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结局篇(完)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241章 :结局篇(完)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车里的人不是沐欢他已想到,可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江静初,一个已死了两年多的人……

    初时的震惊只是瞬间,眼底渐渐被戾气所取代,越来越浓,铺面而来,把她吞噬其中……

    阴鹜的眼神看着面前长发披肩的女子……

    单是看背影,江静初真的很像沐欢。

    正是这一点,江静初才会成为他养在外面的女人。

    他把爱和慾分的太清楚,在等待沐欢的同时,把对她的渴望都发泄在江静初的身上。

    从始至终江静初都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一颗他未曾想过用心,也没必要用心的棋子。

    他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被这个一直被他掌控,他占主导权的女人摆了一道。

    “江静初,谁给你的胆,嗯?”

    扣在江静初手腕上的力道,越收越紧,紧到会让人有种下一秒他便会拧断她手腕的错觉。

    眼底的戾气越来越重,车的空间并不大,他身上阴鹜的气息笼罩着整个车厢……

    气压很低……

    低的让人感觉到空气越来越稀薄,呼吸困难。

    ……

    江静初就这样看着面前的男人,一张完全陌生的脸……

    可看着这张陌生的脸,鼻息间已刻进骨子里的气息,萦绕间,脑海中还是能够清晰的浮现出那张脸,曾让她眷恋进骨子里的脸。

    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嘴……

    他凝眉的模样……

    他挑眉的模样……

    他唇角紧抿的模样……

    他因为沐欢而有的任何喜怒而有的表情,她都记的那么深刻。

    深的好像这些已经融入了骨血里,只要她还活着,就记的那样清楚。

    手腕很疼。

    他的力道真的很重,重的让她感觉到骨头好像都要被他一点一点捏碎。

    对她,他从未有过怜惜……

    他的怜惜和疼宠都给了另一个女人……

    她未曾分到过一分一毫……

    ……

    江静初没有挣扎,任手腕上的疼痛蔓延至身体的四肢五骸,疼入骨髓,大脑却是越来越清晰。

    原本扣在方向盘上的手慢慢松开,轻轻的扯掉自己头上的假发,露出她的短发,以及头顶上的疤痕,把自己最丑陋的一面曓露在古寒笙面前。

    “莫君天。”

    江静初开口了,声音很轻很轻。

    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全名……

    从最初生疏的莫先生……

    再到他允许她叫他君天……

    那一天的她,欣喜落泪更卖力的取-悦着他。

    他给她的一点点哪怕在别人眼中是微不足道的,之于她都像是拥有了全世界一样。

    “一切都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爱也好,恨也罢,都结束了。

    ……

    ‘一切都结束了!’

    古寒笙看着面前并不陌生的脸,即便一直以来她都只是沐欢的一个替身罢了,但跟着他的那几年里,两人没少做。

    她的模样还是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江静初,你竟然敢!”

    古寒笙突然用力一扯,江静初的纤细的身子被他直接拖拽着按进了身后的椅背里。

    ……

    江静初看着眼前男人不敢置信的双眼……

    他这样聪明的一个男人,一直以来他都像是君王一样指点着江山,所有的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中。

    包括她……

    他太清楚她有多爱他。

    他允许她爱他,所以她的爱有多深,根本就无法藏住。

    她一直都知道,他让她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他知道她爱他,所以,只要他开口她一定会帮他。

    就算心再痛,就算心底再不愿意,可只要他说,她便一定会做。

    可即便她把自己全部的真情都给了这个男人,为他甚至把自己的良知和人性也都抛弃。

    他还是把她当成了一颗弃子……

    *********

    冰冷的枪管顶在她的额头……

    面前的古寒笙那张过于俊美的脸已是扭曲……

    江静初唇角缓缓勾起一抹弧度,这是她早已预见的结局……

    从不悔不见了,她找遍了整个幼儿园,最后看到沐欢和莫司爵出现在幼儿园,她得知,是莫君天骗走了不悔。

    她一直都知道在他的眼中不悔只是一颗棋子,可是她也亲眼看过他来接不悔,看到过他抱起不悔,看着他亲着不悔的额头,看着不悔有多亲近他……

    她看得到他和不悔之间的关系有多好……

    她看得到不悔有多喜欢这个古爸爸……

    不悔一直都不知道,她的古爸爸是她的亲生爸爸,但也许是父女的天性让不悔那样喜欢古寒笙……

    她以为,对不悔,他终究是有几分父女之情的。对这个他从未希望出生的女儿,不似对她一样的无情。

    为了一个不爱他的女人,他可以一次一次的利用她,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最后连活着的机会都吝啬给她。

    因为他不爱她,所以,她在他眼中不过是无关紧要的人……

    但她真的没有想到,为了沐欢,他连亲生女儿的命都可以置之不理。

    ……

    她什么也没有,就算她手中有筹码,对莫君天来说,她连威胁都不是。

    她自己找上门,只能是白白送掉性命。

    她并不怕死,为了不悔,她已经选择死过一次,再死一次又何妨。

    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莫司爵和沐欢身上,一天一夜不敢合上双眼,一直到早上,她在角落里看着幼儿园入口处,一个又一个的小朋友走进来,可是没有不悔。

