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188章 :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司爵,我们的宝贝,她刚刚……踢我了。”

    只有她一人的卧室没有人应她,唯有她自己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

    沐欢只觉得鼻子酸的更厉害,眼底有湿意在涌动,不知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关系,她现在越来越难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她心底是怨莫司爵的,怨他最后还是骗了他,怨他怎么可以这样伤她的心……

    她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为此她做过很多努力……

    她曾在从医院出来后,把御湖上园里属于莫司爵的东西,一一的都收了起来,放进楼下一间房里。

    锁上了那扇门,像是锁住了自己的回忆,让她只向前看,不再回头。

    不去看,便不会睹物思人的去想。

    不会想,便不会有着蚀骨的思念。

    不思念,便不会有让人绝望的难过。

    可收起了属于莫司爵的东西,原本就大的空间,显得更加空荡,空的让她原本就空的心,更空。

    心里遗失了最重要的一块,还是永远都找不回来的一块。

    ……

    以前有莫司爵在的时候,她并不觉得御湖上园大,比起沐家,这里已经算是很小了。

    可,当莫司爵的身影不在,这里显得那样大。刘妈的时间几乎都在这里,陪她说话,可她依然觉得很空……

    心口空掉的位置,就算每天把时间填的满满的还是觉得很空……

    ……

    她以为自己把属于莫司爵的东西都锁起来,便可以让她慢慢把莫司爵放下。

    可是,当她在把门落锁后逃避以午睡为理由,上楼直接进了主卧。

    这间主卧是回忆最多的地方,也是莫司爵痕迹最重的地方。

    里面只剩下她的东西,衣帽间的门开着,另一半,空空的。浴室门开着,看不到,脑中却慢慢浮现出所有的东西都是单份的。

    沐欢躺到牀上,拉过被子盖住自己,强迫自己闭上双眼。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以为过了许久,睁开双眼从牀上坐起,又下楼的她,才过去几分钟。

    打开那扇门……

    刘妈见她打开那扇门,一点也不意外。上前,陪着她一起把东西一一摆好。

    每错了点位置,沐欢都会走上前,轻轻的挪动着,直到和最初完全一样。

    等把莫司爵的东西都一一摆好,沐欢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提步上楼。

    再次躺进牀上,沐欢闭上双眼,一手抚在小腹上,一手按在心口……

    疼。

    ……

    她也曾想过搬离御湖上园,住回自己的公寓。那里,没有莫司爵的一点痕迹。

    文博按她的要求一上午就把家里重新布置好,可是,只回去不到半小时,她又回到了御湖上园。

    她也曾避开关于她和莫司爵的一切,绝口不提他。可是不提不代表真的可以忘记,不过是自欺欺人。

    在夜深人静之时,她躺在空荡荡的牀上,手抚在小腹上,这个小生命的存在,会让她永远都无法忘记莫司爵。

    她无法不要这个孩子,无法像有些女人一样,狠心的切断和过去的一切联系,没有了孩子的牵拌,也许把一个人放下会容易许多,但,她做不到,甚至连想也不敢想……

    ……

    她在挣扎过后,也明白。也许人活在世上,都有她必须要经历的劫,莫司爵就是她的劫。

    从她坚定的想要留下这个孩子的时候,她便无法把莫司爵这三个字从自己生命里剥离。

    她不再勉强自己,开始顺其自然。

    *************

    沐欢在腹中宝贝安静下来后掀开被子起身,微微弯身从牀头的抽屉里拿出一本很厚但却很精致的本子,坐到梳妆台前,打开。

    这是在发现怀孕那一天,她在江静初离开后没多久让沐文博去帮自己买的,她靠在病房的牀头,认真的记录着,那一天,她发现怀了腹中的宝贝,多少天。

    从那天开始,沐欢每天都会记录着。任何一点宝宝的小变化,或是当天发生的一些小细节,都会一一的记录在这本本子里。

    每天记录的内容长短不一,但每一天都记录的很认真。

    沐欢翻至今天的日期,在后面加上,晚上九点零八分,我们的宝宝第一次胎动……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第二天一早

    沐欢挽着长发,穿着长裙,长度正好到脚踝,脚下穿着平底鞋,和刘妈一起出门。

    “太太,我去买菜了。”

    “好的。”

