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是他吗?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191章 :是他吗?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昨天太赶,没去找资料,上一章后面几百字写的有些那啥,我给修改了。不太影响正常阅读,可以明天重新看一下,也可以不看,就酱紫继续往后看,么么哒。)

    从被推进产房,沐欢的大脑一直在放空,想的只有一个,她和莫司爵的宝贝要出生了,她终于要迎来他们的宝贝了。

    不让自己的大脑有多余的想法,让自己专注的留着体力,等待着生产……

    可是,当宫缩带来阵痛感时,沐欢神经都随之紧绷起来。

    “这是正常的宫缩反应,别担心,放轻松。”

    沐欢的医生就是之前她怀孕,为她重新b超,重新给她检查,告诉她,怀孕的人。

    从沐欢怀孕开始,都是由她负责安排沐欢的一系列检查,可以说,沐欢每个阶段,不同的心情,她都参与了。

    还记得,病房里,那个失去了求生意识的女子。

    像极了那些消极求死的人,她在医院见多了这样的女子,作为新时代的女性,她内心深处是不屑这样的生活态度的。

    可当知道她就是柏城有名的沐欢时,对她,她更加上了心。

    她的经历在柏城,就算不怎么关注娱乐新闻的她都听医院小护士八卦过。

    她为此还特意上网看了一下沐欢的资料,从别人口中得知,并不如自己亲自看到震撼。

    作为妇产科的医生,她见过了太多形形色色因为各种原因而放弃自己孩子的人,可她真的是第一次见到一个未婚的女子,为一个已死的男人而留下孩子……

    她还记得她确定自己怀孕的时候,隔着一扇门,她听到门后,那个激动到哭的女人。

    她还记得,第一次听到胎心时,她当时喜极而泣的模样。平时看起来很冷静的一个女人,来来去去的时候,都是很淡然。

    可在听到胎心的那一刻,眼泪突然涌出来,像是决了堤的洪水一样,越来越多的眼泪涌出来,就这样她突然哭出了声,当着她的面。

    哭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好像不太适应在别人面前哭,当时她红着眼睛,看了一眼她。把眼泪擦干,起身时对她说了声谢谢,然后转身离开。

    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将近21周时,她过来产检,做思维彩超。当仪器上出现她腹中宝宝的模样时,她在一边解说告诉她,鼻子,眼睛……

    当时她看着仪器,那样的眼神可以融化冰川。当时她的嘴角是下意识的柔了起来,眸光更是充满了母爱看着仪器里的小模样。

    她看着看着眼眶便红了,可这次却没哭,只是红着眼睛,看着呈现出来的小模样,低声昵喃了一句:“真好。”

    她并不知道当时她说的真好是指什么……

    在照片打印出来后,她接过对她说了一声谢谢,转身便离开。

    ……

    几分钟后,她去了洗手间,听着隔间有熟悉的哭声。过了没一会儿,隔间的门拉开,等她出来的时候,看着正在镜子前站着洗手的沐欢。

    她没看到她,可她却从镜子里看到她微红的眼眶……

    ……

    “嗯。”

    沐欢声音很低的应了一句……

    从选择自然产后,沐欢便知道自己会经历别人口中最疼的痛。从别人口中听着,都不如自己亲自体会。

    随着宫缩越来越剧烈,从那一处扩散至全身的疼痛,凌驾了一切。

    所有描述疼痛的字眼都无法去把此时的疼痛描绘出来……

    沐欢努力保持放松的状态,因为疼痛而无法自控的再次绷紧身体。

    耳边能听到医生在说话,让她放松,让她随着她指定的频率呼吸,她努力的配合着。

    可当疼痛感越来越明显,当疼痛麻痹了大脑神经,睁着的双眼,看着天花板已是模糊一片。

    什么时候换的医生,沐欢并不知道。她的脑海中只能听得到那一句句用力,还有别紧张,呼吸……

    总是重复着这样的话,完全听不出,医生的声音已变。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病房外

    三人都在外面已将近四个小时,守在外面的蔓妮焦急的等待着,很是担心里面的情况。

    殷牧离打完电话已经三个多小时了,看了一眼身侧的古寒笙,他的目光看似平静,可是那绷紧的面部表情,目光始终未曾离开过产房。

    “古先生,你的电话。”

