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桃源

【书名: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 第8章 桃源 作者:念侬娇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吃在首尔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这下子跌得极重,待她头晕眼花地从地上揉着屁股爬起来,周围早已是一片云淡风轻,再无一丝异样。

    她恨恨地朝地上啐了一口,瞪大眼睛朝四周看看,还好那群畜生没跟过来,否则她这副软脚虾似的模样,只有被欺负的份儿了。

    她捂着被咬伤的手,抬头打量着这片崭新的天地。

    篱笆外头是一片广袤的土地,平整肥沃,只是跟她初到小院儿时一样,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种,里头连棵草都没长,她心底暗暗叹气,这么一大片地,真叫她一个人种,那得干到何年何月啊?真在这里头做一辈子的农夫,不,是农妇不成?

    那块地的四周环绕着一条小溪,溪水潺潺,清澈见底。小溪的对面种满了各色果树,一阵清风袭来,阵阵果香在风中飘荡,枝头那缀得满满的果子,压得树梢极低,只怕垫垫脚就能够得到。

    她在小溪边蹲下身来,轻轻解开缠在手上的帕子,那两排牙印儿真是触目惊心啊,虽然有帕子抱着,手上还是沾了不少血迹,如今干了,结起一层血痂。她将手浸在溪水中轻轻擦洗着手上的血渍,可不能叫额娘她们看出来啊,否则她可不好解释这伤口的来历。

    随着她一点一点清洗着手上的伤口,那些血渍随着溪水渐渐消融,一点一点消失在溪水中,随着血渍一起消失的还有她手上的伤口。她瞪大了眼,惊奇的发现,那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了,皮肤白皙光滑,一点痕迹都没有,真是太神奇了,想来那恼人的狂犬病应该也离她远远的了吧。

    她只管举着手翻来覆去地检查手上的伤痕,却不料随着那溪水的流淌,空间里正一点点变化着,远处云环雾绕的群山终于露出了真容,虽然山上还有一些祥云缭绕,却也能看清那巍峨的山顶,高高的绝壁悬崖,崖边飞流直下的瀑布和瀑布下幽深晦暗的深潭。

    她沿着山路缓缓向上走,一路丹崖怪石嶙峋,数不尽的瑶草奇花,青松翠柏,修竹密林,转过一处山坳,只见热气蒸腾,竟是一处温泉,泉边晶莹剔透,竟是整个儿羊脂白玉铺成。

    明月将衣服扔在泉边的白玉台子上,轻轻迈到那热气氤氲的泉水里,好舒服啊,她忍不住呻﹡吟一声,朝更深的地方迈了一步,原主儿是不会水的,可她郭明月会啊,才不担心水深石滑呢。

    在水里走了两步,竟意外地看到靠近旁边白玉泉沿儿的地方有个小小的白玉座椅,她好奇地走过去,坐下来,真舒服啊,那水正好没过她的脖子,只余脑袋露在外面,水波荡漾间,浑身通泰,全身三百六十万个毛孔都慢慢的张开,身体轻飘飘的,说不出的舒坦。

    她微微眯着眼睛,享受着温泉的洗涤,大脑却不断地飞快运转着。也不知这空间是怎么突然变大的,难道是因为她的血?那条小小的溪水都有疗伤的奇效,却不知这温泉又有什么好处?

    还好那群畜生没跟着她跑出那个,否则再过个三两日,这世外桃源般的地方也处处都是鸡屎兔粪,岂不煞风景。

    她在温泉里直泡了大半个时辰,这才依依不舍地站起身来,今天她在这空间里已经耽误了不少工夫了,若是被旁人发现什么端倪就不好了,还是赶紧回去,下次再来的好。

    她拿起一件衣裳正要擦拭身上的水珠,心头却蓦地一跳,她的肌肤虽然白皙细腻,可几时这般晶莹剔透过?手指滑过的地方滑若凝脂,温润如玉,比以前更要美过十分,这温泉水竟有这般奇效!

    她开心地蹦了起来,这可真是个宝贝啊,哪个女人不爱美呢,有了这个地方,她想不漂亮都难了。

    不过,高兴归高兴,她还是赶紧出去吧,别再耽误工夫了,手忙脚乱地将衣服套在身上,一闪身出了空间,将换下来的衣裳随手扔在一旁,又从柜子里拿出一套家常衣裳换上,看看天倒还早,这空间内外的时差必须尽快弄清楚了才行,否则她心底总是不踏实,明明在里头待了大半天了,出来却还是跟进去的时候差不多。

    她坐在妆台前轻轻梳理着半干的头发,想了想,一闪身又进了空间,且不论这空间里钟灵毓秀,灵气逼人,单单是这时差就是个好东西,她大可以等头发干了再出去嘛。

    可就是这一出,再一进的工夫,她发觉这空间里又有了新的变化,她站在小院儿门口,能明显地感觉到小院儿里的住户又增加了,这可真是个亟待解决的大问题啊。

    她能感觉出来,只要她一进来,这里的时间就跟外头一样,一分一秒的过,周围也没什么大的变化,可只要她一出去,再进来的时候,这里头便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似乎一下子过去了几天,甚至几个月那么长。

    怪不得那群畜生竟突然间繁衍出那么多的后代呢,从昨日清早到现在,那得是多长的时间啊,这母生子,子又生孙,子子孙孙生下去,可不就把这小院儿祸害成那样了?

