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结局倒计时(1)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224章 :结局倒计时(1)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红楼之公主无双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沐欢扑进莫司爵怀里,攀上他的肩膀。

    莫司爵稳住她的身体,在沐欢踮起脚尖仰头口勿上来时,配合的低头。

    一手扣在沐欢纤细的腰身,一手穿过她的黑发,以最亲密的姿势,把她紧锁在怀里。

    两唇亲密相贴在一起,旁若无人的拥吻在一起。

    ……

    众目睽睽之下做着有碍市化的事情,可俊男美女的组合,画面实在太养眼。

    围着的媒体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已是不停的拍着,就怕错过任何一个美镜头。

    ……

    吻并未持续太久……

    莫司爵嘴角噙着一抹动人心魄的笑容,在松开沐欢唇瓣时,忍不住在她柔-软的唇上又啄了一下,薄唇贴在她的唇声,倦缠的低喃:“我们回家。”

    音落,抱着沐欢的双臂突然有了动作。

    回家,多么动听的两个字。

    ……

    沐欢突然被拦腰抱起,双臂原本就攀在莫司爵肩膀,被抱起时自然收紧,稳稳落在他的怀里。

    他的俊脸就在眼前,唇上还沾着她唇上的口红,在嘴角边缘,看起来暧-昧极了。

    沐欢很满意的看着,并未拿纸巾帮他拭去。

    很满意留下的痕迹,像是在宣誓主权般,告诉所有人,这个男人是她沐欢的……

    两人之间无形中散发出来的电流,让围着的人都有种被电到的感觉。

    这甜度,简直虐人。

    ……

    看着两人结束亲吻,立刻迫不及待的想要问关于两个人的问题,一个一个问题丢过来。

    从莫司爵出现在大众视线开始,他的目光在人群里寻到沐欢所在那刻开始,便未曾从她脸上移开,此时,听到一个又一个问题,莫司爵的目光总算是移开。

    “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莫司爵的嗓音有些动-情的沙哑,充满磁性的嗓音,因刻意压低显得更是魅惑人心。

    一本正经的说着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说完,抱着沐欢便直接抬腿大步往前走。

    媒体自然的让开一条道让莫司爵通过……

    他的那句我们回家,媒体都有听到。在说完回家,再补上一句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他们所想的都是他刚回来,一定很想回家看看他和沐欢的儿子。

    没人会不识趣的去在这个时候阻拦莫司爵……

    ……

    被抱在莫司爵怀里的沐欢听到他说出来的话时,已经立刻get到他的意思,忍不住伸手在他胸-口捶了一下。

    要点脸行么!

    她看到他,忍不住扑进他怀里亲他,是因为担心了一晚上,看着他好好的在眼前,才会有些失控忍不住。

    但他……

    ……

    娇嗔的模样,和平时在大众视线里的沐欢完全是两个模样,更是与传言中的那个沐家大小姐画风不符。

    可眼前这个热情,会撒娇的沐欢,却明显更讨人喜欢。

    目送着莫司爵抱着沐欢打开副驾的门,在把怀里的人放坐至副驾后,并未起身绕到驾驶座,而是直接身影跟着上车……

    画面定格在莫司爵把沐欢锁在副驾座椅上,车门关上的那一刻,正好是他一手等不及的捧住沐欢的脸,低头吻上去。

    砰的一声,车门关上,落锁……

    隔着车窗,还可以看到车内热情吻在一起的两人,慢慢升起的玻璃,挡住外面人的视线,但却已经告诉外面所有人的,他俩此时在里面做些什么……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沐欢一开始是拒绝的……

    太了解莫司爵了,所以在他说出那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的时候,便已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刚刚的吻,莫司爵明显没满足。

    他又不会愿意在大众视线里过分的亲昵……

    她车里,是最佳选择……

    因为知道,所以莫司爵把她往车边抱放到座椅上时,她立刻伸手抵住他的月匈口,直接出声阻止:“回家。”

    可回应她的是他跟着上车,砰的一声关上车门,一手捧住她的脸,高大的身躯把她锁在怀里,低头,薄唇精准的落在她的唇上。

    在被吻上的那一刻,沐欢抵在他月匈口的手已是情不自禁的圈上他的脖子……

    嗯,她同他一样,很想亲近他。

    今天的意义之于他与她都不一样……

    迟了两年多,与他原来的预想场景并不一样,但最终的结果,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众人视线里宣誓他的主权……

    沐欢是莫司爵的。

    *******

    殷牧离靠在车门上,嗯,再次被当成透明,无视的彻底。

    两车是靠在一起的,莫司爵把沐欢抵在座椅上,吻的狂-野火-热。

    那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身体里的热情,身体语言强烈的表达出对方在自己心底的位置……

    他看着他们走过来的,深知,他们爱的很浓烈。

    爱的浓烈的两人,表达方式便是如此吗?

