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我要他醒过来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183章 :我要他醒过来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红楼之公主无双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她,真的怀孕了吗?

    沐欢坐在牀上,还在流血的掌心按上自己的小腹。

    这二十天,沐欢从原本的九十多斤,迅速掉到八十多。一米七的人子,看起来特别单薄。

    就算这样坐着,手按在小腹上也感觉不到什么肉,平平坦坦的,哪里有一点怀孕的迹象。

    是太过于相信,而被伤的太彻底。沐欢已不敢再去轻易的相信,害怕去相信,害怕失望的感觉。

    她已经没有一点坚强可以再承受一次失望……

    所以,她宁愿不要去相信。

    ……

    沐文博看着沐欢的动作和表情,看了一眼医生后说道:“麻烦帮我姐安排做个b超,现在。”

    医生也看到了沐欢的状态,从她被送到医院,检查结果,心伤过度……

    现在的她,谁看到都能感觉到她身上那股求生慾望太淡,淡到好像完全已不在乎自己是生是死……

    现在,家属迫切希望用她腹中这个孩子让她重新有活下去的信念。

    人,最怕没有活着的信念。

    “嗯。”

    医生应了一声,立刻吩咐护士去准备。

    ……

    沐文博坐到牀边,看着沐欢轻声说道:“姐,我们现在去做个b超,顺便再买几支验孕棒你测测,好不好?”

    沐欢的反应有些迟钝,在听到沐文博的话后,大脑半晌才接收到他说的意思。

    目光看向他,手按在小腹上,最后还是轻轻的应了一声……

    如果不是骗她的,如果这里真的有……

    ……

    b超是先出来的,沐欢从做完b超,没立刻回病房,而是直接等待着。

    没等多久,沐欢看着医生手中拿着的b超放在自己面前。

    听着医生说着,沐欢的目光静静的看着,看着医生指的位置,并没有说话。

    起身,去了洗手间,手中拿着刚经过药房买的四支验孕棒,不同牌子的。

    ……

    “呜……”

    坐在里面的椅子上,沐欢看着手中四支验孕棒上同样的显现,两横……

    她是真的怀孕了……

    ……

    沐文博一直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等了许久也不见沐欢出来,很是担心的让人去敲了敲门。

    敲了几下,门从里面拉开,一双眼睛肿的跟核桃一样,她哭过……

    “姐。”

    沐文博立刻迎了上来,看着她的表情一时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在想什么。

    他没想到莫司爵的死会对沐欢打击这么大,他想过如果莫司爵出事,姐一定很难承受。

    这一次,他不能再让姐一个人承受,他必须要陪在她的身边……

    可他没想到,在他眼中无坚不摧,像是打不倒的姐姐,这一次会直接被击垮……

    ……

    沐欢没说话,一直沉默着和沐文博回到房间,病房里的被单已经换成干净的了。

    手上的伤口也在刚刚处理过了……

    沐欢掀开被子躺上病牀……

    “文博,我饿了。”

    一句话,让沐文博眼眶红了,立刻去拿保温筒,把小桌子撑起来,把还热着的食物,一一摆放在她的面前……

    ************

    夜幕降临

    早已过了探视的时间点,护士站只剩下值班的护士,高级病房外,很是安静。

    病房门无声无息被推开,睡的正沉的沐欢并未察觉到有人进来。

    病房的灯已关,只剩病房门的那扇玻璃把走廊的灯光透进来,足以让男人看清躺在病牀上沐欢的动作。

    卧室里开着舒适的暖气,沐欢平躺着,唇角噙着一抹不自觉的弧度,两手交叠着按在小腹上。

    那呵护的姿态,足以让人看出答案。

    从上午得知这个孩子,再到现在,她并没有任何想打掉的想法。

    她这是准备留下这个孩子……

    她竟然要留下这个孩子……

    她如果不是脑子不清楚,那就是……

    答案在闪进脑之前就被直接踢出脑海之外,目光阴森的盯着沐欢的小腹位置……

    这个孩子,他绝对不会允许留下来。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二十天前,柏城,海边

    雨势越来越大,天空黑沉的可怕。

    闪电雷鸣,让人心都悬在嗓子眼。虽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可这样的天气里,阴沉沉的,总让人觉得慎的慌。

