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兄友弟恭

【书名: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 第6章 兄友弟恭 作者:念侬娇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哼,不中用的东西,还想跟我抢东西?呸!”明琳不屑地啐了一口,看着明月一脸的讥讽,“姐姐还真是好性儿,有教训这个下流种子的工夫,多少兔子抓不着?如今妹妹承姐姐的情儿,这兔子和野鸡,妹妹就先带回去玩儿了!”

    一句话出口,莺儿和燕儿也都变了脸色,这算什么?下头庄子上孝敬的东西,历来是公中所有,这兔子和野鸡一向养在园子里,哪个少爷姑娘都可以来玩儿,她倒不客气,一下子都逮回去,府里几时有了这么霸道的主子?

    明月却毫不动色,脸上依然是一副温和的笑意,“那妹妹可要拿好了,别手里一滑,来个鸡飞蛋打可就不好玩了。”

    明琳一怔,没想到她竟这么好说话,她原准备了一箩筐讥讽嘲笑的话,就等着明月一开腔儿,她就甩出去,好好出出胸中这口恶气,如今明月话里虽然含着讥讽,可不跟她争的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她这是,怕了她?

    她心中暗暗升起一丝得意,算她郭洛罗明月有眼色,如今苏克萨哈倒了,连老太太都得看她们母女的脸色行事,好不好,还不是宫里太皇太后一句话的事,跟她作对,没她的好果子吃!

    明琳心中得意,尾巴恨不能翘到天上去,倒被着双手,鼻孔朝天地向外走。

    见这群人把兔子和野鸡都抓走了,不光明禄愤愤不平,明月怀里的小明祁也不干了,挥舞着一双小胖手,“啊,啊——”地喊了起来,见这群人不理他,“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明月一边哄着怀里的明祁,一边暗暗注意着明琳的动静,眼见她就要走到园子门口了,悄悄调动空间,只见明琳脚下一绊,倒被在身后的两手夸张地挥舞了几下,“噗通”一声栽了个狗吃*屎。

    骤然而起的变故惊呆了众人,连明月怀里的明祁都忘了哭泣,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稀奇的一幕。

    明琳身后的丫头没料到这出变故,被她夸张地挥舞着的手一打,脚下一个踉跄,也向前扑去,又怕冲撞了主子,又怕跌得太难看,好容易拧身摔在了明琳的脚边,手中的野鸡立时脱手飞了出去。

    后头的两个丫头又顾着抓鸡,又手忙脚乱地想要上前搀明琳,不料明禄竟趁机跑了过来,冲着她们一阵拳打脚踢,还在其中一个忠心护兔的丫头手上狠咬了一口,立时满院子鸡飞兔子跑,乱成了一团。

    因着明禄是庶出,明琳一向不把他放在眼里,这几个丫头都是明琳贴身的大丫头,跟着主子没少做那些欺负弱小的事,何时把这明禄当过主子?如今见这下贱种子竟敢上来跟她们耍横,她们哪里肯吃这个哑巴亏。

    见那兔子和野鸡都跑进旁边的树林子里去了,明禄也不恋战,转身就跟着往那树林子跑,却不料脚下一绊,竟也摔在地上。

    在最初的慌乱过后,几个大丫头都反应了过来,一个上前搀起自家主子,两外几个又是追鸡撵兔子,又是对着明禄下黑手,可怜明禄不过才六岁,哪里是这几个大丫头的对手,眨眼间脸上身上便是一片狼藉,奶娘吓得在一边儿只知道哭,一个劲儿地喊着使不得,又有哪个肯听她的,见自个儿奶的哥儿吃了大亏,她急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着明琳连连磕头,求她高抬贵手,饶了六少爷。

    “六少爷?就凭他一个淫*贱材儿生的小杂种,也配称少爷?我呸!敢和我争东西,打我的人?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看我今儿不好好教训教训你,叫你知道,这里谁才是主子!”明琳一脸嫌恶地睨着被摁在地上的明禄,嘴里骂骂咧咧,那泼妇般的模样,可算叫明月大开了眼界。

    这就是所谓的大家闺秀?亏她说得出口!本来她怎么教训明禄,都是他们大房的事,跟她无关,可她就是看不惯她仗势欺人,这么多人为难一个没娘的孩子。

    “他当然是六少爷,这可是上过族谱,拜过祖宗的,哪里是谁想抹杀便抹杀的!”明月冷冷地看着明琳,嘴角扬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四妹妹年纪轻轻儿,便有长姐风范,懂得教育幼弟,实在是我辈的楷模啊,姐姐佩服,佩服。”

