主子给她做主才是。还有三德子那个小兔崽子,就是主子心里有什么想不开的,他也该在一边儿劝着才是,怎么他也跟着胡闹,连面都不露了呢,真是欠抽了。

    梁久功只顾想着一会儿怎么收拾三德子,竟没留意到康熙的目光,是以也没及时给他一个回应。康熙却是等不得了,抬腿就往里走,不管怎样,先看看月儿的情形再说吧。

    “主子,您带进宫的嫁妆清单都在这儿了,东西奴才都核对过,没有差错。”

    “主子,各宫小主儿们送来的礼单也都在这儿了,不过,除了赫舍里贵人亲手做的那些个针线绣品,其他什么都没留,咱们还添了不少东西做回礼,清单也都在这儿,东西是早就送出去了,奴才跟库房里剩下的东西核算过,都没有差错的。”

    “主子,进宫当日皇上赏的摆设都原样儿摆着呢,没有一件损毁,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赏的宝贝也都好好儿的在库房里放着呢,这是清单。”

    “主子,这是延禧宫铺宫清单还有领过来的这一季儿的份例,除了这几日消耗掉的,剩余的数目也都对过了……”

    “主子——”

    “月儿这里好热闹,这不年不节的,怎么想起算账来了?还把延禧宫的库房都翻了一遍?”康熙站在门口儿听了半天,只见一屋子奴才围着明月,一个个手里拿的,口里报的,除了账目还是账目,他竟不知道这丫头还有这癖好,那明儿个不妨也帮他把内库好好儿清清,这么些年没盘账,也不知里头的东西有没有损坏短少。

    “呀,皇上来了,也不叫人通传一声儿,臣妾好出去接驾啊,如今乱糟糟的,叫皇上笑话了。”明月只做刚刚看到他的模样儿,嘴里说着请安,身体却是将动未动,便被迈步进来的人按回了座椅上。

    一旁的桃红和杏黄双双放下心来,她们早就提醒了主子,皇上来了,可她偏不听,只装没瞧见,让这两个丫头心惊胆战不已,还好瞧着皇上的神色,显然是不计较这个的,否则她们都得跟着吃挂落。

    见明月没事,康熙就放心了,哪里还会再去计较那些个虚礼,随意地挥了挥手,令地上跪着的奴才都起来。只是他方才的问话她还没答,好端端的,弄得宫里跟抄家似的,她这是闹的哪一出儿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相邻的书: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