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如果莫君天是故意出现在你身边的呢?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198章 :如果莫君天是故意出现在你身边的呢?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在眼泪失控要往外涌的那刻,安歌突然抬手,手背压按在眼眶上。

    察觉到她的动作,埋首在她颈侧的殷牧离突然抬头,单臂撑在座椅一侧,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借着不甚明亮的光看着用手挡住脸的安歌。

    她在哭?

    在看到安歌这样的动作时,殷牧离脑中莫名其妙的竟然闪过这个念头。

    刚刚舒展开来的眉峰又再次蹙起,忍不住试探的开口:“安歌?”

    音落,等了好几秒,躺着的安歌没应他……

    殷牧离心底一沉,大手迅速扣住安歌的手腕。

    过于纤细的骨骼,加上瘦,她的手腕被他大手掌控着,仿佛他稍稍用力就会被他捏断。以至于,殷牧离在扣住时,手上的力道下意识的放轻而不自知。

    “你……”

    在哭……

    手臂被他拉开,露出被挡住的双眼。

    安歌双眼睁着静静的看着他,和平时无异的眸色,很平静,流露出的眼神不带一点过激的情绪。

    好似从他在她耳边说上那一番话后,她便静了下来,任他为所欲为。

    她的眼底除了有点红之外,哪有半分在哭的痕迹。

    “还要继续吗?”

    安歌的嗓音有些哑,说出来的话倒是很平常。

    他之前每次给钱给她和她睡的时候,也都不会只有一次。每次,都是折腾了半晚,才会放她睡。

    这也许就是商人骨子里的本色,把自己得益最大化。

    *************

    殷牧离闻言,目光只在她脸上逗留了几秒,扣着她手腕的手一松,翻身从她身上起身。

    刚刚过程里,他因为心底那股无法压住的不悦,力道比平时更重,要的也更狠。

    故意折腾了她,把时间拉的长,过程里更是无所不用之极的在逼迫着她……

    这样的折腾下来,她现在别说再来一次,就算是走路都有困难。

    ……

    从安歌身上起身,她穿着裙子,以至于殷牧离只扯下了她的小库库丢于他的长裤上,便直接上阵了。

    此时,在他离开后,被推至腰上的裙摆,加上她双月退被格开耷落在座椅的两侧,她便是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的眼前。

    目光因心底所想,自然的落在了安歌身上,虽然车内的光不是很亮,但隐约还是让他看到好像月中了。

    喉咙有些发紧,目光未挪开,开了车内灯,想看仔细……

    ……

    安歌察觉到殷牧离的目光所落之处,手扯过自己裙摆,拉下的同时,随着座椅坐起身。

    雙月退慢慢并拢,虽是极力隐忍着,但在挪动的时候,扯动着被弄伤的地儿,还是忍不住低声闷哼了一声。

    很压抑,几乎微不可闻,却还是听进了殷牧离耳中。

    ……

    安歌调整着呼吸,忽略身体的不适,呼出一口气,目光扫过车内,在看到自己的內的时候,伸手拿过,也没避讳,当着殷牧离的面,动作很慢的穿上。

    倒不是刻意的慢,而是,每动一下,都会觉得钻心的痛。这样的痛楚,让安歌不想发出声音,只能用慢动作来减轻痛楚。

    穿好后,整理好裙摆,拉下镜子……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安歌抽过纸巾擦拭着鬓角的汗水,短发,虽有些凌乱,但稍稍拔弄后便好。

