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书名: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 第69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作者:念侬娇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犯罪心理:罪与罚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跑在前头的康熙听着后头的动静,也是一拽缰绳,远远地停了下来,不明所以地回头看过来,不明白她又想做什么。

    明月看看年幼的如瑾,又看看身体有些虚弱的如玉,她的身体底子早就怄坏了,虽然明月给她调理了半年,比之当初好了不少,可经过这么一段疯狂的跋涉,她还是身子发虚,在马上有些摇摇欲坠。

    “如瑾跟恭亲王乘一匹马,如玉到我的马上来。”明月跳下马来,常宁年纪本就不大,身子也不重,再加上一个小孩儿,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如玉身子弱,又是女子,总不能让那些侍卫去照顾她吧,当然是跟着明月比较合适。

    如瑾看看姐姐,从马上跳了下来,常宁原本还有些不乐意,凭什么让他跟那个小屁孩儿乘一匹马呀,要是那小屁孩儿的姐姐,他还能勉为其难,多带一个就多带一个,可这个小屁孩儿——他看看如瑾,正想开口反对,却不想旁边一束警告的目光吓了他一个激灵。

    常宁不安地看看一旁绷着脸的皇上哥哥,识相地闭上了嘴。算了,好男不跟女斗,虽然不能跟那个温婉清雅的丫头有什么亲密的接触,可能搞定她的弟弟也不错,小屁孩儿,看在你姐姐的面子上,本王就勉为其难地捎你一程吧。

    明月从一旁的树上砍下几根大大的树枝,牢牢地绑在如玉姐弟空出来的马尾巴上,“你们先走,不用等我了。”

    康熙的脸色很是阴沉,什么叫不用等她了,这丫头想干什么?福全为了他留下来诱敌,他就已经心下难安了,要是他的安全需要用一个女子给他的打掩护,让她替他去死,那他还有什么脸面活着,让他怎么去面对她的父兄。

    “上马,这不是你逞英雄的时候。”他斩钉截铁地命令道,随即指着身旁两个侍卫,“你们两个留下,待会儿后头若是有人追上来,就把那两匹马赶到西边儿的岔道上去,动作麻利些。”

    明月知道他的想法儿,略一思忖,“好,那就你们两个留下,不过,到时候不是把这两匹绑着树枝的马赶到西边儿的岔道上,而是把它们赶到北边儿的岔道上,等那些追兵向北追的时候,你们再向西边儿的路上跑,动作迅速些,等他们回来,你们应该也跟他们拉开了距离,保命应该是没问题的。”

    明月一边儿说着,一边儿把另外两个侍卫的马尾巴上也绑上了树枝,“待会儿你们两个断后,把路上的痕迹消灭干净。”

    众人原本有些莫名其妙,康熙凝神思索一阵,眼睛一亮,好个聪明丫头,“就按郭络罗姑娘说的办,快走!”

    再次上路,跑在后头的两个侍卫把他们一路上马匹跑过的痕迹扫了个干净,岔路口处还埋伏着二人四马,就算万一再有追兵过来,那两个埋伏着的侍卫也自会把那两匹马再赶上他们刚刚走过的北边儿岔道。

    那两匹马没人驾驭,就算他们再怎么狠命抽打,它们也跑不了多远,那些追兵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现自个儿上当,到时候他们的第一反应绝对是调转马头向西追,而西边的岔道,那两个完成了任务的侍卫应该也已经跑远了,那伙儿人看到路上留下的马蹄印迹,一定会更加肯定心中的判断,一门儿心思朝西追,他们这一路就安全了。

    要是按他当初的想法,把那两匹绑着树枝的马赶上了西路,那伙儿追兵看到上当,当然会再朝北边儿追,虽然他们的速度不一定能追上,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吗?福全他们好不容易替自个儿争取来的时机,可不能冒这样的险。

    他心中对那个泄露了他们行踪的丫头原本充满了怒气,如今也稍稍平复了一些,算了,看在明月和明尚明武的面子上,他回去也不拿那个丫头泄愤了,好歹也得给郭络罗家留个颜面,若是处置了那个丫头,明月兄妹脸上也无光不是吗。

    更何况,老祖宗可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若是让她知道郭络罗家出了一个胆敢向反贼泄露皇帝行踪的丫头,那整个郭络罗一族都会被她打压,他再想风风光光地把丫头迎进宫,那可就难了。