    处理完莫司爵的两人站在海边,看着刚被丢下去的人转眼就被海浪卷走,不见人影。

    又是巨浪卷来,拍打着岩石,浪越来越高。

    ……

    天气越来越坏,雨势也是越来越大。

    风大的让站在海边的两人都有些站不稳,两人对视了一眼。

    这样恶劣的天气里,被丢下去的莫司爵很快就会被卷到大海深处。这么大的风雨,不用多久,地上的血迹就会被冲散,就像一切都未发生过一样。

    他们没有打伞,身上早已湿透,湿哒哒的在海风里,冻的直抖。原本温度已有些回升,可这场雨又直接让温度直降了下来。

    衣着单薄,两人似有默契的在对视一眼后,转身往不远处的车走去。

    这样的鬼天气,根本就不用等证据全都冲散再离开。这样的鬼天气,证据还能留下来才有鬼。

    脚步加快的回到车里,伸手扯过纸擦着湿透的身体。暖气开至最大,身体温度才稍稍回升一些。

    “走。”

    身体没那么僵后,这才开车从另条路开车离开。

    两人的车离开没多久,一辆黑色房车在雨雾中尾随而来。

    车刚停下,前面车门已推开,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从车里下来。

    手中撑着伞,明明风大雨大的,他一手牢牢的掌控着伞,竟未被风吹偏。

    弯身从停车的位置开始一直向前仔细查找着……

    虽被大雨冲掉了许多痕迹,但之于他来说,寻起来并不是很困难。

    很快便寻到了莫司爵中枪的位置,古霍蹲下,伸手在草地里按了按后拿起,两指捏了捏,两指间的触感,很确定是血迹。

    起身,看了一眼前方位置,立刻提步向前走。

    一看,就是两人的正常脚印,加上中间的脚后根着地,明显是没有反抗能力,被两人拖着往前的。

    随着脚步,一直到海边。脚步没了,拖痕也没了。

    低头看了一眼下面,下面是翻涌的海水,在狂风暴雨里,海水也野-兽化了。

    卷起的巨浪,一浪比一浪高,甚至都要扑至他站的位置。

    古霍只是看了一眼,便已确定,莫司爵现在的去向。

    他已被人直接暗杀,抛至大海中。

    确定了答案后,转身,直接走到车边。

    ……

    “七爷,晚了,人已被杀,抛至海中。”

    古霍一手撑着黑伞,站着车边,看着坐在车里的凌墨北,用他最喜欢的方式,简单明了的把他用最快速度得到的结果告知。

    和莫司爵在文莱有过一面之缘……

    那天他们和七爷分散了,如果不是莫司爵带着受了重任的七爷藏了起来,谁也不知道,七爷能不能在重伤的情形下,还能一人对着十多号人。

    他算是救了七爷一命……

    七爷从来都不喜欠人,在被他们带离的时候,问了莫司爵的名字。

    在得知莫司爵出事后,七爷便立刻让他安排了直升机,直接到了云南,再由云南的机场,飞到柏城。

    下了机,从机场直接到监狱。

    七爷坐在车里等着,而他们如自家后花园般的在监狱里制造了一点小混乱,之后逛到了莫司爵被关的小牢房,得知他已经被人带走。

    并没费多少时间便寻到了带走莫司爵那辆车的踪迹,车,一路尾随。

    在大雨里要跟上一辆车,比平时难度虽高一些,他几度,跟丢了人。但凌墨北却轻易的再次锁定了跟上。

    对凌墨北的跟踪技巧,他们没有一丝怀疑。在确定了方向后,立刻跟上。

    他们已用了最快的时间追了上来,可没想到,还是晚了……

    ……

    坐在车里的凌墨北,听着古霍的汇报,幽深的眸微微敛下,未应声,直接推开了车门。

    “七爷!”