    一侧的包包里拿出唇膏,给自己补了一下唇妆,碰触到唇上的伤口时,密密麻麻的疼一直疼至心底。

    ……

    余光能看到坐回驾驶座上的男人正动作优雅的穿着衣服,长裤已穿好,正在扣着衬衫纽扣。

    他的衣服在做之前就已经被他解开丢在了驾驶座上,而她的裙子却被他直接推到了月要上。

    他只要穿上衣服,又是衣冠楚楚,她的裙子却被他折腾的皱巴巴的。

    随意的扯了扯后,安歌的目光转向殷牧离,手伸向他。

    ……

    殷牧离扣着纽扣的动作一顿,看了一眼摊开在自己面前的手,眸色隐晦不明的。

    骨节分明的大手看也没看的就拿过自己的钱包放到她的手上……

    安歌收手至自己面前,打开,看了一眼,从里面把现金都抽了出来,打开自己的包包装了进去。

    钱包丢回殷牧离的腿上,倾身打开车锁,回身,拉开车门,下车。

    动作一气呵成……

    双月退落地的时候,安歌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没看自己的伤口状态,但这疼的感觉,让她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禽-兽。”

    没去关车门,在重重吐出一口气后,提步往前走。抬腿,落地。

    迈出的步子很小,安歌眉头蹙的更紧。手用力捏按在自己的包上,心底已是把身后坐在车上的男人问候了千万遍了。

    她的车就和殷牧离的车隔着一个车位,其实没几步距离,平时,几个大步,人就已经到自己车边了,只是现在这状态,刚刚迈出的这步子,就跟有多舍不得从殷牧离的车里离开一样。

    *********

    殷牧离在安歌拿钱利落下车的时候,刚扣了一半的衬衫也停下了,在看到她不适时,已是跟着下车,在她准备再次挪步的时候,直接扣住她的腰,往自己怀里一搂……

    “殷牧离!”

    察觉到腰上的禁锢,安歌忍不住低呵出声,下意识的挣扎。实在弄不懂,他这又是整哪一出。

    殷牧离也没说话,直接手臂用力,把安歌提了起来,反身拉开车门,把她安置在副驾上。

    “坐我的车。”

    “我自己开车回去。”

    “坐我的车。”

    殷牧离又重复一遍的同时,伸手去拉安全带帮她扣上。做着动作的时候,目光是一直看着安歌的。

    他不是在和她商量,是他的决定。

    安歌沉默了下来,刚刚自己走路的时候疼痛感一点还刻在脑中。开车,一定会更疼,她这个模样也不会愿意出去打车,坐他车,是最佳选择。

    殷牧离见安歌静了下来,关上车门,跟着上了车,车缓缓开离。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车在回去的半路上,安歌让殷牧离停了车。停车的位置不远处就是一间大药房,安歌坐在车里自己没下车,而是转向停好车就看向她的殷牧离说道:“去帮我买药。”

    ……

    “殷先生,你已经没品到连药都让我自己去买吗?”

    安歌心情不好,说话自然是带着刺的。

    殷先生三个字,叫的也是讽刺味十足。

    她让他去买药,他只是看她一眼,就打算继续开车,完全忽略她的话。

    像他们这种不会要孩子,也不想要孩子的男女,做不戴t的都是没品的男人……

    在车里她已经提醒过他,不愿意,要做让他楼上买了t之后再来。他并没有听她的,还是直接来了。

    “殷太太,别告诉我你‘纯’的不懂什么叫体外-she,还是慾仙-慾-死到的完全不知道我在你里面she还是外面she,嗯?”

    殷牧离一手扣在方向盘上,目光看着安歌,唇角勾着邪肆的笑,但笑意却未达至眼底,吐出的字眼,有几分浪-荡,更多的夹带了情绪。

    安歌唇紧紧的抿着,看着殷牧离眼底的讥讽。那个‘纯’字,弦外之音太重。

    ……

    他俩的第一次,她并没有落-红,这事儿他只字没提,但当时他的表情可是清楚的表达着他内心的嗝应。

    男人大部分皆是如此,明明自己已经脏的厉害,也不知道自己被别的女人经过多少次手了,对自己的女人却是要求过高,总巴不得是女人的第一个……

    自己都不是知道是女人的第n+几个,还好意思要求他是女人的第一个……

    “殷先生,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就算是体-外-she也有意外发生……而我,可没打算为了只顾自己爽的男人造成的可能意外去买单,让身体承受更大的伤害。”

