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皇家韵事

【书名: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 第71章 皇家韵事 作者:念侬娇

强烈推荐: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老康出手够利索,不过几天的工夫,三藩埋伏在京中的人手便被收拾了一大半。耿聚忠在里头可谓是居功至伟,不仅靖南王的暗桩被他拔了个干净,就连吴三桂安插在京中的眼线人手也被揪出了一片。

    吴三桂本就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他的手底下能带出什么忠贞不二的人来?不过一群亡命之徒,乌合之众罢了。只要逮到一个,基本就能牵出一大片来,所谓的拔出萝卜带出泥,便是如此了。

    另一个功不可没的是和顺公主的额驸尚之隆,跟平西王和靖南王的起兵作乱不同,平南王这次竟一反三藩共同进退的常态,声明自己生是大清之臣,死为大清之鬼,绝不做那背信弃义的小人,让不少人跌破了眼镜儿。

    所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尚可喜连移兵对抗吴三桂的事都做出来了,自然不在乎几个平西王的暗桩,他送到京城的平西王潜伏人员名单,再加上尚之隆在京这么些年,陆陆续续搜集到的消息,一起摆在了康熙的案头。

    尚之隆感念父亲的舔犊之情,谁都不是傻子,撤藩这样损害自身利益的事,若不是为着他这个留在京中的儿子,父亲早就跟那平西王和靖南王一起反了。如今他父王在南边儿已经把火给他烧起来了,他要是再不添把柴火,岂不是傻到家了,是以出手更不留情,平西王在京中的人手,可谓是损失惨重。

    平西王和靖南王反叛的消息总算是传到了京城,当朝堂上众臣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眼尖的人却骤然发现,朝堂上的班次暗暗发生了一些变化,好些熟悉的面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年轻却陌生的脸庞。

    而这个时候的平西王府,却已经无法在京城组织起一场像样的□□了。

    两位深明大义的额驸受到了康熙的重赏,尚之隆不用说,就是为了表彰尚可喜的耿耿忠心,康熙也得把他供起来。而身受哥哥牵连却能大义灭亲,主动向朝廷揭发叛逆的耿聚忠也成了康熙在朝中树立起来的一面旗帜,不仅未被惩处,相反还加官进爵,风头一时无两。

    跟两位额驸的春风得意不同,三藩中另外一位留京的额驸——吴应熊的处境跟他们却是天壤之别了。

    康熙不是个吃了暗亏却打落牙齿和血吞的人,当日一回到宫里,便命人封锁了吴应熊的额驸府邸,将他和儿子吴世霖一起请进了天牢。恪纯长公主快急疯了,好在康熙还记得她是他的姑姑,只叫人盯紧了她,却并未限制她的活动。

    她这些日子将能求的人都求了,能跑的地方都跑了,却没人敢给她一个明确的答复。不少之前拿过他们钱的官员,此时对她都避之唯恐不及,连面都不敢露了。而那些平西王的死忠分子,如今不是生死不知,下落不明,便是成了康熙鱼竿上的钓饵,根本就成了摆设,什么忙都帮不上了。

    徒劳地奔忙到最后,她只能含泪再回到宫里,跪在太皇太后面前日夜啼哭,那是她的丈夫,她的儿子,她的命根子,若是没了他们,她也不用活了。

    说起来,作乱的不止平西王一家,可那耿聚忠如今却活得甚是滋润,就算一开始她没看出这里头的门道儿,如今心里也算是明白了,求人不如求己,不就是王府存在京中的逆产吗,不就是公公在京中培植的那点子势力吗,她统统交出去就是。公公既然不仁不义,不顾他们一家的性命公然反叛,那就不要怪她交出这些东西给儿子和丈夫保命了。

    不想太皇太后却不领情,对着她皮笑肉不笑地抖抖手中的银票,“平西王每年送进京中的银两可不止这个数儿吧,其他的呢?”

