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莫君天,你是罪有应得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220章:莫君天,你是罪有应得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御湖上园

    古寒笙的车刚停在停车坪上,还未下车,就听到不远处的门打开,这是里面的人听到了外面的车声,迫不及待的迎出来。

    他也不是第一次被迎,之前每次说要过来,不悔也会听到车的声音,会被刘妈牵着迎出来。

    静坐在车里,身处在黑暗里,看着熟悉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

    沐欢一手牵着等等,一手牵着不悔,脚步有些急的往外走。

    这份焦急看在古寒笙的眼底,只让他眼底的寒意越来越重。

    ……

    沿路都是灯,古寒笙可以清楚看到沐欢嘴角的笑容。

    不同于不悔脸上期待的笑容,她脸上的笑容,明媚而灿烂,那是在等待着心爱男人的神色。

    如果是对着他流露出这样的笑容,他会觉得这是全世界最美的笑容,但此时越是美丽的笑容,之于他来说便越是觉得刺眼……

    ……

    古寒笙就这样坐在车里,看着沐欢牵着两个孩子一步步走向他停车的位置,直至几步远的距离,脚步突然停下。

    在走近后看清隐藏在暗处的车时,沐欢嘴角的笑容一点一点沉下去,脚步随之顿住。

    车门就在这个时候被古寒笙从里面推开……

    “古爸爸。”

    不悔在看到古寒笙的时候,已经兴奋的松开沐欢的手,向古寒笙扑过去,速度之快,沐欢阻止都没来及,眼看着不悔冲向古寒笙。

    古寒笙站在车边,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在不悔扑过来的时候,半蹲下把不悔抱起来。

    目光依然看着沐欢,隔着几步距离,眼神晦暗不明,却有着几分寒意在眼底深处,沐欢看的真切。

    这还是古寒笙第一次用这样的眼神看她,或是说,也是莫君天第一次用这样的眼神看她。

    以前,她不曾感觉到过,莫司爵或是古寒笙为人的阴冷,此刻,看着他的眼神,沐欢竟然莫名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脚底渗透出。

    这个男人,藏的太深……

    或是说,一直以来在她面前,他都是以另一副面孔存在的。

    ……

    不悔抱着古寒笙的大腿,仰着漂亮的小脸,脸上还是雀跃的表情叫着:“古爸爸,抱抱。”

    几天没见到古寒笙,不悔是想他的。但也知道古寒笙平时忙,所以不悔也从来不吵闹着要见古寒笙,但每次他来的时候,不悔都非常开心。

    不悔小脸撒娇的在古寒笙的腿上蹭了蹭,刷着存在感。

    以为古寒笙没有看到她扑过来,太习惯了古寒笙平时对她的*溺和疼爱,小小的她并没有察觉到古寒笙的异常。

    直到不悔的手被古寒笙扯开,小小的身体被古寒笙的力道扯的跌跌颤颤几步,差点跌倒。

    “莫君天!”

    沐欢在看到不悔差点跌倒的时候,上前两步,搂住不悔。

    忍不住对着古寒笙怒呵出声,她没想到,当不悔的作用失去的时候,古寒笙表现出来的会是如此的直接……

    他的心呢?

    不悔是他的女儿啊!

    沐欢真的无法接受,眼前这个男人对孩子的态度。

    “古爸爸……”

    不悔小脸上的笑容僵住了,靠在沐欢怀里,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这样仰着小脑袋看着古寒笙,发出的声音已带着哭音,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声音小小的,可怜兮兮的……

    第一次被古寒笙这样对待,不到三岁的不悔,不可能会明白怎么了。

    “妈妈,不悔做错事情了吗?”

    见古寒笙看都不看她一眼,不悔一直忍着眼眶里的眼泪,手小心翼翼的拉着沐欢的衣袖,问的很轻。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古爸爸会突然这样对她。

    ……

    沐欢在看到不悔的表情和眼神时,心紧紧的揪成了一团。

    “坏。”

    等等小手插腰,指着古寒笙吐出一个字。

    小脸绷的紧紧的,明显是在生气。出气很重,噗哧噗哧的。

    不高兴古寒笙刚刚差点把不悔姐姐推倒……

    ……

    “刘妈。”

    沐欢伸手把等等和不悔都护在自己羽翼里,对着里面叫刘妈。

    “把等等和不悔带回去。”

    沐欢把等等和不悔交给刘妈,不悔明显不愿意回去,一直在抽泣着,目光还执着的看着古寒笙,还是想不明白,一直疼爱自己的古爸爸,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她到底是哪里做错了……