    这一路果然太平,他们一行风驰电掣地冲进德胜门的时候,正好跟出来接应的明尚明武撞个正着。

    “你们两个做什么吃的?这么晚了才来。”常宁一路上要护着怀里的小豆丁儿,累个够呛,一见他们就忍不住埋怨。

    明尚明武对视一眼,看看康熙微微摇头的动作,乖觉地下马对着常宁行了一礼,“王爷恕罪,咱们接到妹——梅庄传信的鸽子,这才知道你们在那边儿遇险,不想在西去的路上,却遇到逃来的两个侍卫,又跟后头那些乱贼厮打了好一阵,这才处理干净了,来这边儿迎候。”

    明月心中暗笑,都这时候了,老康还想着隐瞒呢,看不出来,她两个老哥也都是演戏的高手嘛,明尚不用说,原本就是个精明的,可笑明武也被他们带坏了,演起戏来像模像样的,若是她之前不知道底细,还真要被他们瞒了过去呢。

    “裕亲王那边儿怎么样了?”康熙如今最担心的就是福全那边儿了,若是这唯一的哥哥有个什么闪失,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到太庙里去跟先帝交待。

    明尚愣了一下,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心一横,不好称呼就不称呼了,他作了一个揖,“裕亲王已经由善扑营的兄弟接应回宫了。”

    康熙长吁一口气,还好还好,所有的人都没事,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虽然他回宫以后,太皇太后那顿唠叨教训是逃不了了,可也比二哥有个什么闪失要好得多。

    只是低下头去的明尚脸色却并不轻松,如今瞒得一时是一时吧,裕亲王那伤,可是不轻,别说皇上回去见了会不会发疯,就是太皇太后那关也不好过。

    “明尚明武先把两位姑娘和小公子送回去,其他人跟着咱们赶紧回宫吧。”常宁拍了如瑾一把,笑嘻嘻把他放了下来,一听说福全没事,他的心可算是放下了,对着这个笑豆丁儿也难得的有了笑脸儿。

    不用他们跟着进宫了?明尚愣了一下儿,抬头看看康熙的脸色,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忙低头又行一礼,“嗻!”

    康熙回头看了明月一眼,安抚地点点头,张张嘴想说什么,可碍于人多眼杂,到底还是咽了回去。

    待康熙一行走远,明尚翻身上马,“先回府。”

    明月紧紧跟上,还好他把哥哥留下了,明琳明珊的事该怎么解决,他们回去还得好生商议一番。只是,常宁为什么把两个哥哥留下,不许他们跟着进宫?康熙竟然一点儿反对的意思都没有,他真的只是想让两个哥哥保护她们的安全,护送他们回府?这里头到底有没有因为明琳明珊而迁怒他们的因素存在?

    “明琳明珊在路上跑散了,其中一个被反贼抓住,还泄漏了皇上的行踪。”一进门,明月便赶忙拉住了明尚明武的胳膊。

    明武唬了一跳,习惯性地扭头看着明尚,等着他拿主意。明尚的眉头紧紧皱起,“泄漏皇上行踪?她们还真是长能耐了。”难怪方才恭亲王会下那样的命令,而皇上竟然也没反对,原来是这两个丫头闯的祸。

    “当务之急,还是得先把两个丫头找回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否则便是老太太那里也不好交代。”明月心中也是带气,平日里争风吃醋也就罢了,泄漏上头的行踪啊,这两个丫头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裕亲王把戏台都搭好了,她们就不会拍个巴掌捧个人场儿吗,只要一口咬定老康和福全都从前头跑了,那群人又哪里会起疑!

    “那起子反贼被咱们打散了,可当时并没发现那两个丫头的踪影,老五,你亲自带人跑一趟,挖地三尺也得把那两个丫头找出来,这事要是处理不好,咱们家的麻烦可就大了。”明尚恨恨地挥手,宫里那边儿还没消息,他不能擅离,就是上头怪罪下来,也得有人在这里接着才行。

    明武的眼眶也红了,答应一声,转身就往外走,“我带咱们自个儿的人手去,老宅那边儿的人手一个也不能动,要是让我知道泄漏消息的是谁,我非扒了她的皮不可。”

    他这边儿方嚷嚷着往外走,那边儿耿聚忠和柔嘉公主却已带着人登堂入室,“不用找了,人我已经给你们带回来了。”

    明武冲上去一人给了她们一脚,两个丫头蓬头垢面,一身狼狈地跌坐在地上。

    “是谁将恭亲王他们的行踪泄露出去的?说!”明尚皱皱眉,虽然觉得当着耿聚忠和柔嘉公主的面逼问这两个丫头有些不妥,却终究是没有阻拦,这个泄露消息的人是谁,一日不查出来,他们在御前就一日不好交代,弄不好全家都得给她陪葬,如今也顾不上什么忌讳颜面了,让明武吓吓她们,说不定还能把那人诈出来。

    “是她。”

    “是她!”