    伸手接过刘妈推着的婴儿推车,和刘妈两个方向。她每天早上都会和腹中的孩子,还有不悔一起在小区散散步。

    从早上七点出门,一直到八点回去吃早餐。

    御湖上园的环境很好,沿路边都是林荫。就算是夏天的早晨,也不会太热。

    沐欢双手推在婴儿车的推手上,步子很慢,偶尔停下脚步,回应坐在婴儿车里回头看她的不悔。

    走了半个小时,沐欢找了一处树荫下的凉椅坐下,和坐在婴儿车里的不悔玩着。

    不悔被逗的咯咯笑着……

    细碎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洒在沐欢脸上,柔化了她的神情,也许是因为腹中怀着小宝贝的关系,沐欢浑身散发着母性光辉,眼神温柔的像是能溢出水来。

    看着不悔纷嫩的小脸蛋,那乖巧的小模样,越看越喜欢。

    四个多月的小不悔,长相越发的精致漂亮,那小鼻子,小眼睛,和江静初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

    从这相似的五官上,脑中闪过江静初柔柔静静的样子。

    对她活着时最后记忆便是她坐在那群如狼似虎的媒体人面前,那沉静的模样。

    最后,那深深的一鞠躬……

    沐欢不知为何,竟然讨厌不了江静初,不知是因为她怀的是君天的孩子,还是因为她的眼神。

    几次的见面,她都有无法掩饰的眼神,那眼底流露出来的悲伤。

    她还记得,在医院她楼下,从文博手中接过不悔,低头看着不悔时的模样。

    “不悔,你妈妈她是爱你的。”

    就算她对君天的感情变了,转移到了莫司爵身上,可是对不海,她是爱着的。

    沐欢就是没有想到,江静初最后竟然会为了莫司爵自杀……

    ……

    从她澄清了她小三的身份后,她便一直在找她。

    她没想到,从殷牧离那里得到江静初的消息,竟然是她自杀的消息。

    她让殷牧离封锁了江静初自杀的消息,立刻赶了过去……

    因为之前澄清的视频,江静初带着不悔搬到了一间普通的公寓楼里。

    她赶到的时候,听着强尼在向殷牧离汇报大概情况。

    从邻居们那里得到的消息,江静初搬到这里才半个多月,她每天都是独来独往的,带着一个孩子。

    偶尔的照面,殾能看到她的表情郁郁寡欢,双眼总是红肿的,气色很差,像是许久没睡过一样。

    也不说话,见到人也不打招呼,别人和她打招呼她也像没听到一样不理。邻居打过一两次招呼,江静初不搭理,便没人再拿热脸贴她的冷脸。

    沐欢听着强尼这样说,很快,楼上的人下来,里面爆炸的太厉害,残骸已寻不到。

    不仅仅是简单的煤气爆炸,江静初明显是一早有准备,没准备活下来。

    她不仅仅开了媒气,点燃,甚至在屋子里放上了许多易炸的物品……

    这并非是一个意外,而是一早就计划好的自杀……

    ……

    沐欢回到御湖上园后,一连一个星期都没睡好。

    总是会想起,只见过一面的不悔,她现在也是一位母亲,想着那么可爱的孩子就这样没有了,心底总是会很难过。

    江静初叫孩子不悔,应该是指她不悔生下这个孩子。就算,这个孩子是君天的,她也不悔。

    很明显,江静初是那样爱着这个孩子。她是作是在一周后一天早上突然想起来的,她立刻给殷牧离打电话。

    殷牧离听说她江静初的孩子可能没死,他很直接的说这样的爆炸,大人都尸骨无存,孩子怎么可能生还。

    “殷大哥,我想去调监控。”

