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197章 :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不知刚刚殷牧离究竟做了多久,也不知现在是什么时间……

    更加不知,在他们做的漫长过程里,究竟有多少人经过这辆车,看到了车不正常的晃动。

    在看到时,是怎样的想法。

    只知车终于静止了下来,一切,终于结束了……

    大脑,呈现着短暂的空白。

    ……

    殷牧离身体大半的重量故意的还压在她身上,让她呼吸更加不畅。嘴微张,月匈口起-伏,大口喘息着。

    安歌觉得自己像是被强行从水里捞起丢上岸的鱼,暴晒之下,濒临着死亡。

    明明很想大口呼吸,可身体太乏力,呼出来的气,很轻很浅……

    每个细胞都在透露一个讯息……

    累!

    男人的下颚搭在她的肩上,唇贴在她的颈侧,米且重的呼吸在耳畔。

    呼出的滚-烫呼吸喷在耳后闵-感的月几月夫上,起了一颗颗小颗粒的鸡皮疙瘩……

    她躺在座椅上,双眼闭着,睫毛上沾着湿意,因呼吸起伏,睫毛轻轻的扫着眼皮,努力调整着自己的气息……

    ***********

    殷牧离绷紧的身体突然放松,身体重重的落在安歌的身上……

    在落下的时候故意把大半的重量都加注在她的身上,听着她因他突然加重的重量而闷哼出声,心底的郁结又散了一点……

    刚刚的一场淋-漓-尽-致,男人浑身每个细胞都在叫-嚣透露着一个讯息,那就是爽,通体舒畅的感觉。

    每次和安歌,都有一种物有所值的感觉。所以,他总是偶尔会想起和安歌在一起的滋味。

    有时候,在应酬完后,车会自然的往回开。

    这一切,都因为安歌让他吃的身体有些上了瘾……

    ……

    车,停在地下停车场。

    环境使然,安歌并不知,他早已把车窗升起,也不知,他把玻璃也升起,挡住外面经过车想窥探人的视线。

    经过的人虽会知道里面的人在做什么,但并不会窥探到半分。

    但,安歌不知道,所以,情绪格外的紧张,身体也绷的格外的紧。

    这也让他格外的享受……

    所有的怒火,都尽数在此……

    最初的怒火,有些忘记了。最后的最后,殷牧离大概也只剩下了身体的本能。

    本能的想要靠近,本能的享受这样的场景里,安歌给他的不同感觉。

    以至于,有些忘我……

    **********

    座椅已是放平,她躺在他的怀里,两人还是亲密的靠在一起。头埋在她的肩颈处,唇贴在上面,若有似无的扫过。

    很喜欢她身上的气息,很淡的香味,不似他身边的女人,每人身上喷的都是各种大牌香水,来来去去的都是那几种,再好闻,闻的都腻味了。

    她身上的香味并不是他所熟知的一些千金和大牌女星们喜爱的品牌,但这香味,倒是很对他的味口,很特殊的香味,很高级很有品味。

    忍不住的吸了几口,鼻尖蹭在她的月几月夫上,感觉到她身体还处在状态当中,因他的靠近,而下意识的颤了颤。

    压在心底的那片乌云,散去了几分……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安歌静静的躺着,就算不情愿他靠她这么近,这样亲密的贴在一起,可,身体实在是提不起一点力气,只能任他把重量压在她身上,任他故意的在她颈侧动来动去的。

    ……

    在最初被殷牧离算是强-迫的拖推进车里,当着外面站着男人的面把她压在座椅里……

    他的动作很迅速,直接低头,堵住她的唇……

    那一刻,她因他的行径而错愕的瞪大了双眼,微怔只是瞬间,在察觉到他的意图时,立刻伸手大力的推他。

    她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被她推的稍稍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避开的唇,脾气上来,抬手就往他脸上打,忍不住对着殷牧离怒吼:“你发什么疯?”