    明琳明珊不约而同地指向对方,谁都不肯承认泄露消息的事是自个儿做的。

    “当时你把我踹下马,想撇下我自个儿走,却不想撞上了那几个反贼,我躲在草丛里看得真真儿的,明明是你居心不良,害人终害己,怎么这会儿倒攀扯起我来了?”明珊一脸的愤愤,一席话勾起了心中的新仇旧恨,恨不能扑上去咬她一口。

    明琳冷冷一笑,不屑地睨了她一眼,“我把你踹下去的?你撒谎也不打打草稿,明明是你自个儿没本事,连马都骑不住,从马上掉下去才落到那伙儿反贼手里的,你如今还想攀扯旁人?凭谁来断,坠马的那个没有被抓,逃走的那个却被抓住了,可能吗?”

    明珊气极,扑上来就跟她撕打在一起,“我打你个黑心烂肝的,抓伤了我的脸还不够,如今还要把那泄露王爷行踪的罪过栽赃到我的头上。我当时可是看得清楚,那群叫花子把你的衣裳都撕烂了,你怕了,就把王爷的行踪说了出去,好求他们放了你,你的肚兜儿都露出来了,是个茜桃红绣着鸳鸯戏水儿的兜兜,上头还用一条金链子拴着一个小小的香囊,那香囊被那伙儿人拽掉了,金链子却是不断,还在你肩膀上勒出一条血痕呢,看我不撕了你的衣裳,让大伙儿都看看你这副残花败柳的样子。”

    明琳气得脸色煞白,双手死死揪着自个儿的衣襟,在明珊疯狂的揪打撕扯下左躲右闪,拼命护着身上原本就残破不堪的衣裳。

    “都混闹些什么?贵客面前,也不怕人家笑话,亏你们还是出身大家呢,跟那些个市井泼妇有什么两样!”

    戴佳氏恨恨地在地上戳着拐棍儿,这叫什么事儿哟,大太太博尔济吉特氏慌慌张张地跑过来找她,说是琳儿在这边儿府里被三房几个小兔崽子欺负了,她初时还不信,没想到如今一来就看到这么劲爆的一幕。

    老天爷呀,造孽哟,一个孙女儿被毁了脸,另一个却被指着鼻子骂名节尽失,这一下子可是毁了她两个孙女儿呀,那边儿柔嘉公主和耿额驸可还在一边儿看着呐,这事儿要是传了出去,别说这两个不成器的,就是郭络罗氏一族所有的本家姑娘都得跟着吃挂落,这可怎么是好哟!

    戴佳氏犹自掂量着得失,那边儿一同来的博尔济吉特氏已经尖叫一声,“嗷——”的一嗓子冲了上去,对着明珊便是一阵劈头盖脸的狠揍,“我打死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小娼妇儿,自个儿浪着在外头勾引男人还不算,如今竟想往我们家琳儿身上泼脏水,满嘴里喷粪的玩意儿,看我不打死你,省得你败坏了我们家姑娘的名声。”

    博尔济吉特氏的一番疯狂举动,立时扭转了场上的局势,明珊哪里是这个人高马大的妇人的对手,脸上被明琳抓破的伤口还未结痂,如今又添了几处新伤。

    明琳得了这个喘息的机会,连滚带爬地扑到戴佳氏身前,一把抱住了她的腿,“老祖宗,老祖宗你救救我,那个明珊,她,她要毁了我啊,那种不要脸的事她说得出口,我可做不出来啊,老祖宗——”

    她哭得声噎气堵,戴佳氏却是丝毫不为所动,扭头冲着身旁的刘嬷嬷使了个眼色,“看看你们都成什么样子了?哪里还有一点儿大家气度,还不赶紧回房收拾收拾,丢人现眼的东西。”

    刘嬷嬷带着旁边几个身强力壮的婆子冲上来,拉着明琳就往一旁的耳房里拖,明琳惊叫一声,拼命挣扎着,却哪里挣得过这几个做粗活儿出身的婆子,被人拉着像块破布似的拖了出去。

    “老太太,老太太这是做什么?琳儿被他们欺负了,老太太不替她做主,怎么还叫这些婆子对她动手呢?”博尔济吉特氏大惊,也顾不上地上那个“小贱人”了,连忙上前求情。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在为她做主呢?你看看她那一身的狼狈,公主和额驸还在这里呢,当然要让她先回房收拾清爽了再出来了。”

    戴佳氏不紧不慢地睨了她一眼,真是个蠢笨的,自个儿闺女那副狼狈模样,落到这些贵人的眼里,再传了出去,就算她身子没事儿,那名声却也绝对是毁了,还往上爬呢,等着上庙里当姑子去吧。