    “妈妈,我是不是惹古爸爸生气了?不悔会听话的。”

    小手拉着沐欢,不悔吸着鼻子……

    “不悔不要古爸爸买很多玩具了,古爸爸是不是就不会生气了。”

    “不悔乖,不是你的错,你古爸爸今天心情不好,你先和等等进去,好不好?妈妈和你古爸爸说说话。”

    沐欢安抚着不悔,她还太小,再乖巧,可有太多事情她无法理解,她也没办法和她解释……

    只能暂时把她安抚下来,看着刘妈把两人带进去。

    ……

    等等和不悔被刘妈带进去了,不悔被刘妈牵着往里走的时候,一步一回头的看着连眼神都没给她的古寒笙。

    原本只是抽泣没哭,在越靠近门的时候,不悔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眼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一颗一颗的大颗滚落。

    没敢哭出声音,只是抿着唇,小手胡乱的抹着自己的眼泪。

    刘妈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看着不悔哭的伤心,心疼的抱起安慰着,直到门关上。

    ************************言情小说吧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当沐欢满心欢喜的从里面迎出来的那一刻……

    当古寒笙用着渗着寒意的眸子看着沐欢的时候,有些事情,早已心照不宣,大家心底都已清楚。

    莫司爵还活着,她知情。莫司爵给他设的这个局,沐欢显然也是知情的。可她却是站在莫司爵那边的,在明知道他就是她的君天时,不露声色的在他面前演戏,引他入局。

    ……

    古寒笙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沐欢,这个放在他心底多年的女子。

    他守着她长大,等待着娶她的那一天。

    他会娶她,她会成为他的妻,这一点早在他认定她是他妻子唯一的人选那一刻就已注定,他也不会允许任何意外发生。

    她身边的男人,在她不知情的情形下,都用着不同的方式,消失在她的身边,他一直是她身边唯一的那个男人。

    就连他必须要消失的时间里,他也做了最好的安排,让她没有机会属于别人。

    可却没想到,莫司爵会看上沐欢,更加没想到在江静初身上出现了意外,让沐欢有机会爱上莫司爵。

    ……

    沐欢目光是看着古寒笙的,可视线却是下意识的看向他的身后。

    “刚刚那么高兴的迎出来,以为是谁?莫司爵吗?嗯?”

    古寒笙靠在车上,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烟点燃,半阖着的双眼,吞云吐雾中……

    在提到莫司爵这三个字的时候,古寒笙的声音明显低了几度。

    沐欢看着古寒笙的表情,心下一紧。

    伸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拔着一串未储存的号码……

    古寒笙也未阻止,就靠在车上,看着努力保持冷静,可握着手机的手却在抖的沐欢。

    冷眼看着她的脸色随着电话那边没有感情的女音提示她已关机血色一点一点退掉……

    这种情形,她曾经经历过一次……

    ……

    沐欢脸上的慌乱再难隐藏,手抖着切断了拔给莫司爵的电话,吃力的调出通讯录……

    古寒笙依然是抽着自己的烟,就看着沐欢在慌乱中无助。

    看着她调出殷牧离的电话号码,然后拔过去。

    这次,电话接通了……

    “殷大哥,司爵他……”

    “司爵被警方带走了,很抱歉,我们错估了莫君天在警局的根基,我现在在想办法……”

    殷牧离的嗓音很是沉重,听在沐欢耳里,像是突然有一座大山压过来,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他没有说,司爵不会有事……

    ……

    手机从手中落下,自动挂断了,把电话那边殷牧离的声音也隔绝了。

    沐欢手慢慢握成拳,看着从头到现在都一脸冷静看着自己的古寒笙。

    “你对司爵做了什么?”

    沐欢伸手拧住古寒笙的衣领,目光带着恨意看着眼前的男人,那眼神恨不得要撕碎了他。

    “我只是尽了一个好公民应该尽的义务。”

    古寒笙很轻松就把捏着自己衣领的手掰开,然后扣在手中。

    却被沐欢像是碰到什么脏东西一样大力甩开……

    ‘我只是尽了一个好公民应该尽的义务。’

    “莫君天,司爵他是无辜的,你为什么不放过他。”

    沐欢气的胸-口剧烈起伏着……

    “既然无辜你在担心什么?嗯?”

    古寒笙的声音一直都是很平静的,但听在耳中,却无端多了几分寒意。

    “放过他?”

    “然后呢?”

