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师徒斗法

【书名: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 第31章 师徒斗法 作者:念侬娇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明月刻意忽视住在前院儿里的大驴脸,只在除夕的时候打着“谢师”的幌子派人送了几样酒菜过去。没办法,如今苏常寿只是他的小厮,她一个大家姑娘对着一个小厮关怀备至,难免惹人侧目,只能通过这个中转站了。

    舒舒服服过完了十五,她正盘算着庄子里怎么安排春耕呢,莺儿便面带难色地进来了。

    “什么?请我去上课?”明月瞠目,这大驴脸还真把自个儿当回事呢,不过就是找个让他们顺理成章住在这里的名头儿,他还真以为自个儿学富五车,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呢?

    “就说我身子不舒服,叫他回去好生歇着吧。”她忿忿,惹不起,她总躲得起吧,算她怕了他还不行吗!

    莺儿面有难色,什么叫姑娘不舒服,先生去歇着,那个长先生可不是个好相与的,叫她这么过去回话,长先生能善罢甘休吗?

    莺儿出去一趟,回来时的脸色更难看了,“姑娘,长先生说,他粗通医术,如果姑娘真不舒服,就过去让他把把脉,如果,如果——”

    “照直说,如果什么?”

    “如果姑娘装病,他就要行使为师的权利,对姑娘小惩大诫——”

    莺儿的话还未说完,明月便一把扔了手中的书本走了出去。贴上一把山羊胡儿,他还真把自个儿当个人物了,还小惩大诫,呸!

    “你过去跟额娘说,就说府尹家的兰姐姐找我扎花儿,我去去就回。”

    “姑娘,姑娘,您可不能出去啊,姑娘——”

    莺儿跟在后头一溜儿小跑,无奈她家姑娘铁了心要躲,她哪里跟得上,眼看着明月出了侧门,直直地往府外去了,只能站在那里干跺脚。

    马圈在前头,为了躲那大驴脸,明月也没法儿去牵马了,左右她也没想走远,只是在街上逛逛,走走也好。只是才出侧门,便见一个青灰的细长身影挡在面前,看着她一脸的阴郁。真不愧是“长”先生,不光脸长,身子也不短。

    “三姑娘这是要到哪儿去?要不要为师送你一程?”

    明月气哼哼地折回来,好,算他狠。明着在前头催她出去上课,暗地里却在这儿打她的埋伏,真是个奸诈小人。今天她认栽,明天,哼,咱们走着瞧!

    不就是琴棋书画嘛,虽然以前没学过,可前世那二十多年也不是白混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平心而论,她还是很喜欢古筝古琴这些古典乐器的,想想古人一身宽衣大袖,优雅地坐在那里抚着琴弦,便觉赏心悦目。如果对面坐着的不是跟她犯冲的大驴脸,想必她会学得更好。

    至于什么围棋象棋的,她是不懂,可她会下跳棋军棋五子棋啊,为了气那长安,她甚至把小时候玩儿的动物棋和飞行棋都做出来了。

    “长平,过来,我教你下棋。”明月笑眯眯地叫过长平,看着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长先生吃瘪,气得那山羊胡一翘一翘的,真是解恨不少。

    “先生可小心些,若这胡子被吹下来了,你说我那好妹妹会不会到阿玛和额娘那里告你的状,说你装腔作势,徒有其表?”明月坏笑着伏在他耳边好意“提醒”,能把这狂妄自大到极点的家伙挤兑成这样,果然是很有成就感啊。

    苏常寿知道了京城里的情形,受了不少打击,这些日子都萎靡消沉不已,如今明月弄出这些乱七八糟的棋类,长安虽是气极,可看苏常寿好歹有了些笑模样,也是不忍去使夫子威风,只能在一边恨恨地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玩得欢。

    “其实,长大哥这个人也不坏,虽然脾气臭些,可他是先生,你是学生,你就别老跟他做对了。”苏常寿逮着机会就劝她。

    明月抬头挑衅似的对着长安一笑,“那是,长先生当然是个好师傅,我这个严师手下教出来的高徒当然也不赖,看我吃你的老虎。”既气坏了长安,又让苏常寿的心情好些,她果然是太机智了。

    若看长安对苏常寿,那还真当得起“好人”二字,只可惜她注定跟他八字不合,不是她一定要跟他做对,是他看她不顺眼好吧!

    接下来的日子便成了明月与长安之间的师徒斗法,明月无比庆幸前世那二十年的学生生涯,让她积攒了足够的对付大驴脸的办法。只可惜她面对的是身手奇好的长安,虽然有几次侥幸得逞,可大多数时候,她却总是被对方仗着好身手逮了回来。

    直到春耕开始,她还没找到切实可行的脱身办法。怎么办?计划了那么久的良种和土地改良计划,难道就此泡汤不成?那可不仅仅是银子啊,那是她的心血,她的希望,原想以此得到阿玛和额娘的肯定,如今难道都要白白地付诸东流不成?