    在古寒笙电话响了好一会儿,见他没反应的时候,蔓妮听着那手机铃声,他装作听不到,可是她这本来就担心里面的沐欢,又被手机铃声扰着,心绪不宁火都上来了。

    可对方是古寒笙,蔓妮有火也只能压下去,压着火气提醒着古寒笙。

    古寒笙应了一声,这才走至一边接起电话。

    电话那边不知道在说什么,古寒笙的脸色明显很难看。对着电话那边又说了几句,可是对方还是在坚持,古寒笙冷冷的切断了电话。

    捏着电话背对着蔓妮和古寒笙,静站了十几秒这才转身。转身时,刚刚那股低气压已被敛去。

    明显是大风大浪里走过来的人,调整情绪的速度,极快。

    提步走到蔓妮面前,目光看着她说道:“我有事要先离开,沐欢没事给我电话。”

    “好的,古先生。”

    蔓妮应了一声……

    古寒笙看了一眼产房关上的门,深深一眼之后,转身离开。

    殷牧离看着离开的古寒笙,坐在椅子上,拿着手机,目光是盯着产房门的,手机却在手上把玩着。

    没过多久,殷牧离突然开口:“蔓妮。”

    “殷先生。”

    蔓妮转身看着殷牧离……

    “我饿了。”

    蔓妮:“……”

    看着殷牧离,那一句我饿了说的理所当然的。

    “我……”

    想说等沐欢平安从产房出来她再去帮他买晚餐,可是这生孩子的事儿,谁也说不准是多久……

    对上殷牧离的目光,蔓妮默默的把吐槽咽了回去,应道:“殷先生,您想吃点什么?”

    “随便。”

    殷牧离随意的吐出两个字……

    蔓妮:“……”

    “xx居?”

    “嗯。”

    殷牧离点头……

    蔓妮转身离开的时候,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说道:“殷先生,沐欢这里拜托你了。”

    “嗯。”

    殷牧离又是应了一声……

    那态度……

    这实在是自己的大boss,蔓妮不敢有意见,只能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离开,脚步很快,只想快去快回。

    虽然在这里并帮不上什么忙,可没看到沐欢安全的从产房里出来,那颗悬着的心怎么也放不下……

    蔓妮离开后,走廊上只剩下殷牧离一个人,远远的,一个身穿白大褂,戴着口罩的身影出现在走廊,看了一眼殷牧离,身形一闪,人已经在产房门口。

    门从里面打开,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大步走进去,门又重新合上。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产房里,沐欢大口呼吸着,两手紧紧的扣住牀侧……

    “莫司爵……”

    在疼的受不了的时候,沐欢从喉咙深处喊出一直在心底默念着的名字。

    像是已撑到了极致,而不得不喊出这个名字而给自己力气……

    在忍不住喊出莫司爵名字的那一刻,沐欢眼眶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所有的坚强,所有的强撑在这一刻都决堤了……

    ******

    太疼……

    疼到她很想找一个人支撑住自己,这个人,她只想是莫司爵……

    医生的声音渐渐的远离,她隐约听到医生在说,用力,用力,对,深呼吸,用力……

    她很努力的在用力,把身体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上面。

    可是,越是用力,越感觉到疼。

    ……

    这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她已经尝过各种疼痛,可那些疼痛,都不如此时的疼痛让她受不住。

    她以为自己那样耐的住疼,一定可以忍住的。她一定可以撑着,不喊痛的把宝贝生下来。

    可是……

    “莫司爵,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沐欢已经疼的所有感观只汇聚在正在生宝宝的那一处,只感觉到身体被硬生生的撕-裂开来……

    “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骗我……”