    又在空间消磨半晌,她才复又出来,心里盘算着怎么出门一趟才行,她方才可是看过了,昨天种的白菜被那些畜生吃的一片菜叶儿都不剩,再拖下去,她怕它们会把那竹篱草舍都给她吃了。

    正瞌睡呢,偏有人上赶着来给她送枕头,对面东厢房里窸窸窣窣的,似是老鼠在啃东西。她蹑手蹑脚走到门口,正碰上明尚和明武鬼鬼祟祟朝外走,见她站在门口,愣了一下,明尚抬起头来使了个眼色,明武嘻嘻哈哈地抬脚就想跑,却不料袖子被人一把拽住。

    “你们今儿想做什么?老实交代,否则我可不放你们走。”明月一手拽着他们一个袖子,一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样子。

    明尚无奈地揉揉眉心,“月儿别闹,我们还得去拜访一位大儒,晚了,人家又要出门去了。”

    明月也不说话,眼睛直直地瞪着他们,手上却是一点儿都不放松。

    “好了好了,怕了你了。”明武大嗓门儿地嚷嚷,“我们要出去逛逛,你可别告诉别人啊,待会儿回来给你买糖人儿,买珠花儿,乖,别耽误工夫了,咱们事情还多着呢。”

    明月斜睨了他一眼,一脸的不信,“就你,还学人说谎?上街逛逛,好啊,我也去!”

    “那怎么行?”两人异口同声地反对道,那副绝对没商量的架势,要说他们没什么猫腻,鬼才信呢。

    三人又僵持了半晌,明尚和明武见拗不过她的坚持,看看外头天色实在不早了,只好一咬牙,“好,带你去就带你去,不过,你可不许跟旁人提起啊。”

    好说,她郭明月又不是什么大舌头,长舌妇,有那个闲工夫还要打理空间呢,哪有空儿去嚼舌头。

    两人带着她熟门熟路地从侧门溜出来,大哥的小厮弯弓,插羽,二哥的小厮弓影,剑花早备好了马,在门外候着了。

    因为没料到明月也会跟来,所以便少了一匹马。明尚也不含糊,手指着插羽,“你不用去了,把马给姑……小爷吧。”

    明月深吸一口气,仗着前主儿留下的那点儿骑马的记忆,站在门口的上马石上,一脚踩着马镫,另一脚使劲一点,一个翻身坐在了马上,手紧紧抓住缰绳,脊背僵硬地挺着,生怕一个不慎摔下来,那可就惨了。

    不过,一骑起来她就不怕了,到底是在京城里头,那两位小爷又全是走的闹市,到处人山人海的,能骑在马上慢慢走就不错了,想跑?做梦吧。

    明月端坐在马上,左瞧瞧,右看看,满眼的新奇,上回在马车上,只看到窗户外头那一点点有限的景象,哪有此时视野开阔,什么景色都一览无余。

    前头开路的弯弓急得一头的汗,“让让,都让让啊,牲口踩着人可不是玩儿的。”

    初时还好,还能吆喝出一条窄窄的小路,可越往后越挤,任你吼破了嗓子,也再难往前走一步了。

    就算是京城,也不至于堵成这样吧?明月心中暗暗纳罕,这到底是怎么了?

    “爷,前头实在过不去了,要不,咱们先下马,找个人在这儿看着牲口,咱们走过去吧,好在那太白楼就在前头,马过不去,人要挤过去却不难。”弯弓一脸的为难,他实在是没法儿了。

    明尚一咬牙,“下马!剑花留下来看牲口,其他人跟我挤过去。”

    生怕她走丢了,明尚和明武一边儿一个攥住了她的手,前头是弯弓开路,后头是弓影断后,费尽了吃奶的力气,好容易挤到一座斗拱飞檐,堂皇气派的酒楼前。

    “太白楼?”她抹了把额上的细汗,满脸的不可思议,“你们神秘兮兮,费尽周折,就为了来这酒楼一饱口福?”

    “上去再说吧。”明尚也不解释,拉着她就往里走,外头挤得人山人海,一副就要发生踩踏事故的模样,这里头虽然也已经做得满满当当,却是一点都不显嘈杂,所有人都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便是说话也都竭力压低了声音。

    “几位客官,小店所有的位子已经全都预订出去了,请问客官可曾提前预订?”小二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嘴似抹了蜜,明月却暗暗为他话里透漏的消息心惊,全都预订出去了?这太白楼竟火爆到如此地步?

    明尚冷哼一声,明武在后头拍拍小二的肩,手中的东西在小二眼前一晃,那小二立马打个千儿,“原来是贵客临门,恕小的有眼无珠,几位客官随小的来,楼上请。”

    明尚哪里肯等他来引路,这大堂里什么人都有,各色探究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在明月身上扫来扫去,他早就不耐烦了,一把拉着明月抢先一步上了楼,想来这太白楼他们也不是第一次来,熟门熟路地把她带到一处雅间儿里,每个雅间儿门前都站着几个保镖打手似的人,明月暗暗心惊,不知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看这架势,一定是有大事发生了。

    “来个水晶肘子,燕笋炖棋盘肉,蒲菜炒肉丝,芦笋爆炒鸡,虾米熏火腿,五香猪肚,再来几个小菜儿,一份儿糜子米面糕,沏上一壶好茶,这里不用你伺候,你下去招呼别人吧,再要用什么,我们一会儿再点。”明尚也不问她想吃什么,随口报出一串儿菜名,便都是她平日里爱吃的,“自回京以来,咱们的饭菜都是大厨房里做的,跟着老太太,也不好单独点菜,我瞧你这阵子都瘦了,今儿可得好好补补。”

    弯弓和弓影在外头守着,明武一进门就擦桌子,搬凳子的忙活,明尚站在窗前,一脸紧张地看着楼下人头攒动的街口。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明月瞪大了眼睛,要说今天出来只为打牙祭,打死她都不信。这里到处都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氛,这两个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

    明尚回过头来,看着她一脸的悲痛哀伤,“今天,是苏克萨哈全家问斩的日子,底下就是他们行刑的地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相邻的书: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