    她人被他抵的靠在座椅上,车窗摇下了一半,目光可以清楚看到站在车窗外的男人正看着车内的两人。

    殷牧离明明知道,可他却还是当着外面人的面,如此待她。

    他是故意的!

    这种近乎是在羞辱她的行径惹恼了安歌,更是让她压在心底的火焰熊熊燃烧着。

    在车外,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做出那样亲密的事情,他考虑过她的感受吗?

    他放浪形骸,不介意被人围观,她没他的开放,没他的不顾廉耻,他想上演真人秀,去找他外面那些女人,拉着她上演。

    安歌无数次在体力上挣扎不过殷牧离的时候,都无比恨自己的体力不如他……

    否则,她在嫁给殷牧离的这漫长岁月里,她无数次都想弄死这个男人了!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这么让人讨厌的男人……

    挣扎不开,安歌只能抬手,想抽殷牧离……

    ……

    沐欢抬起的手被殷牧离直接扣住……

    唇没再立刻寻过来,而是把她禁锢在座椅里更紧,伸手利落的扣紧她抬起的手往上一拉直接一压,在她另一手跟着上来时,又是另一手扣住同样往上一拉,单手把她双手按在了椅背上。

    挪出来的一手直接掐住她的下颚,在她怒气腾腾的瞪视下,再次堵-住她的唇。

    她的余光始终可以看到站在车窗外的男人并没有离开,似是惊讶于车里的他们。

    不知是不是被他们的行径惊吓住了,还是一直在考虑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安歌从来没曾想过在别人的面前上演这样亲密的一幕,在私下,两个人的时候,她在牀上可以放的开一些,不去矫情。

    但,现在他们是在停车场,是在车里,还是在别人的注视下……

    ……

    被掐着的下颚,殷牧离似乎已是算准了她不会安分的任他亲口勿,一定会张口咬他。

    所以,一早就把她的下颚掐着,让她心底就算怒的恨不得把他的肉一片片咬下来,也没办法付诸于行动。

    ……

    车里的空间很大,但殷牧离长手长脚的,再宽敞的车内空间也不能让他很自由施展。

    如果安歌配合还好,不配合,他发挥起来,有些受限。

    对安歌的身体,他已是很熟悉。

    殷牧离在口勿的安歌身体发软的时候,唇往下的时候,手直接摸索到她的身后,拉着拉链……

    安歌的嘴就这样直接咬到他的耳-朵上。

    在他吃疼扣着她双手的手跟着松开去捏她的下颚让她松口,大手使力,她倒是松口了,可恢复自由的双手,在他抬头的瞬间,直接往他的脸上挠……

    指甲虽然不像一些名媛千金一样做着指甲,她的指甲不长,可是挠他却是绰绰有余……

    当感觉到脸上一疼的时候,殷牧离脸整个黑了下来。

    她的不配合,让他慾火加怒火,烧的他理智全无。

    ……

    除了第一次她用就算是夫妻义务她也有拒绝的权利来拒绝他的求-欢,他脑子一热,直接从钱包里抽出钱,用这种羞-辱的方式扔在她的身边……

    自那次之后,虽然还是他付钱,她陪他睡。但每次,都是睡完后,他直接把钱放到抽屉里,或是直接摆在牀头。

    有一次他忘记了,她在他要离开的时候,直接靠在牀头,目光看着他直接提醒他。

    接过他递给她的钱,脸上也不见有任何被羞-辱的感觉。

    ……

    对于每次睡安歌给她的钱,那点钱在他眼底根本就不算什么。

    每次花着万儿八千的就能享受一次超有所值的身体盛宴,他对此还是觉得钱花的很值的。

    他俩名着是夫妻,其实她也不过是他花钱睡的女人中的一个而已,还是最便宜的一个。

    跟过他的女人,哪个在过程以及结束之后,从他这里能得到让她们欢喜离开的钱和她们最喜欢的珠宝首饰,招他喜欢的,名车房产更是不在话下……

    对女人,他一向大方。

    安歌,因为他讨厌,这价,已是最廉价的。

    花着最便宜的钱,获得最大的享受,作为商人,这笔账,怎么算都是值的。

    用最少的本钱,把利益最大化。

    你情我愿,他花小钱,她拿着小钱。两人就像是各找着名目,做着最亲密的事情。

    他只是享受和她做的感觉,也并不没去管,她拿着钱究竟是做什么。

    因为不在意,自然不会去关心。

    明明不在意,为什么突然在知晓的时候,就心底不爽了!

