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218章 :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吃在首尔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如果真是凌墨北的人,想从柏城带走两个人,刻意抹掉痕迹不让警方追踪到,并不是难事。

    凌墨北!

    古寒笙的月匈腔在起伏,情绪波动的厉害……

    这一年多,两人就像凭空消失一样,警方的人无能,没有一点线索,他的人也一直未放弃寻找,可依然寻不到一点踪迹。

    别墅里的痕迹被全部抹掉,除了消失的两个人,什么都没动。

    警方调出沿路私道上的监控,可监控里没有一点异常,并没有陌生的人出现。

    他自己亲自把监控调出来,才在里面发现了端倪。

    监控的画面被人做过手脚,只有短短的几秒钟。如果不是他敏锐的观察力,根本就不会察觉。

    人根本就不是凭空消失,而是被人带走。

    但却追寻不到一点讯息……

    能查的他都查过,但怎么也不可能会想到,和凌墨北有关。

    “这次的投标由你负责。”

    ……

    “黄昇,我要听的是好消息。”

    “是,老板。”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云南,大理

    蔚蓝的天空,白云朵朵。

    莫司爵站在二楼的落地窗前,看着眼前的洱海。阳光洒在水面上,波光潋滟,很美。

    单手抄在口袋,一手拿着手机,正在接听电话。

    “古寒笙的人已查到七爷这边,他丢下招标,人已离开柏城,亲自前往调查。”

    “不出一天时间,他便会查到人在七爷的手上,需要拖延时间吗?”

    “不需要!”

    莫司爵目光看着窗外……

    古寒笙这一年多从未放弃过寻找线索,只需适时的抛出一点点苗头,他便能顺藤摸瓜寻到他想要让古寒笙查到的讯息。

    “柏城这边现在由黄昇负责……”

    ……

    “粑粑!”

    莫司爵刚切断电话,就看着自己爬着楼梯上来,正噗呲噗呲喘着气的等等,迈着小腿快速往他这边冲过来。

    从一楼自己爬上来,虽然现在爬楼梯不成问题了,但一路爬上来还是爬的他气喘吁吁的,加上刚爬上来又向他跑过来。

    小腿迈着跌跌颤颤的,两只小腿弹的飞快,以飞扑的姿势冲向他,完全没注意到脚下……

    跟在后面的沐欢想阻止,却没抓住像小火箭一样冲向莫司爵的等等。

    “等等!”

    眼见着等等向前扑……

    沐欢离等等还有几步距离,向前拉已经来不及……

    沐欢的目光一直悬在等等身上,都没看清莫司爵是怎么移动的,只是瞬间,同样隔着几步,她只迈出了两步,莫司爵的人已经到了等等面前,向前扑倒的等等稳稳落在莫司爵怀里,被抱起。

    莫司爵被等等刚刚上演的惊险一幕吓的心脏漏掉了一拍,虽然等等现在已稳稳被他抱在怀里,莫司爵面色还是有些失血色……

    一手抱着等等,板着俊脸,一脸严肃的准备教训等等。

    但当目光触及等等的小脸时,莫司爵教训的话就这样被堵住……

    只见等等原本是因要跌倒受惊过度,双手捂着小脸,小嘴微张着,一副惊吓的表情。

    但当发现被莫司爵抱住的时候,捂住小脸的两只小手慢慢往两边挪了挪,露出他的小脸蛋,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看到自己是被莫司爵抱着……

    突然呼出一口气……

    小脸的表情变的很快,就这样突然笑眯了双眼,捂着小脸的两手已经主动圈住莫司爵的脖子,凑上小嘴在莫司爵脸上吧唧一口:“粑粑,棒。”

    在夸莫司爵的时候,还有模有样的竖起大拇指。学着平时沐欢在夸奖他做对事情或是听话的时候,做的动作。

    沐欢:“……”