    她害怕自己没看仔细,又跑到不悔教室的窗户外,借着打扫收拾,来回走了好几遍,确定没有不悔的时候,心如刀割。

    她不知道莫君天会对不悔做什么……

    她一遍遍的说服自己,不悔是他的亲生女儿,他只是带走不悔吓吓沐欢而已,不会真的对不悔做什么的。

    可跟在这个男人身边几年,她就算没有直接参与,但也明白,自己爱上的男人是个怎么的男人,他是为了达到自己目的会不折手段的人。

    ……

    多一秒都无法再等待,每多等一秒,就像是在凌迟自己。

    那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那是她放在心尖上的宝贝……

    最终,一直盘旋在脑海中的念头被她实行。老式的手机拿在手中,拔通了沐欢的号码。

    电话没响几声,那边已接通……

    接通电话后,那边并没有立刻出声。江静初深吸了一口气,先开了口:“是沐欢吗?”

    她的嗓子因为长久以来的刻意压低,已习惯,早已不再是以前的声音。

    “你是谁?”

    沐欢的声音很疲倦,听着她的嗓音便不难想象,她并未休息好。

    “江静初。”

    只是顿了短暂的几秒,她便开了口。

    “江静初?”

    电话那边的沐欢明显震惊了,突然拔高的声音,甚至有些尖锐。

    “沐欢,是我。”

    ……

    最初沐欢还是不放心她,一是并不确定她江静初的身份,另一方面是怎么才能在莫君天的人毫无察觉情形下到御湖上园。

    她告诉沐欢,现在的她连莫君天都可能不认识,更别说是他手下的人。

    由出门买菜的刘妈把她带进了御湖上园……

    ……

    在接完江静初的电话后,沐欢立刻给莫司爵打电话。

    莫司爵不放心江静初,当初她在他的身边,由他照顾。

    她没少为莫君天做事……

    现在,莫司爵无法不去怀疑,江静初是不是莫君天安排的一颗棋子。

    她不能让沐欢和等等冒一点点险……

    沐欢知道莫司爵的担忧,也未拒绝他安排人随江静初一起进来保护着她。

    单是江静初对不悔的母爱她也是不怀疑的,但是也因为如此,如果莫君天利用了这一点,让江静初为他做事,为了不悔,她甚至连死都愿意,更何况是其他……

    ……

    江静初由莫司爵安排的人带进御湖上园,进了书房。

    “不悔她……”

    江静初在走进书房看到沐欢的第一眼,心就被撕裂了。

    沐欢太憔悴,红肿的眼眶,明显哭了许久。她所认识的沐欢并不是如此,短短的几面,她也很清楚她是个极冷静的女人。

    眼前的模样让江静初瞬间心如刀刺……

    “对不起。”

    沐欢在江静初提到不悔的时候,喉咙哽咽。即便不是江静初把不悔托付给她的,但她把不悔养在身边,却没有照顾好。

    同样生为母亲,沐欢很清楚,孩子之于一个母亲的意义是什么。

    那是他们身上割下来的一块肉……

    “莫君天!”

    沐欢的一声对不起让江静初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眼泪大颗滚下来。

    沐欢看到江静初的模样知道她误会了……

    “不悔暂时没事。”

    沐欢蹲下,从见到江静初的第一眼,她已知她和莫司爵都想多了。

    手扣在江静初的肩上,提到不悔,沐欢的眼眶也跟着又红了。

    “莫君天不知道对不悔做了什么,她现在很虚弱,已经昏迷不醒。”

    ……

    “司爵正在想办法,在确保不悔安全的情形下把她救出来……”

    她很担心不悔,可她也无法做到不顾莫司爵和等等……

    江静初听着沐欢说的话……

    很虚弱……

    昏迷不醒……

    每个字眼都在一片片的割着她的肉,疼的眼泪不停往下落。

    “他要的是你对吗?”

    江静初眼泪没有停过,越来越多的泪水从眼眶里滚出来。

    抬起头看着面前同样一脸担忧的沐欢,越是危难的时候越是能够看出,她对不悔的感情并不比她这个亲生母亲少。

    “是!”

    沐欢闻言微怔,看着她低声应着。

    “我不能用……”

    自己换不悔……

    “我知道。”

    江静初打断了沐欢的话……

    她再担心不悔也不可能那么自私,自私的用沐欢去换不悔。

    她和莫司爵给予不悔的一切已经让她很感激。

    如果没有她,不悔可能连活下来的机会都没有。就算能活,也可能只是被丢弃在福利院里。

    她也是福利院出来的,体会过被遗弃的孩子在那样的环境里究竟是过着怎样的生活……

    对沐欢,她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

    “我去。”

    简单的两个字,已是她的决定。

    “我会成为他的女人是因为我的背影很像你,所以,一直以来我都被要求留着和你一样的黑长发……”

    再说起这一点,江静初很平静,没有了痛彻心扉……

    爱,不能强求。

    她羡慕,嫉妒沐欢,可很清楚,这世间,不能强求的是感情。

    他不爱她,她无法强求。

    她爱他,无法控制。

    一切都是她心甘情愿……

    再疼再痛,她都不曾悔过,也不曾怨过这个男人。

    他对她所做的一切,她都可以选择原谅,可她无法原谅,他对不悔所做的一切。

    “我是不悔的亲生母亲,让我为不悔做些事情好吗?”