    恪纯长公主暗恨,什么骨肉,什么亲情,到头来都不抵眼皮子底下那点儿蝇头小利,只是事到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连京城里的势力都交待了个底儿掉,又哪里还在乎那些个收了她的银子,如今却连她的面都不敢见的无耻小人,一份历年来收受平西王巨额冰炭敬的高官名单便也摆上了乾清宫的龙案。

    这可是恪纯长公主的亲笔证词,比耿聚忠和尚之隆费尽心力搜集来的情报准确多了,除了那些实在是隐藏得深的,基本都被挖了出来。失去了战争的先机,又没了京中埋伏的势力,吴三桂已无成功的希望。

    康熙面对痛哭流涕的恪纯长公主,面无表情地递给她一张已经加盖过玉玺的圣旨,“他们父子是生是死,全部取决于他自己的选择,除非他能跟吴三桂划清界限,写下同吴贼恩断义绝,声讨吴贼谋逆叛乱的檄文,否则朕便用他父子的人头祭旗,何去何从,你让他自己选吧。”

    恪纯长公主跌坐在地上,如今她根本就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除了答应皇帝侄子的要求,她没有别的路好走。

    不料天牢中的吴应熊却拒绝了她的要求,“我是父王的儿子,绝不能做这等不孝之事,你回去吧,以后不必再来看我了,从今以后,我是反贼逆子,你是大清朝高高在上的公主,我们之间再无瓜葛。”

    恪纯长公主已经快疯了,她不明白这些人都怎么了?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放着太平日子不知珍惜,竟将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看得比性命还众!

    “你想死,我不拦着,只求你想想咱们的儿子,他有什么错,要为了父祖的野心搭上性命?”

    吴应熊沉默半晌,“你不是已经把能交的都交出去了吗?想来保他一命还是能办到的吧,等把儿子救出来,也别让父王的人找到他,就让他到乡间做个普通百姓,平平安安了此一生吧。”

    “你这么铁了心的跟朝廷作对,皇上能饶了你的儿子?别痴人说梦了,你父亲做的事,足够诛九族的,你若再执迷不悟,世霖这个孙儿绝对逃不了。皇上如今连将你们父子斩首祭旗的圣旨都拟好了,发与不发全在你的一念之间。难道你真想要儿子跟你一起,去为你父亲的野心陪葬?”

    恪纯长公主抬手伸进粗粝肮脏的牢门,一把揪住他的衣襟,“如今平南王念着在京中的尚之隆,声明一心做大清之臣,皇上对平南王府极尽礼遇,连尚之隆在京中都荣宠无限,你的父王若还记着你是他的儿子,就不该反。耿聚忠已经同叛逆的靖南王府划清界限,他们都没事了,就你们父子要赔上性命,值得吗?”

    她的声音凄厉惨绝,将一旁牢里的吴世霖吓得大哭了起来,“爹,娘,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额娘,我怕,我不在这儿,我不想在这儿,你快带我回家吧。”

    儿子的哭声令恪纯长公主肝肠寸断,她狠狠地瞪着对面那个死不低头的男人,“吴应熊,就算我求你,不为我们夫妻一场,只看在稚子无辜的份上,给他留条活路。”

    吴应熊嘴唇止不住地颤抖,最终无力地瘫坐在地上,“你去跟他说吧,我写,他想要什么,我都给他写,我自知是难逃一死的,不论我做多少事,都改变不了我是吴三桂的儿子这个事实,我不求他饶我,只要他放了世霖……”

    手拿吴应熊的供状和讨逆檄文,康熙长长地叹了口气,“让长公主把吴世霖带回府去吧,只是要派人盯紧,绝不许他出府半步,更不能让他逃了。至于吴应熊,就先关着吧。”

    额驸吴应熊和耿聚忠的讨逆檄文发了出去,同他们一起发出去的,还有康熙的讨逆圣旨和大清几十万铁骑,康熙声明,两个额驸深明大义,不与叛逆的父兄为伍,坚决站在大清这边,他宽赦了他们的罪过,绝不会为了他们父兄的谋逆惩罚他们,所有被三藩蒙蔽,被骗参与谋逆之人,只要弃暗投明,他也定会从宽从轻处理,饶恕他们的罪过,若死性不改,执迷不悟,定将严惩不贷。

    谁无家人,谁不想活命,谁不想过上好日子?叛军军心不稳,不少人开了小差,也有人向清军投降。如今的形势,跟明月前世里的记忆相比,可是好了不止一星半点儿,三藩叛乱之初,满朝文武犹在梦中的时候,康熙便早早被明月引导,觉察出了里头的问题,布置好了对策。前世里三藩在叛乱初期打了朝廷一个措手不及,数月之间,攻陷六省的情形再不可能出现。

    康熙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更让他高兴的,是二哥福全终于醒了过来,虽然太医说他身子还很虚弱,需要好生将养,可毕竟人没事,他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不过,命是保住了,腿却没能保住。太医说裕亲王伤得太重,左腿只怕将不良于行。

    明月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深表遗憾,太医院那起子废物到底是没用她送去的那瓶药膏,否则福全绝不会落下这样的残疾。