    古霍立刻把伞撑到他的头顶上方,两人身高差不多,古霍要比凌墨北魁梧一些。

    凌墨北的身材很是标准,下车后,风吹起他的风衣,突然提步向前走。

    古霍立刻跟上……

    随行的另外三人也立刻跟上……

    “七爷,我去。”

    古霍在凌墨北走到海边时,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凌墨北的世界里,并没有所谓的轻易放弃,也没有所谓的轻易下结论。

    人已枪杀,抛至海中。没有亲眼见到人,没有亲自鉴定人已死,并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古霍跟着凌墨北已许久,并非不知道凌墨北的性格,只是他没想到他会为了一个并不算真正救命恩人的男人,做到这样的地步。

    对一个这样的男人都能如此,更别说,有一天跟在他身边的他们……

    眼神示意了身后的其中一个男人,让他过来给凌墨北撑伞。

    “不用。”

    凌墨北淡声拒绝,身上的风衣脱去,递给古霍。蹲下看了一眼海边的痕迹,再感受了一下风向。

    当凌墨北说了不用后,没人再说话,接过他递过来的风衣。眼看着他直接跳进海里,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海浪中。

    四人没人再撑伞,目光都紧张的看着海面。这样的风浪,很容易被海浪卷走。

    他们四个人,虽然都熟水性,可水性并不好。

    凌墨北不让他们下水,也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虽然他们是他的手下,可凌墨北却从来不曾不把他们的性命不当性命……

    ……

    几分钟后,巨浪中,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浪里。顺着浪的波动,往这边游过来,而他的手臂上还伏着另一抹高大的身影。

    “七爷。”

    古霍在看到凌墨北后,立刻把衣服递给其中一人,和另外三人一起跳下海,帮着他把莫司爵从海里捞了上来。

    凌墨北刚上岸,风衣已经披到他的肩上,几人迅速的往房车方向走去。

    车门打开,光着上半身的莫司爵被抬了进去。

    刚刚在海里,凌墨北找到他时,伸手扯他衣服,一滑,人差点被浪卷走,衣服被他直接扔至海里,一手扯住他的手臂带到身边。

    在海浪扑打过来的时候,顺着海浪,省了许多力,两人被往岸边的方向卷。

    失血过多,被海水浸泡后,躺在深色的牀单上,更衬的脸上一片惨白。

    身体冰冷,像是没了生气。

    凌墨北没换衣服,直接卷起衣袖,在车开离之时,直接坐到莫司爵身边,接过手下递过来的氧气罩熟练的给莫司爵罩上。

    看着像是没了生气的莫司爵,刚在海里,他在撑起他时,手摸向了他颈部动脉,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

    房车里,灯开着,很明亮。看着莫司爵中枪的位置,正是匈口,这位置,直穿心脏。

    如果真是直穿心脏,从时间点上来说,别说被丢下海半小时,就算不被丢下海,中枪后也活不过几分钟。

    能到现在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只有一个可能……

    和他一样……

    ……

    话虽如此说,中了一枪,再看这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在监狱里应该没少受伤。

    带着这么重的伤,在海里泡了半个多小时,竟然还有意志力撑着,没让自己把最后一口气给泄掉。

    有时候,人能活着,并非仅仅是靠运气,也要靠自己的意志力。

    原本来柏城,不过是还一个人情。

    他凌墨北,什么都不愿意欠,最不愿欠的就是人情。

    但当他从海里捞起强撑着一口气没让自己死掉的莫司爵时,对这个男人,他多了几分欣赏……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手术是在飞机上进行的,一路上,古霍早已安排好人在机场候着。等他们带着莫司爵出现在私人飞机里时,飞机起飞稳在上空后,手术也同时进行着。