    没被儿子夸过的莫司爵,自然躲不过等等发的甜糖,什么都忘记了,只剩下被儿子夸棒的雀跃……

    沐欢看着眼前的画面,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还是无法控制的眉头紧锁……

    让莫司爵带一天等等,晚上她回来,等等是不是被他顺的要上天了。

    她表示,很担心。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莫司爵抱着等等,送沐欢出门。

    等等亲了亲沐欢的脸颊,莫司爵也亲了亲她的唇。

    “司爵,等等……”

    “我都记住了,放心吧。”

    莫司爵伸手摸摸沐欢的黑发……

    见沐欢还是一脸不放心,莫司爵抱着等等,快速的把沐欢交待的一字不漏的重复了一遍。

    莫司爵的记性本来就好,加上沐欢从一早起来已经念叨不少于三遍了……

    沐欢在莫司爵重复了一遍后,这才亲了亲等等,又亲了亲莫司爵。

    “开车慢点。”

    目送沐欢的车开离别墅区,打电话吩咐了人保护她的安全后,这才抱着等等折回。

    ***********

    下午四点多,沐欢因为惦记着一大一小两个男人,今天的拍摄比平时还要顺利。

    原本要补昨天下午耽误的行程需拍摄到晚上六七点,沐欢在三点多便结束了当天的行程。

    拍摄进度未受影响,导演也没因沐欢状态好,要求继续拍摄。

    在结束后,收了工,直接开车离开。

    ……

    沐欢在确定没有人跟着后,车开回洱海边的别墅。

    停好车,沐欢大步往里走。

    还没进屋就听到里面传来的欢声笑语,等等笑的尤为开心,可见里面父子相处的有多融洽。

    沐欢工作完便换上了平底鞋,方便开车。

    脚步也没特意放轻,只是平底鞋原本就没多大的声音,加上客厅里的两人玩的太开心,根本就没注意到外面有人进来。

    这栋别墅外,布置了很多他的眼线,如果有陌生人出现,莫司爵会第一时间收到消息,虽放松了警惕,但当沐欢开门的一瞬间,莫司爵还是察觉到了。

    动作停下来,目光看向门口……

    ……

    沐欢唇角因想象中的父子玩在一起的和谐画面而勾起的唇角,在推开门的那一刻,僵在了嘴角。

    笑容满面的表情也是瞬间沉下来……

    手中的包放于一边,站在入户处,看着像是台风过境后的家……

    莫司爵正弯身捡纸飞机递给等等……

    而等等身边还摆放着许多折好的纸飞机,小手上正拿着一个,在看到沐欢的时候,手正好摇摆着,手上的小飞机也同时飞了出去……

    落在了沐欢的脚下……

    ……

    以他们为中心点扩散开来,家里的东西扔的四处都是,最为严重的就是纸……

    满地都是纸,从她的脚下,到客厅,到沙发,到阳台,满地都是纸……

    都是等等撕碎的纸……

    在莫司爵的放纵之下,等等就跟解放了一样,玩的别提有多尽兴了。

    看一楼这么大空间里纸的量……

    这里备用的日用品,并没有很多,看这里撕碎的量,显然,不仅仅是败了这里备用的餐巾纸。

    ……

    站在原地,沐欢目光看着客厅多出来的几个箱子,箱子上面标注着很醒目的某个牌子的餐巾纸……

    以柔软贴近婴儿肌肤为主打广告语……

    还曾联系过蔓妮,因知道她有一个儿子,想让她和等等一起接他们家的婴儿纸巾广告……

    被沐欢拒绝了……

    沐欢虽然从未想过要隐瞒等等的存在,但也没想过要让等等涉足娱乐圈。

    长大后的他,如果喜欢,她不会反对。

    但她不会是那个在他还不能自己选择喜爱的时候,帮他做决定的人。

    “莫司爵,你可真疼等等啊。”

    沐欢皮笑肉不笑,一字一字的从牙缝里挤出来……

    可真是疼啊……

    不仅仅是放纵着等等撕纸,做出这样浪费的事儿。

    去特意买餐巾纸回来给等等撕着玩耍已经够挑战人的理性极限了,他竟然还特意挑选不会伤到婴儿肌肤的纸……

    可真是体贴到了极点,撕餐巾纸还怕伤着他儿子的小手……

    呵呵他一脸!