    眼前热情拥吻在一起的两人,殷牧离漂亮的桃花眼在烟雾中微眯着……

    恍惚间,眼前火-热缠在一起的两人,变成了另外两张脸……

    他也曾如此激-烈狂-热的亲口勿过一个女人……每一次都恨不得把她揉进骨子里……

    一张是他自己……

    而另一张……

    指尖一疼,殷牧离目光收回,看着已燃尽的烟蒂。

    有些失神的目光慢慢变得清明,弯身灭了烟蒂,拉开车门上车。

    *****

    一口勿结束,沐欢浑身发软,气息不稳,双手扣在莫司爵肩膀,被口允的红月中的唇瓣微张着,大口喘着气。

    在莫司爵俊脸情不自禁的寻至她的耳侧,正往下,滚烫的气息喷在她的颈侧,沐欢伸手抱住他的脑袋,不让他乱来。

    “莫司爵,别闹了,等等还在家等你。”

    半强迫的把莫司爵的黑色头颅从自己颈侧拉开,看着他因染上慾念而越发幽深的双眸,沐欢忍不住上前在他唇上啄了一下……

    “先回家,嗯?”

    看着莫司爵的眼神,沐欢发现自己的语气很像在哄一个闹脾气的孩子……

    以前都是他哄着她……

    这种角色对换……

    还真是……

    感觉还不错!

    ……

    莫司爵也察觉到了沐欢的语气,看着她眉眼间绽放的笑意,低头在她唇上轻咬了一下。

    “回家。”

    说话音,从沐欢身上起来。

    双手熟练的整理着沐欢的衣服,原本就只是亲吻,并没有过激的行径,只是稍稍整理,便推开车门,若无其事的下车。

    ……

    从上车到下车,已过了十多分钟。

    守在外面的媒体并没有离开……

    在莫司爵出现的时候,镜头再次对上他。

    从刚刚他抱着沐欢上车,自己也随着上车,车没有离开反而是升起了挡住他们视线的玻璃。

    刚刚莫司爵说的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事情,人精似的一群人,立刻秒懂……

    不禁在心底感叹……

    他们比起莫司爵,还真是太纯洁了。

    ……

    刚刚车内的热-口勿,尺度就不像在外面……

    刚刚在众人视线里,对主动扑进怀里献吻的沐欢,莫司爵只是浅尝即止。

    他不介意让别人知道他和沐欢在车里做着什么,但是,他可不愿意把沐欢只有自己能看到的一面,曓露在众人视线里,让别人欣赏……

    再次出现在众人视线中,莫司爵脸上还有未褪的情慾。那双眸子,黝暗深不见底。

    唇角却是若有似无的勾着一抹笑容……

    让众人的视线都下意识的停在他嘴角位置,车内大尺-度的热口勿,沐欢的口红都被莫司爵吃掉,有部分沾在他的嘴角,晕开,可见刚刚车内的激-烈程度。

    提步,走至车另一边,在上车之前,莫司爵一手拉开车门,隔着一段距离,看着另一端。

    古寒笙的车依然停在对面,都知道那是古寒笙的车,可却没人敢上前去。

    他的车,就一直停在那里。

    众人都在揣测,却也不敢肆意讨论。

    直到莫司爵的目光看过去,古寒笙坐在车里抽了好几支烟,车窗未开,烟雾散不开,车内烟雾缭绕。

    莫司爵看不真切古寒笙的脸,但他却清楚看得到莫司爵满脸的春风得意。

    如同在外等待着的媒体,他一样很清楚,刚刚在车里,他和沐欢之间发生了什么……

    扣在方向盘上的大手,青筋爆出。胸腔似有一团火焰在燃烧,烟雾里的双眸早已失了一惯的温文尔雅,像只被惹怒的狮子……

    理智,极力压制着胸腔喷涌着的妒火灼烧着他四肢五骸,疼痛侵蚀全身……

    ……

    “老板,已经安排好。”