    所谓的承受更大的伤害,所指不过是如果意外怀孕,她会去拿掉孩子……

    双眼相对,再次像是两军对峙着。

    安歌时时刻刻都把两人的关系摆的很正,在游戏场上来说,这样拧的清的女人是男人最喜欢的。

    但套在安歌身上,在自己面前,听她如此云淡风轻的和他讨论不想和他有任何意外发生,就算有,最终的结果也是会被她毫不犹豫的给拿掉……

    ****************

    砰

    重重的甩门声,似是在宣泄男人被她堵住而无法宣泄的情绪。看着甩门去药店的男人,目光没有追寻过去,而是下意识的伸手抚上了自己的小腹。

    她也曾经幻想过和心爱的男人生一个爱情结晶……

    可是那场意外,让她赔了爱情,也赔了自己的一生。

    轻轻抚在小腹上的手,动作很轻。

    嘴里说的无情果断,安歌自己心底明白,如果真的有了,她不见得会狠的下心不去要。

    一旦有了孩子,和殷牧离更是牵扯不清,她也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在一段这样的关系里产生,在这样的状态里成长。

    与其以后有了再去纠结要还是不要,还不如直接扼杀在孕育之前……

    ……

    殷牧离回来很快,离开的时候是满脸怒容,折回上车的时候,怒气不见只剩满脸的冷色。

    在上车后,看也没看安歌,直接把药丢在了她的腿上后但直接油门踩到底,车迅速开进车道……

    殷牧离的车技是很好的,意气风发的时候,他们这样的公子哥们,谁没去飙几场车。

    如果不是那场意外,他也许性子没沉的这么快,还依然是那个油走在花花世界乐此不疲的殷小爷……

    油门踩到底,关掉了冷气,车窗打开。

    车速越来越快,在高峰期的车流里,如同鬼魅一样的自由穿梭着。

    ……

    一次一次的在车缝隙里油走着,殷牧离心情不爽,看也没看安歌一眼,享受着疾驰的快-感。

    他的车原本就是改过的,飙在车道里,更是畅快淋漓。

    随着车速的加快,殷牧离心底的阴鹜散去了几分。

    ……

    原本还有二十分钟的车程,殷牧离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车内的灯早已经关掉。

    刹车踩下的时候,殷牧离双手扣在方向盘上,冷冷的对着副驾的安歌说道:“下车。”

    其实没等他开口,在车刚停下的时候,安歌的手已经哆嗦的摸上了车门,拉开,推开,身体几乎是跌下去的。

    脚刚落地,车已是直接再次踩了油门,疾驰而去,把安歌的身影甩在身后。

    安歌双月退发软,在双脚落地的时候根本就站不稳,疾驰而去的车带的安歌直接跌坐在地。

    两手撑在地上,安歌大口喘息着。

    夜色里,脸色煞白煞白的,瞳孔放大。

    难受的坐在那里,脑中闪过刚刚殷牧离飙车时的模样,脑海中的画面不停的在闪着,与几年前的画面重叠在一起。

    指尖颤抖着,慢慢扣住自己的双膝,从车里一直隐忍着的眼泪,在把脸埋进膝盖里时,眼泪夺眶而出。

    ……

    安歌不知道坐了多久,安歌抖着的身体才慢慢恢复正常。

    从包里拿出纸,把脸上的泪水拭去,然后撑起身子,提着包慢慢挪步往回走。

    包没拉严实,有些失魂的安歌没发现有东西从包里掉出来,落在了绿化里。

    回到家,也没开灯直接上楼,没进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接找了一间侧卧。

    她现在需要一个空间,一个让她感觉不到殷牧离存在的空间。

    她的卧室殷牧离已睡过好多次,那张牀他虽然已是半个多月没躺过,上面早没有他的气息,但,那间卧室那张牀上,两人做过太多次,以至于她躺在上面没办法完全忽略他的存在。

    就在楼下找了一间房间,推门进去,开了冷气,扔掉手中的包包,把自己直接抛进了柔软的大牀里,扯过被子裹住自己。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莫司爵站在阳台上,一手撑在栏杆上,目光看着同一个方向。

    在这里的几个月,他每天都会站在住所的阳台上,目光看向这个方向。

    这是,柏城的方向。

    有他最爱的女人和他们宝贝的方向……

    太阳已落山,但丝毫不减燥热。站在夜色里,浑身很快被汗水湿透。

    烟夹在两指尖,手边的烟灰缸里烟蒂已堆了大半……

    吞云吐雾间,放在口袋的手机响起。在铃声响的第一时间,莫司爵已伸手拿出,接听……

    “欢欢怎么了?”