    “让他把我送进监狱,嗯?”

    古寒笙眼底越来越寒,一步一步逼近沐欢。

    “我们认识多久了,你才认识他多久?你就这么希望我死吗?”

    沐欢看着他逼近,原本站在原地未动,但当他越靠越近,身上的戾气便越来越重。

    不同于以前莫司爵生气时的模样,不会让人觉得寒进骨子里,此时的古寒笙,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子寒气,让温度适宜的夜晚,无端让人寒气侵蚀身体,让人忍不住打着寒颤。

    腿像是有着自主意识一样,随着古寒笙的步步逼近而往后退……

    “欢丫头……说话,这就是你想看到的结果是吗?”

    “怎么不说话,嗯?”

    沐欢一直在后退,可古寒笙越逼越近,直到后背贴上了门,沐欢退无可退。

    古寒笙一手扣住沐欢的下颚,任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挣开。

    看着眼前背光显得越发阴冷的男人……

    “是!莫君天,你是罪有应得!”

    沐欢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

    当罪有应得四个字入耳,古寒笙的眼神更冷了几分,唇角勾起讥诮的弧度,大手下意识的收紧力道。

    看着她疼的脸皱成一团,却是哼都不哼一声,她没有表现出来,却依然刺疼着他的心。

    他不介意她和莫司爵那一段过去……

    甚至,原本不想留下莫司爵留下来的祸根,但却害怕她身体出问题,害怕失去了孽种,她会无法支撑下去。

    为了她,他也容忍了。

    为了她,他都已经打算视如已出。

    她还想他怎么做……

    明明恨不得掐死她,可却无法真的对眼前这个女人做些什么。

    看着她疼,他还是无法下狠手伤她。巨大的怒气在胸腔起伏着,可最后还是松了手上的力道。

    “欢丫头。”

    古寒笙的拇指轻轻抚上沐欢的脸颊,这张让他倾心的脸。

    “莫司爵和我之间,他永远没有胜算。”

    “两年前,算他走运,还有机会出现在我的面前,但这一次,他不会再有机会出现在你我面前。”

    “他将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上。”

    “这世上,再不会有莫司爵这个人。”

    ……

    “至于你……”

    看着避着自己手指的沐欢,古寒笙一手撑在她的身侧,拇指力道顺着她的推拒后退了一步。

    唇角的寒意已敛去,眼神又再次恢复以往一样,就这样静静看着满脸怒容,眼神愤恨的沐欢,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漂亮精致的绒盒。

    这绒盒沐欢并不陌生……

    他向她求婚的时候拿出来的绒盒,被她拒绝后,他收了起来。

    ……

    沐欢看着眼前的绒盒,并未伸手接过,但古寒笙却是直接强制性的拿起她的手,把绒盒放进她的掌心,收紧。

    在松开的时候,沐欢已是毫不犹豫的把绒盒从手中扔出……

    绒盒落至不远处。

    古寒笙的脸色微变,可却未发怒,对沐欢会有这样的反应,很明显的在意料之中。

    短短几秒间,古寒笙表情已恢复原样,看着沐欢绷紧含怒的俏脸继续说道:“明早戴上这枚戒指,我可以让你见他最后一面。”

    “欢丫头,你该很清楚,如果没有我的允许,你想见他,根本不可能。”

    两年前,她能够得到见莫司爵的机会,无非是因为把莫司爵心理揣摩的太透。

    就算让她见,莫司爵也不会用伤痕累累的模样见她。他不见她,便能让江静初的话真实度变的更高。

    ……

    两年前他有本事让她见不到他,两年后,一样。

    “你只有一晚的考虑时间,晚了,你可能连莫司爵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

    古寒笙伸手扣住沐欢失控要抽他的手,收紧在大掌里,感觉到她情绪起伏的厉害。

    收紧的瞬间,又默默松开,转身走至绒盒边,弯身捡起,折回站在沐欢面前……

    手中的绒盒再次递过去,目光看着沐欢。

    时间仿佛是静止了一般,只见沐欢情绪起伏的厉害,可最后,还是伸手把绒盒接过,用力握在手心中。

    “明早等你电话,不早了,早点休息。”

    古寒笙伸手准备摸沐欢的头,却被她避开,他也未介意,收回手,抄在口袋里,转身离开……

    沐欢目光一直盯着古寒笙,直到他离开自己的视线,目光这才慢慢转回握在手中的绒盒。

    黑发挡住精致的面容,垂下的眼睑,看不清眼底的神色。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