    如他预想中一样,莫司爵真的如他一样。

    子弹取出并不困难,只是莫司爵失血过多,在手术结束后,并没有一丝生命复苏的迹象。

    躺在担架上被抬下来,上了直升机,一直把他带回安置好,他都毫无生气的躺着。

    底下的人都知道这是七爷带回来的人,因此特别的重视。

    ……

    车直接把他送到他的住处,在进了房间后,凌墨北脱掉身上已干的风衣,随手丢至一边。

    一边往浴室走,一边解着身上衬衫纽扣。

    直到最后一颗纽扣解开,人已经到了浴室边,伸手推开门时,手中的衬衫随手丢在洗手池上。

    深色的流理台面,上面依然摆放着两套洗漱用品。

    凌墨北面无表情的解着长裤,目光从洗漱用品上慢慢往上,看着镜子中的男人。

    ……

    身上的伤疤大大小小,旧伤新伤,叠加在一起,分不清究竟是哪一次留下来的。

    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在金山角这样的地方,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随时都可能被别人干掉。

    而想要实力,每一步都是用鲜血堆积出来的……

    这么多的伤口,他太多已记不清,或是说,根本就不曾记过……

    唯独……

    凌墨北修长的指尖抚上自己月匈口的位置……

    这一看,就是枪伤,正中月匈口心脏的位置,开枪的人是想要他的命。

    他在生死线上徘徊过许多次,他尝过许多非人的折磨和痛楚,他未曾流露出痛苦的表情,更加未曾喊一声痛。

    他的痛感好像要比别人淡许多……

    唯独这一枪……

    他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疼痛,那种痛,像是一枪直接撕开了他的心。

    **************

    凌墨北走进莫司爵躺着的房间,这一晃已是二十天。

    莫司爵从被他带回来已经二十天,手术很成功,可人却一直在昏迷不醒状态。

    “七爷。”

    负责观察莫司爵情况的医生是跟了凌墨北许久的私人医生,医术也是数一数二了。

    “已经二十天了,人还未苏醒,可能……”

    “继续想办法,我要他醒过来。”

    “是,七爷!”

    私人医生应了一声,目送七爷离开。七爷也曾月匈口中了一枪,也曾落进大海里,后被救起,也是昏迷了许久才醒来。

    也许正是如此,对躺在这里的男人,才会……

    ……

    柏城,医院

    沐欢身上穿着病服,已是小号,可穿在身上还是松垮垮的。她身体太差,暂时还不能出院。

    刘妈在得知她住院,并怀了莫司爵的孩子,又哭又笑的。

    早早的就送来了熬了一晚滋补的汤,装了满满一大保温筒。最后还是文博一起喝,才把刘妈送来的汤喝了。

    刘妈没多逗留,忙着回去准备中午的饭菜和汤。送刘妈出去后,沐欢没回病房,而是直接进了电梯,下楼。

    文博去医院看爷爷了,没让她跟着一起去。她现在的身体状态,不适合来回奔波。

    九点多,医院的人很多。来来往往的人,沐欢步子迈的很慢,往不远处的休息区走,想坐在椅子上晒晒太阳。

    她顾着腹中的孩子,很注意脚下,也走的很慢。

    从知道腹中真的有了莫司爵的孩子开始,心底立刻涌出来的念头,那就是留下,她必须要留下。

    并没有第二个念头……

    不要这个孩子的念头,根本就没有机会在脑中闪过。

    ……

    一边走,手还护着般的按在小腹的位置上,小心翼翼的……

    突然,沐欢神经蓦地绷紧。

    敏锐的察觉到了身后不对劲……

    如果是身体状态好的时候,沐欢人早就已经直接避开了。

    可此时,当转头看到一名小护士推着推车,车轮好像坏了,直接往沐欢撞过来。

    从上面冲下来的,速度快的,沐欢想避开,可还未动,车已经到了眼前……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