    ……

    这一笑,笑的莫司爵忍不住头皮发麻。

    第一次单独陪等等,也不是记不得沐欢交待的,他到现在还能一字不漏的背出来。

    但是沐欢没有说,等等会用那么奶声奶气的声音叫你爸爸……

    还会眨着大眼睛对着你嘟嘴卖萌……

    更甚是,在你犹豫的时候,他还会直接扑进你的怀里,蹭着你的脖子撒娇,小手一张一合的跟你说要。

    你满足了他,他高兴的拿着,脸上笑开了花。

    看着那样的笑容,不许撕,不许玩,不许这不许那……

    不许这两个字,真的很难说出口。

    在看着等等笑容的那一刻,沐欢的交待,都成了浮云……

    他再好的记性,也在一秒忘的干干净净,满脑子只有先满足儿子的小小心愿,让他开心就好,至于其他的都被他暂时抛掷在脑后了……

    ……

    等等一下午是玩的真尽兴,要多少纸撕就有多少纸撕。

    尽兴的什么都忘记了……

    在看到纸飞机落在沐欢的脚下,刚要伸出小手向沐欢招手,让她把纸飞机捡给自己的时候,看到了满地的纸,鬼灵精的眼神闪烁游移着。

    在沐欢回来之前,等等得了一种叫看不到地上纸的病,莫司爵同。

    沐欢回来后,等等立刻看清楚满地的纸,莫司爵也同。

    等等在看到纸,坐在毯子上,大眼睛偷偷的瞄了瞄沐欢,观察着她的表情。

    见沐欢嘴角是笑着的,等等绷着的小脸也跟着放松了。

    刚要抬手,发现沐欢脸上的笑容已经敛去,那表情,好吓人,这是妈妈发脾气前的征兆。

    小男生本来就比女生要调皮一些,等等也避免不了调皮,特别是一岁以后会走了,更是调皮的让人头疼。

    为此等等之前没少看沐欢这样的脸色,一看就知道自己惹妈妈不高兴了,至于不高兴的点在于哪里,等等心底很清楚。

    小手灰溜溜的收了回来,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看着地上自己身边的纸,自以为动作非常不明显的把纸往莫司爵坐的方向推……

    一下……

    一下……

    又一下……

    试图毁灭证据……

    不是我,不是我,是爸爸,是爸爸。

    都忘记了,这满屋子的碎纸,他怎么能毁灭的掉。

    “莫衍深!”

    沐欢看着等等的小动作,站在原地,声线明显变高,叫着等等的大名。

    “到!”

    等等一听自己大名,立刻坐正,两只小手摆在腿上,应声。

    ……

    “噗!”

    莫司爵没绷住,被等等这条件反射动作逗的笑出声。

    一笑,等等的目光被吸引过去,身体又放松了。

    沐欢的目光冷冷的扫向莫司爵,瞬间僵住了他脸上的笑容……

    ……

    沐欢提步走过来,站在等等面前,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墙角。

    “麻……”

    奶声奶气的想撒娇,只喊出一个麻字就被沐欢的表情给堵回去了。

    以前只有沐欢一个人的时候,等等想找她撒娇,但一般情形下都是被沐欢严肃的表情给堵回去,乖乖去罚站。

    但现在有了莫司爵……

    等等在沐欢这里被堵了,立刻把小脸转向莫司爵,漂亮的大眼睛睁的大大的,眼泪说来就来,泪花在眼里打转,吸着小鼻子,可怜巴巴的看着奶声奶气的求救:“粑粑,救命。”

    沐欢:“……”

    这小家伙这是知道她这里行不通,挑软柿子下手。

    “欢欢,这次是我不好,不该纵着他,等等他还小……”

    莫司爵受不住等等可怜兮兮的小模样,一脸讨好的看着沐欢,试图为等等说情。

    硬着头皮说着,在沐欢的眼神下,莫司爵也是自知今天放纵过了火,怕火烧的更大,以至于声音越说越小。

    “莫衍深。”

