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续篇(1)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248章 :续篇(1)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医院

    江静初心口突然一阵绞痛,手下意识的抚上月匈口。

    这种疼,并非是扯动伤口的疼,可这种疼却那么真实,像是疼进了骨子里。

    目光转向阳台的方向,阳台门拉上了,听不到沐欢打电话的内容,只见她站在那里,手上握着手机,神色凝重。

    心,咯噔一下。

    ……

    察觉到江静初的目光,片刻失神的沐欢看向她,拉开阳台门走进去。

    疯了一上午,两个小朋友都玩累了,不悔躺在江静初的身边,等等也横躺在牀上睡着了。

    沐欢把手机放于一边,弯身把等等抱着躺好,盖上被子。

    她是背对着江静初的,遇事她算是冷静,但刚刚莫君天的一个电话却让情绪久久没办法平静下来。

    “他,是不是……出事了?”

    提到死这个字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避开了。

    江静初很轻的嗓音在安静只有呼吸声的病房响起……

    他是指谁,很明显。

    沐欢扯着被子的手顿了一下,还未回答放在一边的手机屏幕再次亮起……

    莫司爵的电话。

    “我接个电话。”

    沐欢伸手拿起电话,没再避开江静初,只是在睡着的两个孩子面前放低了嗓音。

    “司爵。”

    沐欢握着手机,站着的身体慢慢坐下,满脑都是莫司爵刚刚说的那句话:“几分钟前,押送他的车突然爆炸,车毁,人亡。”

    莫司爵在第一时间便收到了这个消息,除了震惊之外,还是震惊。

    他和殷牧离还在双双施加压力让莫君天这次难逃法律的制裁,等待他的将是漫长的牢狱之灾。

    为了防止莫君天还有动作,政界由殷牧离和他的父亲在处理,而他一直监控着莫君天残余的势力,在事情定局前,以防万一。

    这个潜在的危险,他们必须要抓住这次的机会,让他受到该有的制裁。

    但怎么也没想到,他们收到的消息竟然是……

    车毁人亡……

    ********

    爆炸……

    车毁……

    人亡……

    刚刚他打来的那个电话最后,他好似在笑,但声音却是沙哑的对她说……

    ‘欢丫头,我后悔了。’

    ‘再最后叫我一声君天,嗯?’

    其实她已经有了预感,刚刚那个电话是君天在和她诀别,但……

    真听到他死了,这一刻,心口却像是有一块石头压着,闷的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是恨莫君天的,在知道他对莫司爵开了那一枪差点让两人阴阳两隔的时候,她是恨他的。

    在他真的伤害那么依赖喜欢他的不悔时,她是恨他的。

    这些时刻,她都愤恨的恨不得他死。

    但……

    ……

    过往的种种像是大电影一样在脑海中快速的播放着,很多很多都被她刻意的沉封起来。

    在知道莫泓害死自己的父母,在知道他是间接凶手的那一刻,他们之间的曾经都被她埋葬在心底最深处。

    此时……

    ‘如果我们两家还是关系很好的世交,一切都未变,我也从来没有离开过你的身边。欢丫头,你会爱上我,嫁给我吗?’

    翻涌的回忆,过往莫君天待她的好一幕幕都在眼前。

    爱恨太分明,恨的时候是真的很恨……

    但他对她的好,在他已死的这一刻,好像又被回忆撕开了一个口子……

    她和莫君天曾经离爱情很近……

    却在爱情的门外,止步,背道而驰,越走越远。

    她寻得了执手一生的挚爱,而他却还执着的想要走近她的身边,拉着她走进爱情的大门……

    ……

    她没有半分时间可以倒回的恋头,遇见莫司爵,执他的手走一生,是她这一生最幸福的事情。

    这世间本就没有如果……

    却在这一刻,再也无法恨他!

    *********

    “欢欢。”

    电话那端的莫司爵听着电话里的沉默,等待了几秒,低声叫着她的名字。

    “我在。”

    沐欢低声应着……

    “你先忙,不悔和等等我会照顾好。”

    听着电话那端,有人叫着莫司爵,他应该是抽个时间给她打电话。

    “嗯,明天我去医院接你们。”

    “好,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沐欢应了一声,语调温柔的叮咛着……

    “嗯,我会的。”

    那边的莫司爵在等她挂电话……

    在挂电话之前,沐欢手指突然顿住:“司爵。”

    “怎么了?”