    不过,她只是叹息了一会儿,便被裕亲王同心心念念的“美人儿”相见的趣事吸引了。不出她所料,福全看了眼前的明珊,眼中满是嫌恶和不可置信,当听一旁的福晋说了前因后果,倒也没吵没闹,只是让明珊回去,没有他的招呼,不许她在他跟前儿晃悠。

    明珊的心思本就不在他一个瘸了腿的亲王身上,如今听他这样吩咐,正中下怀。只是有些遗憾,失去了一个跟皇上偶遇的机会。她当日一片痴心地进了宫,不想却直接被送过来伺候一个昏迷不醒的活死人,他的那些妻妾又都对她冷嘲热讽,合起伙儿来欺负她,若不是看在皇上时不时过来瞧瞧的份上,她早撂挑子了呢。

    只是皇上人虽来了,她却是连在皇上面前露个脸的机会都没有,每次皇上一到宫门口儿,她便被人带了下去,跟那起子粗使奴才关在一起,等放出来的时候,皇上的仪仗早没影儿了。

    那群头发长见识短的东西,以为这样她就没办法了吗?她是谁啊,这半死不活的亲王,她还不伺候了呢。福全不让她在跟前儿,她正好全力以赴寻找跟皇上相处的机会。

    终于,在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她跟一身便装,独自过来探望裕亲王的“皇上”不小心撞了个正着,只是,“皇上”为什么那么惊恐?后头赶过来的那个女人又为什么那么愤怒?

    明珊直到被拖了下去,也没明白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她可是什么都没做,她只是不小心将手里的丝帕甩在了“皇上”的脸上,她只是在身上洒了点儿难得的香料……

    “你就是郭络罗明珊?”皇后一脸嫌恶地看着地上的丑八怪,这就是姑姑给她挑的好帮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真是糊涂猪油蒙了心了,竟敢同时打他们兄弟两个的主意。瞧她这副丑样子,还真是丑人多作怪,也不撒泡尿自个儿照照,配不配进皇家的门呢。

    姑姑也是昏了头了,竟找上这样的人来给她帮忙,这哪里是帮忙,分明是添乱呢。她想想晌午时候的事,心里就一阵恶心,当时吓得她差点动了胎气,几个太医轮流诊脉开方才保住了肚子里的孩子。如今这孩子可是她后半辈子的希望呢,若真让这不着调的给冲撞掉了,看她不活剐了这个小贱人。

    这个孩子的到来本就是意外之喜,她终于不用靠抚养别的女人的孩子来保住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了。她原本打算将家里送进来的人手送到皇上的龙榻上,左右她如今怀着身孕,也没法儿伺候皇上,有这些地位低贱的女人分着丽妃的宠,她都能想象得出丽妃那气歪了的脸。

    这些女人既然没了生孩子的必要,那她只要给她们的饮食里加点儿料,就能绝了她们向上爬的机会,即能分了丽妃的宠,又能成为她手中杀人的利器,她何乐而不为呢!

    只可惜眼前这个实在是太白痴,别说皇上了,就连她看了都恶心。皇上不喜欢,送给裕亲王就送给裕亲王吧,说不得以后还能成为她安插在裕亲王身边的一枚棋子,替她的儿子出力呢。却不料这个竟还是个心大的,竟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勾引隆禧,这可是皇家的忌讳,如今连太皇太后都被惊动了,这么个自以为是的祸害,还是早点儿打发了吧。

    博尔济吉特氏小心翼翼地站在太皇太后身边儿,兴高采烈地听着宫女的回禀,那个祸害终于没了,以后再没人敢说她女儿的坏话了,她的琳儿才是出身高贵,命中注定的娘娘呢,那个野丫头还想飞上枝头做凤凰,她呸!

    “真是的,一天也不让我过得痛快,这些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死了干净。”太皇太后舒服得倚在软榻上,“还是咱们的琳儿懂事,来,琳儿过来,叫老祖宗好好瞧瞧,啧啧,瞧这手,多细多白啊,真是天生的娘娘命,跟老祖宗说说,你有什么打算啊?可有喜欢的人没有?”

    博尔济吉特氏脸上的喜色更甚,在一旁拼命对明琳使眼色,示意她顺着条皇太后的话,一切凭太皇太后做主,却不料她的宝贝女儿得意地差点没飞到天上去,竟是半眼都没瞧她,“我要嫁给七阿哥。”

    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啊,她让那个奴才给额娘送信,果然是正确的,有了太皇太后的命令,那个婉嘉郡主也不能再关着她。她不仅不用再受罪学规矩,还亲眼见证了明珊那个贱人的死,真是痛快啊。

    明珊向那个“皇上”献媚的时候,她可是在一旁偷偷看过了,那个“皇上”弱得很,脸色苍白,跟个小白脸儿似的,连隆禧阿哥的一根儿手指头都比不上,她才不要嫁给那样的弱鸡废物呢,她就要嫁给七阿哥,说什么都要嫁给他!