    沐欢再次出声,等等求救无门,只能可怜兮兮的把眼泪缩回去,乖乖的走到不远处的墙边站好。

    站着的时候,还忍不住回过头,用求救的眼神看莫司爵,泪花还一直在眼眶里打转,但一直没落下来。

    那眼神,看的莫司爵心都揪成了一团了,反观沐欢,倒是一脸严肃,目光扫过去。

    “站好,不许动。”

    等等听到沐欢的话,立刻乖乖的站好不敢再回头,小身体站的笔挺的,目光注视着墙壁,动都不敢再动。

    莫司爵又忍不住走到沐欢身边,薄-唇往她脸上凑,准备贿-赂,却被她利落避开。

    目光扫过和战场一样的客厅,拔了拔长发说道:“我洗完澡之前,收拾干净。”

    说完后,直接提步往二楼走,在上楼的时候,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如她所料,看到莫司爵在她往二楼的时候,已迫不及待的往等等罚站的角落走去,看那样子也知道要做什么。

    “莫司爵。”

    沐欢的声音止住了他的脚步……

    站在原地转身,看着刚已上楼,怎么又折回的沐欢。

    “欢欢。”

    莫司爵笑的一脸谄媚。

    “被我发现等等没乖乖罚站,等我洗完澡,今晚罚双倍。”

    莫司爵:“……”

    看着沐欢往楼上走,莫司爵只能打消救等等的念头,开始迅速打扫战场。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夜幕降临,晚上十点多,夜生活刚开始没多久。一间夜-总会里,楼下劲歌热舞,处处可见相拥热口勿的三三两两的人。

    更有尺-度更大的上演着现场秀……

    三楼包厢

    古寒笙看着靠向自己的两名上半身只穿着亮片內-衣的女人,引以为傲的部-位自信的往他身边走来,一左一右的坐下,最先碰到他手臂的便是她们的月匈。

    “先生。”

    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在说话间,月匈已经直接蹭着,身体也跟着依过去,手已是熟练的直接往古寒笙库口摸索过去。

    手还没碰到,直接碰到的是钱。

    厚厚的一叠……

    喜笑颜开的拿着钱,立刻规矩的坐到一边,另一位女子,同样被厚厚的一叠钱变得很规矩的坐在一边。

    对她们自己的身材是有信心的,来这里的男人没有人会不想和她们睡。

    但遇到一个不愿意睡,还直接给钱的,她们自然是乐意。

    只不过可惜了男人这张脸,和一看就很棒的身材。

    古寒笙对面的沙发上,早已上演了现场版。

    女人叫的很夸张,男人喘着米且气,正在卖-力。

    一身的肥肉,加上脖子上那根俗气的金链子,在暗处模糊下,怂-动着。

    并未等很长时间,便听到那边结束的声音。

    女人扯着自己被扯的乱七八遭的衣服,嘴里还在假意的娇嚷着:“你真棒,弄的人家好舒服。”

    古寒笙一直面无表情的坐着,直到男人被女人哄的特别爽,一身肥肉抖着坐起来,捏着女人的下颚就是乱啃了一番。

    一直啃的女人佯怒的捶着他的肩膀,这才粗俗的大笑着,一把搂住女人,随手扯了一下自己的裤子,从暗处走到明处,坐下。

    大手搂着女人,手还在女人身上不规矩着,目光看着坐在对面的古寒笙。

    “看在娇娇伺候的老-子很爽的份,我也爽快一些,你开的价格双倍。”

    古寒笙看着坐在他面前的男人,这便是凌墨北的对头,黑鲸……

    他的野心便是吞掉凌墨北,没有凌墨北之前,他是在这边占三分之二,后凌墨北起来,直接分掉了他的势力范围,形成了对立状态。

    “好。”