    “几分钟前他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你和殷牧离想要的东西在他的墓地。”

    电话那端的莫司爵闻言顿了几秒,似是一时没从她话里回过神来。

    他和殷牧离想要的东西……

    “嗯,知道了,我会处理。”

    莫司爵应声,未多说。

    “当心点。”

    沐欢还是下意识的叮咛了一下……

    只是下意识。

    并非是想怀疑莫君天……

    只是他之前的所作所为,劣迹斑斑……

    她还是无法不担心……

    “我会的。”

    莫司爵听着沐欢的叮咛,柔了俊美的五官。

    沐欢挂了电话,手机放于一边时,呼出一口气后才慢慢抬头看向对面牀上躺着的江静初。

    她打电话的时候她的目光一直看着她……

    原本沐欢就没打算瞒着江静初,只是担心她。虽然从她醒来到现在,并没有问过莫君天的情况,但她对他的爱,她看的真切。

    她的枪伤伤口还未愈合,受刺激撕裂伤口,她生命会有危险。

    原本是想等她好一些的时候再告诉她,但眼下,已瞒不住。

    沐欢把刚刚,莫司爵和自己说的话对江静初转述了一遍。

    说着的时候一直注意着江静初的表情……

    怕她受刺激过度。

    当她音落时,江静初比自己想象中要平静许多,只是低低应了一声:“哦。”

    她不爱莫君天,可听到他死了,她的心情都无法控制的沉重了许多。

    江静初有多爱莫君天,她很清楚。

    听到莫君天死,她平静的有些不正常。

    “静初?”

    “嗯?”

    江静初垂下的眼睑抬起,看着一脸担忧的沐欢,轻轻摇头,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应道:“我没事。”

    说完,目光再次垂下,俯首看着躺在身侧的不悔,手温柔的抚着她的黑发,动作很轻很轻。

    沐欢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目光在她身上逗留了几秒后移开……

    ……

    洗手间

    江静初伸手拧开了洗手间的门,从病牀走到洗手间,中间的距离不远,可对她来说,却是步步艰难。

    每走一步都扯动着月匈口的位置,步步钻心的疼。

    当门缓缓关上的时候,江静初双月退一软失了力,顺着门板慢慢滑下。

    ‘押送君天的车在半路爆炸,车毁,人亡。’

    江静初双手扣在曲起的膝盖上,头高高仰起,可眼底的雾气却是越来越多,很快就汇集成液体在眼眶。

    液体越来越多,眼眶无法承载,顺着眼角滚出,大颗的泪珠断了线般……

    ……

    病房门口,沐欢站在外面,看着江静初在她离开后掀开被子起身,看着她一步一步慢慢走向洗手间,直到门关上。

    靠在病房边的墙壁上,沐欢静静的看着前方,默默的等待着。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傍晚,莫司爵给沐欢打了个电话,说是莫君天墓地里的东西已经拿到了,让她不用担心他。

    第二天一早,莫司爵一直在忙,没时间过来接他们出院。

    办理了出院手续,沐欢帮不悔换着衣服,行李已经被莫司爵的人送到了车的后备箱里。

    “妈妈。”

    坐在病牀上,不悔乖乖的让沐欢给她穿袜子。

    要出院回家她还是很高兴的,小朋友都不喜欢医院,可是生病她要乖乖听话,现在可以回家了,不悔唇角是上扬的。

    但上扬的弧度总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沉闷情绪在小脸上……

    不悔小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转头看了一眼躺在隔壁病牀上的睡着的江静初,小声问道:“我们明天可以过来看阿姨吗?”

    “不悔很喜欢阿姨?”

    “嗯。”

    不悔点点头……

    在幼儿园的时候,她就很喜欢这个阿姨。她看她的眼神真的很温柔,和妈妈看她的眼神一样。

    “当然可以,明天不悔放学,妈妈陪你一起来给阿姨送好吃的好不好?”

    “好。”

    不悔开心的点点头,小脸上最后的一点小情绪立刻被抛到九霄云外。

    “好好照顾她。”

    “沐小姐,我会的。”

    看护站在一边,应着。

    沐欢牵起不悔,在走出去前看了一眼躺在病牀上的江静初,她的睫毛在轻颤,却未睁开双眼。

    她的伤还要住院几天,等伤口愈合才可以出院。

    昨天中午,江静初从洗手间出来,便一直昏睡着。晚上醒来没多久,又沉沉的睡着。

    “不悔,去亲亲阿姨。”

    松开不悔的手,沐欢温声低语。

    “嗯。”

    不悔点点头,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到病牀边。两只小手撑在病牀边,凑过小脸用软嘟嘟的嘴在江静初脸上落下一个很轻的吻,嫩声嫩气的像个小大人一样的叮咛:“阿姨,你要乖乖哦,和不悔一样身体棒棒了,就可以出院了。”