    也许是想到江静初看着不悔的眼神太深刻,那流露出来的爱让她难以相信,江静初会带着孩子一起死。

    也是心底很希望,江静初没有带着不悔一起死,给君天留下一点血脉。

    她既然愿意生下来,又怎么会这样轻易的带着不悔去死。

    ……

    殷牧离见她说的坚定,便应了她,两人去调了当天的监控。

    沐欢看到江静初抱着孩子出去,然后江静初再出现的时候,孩子并没有抱在手中,直到爆炸,江静初的身影也未再出现在监控里。

    她并没有再出来,也就是说,孩子抱出去之后,就没再抱回来。

    ……

    知晓不悔被江静初送走了,还活着,殷牧离便帮着她寻找着。

    柏城很大,大大小小的孤儿院也有很多。

    每天的弃婴都很多,而他们并不知道,江静初具体是什么时候把孩子送过去的,只能从江静初早上出门的时间开始,一直到傍晚回来的时间点,这样排查着。

    因为没有不悔的照片,沐欢只能去福利院去看。她身体的关系,也不能太勉强自己。

    一家一家的,等找完柏城大大小小的孤儿院,并没有寻到不悔。

    沐欢因此又看了几遍备份的监控,很确定江静初把孩子抱出去了后,就再没抱回来。

    孤儿院找不到,殷牧离甚至动用关系,去寻找了最近收-养-孩-子的家庭。

    这样的范围更大了……

    但这样也有些抱养回家,还没有户口落实的,如同大海捞针。

    就在找了二十多天后,文博回来看她,在知晓她在找不悔的时候,从手机里调出一张照片,那是她抱着不悔时,拍的照片。

    有了照片,沐欢和殷牧离又把找过的孤儿院又找了一遍。这次,没有找几天,便有一间福利院看到照片,说是有这个孩子。

    是大概一个月前送来的,被丢在了孤儿院门口。

    他们找来的时候,孩子生病,孤儿院的医生无法治疗,被抱到大医院了,回来后已经是三天后,这事也没人提,便忽略了……

    ……

    “沐欢。”

    沐欢正看着不悔出神,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沐欢闻声目光从不悔的小脸上移开,转向不疾不徐走过来的男人。

    “寒笙。”

    看到古寒笙有些意外,他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低头看了一眼腕上的时间,竟然已经八点多了,她坐在这里发呆不知不觉坐了半个多小时,都错过了早餐时间。

    “刘妈早餐准备好了。”

    古寒笙走到婴儿车边,弯身抱起坐在婴儿车里看到他咿咿呀呀的小不悔,明显很喜欢看到他,看到他,咿咿呀呀的更兴奋了。

    两只小手不停的挥舞着……

    沐欢起身,看着古寒笙伸出双臂抱起不悔。不悔被抱起时,两只肉嘟嘟的小手立刻抓住他的衣服,小脸往他身上蹭,太开心,口水连连的,都蹭到了古寒笙的身上。

    古寒笙单手轻松的抱着不悔,从口袋里拿出随带着的手帕,温柔的把不悔嘴上连着的口水擦干净。

    “沐欢?”

    古寒笙帮不悔擦了口水,看着咯咯笑着的不悔,亲了亲她的小脸蛋。

    一手抱着不悔,另一手握着婴儿车的把手把婴儿车转方向时,察觉到沐欢的目光有些失神的盯着他的脸。

    “看什么?”

    古寒笙目光直勾勾看着沐欢,似是在她脸上寻着什么。

    沐欢轻轻的摇头说道:“没什么。”

    说完后,目光转向古寒笙怀里的不悔,温柔说道:“不悔,我们回家喽。”

    ……

    古寒笙见沐欢并没有异样,也未再追问,刚刚她究竟在看什么。

    回御湖上园的路上,沐欢和古寒笙如同朋友一样的聊着。

    沐欢握着小不悔的手,努力忽略自己心底那涌现上来的难过。

    刚刚看着古寒笙逗着小不悔,那样的眼神,那轻轻落在她软软的小脸蛋上的唇,透着他,她的脑中竟然会情不自禁的想到莫司爵……

    眼前的那张脸便变成了莫司爵,而抱在他怀里的不悔,变成了她腹中的孩子。

    如果,他还活着。

    等他们的孩子出生后,莫司爵一定会比古寒笙对小不悔还要温柔……

    可……

    他不在了……

    很多时候,并非是她要去想,而是太多的画面,总是会没有防备的撞进脑海中,让她措手不及……

    深陷入想象中,拔不出来。

    ……

    等沐欢和古寒笙回来后,刘妈又重新准备了两份早餐。沐欢重新去洗漱了一下,下楼后,刘妈早餐已经准备好。

    沐欢和古寒笙两人吃早餐,刘妈则抱着不悔到一边给她喂牛奶。

    等吃完早餐,沐欢给不悔换了一身衣服。

    今天古寒笙临时过来,并没有提前打招呼。

    说是今天正好没事,便过来带小不悔出去买些玩具和新衣服。

    “你今天也要出门?”

    沐欢现在肚子现在穿裙子都已经藏不住,怕小不悔踢到宝宝,抱不悔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

    下楼梯更是小心,古寒笙看着出现在二楼的沐欢,已直接上前,伸手接过不悔。

    沐欢应了一声,并未拒绝古寒笙抱小不悔。

    步子小心的下着楼梯,直到站在平地上,这才停下脚步,看着身侧的的古寒笙回答道:“今天做产检。”

    “顺路送你去医院。”

    “嗯,好。”

    古寒笙抱着小不悔,沐欢随着他身后,前后脚出门。

    门在沐欢身后关上,刘妈站在客厅,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心底很矛盾……

    因为不悔的关系,古寒笙时不时的就会来这里。不管是从长相,还是身份上来说,古先生的条件都很好。

    可是,刘妈的心底依然是偏向莫司爵的……

    但是……

    人总要向前看,莫先生现在已经不在了……

    太太愿意生下莫先生的孩子为他留下一个后已经做的很多了,也不能让年纪轻轻的太太一直单身带着孩子,孤独终老……

    唉……

    刘妈再次叹了口气……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医院

    “不用陪我了,医院细菌多,你带着不悔到隔壁坐坐等我,我很快就出来。”