    明琳含着恨意的目光一闪,“怎么?姐姐要为了这个下贱胚子跟妹妹为难吗?姐姐还真是好性儿,你认这小杂种当弟弟,便把他带回三房去好了,贱种就是贱种,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她掩着口嘻嘻地笑着,仿佛这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敢骂她?她会叫她知道,什么是后悔!明月眯着眼睛冷冷一笑,“妹妹说笑了,六弟再不对,也是大房的少爷,叫他去三房?这是大伯母的意思还是大伯的主意?姐姐可做不了这个主,少不得要回明了老太太,讨个示下,这六弟到底是不是大伯的种,血缘大事,可糊涂不得。”

    明琳脸色一沉,这明月是什么意思?她真想把这事闹大?就为了地上那个小杂种?

    “长幼有序,尊卑有别,妹妹给姐姐好好的上了一课,以后姐姐定以妹妹为榜样,好好照顾底下这些弟弟妹妹们。”明月看着一脸阴沉的明琳,笑得极是明媚,“你们这些奴才也都跟四姑娘的丫头们好好学学,瞧瞧人家是怎么伺候主子的,好处,多着呢。”

    围在明禄的几个丫头听了忍不住一个激灵,手里不自觉慢了下来,尊卑有别,主子之间起了冲突,她们这些做奴才虽说是替自家主子出气,可以下犯上四个字却是实实在在扣在头上,甩也甩不掉的,若这事当真闹大了,她们少不得要做替死鬼的!

    奶娘连滚带爬地扑过去,一把将明禄搂在怀里,心疼地抚着他脏兮兮的小脸儿,流着血的嘴角,却是半个字都不敢多说。

    “好端端的,这又是怎么了?”明毅皱着眉头看着明禄,他在一边儿看了很久了,原本见明琳教训明禄,他不打算出来的,只是后来竟见明琳被明月几句话挤兑住了,这才忍不住出来替自个儿妹妹找场子,“下贱胚子,整日里不学好,不是追鸡就是撵狗,明琳是你姐姐,她房里的猫狗都比你金贵,岂是你这个下贱胚子能得罪的?还不过去给你姐姐赔不是!”

    明月看看那道貌岸然,一脸“正气”的明毅,真恨不能给他拍拍巴掌,叫声好,好一番长兄做派,好一副君子风度,真是恶心死她了。

    “走,小七,咱们回去读书去,让姐姐好好给你讲讲,什么叫兄友弟恭,什么叫尊卑有别,可别哪天被些不长眼的冲撞了,还得栽派你一个不敬尊上的罪名。”

    明毅的脸忽红忽白,恨恨地瞪了明月的背影一眼,拉起脸色青白的明琳就走,走出两步复又转回头来,“没出息的东西,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走?!”

    奶娘抱起明禄,感激地看了一眼明月,也不敢多说什么,惴惴地跟在后头,倒是她怀里的明禄,虽然挨了打,却目光晶莹地望着明月,嘻嘻一笑,这么多年,头一次看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人吃瘪,果然是说不出的痛快。

    “怎么了?小七不开心?”明月将明祁放在榻上,开心地揉揉他白嫩细滑的小脸蛋儿,真是太可爱了。

    “兔兔儿。”明祁耷拉着小脑袋,一脸的不开心。

    “你看看这是什么?”

    “兔兔儿!”方才还一脸萎靡的小家伙儿顿时两眼放光,欢呼着从榻上跳了下来,搂着小兔子又亲又喜。

    明月拍拍手,“这是小七和姐姐的秘密哦,待会儿姐姐还得把兔兔儿放回去,小七和谁都不许说哦。”

    “嗯,小七不说,额娘也不说,奶娘也不说,小杏儿也不说,只有小七和姐姐知道!”小杏儿是照顾他的大丫头,在这小屁孩儿的眼里,俨然是个跟额娘一样威严的存在。似是为了证明他的“忠心”,小脑袋还一点一点的,真是可爱透了。

    明月“啵儿”地一声,在他粉嫩粉嫩的小脸儿上狠狠亲了一口,这才走进内室,一闪身又进了空间,她方才在花园里试着调动空间,果然如她想的那样好用,绊倒明琳不费吹灰之力,还趁众人的目光都被明琳和明禄吸引的间隙,趁乱收走了跑进林子的野鸡和兔子,这下谁都不用争了,它们将成为她空间里新的宠物,小七什么时候想玩都可以抓出来玩了。

