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书名: [穿书]炮灰逆袭攻略 第32章 作者:陌碎

强烈推荐:君九龄盛世芳华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事实上云千岫也在低头看着脚尖默默的反省自己,他是万万没想到孟禾打的是这么一个主意。他的存在不是引诱城主而是激怒洛祈让他动手,万一这件事不如表面的那么顺利那他岂不是无端把洛祈拖进一个‘刺杀城主’的□□烦里?

    也许他早该对这个世界有一个系统的认知,对于如今的他而言,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小说世界。能不能回到现实世界也是一个未知数,但是道理总是没错的,只要这个世界有人类那最该提防的就是人心。

    虽然这件事算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结束了,但是洛祈冷着脸生气的样子实在很恐怖……

    洛祈看着对面某个罪魁祸首,目光冷得简直要结出冰碴来,“我听说你有一支非常罕见的极北血参?因为这件事,我师兄受了这般委屈和惊吓,这血参就拿来给他压压惊吧。”

    孟禾听完简直要一口血喷到洛祈脸上去了,那支血参可是极为罕见之物,能提高修为以及丹田容气的阔度,给他那个还没结丹的小师弟那就纯属浪费!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当面说出来,说了出来以洛祈那护短的性子恐怖就不是一支血参能解决的问题了……

    对着云千岫,洛祈更加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冷冷的扔下一句话之后便转身离开了,“明天一早随我回宗门,剩下的事情会有人处理的。”

    云千岫苦着脸,看向孟禾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怨念——

    都是你的错!

    孟禾现在也很苦逼啊,洛祈对他下手的时候没有半分留情,处处抓着要害动手。更加诡异的是,在交手的时候缠在洛祈身上的蓝色火焰竟能悄无声息的融入体内,直接灼烧体内的真元。

    要养好这伤恐怕要好一段时间了,事后他还得把自己都不舍得用的宝贝补偿给自家师弟。也罢,不管对方怎么生气他都认了。毕竟这件事本就是他理亏在先,而且最后终究是达到了目的,于情于理这个栽他认得不冤。

    但是那个家伙真的只是一个刚入门不久的弟子?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就看到已经在里面候着的柒,看见他回来便上前关心的问道,“公子没受伤吧?”

    云千岫摇头,然后想了想还是晃了晃自己那被抓得淤青的手腕,“也就这里受了点皮外伤,不是什么大问题,对了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的?你一直跟着我?”

    “主人怎么会放心让你这样下山,所以遣我随后保护您。后来得知您这般行事冒险的时候,主人简直要气疯了。”

    摸摸鼻子,云千岫表示很心虚。

    然后作为助攻好能手的柒于是就顺其自然的提议道,“明日不是主人的生辰吗?您不如和主人好好的沟通一下……”

    算了算日子,洛祈的生辰已经是近在眼前了。盘算了一下,储物戒还有好几颗灵桃,顺带着他跟客栈的大厨也学了一手。明天再好好的道歉的话,应该还能挽回一点吧……

    第二天一早,余杳城就封城了。由于余杳城主昨夜在自己的房间里疑似走火入魔而爆体身亡,但是总管以及护院却完全不相信这个事实,他们坚信是那个城主房里的青年杀死了城主,最后无奈之下请示五大世家前来调查。

    若是城主陨落,按照惯例由其子嗣接任城主之位。没有继承人的城则会通过别的方法选出合适的城主。但是总管带领的护卫一流却不能任由余烈那个小子上位,且不说他帮着城主狼狈为奸之时两人便结下深仇大恨,就余烈那小子的修为根本配不上城主之位。孟禾与余烈是旧识,只要能把罪名推给余烈,往后的麻烦也会少很多。

    五大世家的使者只来了三个,分别是雾溪城洛家,漠阳城沈家以及垠霜城秦家。剩下两家距离太远,而且对于一件只是区区小城城主陨落这种小事表示不屑一顾。

    洛家和沈家的关系一向不好,所以两家的使者简直是能离多远就离多远。倒是秦家的使者捂着一把白羽扇吃吃的笑了,她是五家使者中唯一的女性。垠霜城的秦家位于极寒之地,管辖范围内以女子为尊,而秦家主更是出了名的风流女子。这些是题外话,可以暂且不说。

    秦家使者凑到洛家使者旁边说悄悄话,完全无视一直在哭丧着脸在说自家城主如何惨死的总管。而沈家的使者本身也不想来管这种鸡毛蒜皮大的事情,但是碍于五个世家之间的约定又不得不露面。

    小世界的地域划分一般是以城为单位,有普通人居住的城也有专门让修士聚集的城。加上天道的制衡,所以小世界的平民和修士之间也算得上一派平静。后来为了制衡修士与修士之间不至于出现滥杀的情况,联合举荐出五个世家,有点像武侠小说里武林盟一般的存在。

    但凡小世界出现一些稍微麻烦点的事情,五个世家都要派人出面解决。余杳城这个地方不说实在是偏僻得很,而且余杳城主的风评也实在好不到哪里去,剩下两家就干脆以距离太远赶不过去然后光明正大的翘了。

    当了冤大头的三家自然也不会耐心到哪里去,反正总结起来就是城主的死绝对跟那个青年有关,而且一大早那个青年就消失那不是心虚是什么!而且青年是大罗仙宗的孟禾带来的,孟禾又跟余烈是旧交好友,所以城主的陨落跟余烈也绝对脱不了干系!