    沐欢下车,看着随她一起下车的古寒笙,拒绝了他的陪同。

    蔓妮有时候也会陪她过来做产检,大部分时候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做产检。

    她和古寒笙因为不悔的关系,而成为朋友。古寒笙的陪同让人感觉到很舒服,一个有着善心,喜欢孩子的男人是让人无法排斥的。

    但是,产检,沐欢下意识的不愿意让他一起陪同。

    之于她来说,如果有男人陪同,这个位置应该是莫司爵的。

    他现在已不在……

    那么,她便一个人。

    ……

    沐欢挑选的医院是一间私人医院,隐蔽性很高。所以,她过来做产检,到现在也没有被曝光出来。

    今天古寒笙送她过来,她没让走地下停车场,直接从电梯进医院,而是让古寒笙把车停到医院外。

    “好。”

    古寒笙应了一声,看起来就像是随口一提陪她上去一样。

    “当心。”

    沐欢脚边有颗石子,脚侧了侧,古寒笙立刻伸手扶住她的手臂,稳住她的身体。

    确定自己大题小作了,古寒笙立刻松开手……

    “伞。”

    古寒笙弯身从车里把沐欢的伞拿出来,撑起,递给沐欢。沐欢伸手接过:“谢谢,我进去了。”

    “嗯。好了给我电话。”

    “嗯。”

    沐欢应了一声,然后转身往外医院里走。

    古寒笙站在阳光里,看着撑着遮阳伞,脚步徐徐往里走的沐欢。

    怀孕已五个多月,可从她背后看依然如同未孕一样纤细。

    唯一长的肉,只有凸起的小腹。

    与之前见到她的不同便是,气色是越来越好。刘妈把她照顾的很好,他偶尔也会带过去一些孕妇吃的补品,给她补身子。

    但,吃的再好,沐欢也不见长肉。

    ……

    坐在婴儿椅上被忽略的不悔,小手玩着玩具,嘴里咿咿呀呀的……

    车门被拉开,小不悔看到古寒笙,又甜甜的笑起来,口水扑哧出来。

    看着不悔,古寒笙再次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把她嘴角的口水拭去,车开到一边的甜品店……

    弯身,抱起不悔,走了进去,点了一份水果,喂着不悔。

    ************

    做完产检出来是四十分钟后的事情,沐欢走出医院的时候,古寒笙的车刚好开过来。

    沐欢提步走过去,看着古寒笙下车,帮她拉开车门。

    沐欢弯身的时候,古寒笙的脸色一变。

    “不用了。”

    不仅是古寒笙感觉到了,沐欢也感觉到了。

    她常常面对这些,自然也清楚,刚刚是怎么回事。

    她被跟拍了……

    “确定?”

    古寒笙看着坐进车里的沐欢,在关上车门前,询问着。

    言下之意,如果她不愿意这些曝光出来的话,他会立刻处理。

    “嗯,我本来就没想过要隐瞒。”

    既然决定留下这个孩子,她就没有想过要瞒着一辈子。

    孩子总是会被媒体知道的,只是没有刻意的公开,现在被拍到了,就拍到了吧。

    怀着莫司爵的孩子,她并不知道这个消息曝光出去会是怎样的结果,不管如何,她都不会隐瞒,这是莫司爵的孩子这个事实……

    “嗯。”

    古寒笙应了一声,目光看着垂眸温柔凝视着凸起腹部的沐欢,捏在车门上的手紧了几分。

    在沐欢抬眸的时候,手已松车门关上,自己直接跟着上了车。

    车,缓缓的开离。

    ……

    在古寒笙的车开离时,不远处偷拍到了记者,激动的看着车离开,这才现身迅速走到不远处停着的车,拉开车门坐进去,心脏还在噗通噗通的跳着。

    并没有继续跟上去,他到现在还在激动自己拍到的内容,握着相机的手无法控制的在抖着。

    《峰火》已经开播,随着《峰火》的开播,沐欢的人气越来越高涨。

    大家都想拍到沐欢的消息,但一直没见有消息曝光出来。

    他今天竟然走运的跟拍到了,还拍到了这么劲爆的……

    看着照片中的沐欢,那明显凸起的腹部……

    沐欢怀孕,这一曝光,都可以想象出来他们的独家会卖多好……

    他的奖金……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