    这该死的不爽的感觉,一点也不爽!

    ***********

    在他这几个月的认知里,安歌再不情愿,她也会为了钱和他做的。

    这还是第一次,他把钱包扔到她的身上,打开的钱包能够看到里面厚厚的一叠钱摆在里面。

    安歌看了一眼钱包里的钱,直接伸手拿起。

    但不再像第一次,捏紧手后又慢慢的放松,淡定的把钱收起来,陪他睡。而是,捏紧钱包后,直接丢向他。

    钱包砸在他的脸上,正好是被她挠破的部位。

    “滚开。”

    厌恶的丢下两个字,安歌伸手就去推他。

    那语气,那眼神,就像是被他碰是一件糟糕之极的事情,她已无法再忍受。

    为什么无法忍受……

    之前就算一开始也没多少投入,但也不会排斥成这样。

    ……

    殷牧离眼神阴鹜的看着安歌,她偏偏在这间医院,这间停车场里排斥着他。

    “呵。”

    冷笑,从薄唇中溢出。

    殷牧离直接动手推高了她的裙摆,手迅速的跟了上来。

    在安歌伸手掐住他的大手要阻止的时候,他的力道完全让她没有一点拒绝的空间。

    “滚开?”

    殷牧离这次的动作,绝对是慢条斯理了……

    少了最初的急切,解衣服的动作都是慢的厉害。

    一手被安歌掐着,一手慢慢的解着自己的纽扣,一颗,一颗,一点一点把他的月匈月堂露出来……

    “殷太太确定现在要让我滚开?”

    他并没有过多的动作,只是把上衣解开后,手再继续摸-索往下,解着皮带……

    动作依然是慢条斯理的……

    车里的光线很暗,安歌看不太真切他的表情,但看得到他嘴角的那抹弧度……

    明明他是在笑,安歌却清楚的感觉到,他的笑意未达到眼底。

    他现在的情绪是在盛怒之下……

    ……

    他怒!

    他凭什么怒!

    发神经的是他!

    要怒,也是她怒!

    他怒个什么劲!

    又不是她惹他,是他没事招惹她。

    本来就不好的沉重压抑的心情,被殷牧离这神经病的行径,惹的更是恼火。

    “滚!”

    安歌再次甩出一个坚定的字眼……

    今天,他除非是强了她。她就不相信,殷牧离这个男人,能干出强一个女人的事。

    他这样自我感觉太良好的男人,可以花钱在女人养着一个或是几个女人,但还真没必要让自己落落成一个强女干犯……

    如果他会强,从第一次维持这样关系的那天,他就不会在她说他准备强了她的时候,明明已经箭在弦上了,可却还是从她身上离开。

    最后,没招的用到了他对其他女人的招,用钱砸她。

    正因为如此……

    安歌很清楚,这个男人,就算再怎样,也不会在她不愿的时候,强了她。

    自身魅力无法让她配合,便用上了钱,当钱这一招都没办法使的时候,他还有什么办法!

    ……

    一个滚字,如此坚定的从安歌的口中说出来。

    殷牧离解着皮带的手,顿了顿……

    接着,又是继续……

    直到,长-裤落地……

    殷牧离的身体慢慢倾向安歌……

    已是笃定……

    她现在再强,最后,还是不得不妥协!

