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论皇帝的正确死法

【书名: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 第39章 论皇帝的正确死法 作者:念侬娇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明月心里有气,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她一路上不停地鞭打着身下的骏马,两侧的树木飞快地向后闪着,倏忽而过。

    突然——

    “什么人?”

    “呀!”

    “住手!”

    几声惊呼中,一支长箭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不偏不倚地冲着她飞了过来,前方树丛中跃起两个矫捷的身影,直直地朝着她所在的方向扑了过来。

    明月身上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来不及想这些人的来历身份,身子向下一伏,狠狠一扯缰绳,马儿吃痛,长嘶一声,身子灵敏地向旁边一闪,那箭羽堪堪擦着她的衣角插在了一旁的树上。

    “好身手!”来人赞了一声,几个起跃落在了她的马前,“没伤着吧,快下来压压惊。”

    “驴师傅,咱俩是不是上辈子有仇啊?你可别跟我说你不是故意的,随手射一箭都能冲着人飞过来,换了别人,便是有意想要人命都射不了这么准吧。”明月一脸阴郁地看着长安,这人还真是跟她命里犯冲,若不是她身手够快,又有空间稍稍控制了一下箭的方向,只怕她这会儿已经倒在血泊里奄奄一息了吧。

    “驴师傅?哈——”旁边想起一个抑制不住地笑声,明月恨恨地转过头去,俊眼修眉,鼻梁英挺,眼角下方有一个小小的痘印儿,竟然也是熟人——

    “佟康?”她有些惊讶,这人怎么到这里来了?再看看身旁涨得一脸通红的长安,她似乎有些明白了。

    她之前出于好奇,曾跟两个哥哥提起过康熙,两个哥哥似乎在忌惮着什么,推说皇上的事不能瞎议论,什么都不肯说。可之后,两人又假装无意地提起佟康,也不肯大大方方说明白,只说他不是一般人,叫她在他面前一定要小心。

    长安是老康的暗卫,眼前这化名佟康的人是谁,答案已经是呼之欲出了。她深吸一口气,反正他没说自个儿是谁,所谓不知者不罪,她不必怕他。再看看他手里拿着的弓箭,只怕方才那一箭还真不是长安干的,不过,是谁说的,替主子背黑锅也是做奴才的本分来着?反正如今有愧的怎么算也不是她,她更没必要心虚什么。

    “对不住妹妹了,一时失手,还好妹妹身手好,否则今天真是闯了大祸了。”佟康倒也光棍儿,一点儿也没有要长安替他背书的意思。

    只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谁允许他叫她“妹妹”了?她方才被苏常寿叫了几声妹妹,那身上的小米粒儿还没下去呢,如今又冒出来一个喊她妹妹的,她跟他很熟吗?

    “呃,这个嘛,如果你不喜欢,我不叫就是了。”佟康眼睛闪了闪,心里暗暗庆幸,还好他有先见之明,一早就把郭洛罗家那两个小子和富察家那三个小子一起撵到皇陵那边儿保护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去了,否则今天难免要穿帮。(你已经穿帮了好吧,大哥!)

    宫里那些规规矩矩,娇娇弱弱的美人儿已经够多了,每天被她们围在中间打眉眼官司,他早就腻歪了,如今难得有一个英姿飒爽的爽利小——美人儿,他可不想她也变得跟那些女人一样,动辄请罪,整日里对他耍心眼儿,一点儿真性情都没了。

    为这个,他之前还特意给那几个小子叮嘱过,谁都不许把他化名佟康的事说话出去,否则就按欺君论处。那几个小子虽然鲁莽,却也都是办事牢靠的,更何况,他们又不知道他在打他们妹妹的主意,想来应该没那么大的胆子在外头乱说。

    “这荒山野岭的,妹妹怎么到这儿来了?”他自然而然地上前牵起她的马,转眼就把之前许诺不再叫她“妹妹”的话忘在了脑后,“这林子里野兽多,妹妹还是要小心些才是,来,跟我们走吧,兴许今天还能走出这片林子。”

    老康亲自给她牵马,她该感到荣幸吗?真实情况是,她和周围的侍卫们都是满头的黑线,侍卫们都默契地将头转向一边儿,不看这个“二货”主子。

    拜托,虽然这里的确山深林密,可人家姑娘有马的好吧。虽然这里野兽出没,可看人家方才的身手,快马加鞭地跑,用不了一个时辰就能出去的好吧。

    只是,作为奴才,他们能跳出来拆主子的台吗?不能?好吧,他们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这马我控制得了,你还是骑到自个儿马上去吧。而且……”她斟酌着词汇,该怎么让他哪儿凉快去哪儿待着呢?她还没想好以后的路该怎么走,还不想在这荒郊野岭里跟他发生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啊。