    秦家使者始终以扇掩面,一双桃花般的娇媚的水眸看着余烈,“对此你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余烈听闻并不见慌乱,只是拱手平静的解释道,“余烈自认问心无愧,使者查出的真相是什么,余烈听从发落就是。”既不是直接否认,也算不上是承认。

    轻轻的把羽扇收了起来,秦家使者巧笑倩兮的说道,“既然你们都说那个青年有嫌疑,何不把人找出来好好询问一番?”

    余烈看似为难的样子立刻让总管心中一喜,然后便抢着开口说道,“那青年昨晚刺杀了城主,定然已经落荒而逃,此事又涉及了大罗仙宗,恐怕……”

    明里暗里就是在暗示,大罗仙宗肯定会包庇自家弟子,这件事根本犯不着去得罪仙宗,直接把余烈抓了便也算了结此事。如果云千岫真的离开了,那怕麻烦的几位使者倒真的有可能会直接让余烈顶罪。

    然而这件事又怎么可能如他所想一般顺利发生,只见余烈说道,“其实孟道友与他的那位师弟并未离开余杳,昨晚本就因父亲醉酒失仪犯下糊涂事,此事甚至惊动了一位贵客,所以余烈的本意是不愿再麻烦贵客。但既然总管信誓旦旦的认为这件事是余烈的错,那就只好劳烦几位使者前去客栈一说。若论起身份,这位贵客余烈实在请不动。”

    云千岫觉得每天吃早餐都能遇到一大票人浩浩荡荡找过来真的挺烦的,特别是现在还是封城的敏感时期。城主府的人,三个使者带来的人分别守在了客栈的门口,然后客栈里的人也都被他们赶了出去。

    秦家使者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一双美目看了一眼云千岫又看了一眼孟禾,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云千岫身上,简单直接的问道,“听说你杀了城主?”

    云千岫眨了眨眼,疑惑的反问道,“城主死了?难怪我今天想出城都出不去。”

    “你不知道?”

    刚刚把装傻技能点满的云千岫摇摇头,随后又苦着脸说道,“我才炼气的修为,怎么可能杀死金丹期的城主?而且我听说城主周围甚至有元婴期的修士当护卫……”

    秦家使者想了想,他说的话确实很有道理,如果城主是遭人杀害不可能连周围的护卫都一无所知。

    然后那个总管又跑了出来,跪在秦家使者面前,“昨晚城主把护卫都调到院子外了,所以察觉不到也很正常。”

    虽然孟禾胸前的伤口还隐隐作痛,但他还是冷哼一声反驳,“若要与金丹期的城主作对的同时掩人耳目,怕是要元婴甚至其以上的高人才做得到了。”

    这句话就连云千岫听了也大吃一惊,那洛祈又是怎么做到的?总不可能凭着主角的光环连续跳过筑基、金丹直接到了元婴吧?

    总管听闻还是强行辩解道,“说不定他是用了什么妖邪之术或者法器之类的呢!请使者为我们城主讨回一个公道才是啊!”

    翘着一双白皙修长的腿,秦家使者想了想,然后饶有兴致的问道,“其实你也没证据证明你没杀城主对吧?而且你昨晚确实是在城主的房间里对吧,你在那在做什么呢?”

    ……

    云千岫总觉得他已经猜不透这女人的脑回路,难不成等他说完自己是被拐过去的,然后这女人就说他恼羞成怒之下动手杀了城主?

    还没等他把剩下的事情脑补完,就见一个紫色身影旁若无人的穿过门口的人群坐到他旁边。其中一只手还虚虚的搭在他腰上,然后面无表情的拿起筷子捻起一个小笼包递到他嘴边。

    云千岫在心里狠狠的抹了一把心酸的眼泪,自从发生这件事之后洛祈的整个画风都变了。几乎整天都是面无表情不理他,现在又不知道抽什么风要喂他吃包子……而且还有十几双眼睛在盯着他们,主角你快醒醒啊喂!

    这么娘的动作他不可能接受的!主角你死心吧!

    但是他怂,所以这些话他也就只敢在内心咆哮一下。

    于是怂包云千岫豁出去一般咬住了筷子上的小笼包,还因为用力过猛不小心被筷子磕到牙,这副蠢到极点的样子终于让维持了两天的面瘫脸露出一点笑容。

    把筷子轻轻放下,洛祈扫了一眼来势汹汹的几人之后才慢条斯的开口道,“我也很好奇我这师兄是怎么跑到你们城主的房间里去的?”

    被洛祈的气势震慑到然后一直处于懵逼状态的洛家使者在反应过来之后立刻走上前单膝跪下,然后恭恭敬敬的拱手道,“属下洛十七见过五少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相邻的书: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