    “嗯。”

    古寒笙应了一声,目光从莫司爵的身上移开,一直停在原处的车,转弯,油门踩到底迅速离开。

    ……

    玻璃降下的那一刻,正好看到古寒笙看过来的那一眼,不是很清晰的轮廓,眼底却是冷至极致。

    在他车开离的那一刻,车门也随着拉开,莫司爵弯身上车。

    ……

    莫司爵上车后,侧过身在沐欢唇上偷了一个吻后,帮她系着安全带。

    “司爵。”

    沐欢目光从古寒笙离开的方向收回,停在莫司爵的侧脸上,眼底难掩一丝不安。

    “嗯?”

    系好安全带,莫司爵一手撑在副驾的椅背上,目光温柔专注的看着沐欢。

    在看到沐欢眼底流露出来的神色时,莫司爵没待她说出口,便已了然她担心什么。

    “莫泓这次逃不掉,莫君天也无能为力。”

    沐欢的确是在担心这个……

    莫泓的确是被关了进去,也亲口承认了涉嫌洗-黑-钱。

    但是,从两年前莫司爵身上发生的事情,沐欢难免会去担心……

    钱与权挂钩在一起的时候……

    她不确定,莫君天会不会想方设法,把莫泓从监狱里带出去。

    “莫君天和莫泓在柏城能够一手遮天的时候,是因为事情没有牵扯到上面,对他们没有影响,死一个活一个人对他们来说,不重要。

    但这次牵扯到三十多年前的事情,牵扯太广。上面为了保住自己,弃车保帅是必走的路。”

    “莫泓没让古寒笙有动作,而愿意被警方带走,他便是要保住莫君天,既然如此,他就会心甘情的做这个车。”

    ……

    莫司爵顿了几秒后,继续说道:“莫泓已和上面牵成共识,这次莫泓被关进去,便没有机会再出来。”

    这句话,莫司爵的声音明显低了几分。

    沐欢看着莫司爵,他简单的几句话,便已让她明白,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父母终于可以瞑目……

    但是……

    “司爵。”

    伸手握住了莫司爵的手,沐欢温柔低声叫着他的名字。

    之于她来说,她没有那么大度,可以原谅杀害自己父母的人。

    她想看到莫泓得到应有的惩罚,他是罪有应得。

    但莫泓,千万个不该,再恨这个人,莫司爵身上毕竟流着他的血。

    之于莫司爵来说,对莫泓,他毕竟无法真的当成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

    莫司爵没说话伸手揉了揉沐欢的长发,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莫司爵松开沐欢的手,车,开离警局,往御湖上园的方向开去。

    *********

    沐欢目光一直看着莫司爵,也许缘分从很久以前就已经注定……

    在莫司爵回来之后,她知道莫君天就是古寒笙的时候。

    想想当初留下莫君天那枚袖扣,沐欢就觉得嗝应的厉害。

    她是护短的……

    莫君天对莫司爵所做的一切,对他,沐欢已无法再用曾经的心情对待,更加不想留下他的东西。

    从保险柜里拿出,直接把袖扣丢进了马桶里冲掉。

    ……

    当时莫司爵靠在牀上,看着她抱着盒子走进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问她做什么,她直接回答,把袖扣丢了。

    当时莫司爵看着她眉眼间一道道褶痕,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把她扯到怀里,口勿住……

    对她的护短……

    莫司爵很高兴……

    两人在牀上腻歪了一会儿……

    盒子一直摆放在一边,沐欢靠在莫司爵怀里,想起曾经因为这个盒子而造成的误会,之后虽解释了并非他想的那样,可却一直没有告诉他,这盒子里留着的是什么……

    ……

    两人之间,早就不应该有秘密。

    沐欢打开盒子下面的隔层,给莫司爵看她想护住的是什么……

    莫司爵在盒子里看到一张照片,很老旧的一张照片……

    照片里没有人,只是一栋房子,莫司爵在看到的时候,伸手拿起……

    照片他并不没有看过,可他却认识照片里的房子,他的母亲曾经带他去过。

    照片的背后写着一串数字,看着笔迹,莫司爵捏着照片的大手紧了紧……

    他太熟悉这笔迹……

    是他母亲的笔迹……

    ******

    御湖上园

    车停在停车坪上,在里面的等等正在玩玩具,一早他就一直在念叨着爸爸……

    等等说话还不是很溜,刘妈听到他提到爸爸,也没放在心上,以为等等是想爸爸了。

    直到听到外面车声,玩着玩具的等等扔掉手中的玩具突然站了起来,指着外面对刘妈说:“粑粑!”