    博尔济吉特氏这才留意到一旁站着的柔嘉公主和额驸,面上一红,继而回头恨恨地盯着地上抖做一团的明珊,该死的,这三房就没一个好东西,亏她之前还想着拉拢这个庶女给三房添堵呢,白眼儿狼,敢毁她琳儿的名声,看她不弄死这个小贱人。

    “啊——”耳房里一声惨叫,众人面色都是一变,戴佳氏暗恨刘嬷嬷办事不力,贵客可还在这里呢,搞出这样的动静来,叫郭络罗家的脸面往哪儿搁。

    “琳儿,琳儿怎么了?”博尔济吉特氏脸色惨白,慌慌张张地就想往外冲,谁敢欺负她的琳儿,她要他们全家抵命!

    “站住!亏你还是大家太太呢,就这么点儿耐性?还不坐下,好生陪公主说会子话呢!”戴佳氏喝住她,转而对柔嘉公主好一番奉承,又扭头看看婉嘉,给她使个眼色。

    明月在一旁看得清楚,这老太太是想把事情压下来呢,为了郭络罗氏一族的名声,为了郭络罗家所有姑娘的未来,这的确是个明智的选择,柔嘉公主跟他们本就亲近,想来也不会拒绝这样的请求,就是不知那几个不着调的能不能领会她老人家的意图了。

    博尔济吉特氏脸色苍白如纸,也不知道那几个狗奴才对她的琳儿做了些什么,该死的老太婆,整日里打压着她还不算,如今还要叫人欺负她的琳儿。她想不管不顾地冲出去,可看看戴佳氏笑里藏刀的模样,她又不敢,这老不死的虽然可气,可琳儿是这个家里身份最尊贵的姑娘,就是旁边儿那个虚情假意的月丫头都不及琳儿出身高贵,戴佳氏绝对不会毁了这么一颗前程远大的棋子,她倒要看看,这老不死的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婉嘉接到戴佳氏的示意,沉吟一下,来到姐姐身旁,小声儿跟她说了几句,柔嘉缓缓点头,这事毕竟是郭络罗家的私事,跟他们无关,更何况他们这趟来本就是有求于人,此时更是不会乱说话败坏人家的名声。

    戴佳氏含笑看着柔嘉跟婉嘉点点头,心中的巨石放下了一半,只要这位公主和额驸不插手,她就有把握压下这件事,如今就看刘嬷嬷那边儿给老四验身的结果了,听老五方才话里的意思,那伙儿贼人一听了恭亲王和七阿哥的行踪,便忙不迭地追了上去,想来老四的身子应该是没问题的,只要她的身子没坏,那这颗棋子就还有利用的价值,至于上头的怒火,她看看地上涕泪横流,脸蛋儿惨不忍睹的明珊一眼,本就是个庶女,又被毁了唯一往上爬的资本,她不去做这个替罪羊,谁做?!

    刘嬷嬷走进来,在厅中各色人等复杂的目光下走到戴佳氏的身旁,俯身在她耳边耳语几句。戴佳氏脸色更加满意,心里的那一半巨石也落了下来,“不错,不枉我这么多年对她的疼爱,先把她带回去吧,可怜见儿的,这孩子也受了不少惊吓。”

    明月靠着空间的帮助,把刘嬷嬷的话一字不漏地听到了耳朵里,老太太还想护着这丫头?她还真是敢想敢干啊。

    “老五,我平日里是怎么教导你的?你的规矩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自个儿做了错事,竟还想着诬赖自家姐妹,你知不知道,你那些混话要是传了出去,别说老四名声臭了,就是你们姐妹也要被人指指点点,你还想不想嫁人了啊?不知所谓的东西,看看你的样子,还像个大家小姐吗?简直就是街上的泼妇!”戴佳氏一脚将她踹倒在地,“从今儿起,这丫头必须得严加管教了,来人,把她带回去,让刘嬷嬷好生教导教导规矩,真是丢人现眼。”

    戴佳氏站起来就走,不想却被明月拦住了去路,“老太太,珊儿的确是不像话,只是这管教,还是让李姑姑来吧,毕竟是太后当年亲自教导出来的人,礼仪规矩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就能比得上的。”

    “三姑娘这是什么意思?老太太好心好意教导她,怎么到了三姑娘这儿,竟还嫌老太太给请的嬷嬷不好吗?”博尔济吉特氏的声音尖锐的响起,她的琳儿被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害得凄惨,险些连名节都毁在她的手里,她还想着把她拉回去,好生出出胸中这口恶气呢,就这么放过她?门儿都没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相邻的书: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