    电话那边的殷牧离:“……”

    “你就不能盼着娘俩点好么……”

    殷牧离忍不住默默的吐槽了一句,然后感觉到电话那边男人的情绪,微顿后补充道:“有我帮你照看着,不用担心。”

    “嗯。”

    莫司爵应了一声……

    “有事?”

    莫司爵见殷牧离没说话,也没挂电话。打电话过来,不是沐欢的事情,那就是他自己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女人……嗯……那儿……弄伤了,该给她买什么药?”

    电话那边的殷牧离舔了舔唇,站在药店里,拒绝了店员的介绍,一个人站在货架边,低声询问着。

    莫司爵不似殷牧离的扭捏,也未调侃他,直接报了药名后直接切断了电话。

    ……

    夜风徐徐,莫司爵灭了手中已到烟蒂的烟,重新点燃一支,目光再次看向远方。

    无风,吐出的烟圈在眼前,模糊了视线。

    从柏城回来,没有休息,凌墨北已让人直接带他去了他第一次带他进去的地方。

    凌墨北坐在首位,而古霍凤邪等人坐在下面。

    顾煜最擅长的便是寻资料以及整理资料,能挖到的资料,他都整理好。

    在莫司爵走进来落座后,凌墨北的一个眼神之下,顾煜起身,直接操作着调着资料。

    莫司爵在随凤邪他们出去后便已知道,回来后,能够走进这里。对于,他们参与他的过去,莫司爵并未排斥。

    这将近一年的时间,有一种感情已悄然产生。

    在座的所熟知的莫司爵只是在这里的十多个月的莫司爵,至于他的过去,没人主动去探寻什么……

    ……

    顾煜很会整理资料,资料是从莫君天出现在莫司爵身边开始的,一直到最后,警方官方出来的说词,画面定格在此。

    在座的每个人性格都不一样,凤邪是里面性子最为浪荡随性的一个,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翘着二郎腿,一副没怎么走心的样子。

    叼着烟,变着花样的吐着烟圈玩。在资料结束之后,每个人都在认真的分析着。

    挑出他们看到的重点,都一一的提了出来。

    凤邪是最后说话的,在凌墨北的目光看向他的时候,他这才敛了敛自己的随意,身体还是懒洋洋的坐着,夹着烟的手指在桌上有节奏的敲着,唇角慢慢勾起一抹冷漠的弧度很淡的说了句:“如果莫君天是故意出现在你身边的呢?”

    他是看起来最随性的一个人,凡事都不在乎。但他也是这里心思最深的一个,比凌墨北的心思都还要深。

    心底,更是最阴暗。

    他的成长环境太黑暗,见过了太多,自然的养成了这样的个性……

    善于伪装,不轻易信人,特别是……

    亲情……

    凤邪看似一句话说的随意,但却是直接把人性可能的最丑陋一面明确的挑了出来。

    ……

    莫司爵指尖一疼,灭了手中的烟,脑中挥之不去的是凤邪说的那句话……

    ‘如果莫君天是故意出现在你身边的呢?’

    一句话掀起了千层浪……

    这句话后面的话不用说,他以及在场的每个人都清楚,代表的意思。

    他下意识的用不可能这三个字反驳……

    只是此时,凤邪的这句话不停在脑海中闪过,一遍又一遍,不可能这三个字,一寸一寸的在被动摇……

    心底的天平慢慢的偏向了故意出现那一端……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