    躺着的江静初熟睡状态,没有回应不悔,但眼眶却是湿了。

    不悔直起身子,走回沐欢的身边,小手拉住她的手。

    在往外走的时候,还忍不住回头两次,直到一起出了病房门。

    脚步声已远,躺在病牀上的江静初睁开双眼,眼底一片雾气。

    明明不是永远分开,可是还是这样舍不得。知道不悔第二天一早就要出院,她早已醒来,可是却不敢睁开双眼。

    怕自己控制不了情绪,会失控的哭出来。

    还好,明天她会过来看自己。

    江静初再次闭上双眼,眼底的液体渗进枕头里……

    ******

    御湖上园,十点多

    不悔回来后就和等等两个人玩在一起,在医院的时候她问起过古爸爸,被她用去出差搪塞了。

    两人听到开门声,立刻放下手中的玩具,从房间里蹬蹬蹬的跑出来。

    “粑粑。”

    “叔叔。”

    看到莫司爵的时候,立刻双双扑了过去。

    莫司爵弯身,双臂一左一右的稳稳把不悔和等等一起抱了起来,两个小家伙同时伸出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吧唧一口,很响亮。

    莫司爵抱着两个小朋友,目光看向沐欢。迎上她心疼的目光,眸色更是温柔。

    稳稳抱着两个小朋友上前两步走到沐欢面前,把俊脸凑上前。

    距离拉近,沐欢更加清晰的看着莫司爵俊脸上的疲倦。

    他应该很久没睡了,眼角四角一圈圈青黑,胡茬都冒了出来,与平时清清爽爽的模样差距很大,但依然无损于他的俊美。

    “麻麻,亲亲,粑粑。”

    等等见沐欢傻站着,叫着她,示范着的在莫司爵脸上又吧唧了一口。

    “妈妈,叔叔让你亲亲。”

    不悔也是贴心的提醒着……

    莫司爵抱着两个小朋友,就这样看着沐欢。

    沐欢被两个小朋友的‘贴心’的提醒弄的忍不住笑了……

    眉眼间因心疼而染上的沉重也散去许多,在三个人的盯视下主动上前,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

    “司爵。”

    沐欢伸手拉住莫司爵,想阻止他今天下厨。小朋友并不知道,只是两天没见到,等等和不悔都兴冲冲的要吃莫司爵做的饭菜。

    “不累。”

    莫司爵紧了紧大掌,把沐欢的手包裹在里面。

    从不悔被莫君天带走到现在,这几天莫司爵几乎没怎么合眼,事情一件接一件,精神一直高度集中着,现在事情即将告一段落,一口气松懈下来,是真的挺倦的。

    但当门打开,看着迎上来的儿女和自己心爱的女人,疲累感好似立刻消散。

    “我帮你。”

    “好。”

    其实刘妈午餐的食材都准备的差不多了,见莫司爵要下厨,便把厨房让了出来,去看着不悔和等等,把厨房让出来给他们。

    ……

    关上厨房门,沐欢拿起挂在一边的围裙,男款,女款,情侣款。

    她极少下厨,但偶尔会帮着莫司爵打下手,这情侣款的围裙就是莫司爵买的。

    两人帮对方系上……

    说是打下手,沐欢其实只是陪伴。

    靠在一边,静静看着下厨的莫司爵。

    窗外,阳光正好。

    暖暖的阳光洒进来,紫外线被隔离,洒在身上的光不会热,却让人心底觉得温暖。

    被盯着的男人,炒菜的空档会回头看一眼,对上等待着的深情目光,相视一笑,眼底有着彼此会懂的情意。

    *****

    莫司爵的动作很快,午餐不到一小时就准备好。今天刘妈也知道是个特殊的日子,所以特意准备了许多食材。

    两个小朋友在听到准备吃饭的时候,已经乖乖的去洗手。

    等等跟在不悔身后,在不悔摆碗筷的时候,手上拿着勺子,跟前跟后。

    叫了刘妈和他们一起吃饭,莫司爵和沐欢还有刘妈两人倒上了酒,给两个小朋友倒了饮料。

    倒好后,沐欢叮咛着两个小朋友,只能先喝一口,不许多喝,吃完饭后才可以喝。

    不悔自然是听话的点头,等等不想点头,可是心底还是有些怕怕沐欢的,在她的眼神里不想点头也还是和不悔一样顺着点头,只是应的有点不走心。

    “碰杯。”

    不悔和等等喜欢碰杯,开心的把杯子碰响,然后立刻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

    等等喜欢喝饮料,在喝了一口觉得不过瘾,还想再喝。

    不悔已经乖乖的把杯子放下了,等等却是掀着眼睛偷看坐在身边的沐欢。

    见她没有看自己,立刻又喝了一口。

    把小嘴包的鼓鼓的这才把杯子放在一边,满足的把包在口中的饮料慢慢咽了下去。

    莫司爵和沐欢看着自以为自己没被发现的等等,眉眼间同时染上笑意。

    *****

    “先生,太太你们好好休息,放心,我会照顾好等等和不悔的。”