    博尔济吉特氏脸上的笑容一僵,一个晴天霹雳将她炸了个晕头转向,她连掐死这个白痴的心都有了,她怎么生了这么个胸大无脑的女儿,太皇太后为什么频频接她进宫玩耍,不就是想叫她进宫嘛。毕竟皇上不喜欢蒙古女子,她得想法子扶持这些虽是出身八旗,却同蒙古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贵女上位,以巩固蒙古在大清的地位嘛。

    还嫁给七阿哥,这丫头怎么就不理解她和太皇太后的一片苦心呢,那不是成心找死嘛!

    原本惬意地倚在软榻上的太皇太后也是满脸的愕然,胃里如吞了只苍蝇般恶心,这还真应了那句俗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郭络罗家的丫头怎么一个个都这么不着调,还嫁给七阿哥呢,她以为她是谁?想嫁给谁就嫁给谁?

    她失望地挥挥手,“你再回去想想吧,左右选秀还早,等选秀的时候你再告诉我你的决定吧。”

    要是这丫头真的是那扶不上墙的烂泥,那她也不用再把宝压在她身上了。

    当日宫中发生的一切,如长了翅膀的鸽子般,迅速飞进了京城各家豪门贵阀的府邸,许是被三藩叛乱的消息压抑惊吓得久了,好容易逮到一桩风流韵事,人人都兴奋激动不已,拼命躲在犄角旮旯里窃窃私议着当时的情景。

    “听说皇后当时就气得肚子疼了,太医院的太医们差点儿没被吓死,好容易才救过来的呢,据说,只怕生下来,那孩子也强壮不了。”

    “听说,郭络罗家的大太太跑到太皇太后那里求情,也没能救下那个丫头,身为裕亲王的人却去勾引小叔子,放在民间也是要浸猪笼的,更何况是皇家。”

    “嘘,你知道什么?郭络罗家的大太太哪里是去求情的,她是去催命的!我可听说郭络罗家那个四姑娘在太皇太后面前立下了豪言壮语,非七阿哥不嫁呐,那庶出的五姑娘敢去勾引她的心上人,她不恨死她才怪!”

    ……

    明月能理解这些被压抑已久的心灵,如今骤然见到一桩皇家的风流韵事,不激动才怪呢。只是她自己却没工夫去品味这些八卦了,如今她站在厅中,看着底下跪着的那两个瑟瑟发抖的奴才,满心里都是抑制不住的愤怒。

    “安亲王福晋是这么交待你们的?还有什么遗漏没有?都给我好好想清楚,若是漏掉一句,我就剁你们一根儿手指头,说!”

    明珊那颗棋子毁了还不老实,竟然又把主意打到明琳的头上。若非她留了个心眼儿,一早派人盯着那个丫头,只怕还真叫她谋成了呢。

    那丫头在宫里的时候都说了要嫁给隆禧了,赫舍里氏竟还想拉拢利用她?是想着一个亲王福晋对皇后更是一点威胁都没有,利用起来更没压力吧!

    竟然还敢在她和如玉的饮食里动手脚,这安亲王福晋还真是敢想敢干啊,她们以为她和如玉死了,皇后就没有威胁了?想必他们还想着把这事栽赃到丽妃的头上,趁机拉拢苏常寿,把他手里的铺子都骗到手里吧。他们之前可是还想扶植如玉上位呢,又怎么会对她下毒手?这事当然是钮祜禄氏做的,也只能是钮祜禄氏做的!

    苏常寿不是疼外甥女吗?如今如玉被人害了性命,他能坐视不理吗?当然是跟他们赫舍里氏一族合作才有报仇的希望!

    她原本还没想这么快就对赫舍里氏动手,既然如今她们那么按捺不住,那她就陪她们玩玩儿吧。看最后到底是她死,还是赫舍里氏亡。

    那安亲王福晋之所以蹦跶的这么欢快,不就是为了皇后和赫舍里氏一族的那点子利益吗?既然赫舍里氏这么看重这些东西,那她就偏偏给她毁掉,叫她哭都找不着调儿。

    若不把赫舍里氏踩到泥土里,她就不是郭络罗明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相邻的书: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