    除非,那个男人在她眼中根本就不重要。

    如果是如此,他的怒火倒是可以立刻灭掉。

    心中的天平倒是下意识的希望偏向后面一种……

    ……

    殷牧离慢慢倾下的身体,拉近的距离让安歌这次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的表情……

    俊美的五官,脸被自己挠的像只花猫一样,她下手很狠,指甲虽然不长,但却因下手重,直接在他那引以为傲招蜂引蝶的脸上留下五道见血的指痕……

    这估计还是殷大少爷,第一次被人挠了脸……

    难得的眉眼间被一股阴郁笼罩着,那双被称为桃花眼的眸子,里面有腥红的火焰在跳动着,分不清究竟是慾火多一些,还是怒火多一些……

    他刚刚的动作,已是让她感觉到了他的势在必得……

    但安歌心底也是很笃定……

    所以,当殷牧离靠近试图扰乱她的心思时,她的表情一点波动都没有。

    就这样迎上他的目光,让彼此深深的看进对方眼底深处。

    像是对峙着的两方军队,用着眼神正在打着一场仗……

    谁也没有退让……

    “殷太太,我再问一遍,真的要我现在滚开吗?”

    殷牧离看着像只竖起浑身刺的刺猬般挑衅不服输的怒瞪自己的安歌,大掌轻轻的摩挲着她的柔-软的唇-瓣……

    在伤口的边缘……

    在她刚要抬手挥开的时候,殷牧离又轻轻的吐出一句话……

    字并不多,却是成功的让安歌抬起的手顿住。

    手停在半空中,慢慢握成了拳,最后,慢慢的落下。

    双眼依然是怒瞪着殷牧离,怒火里多了几份复杂的情绪,可是最终,万千的情绪,最后只是被她深深的压进了心底。

    唇,紧紧的抿着。

    对峙的双眼,没过多久,就慢慢合上。

    她,别无选择!

    就算现在她很想把这个拿钱砸她的男人,斯碎了去喂狗……

    可,她什么也不能做。

    只能,把怒火抗拒压下,让他得逞。

    ……

    她还是低估了殷大少爷,论起无所不用之极,他想要的,便会想方设法的去得到。

    什么卑劣的手段,他使不出来。

    闭着的双眼,把眼底的不屑和怒火都敛进眼底深处,堆压在心口的位置。

    ***********

    当安歌抬起的手慢慢落下,闭上双眼,紧绷着的身体随之放松。

    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身体语言已是很明确的告诉他,她的妥协!

    这份妥协,并没有让殷牧离脸上有着得逞的得意,心底住着的那只小怪兽,因她的妥协而迅速化身为最凶-猛的野-兽,疯狂的像是要立刻从自己的心底冲出来,直接把安-歌吞噬。

    殷牧离原本就猩红的双眼,越发的红了几分,看着一副认命让他为所欲为的安歌。

    抚在她唇上的手突然用力,这次,按的是她受伤的地方。

    在她下意识的想要避开,却只是微动又保持着原本躺着的姿势不再抗拒。

    愤怒的火焰,理智被烧的全无……

    裙-摆早已被他推-高……

    自己的衣服也被解的只剩下最后的一件,很方便便能让他做让他想做的事情。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安歌双眼再睁开时,已是许久后,折腾了太久,身体许久才恢复了一点体力。

    车内很暗,却不至于无法视物。

    安歌不知殷牧离是何时把车窗关上,升起双层玻璃隔绝外面的视线的。

    车里开着的冷气正徐徐吹着冷风,封闭的空间,里面的气味散不开。

    欢-好过后的气味盖过了车里之前他抽烟留下的烟草味……

    呼吸间,都是那股子味道。

    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好似很享受这样的姿势,一直保持着,她没开口没动,他就一直保持着没动。

    双月退被他格开落地,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太久,僵的有些麻木了。

    安歌稍稍的一动,便感觉到尖锐的麻疼感,从脚底直接往上窜,直冲脑门。

    并不难忍受的疼痛,可此时,安歌却突然觉得鼻子有些发酸,眼眶莫名的湿了……

    有一股叫委屈的情绪,在心口,慢慢蔓延扑面而来……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