    不过,她得先把已经成熟的西红柿收起来才行,免得被这些畜生祸害了,这可是三百年前的大清朝,想吃个西红柿可没那么容易的。

    将成熟的西红柿收进筐子里,存放好了,又把地平整一下,撒上一把白菜种子,虽说她在家里锦衣玉食不稀罕这个,可还有那几个新宠物在呢,长大了喂鸡喂兔子都好。

    小七只玩了一会儿就累了,明月随手把那只兔子也丢进空间,又把小七哄睡。富察氏和明尚明武回来,对明月满意得紧。

    “好孩子,这是老太太赏给你的,还特意嘱咐了,不用你过去磕头谢恩了。”富察氏将一个鸟笼子递给她,“这是你四叔特意孝敬老太太的,老太太只玩了两天,稀罕得什么似的,如今赏给了你,那可是天大的体面呢。”

    明月撇撇嘴,无所谓地接过那个鸟笼子,“好漂亮的凤头儿,只是这鸽子又不是鹦鹉,就得飞在天上才好,硬关在笼子里,倒失了原本的意趣,不如把笼子打开,把它们放出来吧。”

    “就怕飞跑了,找不回来,老太太问起来的时候不好交代。”明尚迟疑了一下,复又笑了起来,“不过,老太太这会儿担心还担心不过来,想必也没空搭理两只鸽子,就跑了也不值什么,说不定再飞回四叔那里,老太太心里头更欢喜呢。”

    富察氏想想也罢了,左右她们在京城也待不了几天,难不成到时候还带着这一对儿扁毛畜生走呢?由孩子们去吧。

    那一对儿鸽子放出来,明月又拿了一把高粱喂了一阵,这才由着它们在院子里自由活动,晚上明武进来说鸽子找不着了,她也只淡淡一笑,连眼皮都没抬,“想来是认窝儿,飞回四叔那里去了,也就老太太和四叔拿它们当宝,由它们去吧。”

    四老爷文殊保年纪不大,玩鸽子却有些年头儿了,他养的鸽子,每一只都是精品,每一只都值一二两银子。

    “金元宝,银元宝,不如我满天飞的活元宝。”是他常常得意地挂在嘴边儿的一句话。这对儿凤头鸽子,她们觉得稀罕,可在他那群“元宝”里头,却也只是平常。

    明武嗤笑一声,“四叔不好生习练武艺当差,整日里就知道玩鸽子,前两日在前头校场上过招儿,连我都打不过,也不嫌丢人。”

    明尚冲着他的脑袋就是一下儿,“就你能,那么多兄弟在,他是单比不过你一个?你怎么不瞧瞧大哥和二哥呢?人人都知道他是个三脚猫,可大伙儿都让着他,偏你这个愣头青不看点儿眼色,上去一枪把他从马上挑了下来,这叔叔还不如一个不满十岁的小侄儿,你叫他的脸往哪儿搁?”

    “原来你们都是让着他的!”明武惊呼,眼珠子瞪得比牛还大,“怪道你平日里那么好的功夫,我说怎么三两下就被他一个三脚猫给打下来了呢,原来你们都是装的?还有大哥和二哥,奸诈啊奸诈,真是太奸诈了!”

    “行了!”明尚恨铁不成钢地剜了他一眼,“你就安静些吧,以后做事多用点儿脑子,想清楚了再做,别闯了祸都不知道。”

    明武犹自摇头叹气,怪道前些日子老太太总是对他们三房的人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呢,原来还是他给额娘和哥哥妹妹惹下的祸端。可恨老太太不知教育四叔上进,一味地溺爱纵容着他玩闹不说,竟还有脸为这事儿甩脸子,也是个没见识的。

    因着昨晚在空间里折腾了一整夜,今天又调动了几次空间,明月觉得疲倦得很,吃了晚饭便回了额娘,早早回去睡了。临走时额娘和哥哥们还不放心,生怕她身体有什么不妥,怎么昨晚睡得那么香还是没精打采的?

    明月没好气地瞪了两个哥哥一眼,“今天早上是睡的挺香的,可你们也不看看我昨天晚上是什么时辰歇下的。”

    一句话叫两个半大少年挠起了头,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一叠声儿地催她赶紧回去歇着,本能地想把她的那两个丫头叫过来嘱咐几句,可想想昨天晚上的事,还是算了吧,毕竟莺儿和燕儿也一向都是妥贴的,有她们伺候着应该无甚大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相邻的书: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