    见刘妈没反应,等等自己迈着腿往外跑,刘妈立刻跟上。

    “粑粑,粑粑,抱。”

    张开双臂,等等很急。

    刘妈虽然不知道等等怎么突然爸爸不离口,但见小家伙求抱抱,立刻把他抱起,顺着他打开门,走出去。

    “粑粑……”

    从门口到停车坪还有一段距离,等等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推门下车的莫司爵。一手按在刘妈的肩上,一手指着莫司爵激动的不停叫道:“粑粑,粑粑……”

    刘妈自然也看到了莫司爵……

    虽然隔着一点距离,可她怎么可能会认错……

    那不就是莫先生吗?

    是等等口中喊的粑粑……

    可是莫先生不是两年前就已经死了吗?

    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

    刘妈被突然出现的莫司爵给惊的站在原地忘记往前走,等等被她抱在怀里,看到莫司爵的时候已经很激动了,就想立刻扑进爸爸怀里。

    可是抱着他的刘妈不给力,站着竟然不走。

    等等急的在刘妈身上扭着,要下来。

    刘妈这才回过神来,想抱着等等走,可等等自己已经等不及了,不乖的在刘妈怀里扭……

    刘妈怕等等乱扭抱不稳让他摔跤,立刻弯身把他放下来。

    等等双脚一落地,已经迫不及待的迈着小腿往莫司爵的方向跑过去。

    “粑粑,粑粑……”

    小家伙别提有多开心了,对莫司爵的言而有信很高兴。

    他果然很快就看到爸爸了,还是直接回家。

    刘妈跟在等等后面,看着小家伙兴奋的往莫司爵身边扑。

    莫司爵在看到等等的时候,已是主动迈步往他走过去。

    腿长,几个大步已是拉近两人距离,半弯着身子,让等等稳稳的扑进他的怀里。

    “粑粑……”

    等等双手圈住莫司爵的脖子,仰起小脸一点也不吝啬的在他的脸上左亲一下,右亲一下。

    笑的别提多甜了。

    “等等,你眼里还看得到妈妈吗?”

    沐欢是和莫司爵一起下车的,也是随莫司爵一起往等等走的。

    可明明是两人一起,等等的眼底竟然只看到了莫司爵,把她当成透明的……

    沐欢表示……

    很酸!

    等等是个小鬼灵精,一听沐欢的语气,立刻就明白了。

    “麻麻。”

    小家伙一手攀在莫司爵肩上,身体往沐欢身上凑,在攀上沐欢的肩膀时,小嘴往她脸上凑,一口,两口。

    每一个亲亲都是吧唧一口,很重,讨好着沐欢。

    “鬼灵精!”

    沐欢看着等等那机灵的小模样,没绷住,笑出声。

    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唇角的笑容更深了。

    ……

    “先生,你……真的回来了?”

    刘妈站在一家三口两步远之处,看着相处很温馨的三人,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刘妈,我回来了,这两年多亏你照顾着欢欢和等等。”

    “应该的,应该的……”

    刘妈听到莫司爵和她说话,激动的眼泪都滚出来了,伸手抹着眼泪,一边抖着嗓音说道:“先生,我现在立刻去准备午餐,我,我先去买菜。”

    走了两步,刘妈又突然折回,尴尬的挠挠头,说道:“钱包,钱包,我拿钱包。”

    “回来了,回来了,先生真的回来了。真好,真好,谢谢老天爷。”

    刘妈脚步有些凌乱的往回走,嘴里还一直念叨着,激动的嗓音都哑了。

    莫司爵一手抱着等等,一手勾着沐欢的腰,看着刘妈的背影,眼底有着暖意。

    与沐欢相视一笑……

    这世间,并非只有血缘才会存在亲情。他们在刘妈心底,已然都被看成了她自己的亲人,才会如此真心为他们一家三口团聚而开心。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刘妈在厨房做饭,莫司爵陪着等等在客厅玩,沐欢坐在沙发上,接电话。