    古寒笙也干脆利落,他不缺钱,双倍的价格,对他来说并不是问题。

    直接签了支票,递了过去。

    黑鲸目光看向支票上的金额,很满意上面的金额。这个数字,买一条命,再划算不过。

    人还可以再安插,这么好的买卖,可不是随时都能遇到。

    更何况,只是用掉一颗棋子而已。

    **********

    黑鲸和凌墨北两人对立,彼此再小心翼翼,也都会有他们或是其他人安-插在里面。

    只是凌墨北核心人物里,无法插-进他的人。

    古寒笙想要知道的消息,黑鲸调查会比古寒笙容易许多。古寒笙自己调查并非得不到消息,只是需要更久的时间。

    想要从凌墨北这里调查到消息,从黑鲸入手是最快的方式。

    “等我消息。”

    “明天中午之前。”

    古寒笙在黑鲸伸手拿支票之前,按住了支票。

    目光看向黑鲸,眼神很平静,丝毫未曾因为对方是黑鲸而有一丝俱意。

    两方的氛围,突然变得紧绷起来。

    古寒笙面不改色的依然看着黑鲸,钱,他不在乎。

    双倍,或是三倍,对他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根本就看不上眼。

    但时间对他来说便很重要……

    不重要的东西,他自然不会费时间去讨价还价,但重要的东西,他有他的坚持。

    黑鲸一脸阴冷的看着古寒笙,短短的几秒眼神交锋,黑鲸眉眼间的戾气敛去,唇角勾起一抹笑:“成交。”

    古寒笙也干脆,在听到黑鲸应允之后,按住支票的手也随之抽-开,任黑鲸把支票拿起,递给站在他身后的手下。

    “黑老大,等你的消息,晚上玩的开心。”

    古寒笙起身时,给了黑鲸身边的娇娇一个眼神,娇娇立刻身子无骨的靠上去,手也顺着他鼓起的肚皮慢慢往下……

    在门关上时,里面再次响起男人的米且-喘声……

    ***********

    第二天下午

    凤邪车技极好,车在只差一点的时候停了下来。推开车门,长腿从车里迈出。

    “凤爷。”

    在看到凤邪的时候,守在外面的二十多人恭敬的叫着人。

    凤邪邪气的勾着唇,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目光从坐在车里开始,就一直看着停在门口的车。

    透过玻璃,看着坐在里面的人。

    在他下车时,坐在车里的古寒笙并未动,直到他靠在车上,双臂环月匈,悠闲的像是来享受日光浴的……

    即使此时的紫外线强的刺疼皮肤,凤邪还能一副悠闲的表情……

    当着自己是来度假……

    *********

    古寒笙坐在车里,看着出现的男人,听着他们的称呼,便知来人并非是凌墨北。

    凌墨北的本人他并未见过,但看眼前这个男人,与外界形容的明显不是同一个人。

    他知道凌墨北不可能亲自过来,但既然来人了,便会把他请进去。

    只是没想到,来人只是靠在车上,抽着他的烟,连上前主动打招呼都没有,凌墨北不把他放在眼里,连他手下的人都不曾把他放在眼里。

    在车里坐了几秒钟,古寒笙灭了手中的烟,站在车外的人立刻拉开车门。

    下车,看着态度不是很好的凤邪,把心底不悦的情绪都敛去,态度算不错的开口。

    “我要见七爷,有事协商。”

    凤邪闻言,吐出一口烟圈……

    “不见。”

    凤邪的语气和态度,直接惹毛了古寒笙带来的人,纷纷拔出枪,指向凤邪。

    凤邪挑了挑眉,根本没把那些枪当回事,只是动了动手指,举枪的人每个人都感觉到或是眉心,或是心脏已被狙击手瞄准。

    古寒笙对瞄准自己月匈口的那红点并未在意。

    与此同时,凤邪身后的人,每个人身上也同样被瞄准。

    “理由?”

