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

【书名: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 第108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 作者:念侬娇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梁久功一声“传膳”,早就候在外头的奴才双手高举着一个个黄云缎包袱,躬腰低头鱼贯而入。既是在延禧宫,那自然是由三德子给梁久功打下手儿,当着康熙的面,解开一个个包袱,检查过黄笺封条儿,确定无一丝差错,这才小心翼翼地揭开盒盖儿,将里头的菜品捧出来,摆在殿中的三个长桌上。

    这三个长桌也是特制的,皇帝在哪里用膳,便摆在哪里,这也是为什么皇帝要早早知会下头在哪里传膳的原因。不为吃到什么,关键是这些规矩排场太大,若不提前准备,只怕这些菜品都得撂地上去。

    三德子跟着梁久功也算是见识过不少世面,侍膳也不是头一回了,他每端出一道菜,便转手递给一旁的师父,梁久功一边儿大声儿报出菜名儿,一边儿将菜铺排到三个膳桌儿上,看似随意,却高低错落搭配得井然有序,一百二十道菜摆完,愣是让明月舍不得下筷子,这哪里是吃饭,分明是欣赏一场视觉的盛宴。

    难怪人人都想当皇帝呢,不说别的,单单是这口腹之欲就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皇帝的份例是多,可这御膳却不完全指望着那些个份例,眼前这三大桌菜,除了正常的份例内菜品,还有不少下头进献上来的贡品所做。山珍海味,珍馐佳肴,再难得的食材,也能从皇帝的餐桌上寻到它的踪影。

    每道菜都色香味俱全,用心地拼成各种吉祥喜庆的花样儿,什么吉祥如意,龙凤呈祥,万寿无疆,怎么好听怎么来,怎么讨喜怎么做,毫不惜人力物力,让一旁侍膳的明月都不忍心破坏它精妙绝伦的形状。

    按照规矩,明月这时候儿只能站在一旁伺候着康熙,他的眼睛瞄向哪道菜,她就用特制的小银勺儿将菜舀出来,布到康熙面前的小银碟子里。有时候康熙埋头吃菜,因着不清楚他的口味,她便有些手足无措起来,还好三德子贴心,不着痕迹地跟她使眼色,按着他的指点,果然是她布什么菜,康熙就吃什么,一点儿没有嫌弃的意思。

    只布了两三次,康熙就给梁久功使了个眼色,将殿里的奴才都撵了出去。待人走净了,他一把将明月拉到自己身边儿坐下:“别忙了,光看着朕吃,你也饿了吧,快过来一起吃,一个人吃饭怪没意思的。”

    一个人吃饭?他只怕天天都是一个人吃饭吧,应该早习惯了才是,这时候儿才觉得孤家寡人无趣,也太矫情了些。无论是谁侍膳,都是他坐着人家站着,他吃着人家看着,陪皇帝用膳,说起来好听,可里头的辛苦却是无法对人言的。如今她还没抱怨,他倒觉得没意思了。

    如今他不用她立规矩,她也是乐得轻松,晌午时候儿的午膳虽然丰盛,可是因着之前吃了些点心,饭点儿的时候竟是不饿了,所以也没进多少,这时候她可是真饿了。

    要说这皇帝的御膳就是比她妃子的份例多,虽说以她目前的身份地位,御膳房不敢克扣她的份例,甚至一些原本不在份例里的精细食材乃至底下进贡的贡品,他们也会变着法儿的弄来讨她这个宠妃的欢心,可到底跟天底下独一份儿的御膳没法儿比啊。

    而且那些进献,孝敬,也不是时时都有的,得宠的时候自然有人上赶着巴结,若是无宠,娘家又没什么势力,那日子可就难过了。就是有钱,那些眼高于顶的奴才也未必肯搭理你呢。就她所知,如今后宫里那些个庶妃格格们,除了得宠的马佳氏和出身科尔沁的那几个格格,其他庶妃的日子过得都不是一般二般的清苦,别说这些份例外的孝敬,就是份例内的东西,能不被御膳房那起子奴才克扣,她们就谢天谢地,阿弥陀佛了。

    如今能坐下来好好品尝品尝皇帝的御膳,她自是乐得一饱口福。只是这吃饭就吃饭,他紧挨着她,还双手不老实地在她身上蹭来摸去算怎么回事?

    明月狠狠瞪他一眼,抬手将他推开,虽然之前给她准备好的膳桌上不如这边儿丰盛,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不是吗?这么多美食当前,被饿死的绝对是懒猫儿。膳桌儿前没给她备座椅?无妨,这可是在她的地盘儿上,别的东西没有,椅子却还不缺,咱搬一个过来就是。

    康熙被她丢在一旁,原本心中颇有些不悦,面对着自个儿心心念念的佳人,他早就按捺不住了,连肚子也觉不出饿来,古人云秀色可餐,美人当前食之无味,果然是有道理的。只是没想到他头一次邀请一个女子跟他同桌儿用膳,却得到了这样的结果,那个丫头竟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心下顿时一阵哀怨失落,亏他还心疼她侍膳辛苦,想着跟她好生亲近亲近呢,只怕换成任何一个女人,都得欣喜若狂吧,偏她不拿着当回事,枉费了他一番好意。

    可看着她“哼哧哼哧”从内殿里搬出一张座椅,他心里那点儿失落哀怨不悦的心思立时便抛到了九霄云外,大婚这么多年,他在这后宫也算是阅尽花丛了,可这样的女子却是头一回见,心下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又不忍见她那么辛苦,竟鬼使神差地上前从她手里将椅子接了过来,却随手撂在了一旁。