    “真的,他回来了。”

    沐欢很有耐心的回答着……

    目光看着不远处玩闹在一起的父子,每回一句‘真的,他回来了’,真实感就会更多一分。

    是的,他回来了。

    她的男人,她儿子的爸爸,回来了。

    他们一家三口,终于真正的团圆了。

    ******

    刘妈中午做了一大餐子菜,餐桌摆的满满的。上除了平时沐欢和等等爱吃的之外,莫司爵喜欢吃的菜里面,排名在前的都摆在餐桌上了……

    刘妈的欣喜,从这些特意做的菜上面就已经表达出来了。

    中午,在莫司爵和沐欢还有等等一起邀请下,刘妈和他们一起吃的饭。

    坐在家里,一家三口一起吃着饭。

    ********

    幼儿园

    幼儿园离御湖上园挺远,午餐不悔都是直接在幼儿园里吃。

    幼儿园是柏城有名的一间,不管是安全设施,还是营养搭配,都很好。

    中午的时候,餐厅里,小朋友们都排排坐好,等待着老师把午餐分派到他们的面前。

    不悔一个人坐在窗边的位置,低垂着小脑袋。

    别的小朋友在饭菜摆好后,老师让开始吃午餐,小朋友们都乖乖的开始吃,只有不悔有些闷闷不乐。

    拿着小勺子,只喂了自己吃几粒米,慢慢的咀嚼着。

    等小朋友都吃的差不多了,老师便让小朋友们一起离开食堂,玩二十分钟,然后睡午觉。

    老师站在不远处,看着孩子们分散开来在大操场上玩着。

    不悔平时在学校就是属于特别乖的,一向很听老师的话。

    平时中午吃完饭,她也只是在安安静静的玩。有小朋友叫她一起玩,她便一起玩。

    今天,她却没有心情,一个人走到角落,坐在花圃边,看着花圃里开着的漂亮小花,看着看着,眼眶突然红了……

    她想起,古爸爸给她买的漂亮头花,还帮她戴上,说她漂亮的像个小公主。

    “小花,我给古爸爸打电话,古爸爸还是不接我的电话,古爸爸为什么突然不喜欢我了,呜……”

    她今天去老师的办公室给古爸爸又打了个一电话,平时古爸爸都会接她的电话的,可是今天,古爸爸还是没有接她的电话。

    原本来上学的时候,妈妈说的话已经让她没那么不开心了,可是古爸爸又没有接她的电话,让她又开始闷闷不乐了。

    她很担心,古爸爸是真的不喜欢她了,不要她了。

    越想,不悔越是难过,红着眼眶,委屈伤心的眼泪从眼眶里往下滴。

    不远处,隐隐一道身影站在树丛后面,在看到不悔哭的伤心时,刚要走出来,就听到老师在叫不悔的名字。

    “莫不悔,不悔,你在哪里?”

    听到老师叫自己,不悔立刻擦着自己的眼泪,可是眼泪却是越擦越多,小手胡乱的擦着,也跟着从花圃上起来,一边应着老师,一边继续抹眼泪。

    眼泪模糊了视线,让不悔没看清脚下,小小的身子不稳的突然跌倒,一手还在抹眼泪,一手按进沙子里面。

    “不悔,怎么了?摔到哪里了,老师看看,呼,老师给不悔吹吹。”

    老师蹲下,握住不悔的小手,看着她的掌心,一边给她吹着气,一边抱起她往医务室走。

    “老师,我没事,不疼。”

    不悔吸着鼻子,努力把眼泪给吸回去,可是却越吸越多,最后忍不住把小脸埋在老师的肩膀,嘤嘤的哭起来。

    老师以为小丫头是摔跤摔疼的,一边安抚着,一边往医务室抱去。

    *******

    御湖上园

    沐欢接到电话便准备去幼儿园,老师说只是掌心破了点皮,已经消毒了。

    自己带着两个孩子,会摔倒很正常,沐欢也没有大题小作,只是让不悔接电话,询问关心了几句,不悔说自己没事,以后走路会小心后,在告诉不悔,晚上去接她放学,又和老师聊了一会儿,这才挂了电话。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