    “而且我家的庄子就在那边,你走得这个方向不对。”自家庄子就在前面,这人总不能再牵着她的马在林子里兜圈子了吧,真没见过大白天就鬼打墙的。

    “啊,原来妹妹家的庄子就在这里啊,难怪妹妹竟会到这荒山野岭里来。”他“恍然大悟”,一脸坦诚地看着她,“没想到出来打猎还能在这里碰到妹妹,还真是有缘了,这里毕竟有野兽出没,你一个姑娘家不安全,还是让我们把你送回去吧。”

    明月深吸一口气,努力忽视掉“妹妹”这两个字,她老哥还不知被他支使到哪里去了,这时候倒在她面前充哥哥了。好吧,看在他是boss他最大的份上,为了防止他以后给哥哥们小鞋儿穿,她忍了。左右庄子就在眼前,她就再忍半个时辰吧。

    “这个方向不对,应该往那边儿走。”她在马上忍不住纠正他的方向,这人到底能不能分得清东西南北啊,都说了是南边儿南边儿,他怎么还往北走?再走可就又要回到那个小木屋里去了!

    “噢,原来如此,我们初次到这边来,路径有些不熟。”他面不改色心不跳,转头换了个方向。

    “拜托,那是西好吧。”她真想扬起鞭子——嗯,给马来那么一下下,管他会不会被拽倒,管他会不会受伤呢,这算什么?揣着明白装糊涂?

    “嗯,我知道,不过前头有我们下的陷阱和夹子,为了安全起见,咱们还是绕过去比较好。”

    躲陷阱?他到底是躲陷阱还是压根儿就在糊弄她?

    “你看,都怪你瞎指,这回找不到路了吧。”就在明月忍得一脸痛苦,濒临暴发的时候,他一脸你把我带沟里去,你得赔我,你得想法子把我们送出去的模样。

    “找不到路是吧,那就老老实实跟我走!”明月恨得咬牙切齿,就算你是boss又怎么样,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佟康真没觉得她还能找到出去的路,就算这里离她家庄子不远,可一个姑娘家,能来这深山老林几次?况且又是夜晚,到处乌漆么黑的,只怕越走越找不到路,还不如在原地休息一晚,明早再走呢。

    长安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几次三番欲言又止。这里离那小木屋不远,到底该不该提醒眼前这个不着调的主子,去那里住一晚上呢?只是看看主子,再看看一脸不豫,随时准备开喷的明月,他还是选择闭上了嘴,今天真不该带着主子到这边儿来啊,哪怕他说破大天去也不该听他的。

    长安在那里悔青了肠子,明月也被眼前这人不讲理的模样气得腿肚子转筋,这货真是康熙?她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判断。既然他都不讲理了,那她还跟他客气什么?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他想在林子里过夜,那就由他去好了,她可不想奉陪。

    明月扬起鞭子狠抽了一下马屁股,白马吃痛,长嘶一声撒开四蹄就跑。

    “唉,你个姑娘家乱跑什么?小心迷路啊!”佟康没想到她说走就走,生怕她真在林子里迷了路,赶紧翻身上马追了上去。

    一众侍卫长叹,看看主子不靠谱,他们做奴才的有多悲催吧,跟着在林子里兜了一天的圈子,如今还得摸黑追人,这真的不好玩儿好吧。

    明月策马灵巧地在林中穿梭,虽然佟康跟她兜了一个大圈子,可想难住她却也是妄想,这些年她可没少在这林子里混,庄子里那日益壮大的养殖队伍就是明证。她听着身后传来的马蹄声和佟康急得变了调儿的声音,心里暗暗称快,“该!”

    叫他乱动歪脑筋,叫他乱起那花花肠子,今天他要是能跟上她,随着她走出去,那就算他运气,要是跟不上,哼哼,那就在这林子里餐风露宿好了,反正这也是他自个儿的选择,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不是吗?!

    “嗷——”

    突然,几声凄厉的狼嚎声响起,远处树丛里现出几点幽幽的绿光。

    不好,是狼群。明月猛地一拽缰绳,怎么这么倒霉,在这荒郊野岭的遇上这群镇山太岁,她倒是好说,往空间里一躲,半点儿痕迹都不会留下,那群畜生找不到猎物,自会散去,可身后那群人该怎么办?

    她可不希望后世史书里记上一笔:“康熙十年九月庚寅,上奉太皇太后与皇太后东巡,山中遇狼,上崩,年十八,立衣冠冢于景陵。”

    老天爷啊,您老人家还不如降个雷来劈死他呢。这么窝囊的死法儿,在这几千年的历史中也算是空前绝后了吧。不行,无论如何,她穿越一次的目的都绝不是为了亲眼见证老康是怎么葬身狼口,死无全尸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相邻的书: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