    沐欢不知道该怎么缓解自己身体的疼痛,越是说,越是觉得委屈。并非真的恨着他,只是,怨他丢下自己一个人。

    指甲掐进牀里,只留了一点指甲,抠的太用力,指甲被她抠断……

    鲜血从断掉的指甲上溢出,十指连心疼,沐欢却感觉不到。

    “啊……”

    撕心裂肺的尖叫,这是理智无法压抑住的。

    这样的尖叫声,医生早已习惯,病人有力气,叫出声更有助于出力……

    就在尖叫出声的时候,一双大手握住了她的手。

    纤细雪白的手上已染上了鲜血,被大手扣住的时候,熟悉的触感让她大脑有片刻的清明……

    莫司爵……

    当脑中闪过这个深入骨髓的名字时,沐欢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突然决堤。顺着眼角,疯狂的往外滚。

    早已汗湿的鬓角,再次被泪水湿透。

    黑发,湿粘粘的在脸颊。感觉到熟悉的触感挑开她沾在脸颊上的黑发,大手贴在她的脸侧……

    ……

    耳边医生的话还在耳边,一遍遍的提醒着自己用力,呼吸……

    助产师也是一直在一侧帮着忙,产房里的一切都没有改变。

    沐欢越发不敢睁开双眼,如果真的有一个大男人出现在产房里,里面的医生护士不会没有一点异样的表情,不会还这样淡定的继续帮她生产……

    越来越多的泪水从眼眶里滚出来……

    不管是幻想出来的,还是他用着另一种方式出现,沐欢忍不住握紧了扣在自己手上的大手。

    已有无数次,沐欢感觉到莫司爵的存在。

    自从第三次产检那一晚后,她已经不止一次的像是魔障了一样,察觉到莫司爵的存在。

    可是,一次又一次,只是证明,是她的想象。

    只要她一睁开双眼,就会发现,那只是一场梦。只要她一转身去寻,只会看到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或是一片空旷,哪里会有莫司爵的身影。

    渐渐的,沐欢已习惯了这样的感觉。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她从来不会去相信鬼神,可是她却宁愿相信,这是莫司爵用着另一种方式陪在自己身边……

    不敢睁开双眼,沐欢很怕睁开双眼的时候,这样的触感就会消失……

    明知道莫司爵不在了,明知道她进产房的时候他是不可能陪着她的。

    别人都可以有机会让孩子的父亲陪同,可她却永远没有那个机会。

    这种没有可能的奢望,沐欢不会让自己做梦……

    但是,在最疼的时候,在心底最脆弱的时候,在手感觉到莫司爵存在的时候,沐欢被压至心底最深处的渴望汹涌而出。

    “莫司爵,我疼……”