    “把这首曲子弹熟了,谁弹得好,谁就可以休息一天。”长安坐在上首慢慢悠悠发了话,“我知道两位姑娘都很忙,我也很忙,如果你们都能达到我的要求,让我满意,那我就算放你们两人一起歇一天也不是不可能的。”

    明月和明珊对视一眼,都是一副不可置信地神色。自从开始上课以来,两人都被这大驴脸折腾得极惨。明珊早歇了拉拢他的心思,如今乍然听说能休息一天,那眼睛都绿了,看着明月的眼中满满的都是爆棚的鄙视与自信。

    明月心中一嗤,先不说这大驴脸的话作不作数,就算他说话算话,这明珊凭什么就觉得她会输?虽然明月这阵子精力都放在跟大驴脸较劲上了,可论起学习成果,她也半点不输给这没脑子的丫头吧。

    是了,明月一想到跟大驴脸较劲的事,立马明白了明珊的心思。这丫头是觉得她跟大驴脸不对付,就算她弹得不如她好,大驴脸也会偏心向着她吧。

    还真是小儿科,一点长进都没有。明月嘲讽地扬起嘴角,她以为她这个嫡女是说出来好听的吗?别说这长安不是那种徇私舞弊的人,就是他真敢做,明月就会由着他欺负吗?若说偷懒耍滑,三官保和富察氏铁定不会站在她这边,可要是那做先生的当真偏私,阿玛和额娘会听任他为所欲为才怪了。

    她弹得本就不比明珊差,再好好用功练习一番,还怕她明珊翻天不成。那明珊心里肯定也是打着苦练一番,好把她压下去的主意,只是可惜,任她再怎么用功,一天就是不吃不睡,也只有十二个时辰,而明月只要抱着琴往空间里一躲,那可就有大把的时间了。

    “不错,五姑娘果然是用了功的。”长安装模作样地坐在上首,捻着山羊胡子点点头,“只是这练琴可不是一日就成的,得细水长流才行,一味地埋头苦弹,就算把两只手都弹断了,也终究是弹不出清澈悦耳的琴音。”

    明珊脸色白了一下,偷偷将缠着纱布的手往袖子里藏了藏。明月暗笑,想来这丫头是狠练了一晚上了,看那脸上的黑眼圈儿,跟个吉祥物似的,只可惜不如人家可爱。

    “三姑娘,三姑娘?”长安在上首连喊了她两声,她赶忙定定神,在明珊讥讽藐视的目光中抬起手,一串澄澈无一丝杂质的轻灵琴音响起,满室寂然。

    “三姑娘弹得真好。”苏常寿上前倒茶,惊醒了陶醉在乐声里犹自出神的长先生。

    长安点点头,“你也觉得三姑娘弹得好?可见三姑娘是个有灵气的,难得竟能领会曲中的情境,不错,不错。”

    长安连说了两个“不错”,明珊的脸色更是难看,她恨恨地撇回头来,“连长先生都说姐姐弹得不错了,可见姐姐弹得的确是好,妹妹苦练一晚上,竟还不如姐姐这个逍遥自在的,真让妹妹佩服啊,佩服。”

    明月含笑回头,眼中却满是讥嘲,“那是,你没听先生说吗?不领会曲中情境,便是把两只手都弹断了,也断断弹不出那清澈悦耳的琴声,看来妹妹还得再加把劲儿啊,凡事多动动脑子,这弹琴不光要用手,还得用点儿心。”她故意在那个“断”字上加重了语气,看着明珊气得几欲抓狂的脸,脸上笑得更加灿烂。

    长安果然说话算话,明月骑马奔到庄子上,李老头儿父子已经将春耕的各项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她又检查了一遍,确定无碍了,这才放下心来。

    地里的土壤已经统统施过肥,她还特意将空间里的水引出来一部分,将地都浇了一遍。种子也都是空间里出产的良种,这回产量要是再上不去,那才怪了。

    “山庄那边儿养的那群宝贝怎么样了?可又添新丁了?”这阵子都没找到机会过去一趟,她还真有点儿挂念。

    “姑娘放心,一切都好,只是这添丁的速度,可真跟姑娘在那的时候没法儿比,咱们也试着上山上挖过陷阱,下过套子,可收获都不多。说来也是怪了,姑娘在那的时候,那些畜生恨不能一天添一窝儿,怎么姑娘一走,它们也偷懒了呢?”老李头苦笑着摇头,这可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他们用尽了办法,这小半年儿添得也不如明月在时一天添得多。

    明月赶紧安慰他,笑话,那外头一天,空间一年,能不多吗?为了遮掩,她才故意挖陷阱,下套子,好给增添的小家伙儿找个合理的出处,老李头认实,真指望这个,发展壮大能快才怪。

    “你只管把现有的喂养好就行了,那碰运气的事儿,有更好,没有也正常,不必太在意。只要把现在这群大的伺候好了,你还愁它们生不出小的来?”

    李老头儿眉开眼笑,“还真让姑娘说着了,就在我们过来之前,那群狐狸里头又有好几个揣上崽儿的了,到秋天,指定又能添几个小的。”

    明月点点头,她之前就嘱咐过他们,杀狐取皮只能杀公狐狸,除了留下做种的几只公狐狸,其他都杀了就好。可母狐狸却是一只也不许动,那可是未来繁衍发展的根本,得好好留着才行。

    连那些鹿群,兔群,狍子等等也是一样,绝不能为了眼前的利益坏了以后发展的根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相邻的书: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