    莫司爵那边早已打开了视频通话,江静初的话不仅仅是说给沐欢听,也还有莫司爵。

    她是最适合的人选……

    不悔是她的亲生女儿,为了不悔的安全,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我不同意!”

    沐欢在听到江静初提及的时候,她也知道江静初是最适合代替她的人选……

    可她更清楚莫君天是什么人,他不会伤害她,但是江静初……

    当初他既然能够灭了她的口,现在她再次出现在他面前,还是狠狠的摆了他一道,江静初活的机率……

    她是要用自己的命去换不悔!

    “我已经决定了!”

    江静初的声音很平静……

    她在提及的时候便已经想到,代替沐欢去见古寒笙的结果是什么……

    怒极的古寒笙是不可能放过她……

    但那又如何……

    沐欢看着江静初,喉咙像是被卡住了一样,无法说出同意的话来。

    视频那边的莫司爵也同样沉默着……

    “沐欢。”

    “嗯?”

    沐欢看着面前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的江静初,柔和了她的面部表情,她低低的说道:“你能懂我是吗?”

    同样是母亲,她应该能够懂得这样的想法。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够付出一切。

    “帮我!救不悔!”

    握住沐欢的手,江静初的声音里有着哀求。

    ……

    沐欢没办法应声,看着面前的江静初,短暂的沉默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她没有办法拒绝江静初……

    也没办法再继续拖延时间……

    他们三个人都知道,不悔等不了,也不敢再让不悔继续等。

    都是希望不悔安安全全的从古寒笙那里带出来,由江静初装成她,去引古寒笙,是最安全也是最好的方式。

    “谢谢!”

    江静初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不悔以后麻烦你们了。”

    ********

    警车的鸣声在耳边响起,越来越近,周遭的声音都离她很远很远……

    江静初慢慢闭上双眼……

    满脑子都是她视若瑰宝的那张可爱的小脸……

    从她呱呱落地,从保温箱中抱出来送到她的身边,她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一幕幕都在脑海中闪过。

    想着不悔,泪水从眼角慢慢滑下。

    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没用,能够为不悔做的太少。

    除了护她周全,为她选择一条她能想到最好的路,其他的她都无能为力。

    如今,为了她能够好好活下去,这是她能想到最好的方式,也是她唯一能够为她做的。

    没有亲生父母,她还有沐欢和莫司爵。

    她看得到沐欢和莫司爵有多疼爱不悔,她知道,他们一定会把不悔当成亲生女儿般的疼爱,弥补不悔所缺失的那一块。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御湖上园

    “麻麻,姐……”

    等等打着哈欠,两只小手圈在沐欢的脖子上,小脑袋耷靠在她的肩膀上,眼睛半阖着,时不时的掀开看一眼门的方向。

    “姐姐很快就回来了,等等先睡觉,睡醒了姐姐就到家了。”

    沐欢手拍在等等的后背,目光时不时的扫过手中握着的手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每一秒都像一个世纪一样的难熬……

    她担心不悔,担心江静初,也担心会有意外发生……

    “好。”

    等等已困极,因为莫司爵说今天不悔会回来,所以等等困也在等着。

    听沐欢说睡醒了姐姐就回来了,等等打了个哈欠,半阖着的眼睛阖上,很快,均匀的呼吸声在自己耳边响起……

    等等睡沉了,沐欢把等等送到他的房间,拉好薄被盖在他身上,转身走出去,轻手轻脚的带上房门。

    坐在沙发上,目光一直看着手中的手机等待着……

    手机响起……

    **********

    医院,急救室

    沐欢站在外面,靠在身后莫司爵怀里,两手紧扣在他手臂上寻求支撑。

    莫司爵一手勾着她的腰,同沐欢一样,面色沉重的等待着。

    不悔送进去后,每多过一秒,便是对外面两人的煎熬。

    ……

    不知过了多久,急救室的灯总算是灭,门随之从里面拉开,一身白衣的凤邪从里面走出来。

    沐欢双腿像是灌了铅般的无法往前挪动一步,扣在莫司爵双臂上的手越收越紧……

    直到凤邪摘掉口罩,唇角勾起一抹笑,虽未说话,却让沐欢紧绷的身体一松……

    “谢谢,谢谢,谢谢。”

    她知道莫司爵和凤邪他俩之间是不用说感谢的,可她真的由衷感谢凤邪救回了不悔。

    凤邪挑挑眉,算是应下了这声感谢,边走边脱着身上的白大褂,脱下直接扔于一边的垃圾筒。

    不悔从里面被推出来,莫司爵搂着沐欢快步迎上去……

    (完)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