    沐欢感觉越来越疼,疼的大脑越发无法清醒。所有的感观,再次被疼痛侵蚀。

    脑海中,只有莫司爵和孩子……

    她疼……

    好疼……

    原本一直强撑着,没喊一句放的沐欢,在手握住熟悉的触感时,心底深处的脆弱再也压抑不住……

    一遍遍的喊着自己疼……

    分不清究竟是握着她手的大手越收越紧,还是她自己因为疼痛而把莫司爵的手越握越紧。

    沐欢只知道,她只想借着这股力,把宝宝生下来。她害怕自己一睁眼,又是一场空,心底那口气卸下,她无法把孩子生下来。

    她真的好疼,疼的快要撑不下去。脑海中只有一个信念,她要撑住,她要用力,要把孩子生出来……

    意识有些混沌,怀孕期间,一直努力的调养着身体,很想在生宝宝的时候,体力可以跟的上。

    此时,明显感觉到体力耗的越来越快,在医生让她用力的时候,她越来越无法提起力气。

    她心底很怕……

    ************

    几小时前,莫司爵戴着面具与古霍凤邪一起走出来,上了车才发现殷牧离的未接来电。

    在沐欢怀孕后,原本在情况未明的情形下,他并不准备把殷牧离也拖进来。

    但如今,沐欢怀孕,莫司爵不能时时刻刻守在沐欢身边,在柏城,他唯一能放心的人只有殷牧离。

    在回去之前,他联系了殷牧离。

    ……

    如果不是紧急的情况,殷牧离不会主动联系他。在沐欢预产期前,他已经托付殷牧离,如果有什么突然情况,要立刻联系他。

    电话立刻回拔过去,得知沐欢已经进了医院后,他立刻扯下面具,上了直升机,飞回了柏城。

    ……

    一早,他便已决定在沐欢生产的时候要陪着沐欢一起迎接他们的孩子,在她最需要陪伴的时候,陪在她身边。

    医生和护士,殷牧离一早便已重新安排好。

    在他出现在医院时,立刻有人拿着白大褂和口罩递给他换上。

    走进产房的那一刻,他看着不远处自己深爱的女人,撕心裂肺的叫出自己的名字……

    原本只是想远远的站着,但当沐欢叫出他名字的那一刻,莫司爵的双腿已控制不住的迈出,等反应过来时,人已到了她的身边。

    人真的站在她身边,看着她布满汗水疼的脸上血色尽失的脸,步子根本就无法再挪开……

    目光心疼的看着闭着双眼,痛骂自己的沐欢,莫司爵此时多想低头,亲吻她眼角的泪水,很想紧握着她的手,告诉她,他在。

    但他只能站在一边,看着沐欢痛,却什么也无法做。

    在余光扫到她疼的掐断了自己的指甲,心一揪,大手已无法控制的握住她的手……

    握住的那一刻再也舍不得放开……

    明知道,这样很容易让沐欢察觉到他的存在,可此时此刻,莫司爵已考虑不到其他,满脑子只有沐欢……

    那一声声我疼,像是刀在凌迟着他的心。莫司爵没出声,可是双眼却是把他心底所有的情绪都表露出来。

    他恨不得代替沐欢痛……

    漫长的心理折腾,莫司爵无数次,欢欢这两个字已经到了喉咙口。看她痛成那样,莫司爵几度都想开口安抚她。

    可卡在喉咙口,用仅存的理智,压了下去。

    就在要撑不下去的时候,耳边听到医生声音微微拉高,鼓励着沐欢的声音……

    “看见头了,继续用力……一……二……三……”

    ……

    她感觉得到宝宝在慢慢往外推,撑到自己,撕-裂的疼痛越来越明显……

    “啊……”

    当卯足了最后一口力气,沐欢尖叫出声,弓起的腰身,在感觉到孩子生出来的那一刻,腰软无力的落回牀上。

    耳边听着医生的嗓音在说:“生了,生了……”

    沐欢很累,前所未有的累……

    之前是不敢睁开双眼,现在孩子落地的时候,她迫切的想要睁开双眼看看自己的孩子。

    眼皮很重,沐欢失力的喘息着。

    “宝宝……”

    指尖轻动着,她想看看她的宝宝,迫切的想要看看她的宝宝。虽然早已知道自己宝宝的大概是什么模样,可在宝宝降临的第一时间,她最想的便是看宝宝一眼。

    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沉重的眼皮,无法睁开。

    不知是不是因为用力太多,沐欢吃力的靠着强撑着把眼帘掀开。

    闭着双眼太久,哭了太久,睁开双眼的时候,眼前是一片模糊的。

    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小护士手中抱着一个婴儿,听到她的声音,正抱着婴儿往她走过来。

    ……

    孩子刚生下来,医生正在处理,却突然脸色一变……

    “准备止血!”

    眼前的视线并没有变得清晰,反而越来越模糊,大脑像是一瞬间失了力一样,沐欢在感觉到有汹涌温热的液体在往外涌的时候,刚睁开的双眼,又无力的阖上。

    “欢欢……”

    在闭上双眼,意识陷入混沌的那一刻,沐欢耳边听到了熟悉的嗓音,惊慌的叫着她的名字。

    欢欢……

    莫司爵……

    是他吗?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