    古寒笙眼底神色已冷,薄唇冷冷吐出两个字。

    凤邪的态度,算是点燃了古寒笙的怒火。一向不在外表露过多情绪的古寒笙,眼底的火焰跳跃着,在极力压制之下,还能看到眼底的星火,堪比天上挂着的烈水,一样灼人。

    “在我们七爷的地盘,七爷想不见谁便不见谁,还需要理由?古寒笙,你是专程过来和我说笑话的吗?这个笑话,还不错,哈哈哈。”

    凤邪笑的很真诚,但那眼神,却是让古寒笙的脸色越来越冷。

    这样明显的针对,古寒笙如果还不明白,那就白混了。

    凌墨北,根本就没打算见他。

    想要和他协商让他把人放了,也没有一点可能。

    看了一眼凤邪,古寒笙直接弯身上了车,车,开离。

    凤邪看着车离开,这才转身上了车,里面的冷气让他舒服的呼出一口气,不雅的靠向椅背。

    真是他-妈-的,热成狗了!

    ************

    夜幕降临

    古寒笙坐在沙发上,身边从外面走进来的十个人。每个人脸上都没有表情,标准的站姿,一看就是从特-种部队出来的。

    “古先生。”

    十个人声音整齐的叫着古寒笙……

    “坐。”

    古寒笙示意,十个人纷纷在古寒笙周围落坐。

    坐姿,依然很标准,等待着古寒笙开口。

    在十人坐好后,古寒笙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手下。手下会意后,立刻把手中的图纸摊开在十人面前。

    “人在这里……”

    古寒笙身子微微弯曲,手,指定其中一个位置。

    “我要的是毫发无伤的把人带出来。”

    古寒笙看着眼前的十个人,这是黄昇曾经的属下。每个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特殊任务也执行过很多。

    有他们协助,要救出两人,难度相对要小许多。

    无法直接与凌墨北协商,用钱把人从他手上带回来,那么,他唯一能走的路,便是把人抢回来。

    当他从黑鲸那里得到的额外附赠消息便是,父母被关押的地方,没有佣人照顾。

    即使没有亲眼所见,他也可以想象,一年多的时间,没有佣人照顾……

    父母的日子是怎样过的……

    母亲过苦日子都不知道是哪一年的事情,她早已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让一个连自己都无法照顾的人,去照顾一个生活无法自理的人,这一年多的时间……

    对父母来说都是折磨……

    看了一眼地形后,其中一人开口道:“是,古先生,给我们两天时间勘察。”

    **************

    在十个人离开后没多久,黄昇便把古寒笙一天前交待他调查的结果,发送给了他。

    古寒笙挂了电话,起身往不远处的电脑走去,直接打开黄昇发送过来的资料。

    这是两年前的资料……

    同样是关于凌墨北的……

    这次竟然是凌墨北本人,出现在柏城机场的时间,如此巧合的,竟然刚刚好是莫司爵被枪杀的那一天……

    古寒笙坐在电脑前,看着监控里调出来的背影,一行人里面其中一人的背影,便是以前曾看到过的凌墨北的背影,另一人的侧脸,很清楚,便是古霍。

    这个经常跟在凌墨北身边的男人,很多事情都是由古霍出面处理的,他身边的人,看古霍的恭敬程度,毫无疑问,背影便是凌墨北无疑。

    ……

    古寒笙关掉资料,双手敲打在键盘上……

    没多久,同样一个地点,被古寒笙捕捉到。

    凌墨北这样的男人,是有恩必报,他很肯定,在莫司爵接手莫氏之前,凌墨北和莫司爵,没有任何关系。

    之后的时间点里,寻找关于凌墨北真真假假出过的意外……

    其中一次消息,因为传出来的是凌墨北受了重伤,当时在金三角还引起大的波动。

    古寒笙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那次事情的地点……

    文莱!

    对文莱!