    吃了午餐,沐欢看着莫司爵,她之前虽然没休息好,但这两天在医院陪着不悔,晚上都有好好休息。

    莫司爵却不一样,都好几天没怎么合眼了。

    看他憔悴的样子,心疼的厉害。

    原本是想让莫司爵一个人上楼去休息,可看着他,话到了嘴边,还是变成了她和莫司爵上楼休息,让刘妈帮着照看等等和不悔。

    莫司爵伸手牵住沐欢的手,两人一起往楼上走。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主卧

    莫司爵是真的累了,在进了卧室之后,沐欢让他自己拿睡衣,她去帮他放洗澡水,泡个澡后再睡。

    “司爵,水好了。”

    当沐欢放好水准备好后叫着莫司爵时,外面没人应她。

    沐欢起身走出去,站在浴室门口看着躺在牀上已沉沉入睡的男人,心揪了一下。

    他真的太累了。

    当进了卧室身体放松,坐在牀上已忍不住躺到牀上,瞬间进-入深度睡眠状态。

    月兑下的衬衫放在一边,裤子刚把皮带解开,拉链才拉下……

    ……

    沐欢没再叫醒莫司爵,而是轻手轻脚的走到牀边,蹲下身子,帮他把另一只没掉的拖鞋脱下,再是袜子。

    接着半跪在牀上,把他解了一半的裤子月兑下,扔在一边,顺势帮他帮月脏了的內库也扯下,与脏裤子放在一起。

    目光避开了他存在感极强的某个地方,虽然没有反应,但是少了內库的遮挡,还是像个庞然大物一样的存在着。

    ……

    敛神,手把他搭在牀边的腿放回牀上,移过枕头在他的脑后,拉过薄被先搭在他的腰上,防止受惊,转身进了浴室。

    端着盛着热水的盆走到牀边,半跪在他的身侧,拧着毛巾从他的俊脸上开始擦试。

    仔细的把他脸擦干净,去换了盆水后,掀开搭在他腰上的薄被,盖在他的下-半-身,把他存在感极强的地方挡住。

    ……

    重新拧着半干的毛巾,从他的耳后开始,到颈,再到月匈口,期间,换了几盆水,这才算是擦好。

    重新换了一盆水,沐欢重新放回牀头柜上,拧干了毛巾再重新跪到莫司爵身侧。

    一手拿着毛巾,一手掀开盖住他下-半-身-的被子。

    “咳……”

    沐欢其实见过好多次了,也没什么太尴尬的感觉。

    只是在掀开的时候,看到原本就存在感极强的庞然大物突然变得更为嚣张,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

    他不是睡着了吗?

    这男人……

    目光忍不住扫了一眼闭着双眼的莫司爵,他的呼吸很均匀,在沉睡状态。

    这自然的生-理反应也真是……

    把薄被重新搭在他的腰上,沐欢开始帮他擦着。

    从小月退开始,慢慢往上。

    期间依然是换了几次水,直到最后的地方,沐欢看了一眼已经越来越嚣张的地方。

    再看了一眼还在睡着的莫司爵,沐欢拿着毛巾,突然伸手去碰了碰。

    明显听着睡着状态的男人闷哼了一声……

    沐欢:“……”

    ……

    敛神,沐欢开始认真帮莫司爵清理。

    在摒除了杂念之后,沐欢暂时忽略了他的存在感,只是认真的从侧边慢慢的开始擦着。

    直到换了两盆水,沐欢这才呼出一口气。

    给莫司爵擦个澡,花了将近一个小时。

    ……

    因为半跪着,低着头,没有挽起来的长发有几缕不安分的垂下,随着她手腕移动,发丝也跟着轻轻的扫着。

    在结束后,沐欢一手拿着毛巾,一手把垂下没有顾及上的发丝撩到耳后。

    故意忽略莫司爵那已经和平时他俩要做前没两样的地方,身体向前倾了倾,去拉被子帮莫司爵盖住……

    手刚拉上被子,还未盖上,手腕突然一紧,受到拉扯力,沐欢被莫司爵拉的跌进他的怀里,而她的小腹就正好贴在他的上面……

    “莫……”

    沐欢刚要抗议,腰身一紧,闭着双眼的男人已经直接翻身调整姿势,把她锁在怀里。

    唇上一热,他的唇寻了过来。

    沐欢手上还拿着毛巾,举在半空中,而他的唇在寻上来的时候就已经直接顺着她微开的两唇,熟练的寻了过去。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