    真看不出来,她这细胳膊细腿儿,杨柳细腰不盈一握的样子,竟还挺有力气,这么笨重的家什,说搬就搬起来了。要是换做丽妃,那可是说什么都不会做的,她可还要维护自个儿尊贵娇弱的形象呢。

    见椅子没有放在自己的膳桌儿前,明月心中翻了个白眼儿,自顾地又想上前动手。却不料腰间一紧,整个人便被抱了起来。

    “你做什么?还不快放我下来,小心奴才们看见了。”她惊呼一声,双手不自觉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康熙对她犹自未觉的小动作颇为得意,嘴角一扬,扯出一个愉悦的弧度:“看见?他们怎么看见?殿门儿都关上了,他们还想看什么?都不要脑袋了不成!”

    见她小脸儿通红,他忍不住又俯在她的耳边,轻轻含住温润细腻的耳垂:“娘娘,让小的来服侍你,如何?”

    明月嘤咛一声,将头埋在他的怀里,再不敢抬起来。他原本只是想逗弄逗弄她,却不料她竟当真上了当,身体一僵,立时将她搂得更紧,再不肯轻易放手。

    只是,就在他想要偷香窃玉,好好温存一番的时候,一阵“咕噜噜”大煞风景的声音响了起来。

    明月心中更加羞恼,将脸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身子也状似无意地往他身上靠了靠。他的身体僵得更厉害,感觉身体的某个部位不受控制的硬了起来。只是,看看怀里惹了火儿还犹自未知的小人,他嘴角抽了又抽,终是叹了口气,将她轻轻放在自己刚刚坐过的御榻上:“娘娘,就让小的服侍您用膳,如何?”

    身体落在榻上,心也跟着落到了实处,她抬起头来,看看他眼中戏谑促狭的笑,哪里不明白自己被他耍了。心中又羞又恼,脸上也火烧似的,*辣的烫得吓人。

    康熙收起捉弄的心思,今晚要想得偿所愿,就不能真的把她惹急了,再加上她也确实没吃什么东西,他还没禽兽到把个饥肠辘辘的小人儿吞进肚里的地步。

    眼睛只在三个膳桌儿上轻轻一扫,他便自顾地拿起之前明月用过的银勺儿,挑挑拣拣地选了几样菜布在她面前的小银碟子里。

    既然对方甘愿服役,那她也不客气。一来对他方才的戏弄心存恼怒,二来也是真饿了,顿时一阵狼吞虎咽,左右她在他面前也没什么形象可言了,她也不装模作样地扮什么优雅了。

    别说,这几道菜还真对她的胃口,再加上御厨的手艺高超,做菜又不惜工本物力,做得滋味儿格外的诱人。

    “这么多年了,你的口味竟是一点儿未变,够不够,不够小的再去给你盛啊。”

    明月原本吃得正欢,听他这么一说,手下顿时一僵,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抬头狐疑地看着他。她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跟他说过自己的口味喜好,更不记得他们曾在一起吃过饭。那么,她的口味,他是怎么知道的?

    被她盯着一瞧,他先是一怔,继而心底又有些被冤枉被怀疑的灰心与委屈,这些年,他是在她身边儿动了些心思手段,可天地良心,他真的没有窥伺她的生活,更没有派人监视她的意思。

    他脸色变了又变,终是长叹一声,将她搂进怀里:“别那样看着我,我从未怀疑过你,更别提监视,我希望你也能对我有同样的信任。当年,咱们第一次在太白楼遇见的时候儿,从你们窗口儿飞出来的就是这几道菜,明尚明武那两个家伙向来护你如性命,想必那几道菜都是特意为你点的吧……”

    他的声音越说越小,摸摸自己的鼻尖儿,脸上满是心思被窥破的尴尬与羞赧,可这比蚊蚋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听在她的耳中却不啻惊雷。

    当年?当年是哪一年?是了,那是苏克萨哈被全家问斩的时候儿,如今,竟也整整七年了。过去了那么久,他竟还记得当年的情景,记得他们点的菜。

    明月心头有些酸涩,又有些浅浅淡淡的甜,混在一起,连嘴里一向爱吃的菜肴都没了滋味。

    “才吃这么几口就饱了?吃得这么少,难怪身上都没几两肉。”见她食不知味,他心里顿时埋怨起自己的多嘴多舌,一边佯装调笑,一边又盛了几样儿菜品,“再陪我吃两口吧,只顾着给你夹菜,我自己还没吃饱呢。”

    半哄半劝的将一块虾米熏火腿塞进她的嘴里,眼见得她含笑吃下,心里这才悄悄松口气。

    明月依偎在他的身边,浅浅笑着将自己面前的碟子向他推了推:“你不是还没吃饱吗?那就别干看着了,要不一会儿我吃饱了,你可别抱怨又没人陪你吃了。”

    他低低轻笑,他是没吃饱,不过不是肚子,而是身体的另外一个地方儿。如今看她的模样儿,只怕肚子已是填饱了,那就赶紧来把他也填饱吧。*一刻值千金,她想不陪他都不行。

    随着明月一声惊叫,内殿里顿时响起一阵旖旎的□□,伴着床帐的抖动,诉说着两颗心多年的渴望情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相邻的书: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