    古寒笙的印象深刻之极……

    如果不是文莱莫司爵和沐欢相拥,热口勿,甜蜜的照片曝光出来,他还不知道,一直以来对他唯命是从的江静初,竟然有胆欺骗他。

    一直把他蒙在鼓里……

    那些照片有多刺眼,他便对文莱印象有多深刻。

    ……

    凌墨北在文莱被暗算的那一天,莫司爵正好也在文莱。

    即便没有确切的证据证实,当时凌墨北和莫司爵同时都在文莱……

    莫司爵被枪杀的那一天,凌墨北刚好那么巧的出现在柏城……

    ……

    古寒笙身体向后靠进椅背,从一边的雪茄盒中抽出一支,点燃。

    眯着双眼……

    他的枪法,他很有自信。

    那一枪,绝对不差分厘的正中莫司爵的月匈口,即使没有亲眼看到人被丢进海里,但那种情形之下,根本就不可能会有生还的可能性。

    他不相信这个世上有所谓的奇迹,致命的枪伤,还能生还。

    除非……

    莫司爵的心脏,异于常人。

    古寒笙敲着桌面的长指顿住,这个可能性闪进脑海中。

    如果莫司爵的心脏真的异于常人,中了他的一枪,扔进海里,被赶来的凌墨北救走,这种情形下,生还,便不再是不可能……

    ……

    所有的迹象都在指向一点……

    莫司爵,不是可能,而是真的还活着。

    小剧场:充话费,送妹妹

    御湖上园

    莫司爵陪着老婆儿子散步回来后,上楼去书房处理公事。

    等等一回来,就已经开始脱衣服,一边脱衣服一边对跟在后面的沐欢说道:“妈妈,等等一身汗,要洗澡。”

    沐欢眼见着等等很迅速的把自己衣服八光,光着屁股往浴室跑。

    一个澡洗了将近半小时,不到四岁的等等这才愿意从浴室出来。

    ……

    等等晚上睡前会看一个小时的动画片,莫司爵不忙的时候会一家三口一起看,忙的时候,便由沐欢陪着看。

    “妈妈。”

    “嗯?”

    听到等等叫自己,沐欢转头看着等等,等好奇宝宝发问。

    “等等也是充话费送的吗?”

    动画片里刚刚正在放一个小朋友问妈妈,她是从哪里来的,动画片里的妈妈不知道怎么回答便告诉小朋友,她是充话费送的。她问妈妈,充多少话费可以送她。她妈妈说,一百块。

    “是啊,等等也是妈妈充话费送的。”

    沐欢就突然起了逗等等的心思……

    “那等等是充多少钱送的?”

    “五百块。”

    沐欢张开一只手,对等等比划了一下。

    “哦。”

    等等点头,表示明白了。但小脸上难掩小得意,五百和一百的区别,对金钱没有太多概念,但也知道五百要比一百多,小家伙很得意。

    ……

    后续

    等等一直很想要一个妹妹,一日,沐欢和莫司爵都不在家,等等从自己的存钱罐里把钱抽出来。

    瞪蹬蹬的跑出去,把手上的钱都塞给刘妈,数了一千块装进包包,回到房间,把剩下多的钱全都塞回自己的存钱罐里,又跑出来,拉着刘妈出门。

    等等看到营业厅,就牵着刘妈进去。

    小家伙跟个小大人一样的走到柜台前,两手趴在台面上,踮着脚尖看着营业员说道:“漂亮阿姨,我要充话费。”

    “小朋友,这么小就有手机了啊,知道手机号码吗?”

    见等等可爱,以及跟在他后面的刘妈,便逗着等等。

    “记得。”

    等等肯定的点头,两岁就已经把爸爸妈妈的手机号码都记住了呢。

    “小朋友你要充多少?”

    等等没有回答,只是大眼睛四处看了看,然后一脸认真的问:“阿姨,是不是充的话费越多,送的东西就越好。”

    妈妈说他是五百充的,电视里的小朋友长的没他好看,充一百块就送了。

    等等就得出了一个结论,充的越多,就越好。

    他就比电视里的小朋友好看……

    “是的小朋友,告诉阿姨,你想要什么礼品?”

    见等等一本正经的,营业员觉得太可爱,便顺着他。

    “阿姨,我要充一千块。”

    等等从自己小包包里把刘妈数的一千块拿出来,都放在桌上,然后一脸期待的看着营业员说道:“我想送一个妹妹!要比等等还要好看的妹妹!”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