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殉情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179章 :殉情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山村名医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其实标题和内容没关系,作者纯粹是无聊的蛋疼逗你们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出来骂我啊,快出来骂我贱兮兮咩,表潜水了,快出来也逗逗我玩……)

    “沐欢?”

    电话那边,殷牧离开口,尾音里藏不住对她的担心。他在告诉了沐欢大概情况后,电话那边安静的可怕。

    越是安静,殷牧离越是担心……

    “我没事。”

    沐欢的声音透过线路传进殷牧离的耳中,听在耳里看似很平静,可尾音却是难掩一丝轻颤。

    线路那边的殷牧离闻言眉头狠狠蹙起……

    “我很抱歉。”

    殷牧离的嗓音很沉重……

    昨天他就应该察觉到异样,莫司爵突然不愿意见沐欢本就是怪异之极,他明明已经怀疑。

    可却偏偏在他准备进去看情况的时候接到安歌的电话……

    “他不会有事的。”

    沐欢轻声低语着,不知是在告诉殷牧离减轻他的歉疚,还是在告诉自己。

    他不会有事的,他答应过她,以后不管是因为什么事他都不会再不告诉她就一个人偷偷离开,丢下一个人……

    他说过的,不会再丢下她一个人,不让她再慌。

    他说过的……

    莫司爵不会骗她的。

    莫司爵那么爱她,哪里舍得骗她。

    他,哪里舍得。

    莫司爵……

    你舍不得……

    是吗?

    ***********

    沐欢坐在牀上,目光盯着窗外,眼前并未模糊,反而是越来越清明了。

    她没哭……

    甚至连悲伤的情绪都不敢流露出来……

    只是呆呆的看着窗外的雨,一遍遍的在心底告诉自己,莫司爵舍不得骗自己,他不会忍心的。

    所以,他一定没事。

    雨势并未减,豆大的雨滴还在敲打着玻璃,每一滴都像是重重敲在她的心底,疼的窒息。

    双膝是曲起的,薄薄的真丝睡衣,让消瘦的身影看起来更是单薄。

    ……

    一手握着手机,一手紧扣在小月退上,五指从接起殷牧离电话,他开口说出司爵出事了。

    那样的语气,她的手便忍不住扣上小腿,指尖深深的掐进嫩肉里,刺痛感从自己指尖深掐处袭来,大脑才会清晰许多。

    她冷静的听着殷牧离说,司爵出事了。

    语气微顿后,又沉重的说,警方高层那边有消息,司爵于昨晚畏罪潜逃,杀了一名警察,打伤了五名。

    被警察追捕上,可是莫司爵很不配合的拒捕,甚至当场击毙了围捕他的一名警察,被警察一枪打拿着凶器的手臂打偏,正中心脏,跌下海。

    听起来,很是合理。听起来,依莫司爵的能力,如果真的想从警局离开,也不是没有一点可能,没什么值得怀疑的。

    涉嫌洗-黑-钱,证据确凿,他是没办法洗清罪名的。逃,是想要自由的唯一办法。

    可是,他怎么会。

    莫司爵如果有想逃的打算,当时在洛杉矶,他就不可能那么匆忙的赶回来。

    可没人会去想这一点……

    现在像是有一条线,一直把莫司爵往这里引一样。

    甚至如果她相信,从表面看起来,昨天莫司爵不见自己,都有可能是因为有了想潜逃的打算,不想事发后,会牵扯到她。

    毕竟现在的她,一旦身后没有了莫司爵,她就什么也不是。

    可……

    怎么可能?

    莫司爵他不会是这样的人,杀-人,还是杀警察……

    ……

    听起来,多像是电影里的桥段……

    沐欢就这样听着殷牧离说,其实多希望他在说完后告诉她,沐欢,这是星际环球准备投资的新剧,有个角色很适合你……

    可是……

    “我的人还在继续搜寻,司爵不会有事的。”

    殷牧离捏着电话,补充了一句。昨天没见到莫司爵,一早他便开车去了警局。

    他立刻安排人一起去了海边搜寻人……

    昨晚天气太恶劣,海浪太大,人跌进海后就被海浪卷走,直到现在也没有搜寻到尸体,警方那边已放弃搜寻。

    沐欢这样坚定的说,司爵不会有事的,他只是搜寻了两个多小时,就打算放弃了……

    活要见人……

    死……

    不,他不会死,也不会有事。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过来。放心,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沐欢冷静的拒绝了殷牧离人过来接她的提议,雨势太大,从那边过来,还需要很长时间,而她,等不及了。

    她知道外面的天气恶劣,但她也明白,自己现在不能出事。

    她必须要找到莫司爵,尽快找到他。

    ……

    切断了电话,沐欢掀开被子起身,月退不知道是不是曲起保持同一个姿势太久,在起身时,刺人的麻疼感袭遍全身。

    双腿站立,稳住,几秒后,沐欢感觉到脚底的凉意……

    垂眸,看了一眼自己赤着的脚。

    脚步挪动着,恍惚着忘记了自己昨晚拖鞋是摆放在另一边。

    几乎是下意识的,人已经跌坐回牀上。

    目光还在自己赤着的双脚下,腾在半空中。脚上的凉意还在,可却没有一只温热的大手握住,单膝跪在地上,帮她把拖鞋穿上。

    ‘以后都不许赤脚,嗯?’

    起身的男人,弯着腰,用着和她同等的高度看着她。低低的嗓音,带着他特有的气息,与她的气息亲密的教缠在一起。

    “好。”

    沐欢的目光依然盯在自己的双脚上,失了血色的双唇轻轻的昵喃应着。

    ……

    从另一边穿上拖鞋,沐欢简单的梳洗后,直接挑了一件衣服穿上,在出门前,拿上外套往外走。

    步子有些急,出门后,直接下楼梯。

    “太太,醒了,我去给你做早餐,今早想吃点什么?我熬了小米粥,你等会……太太……”

    刘妈听到楼上开门声,立刻放下手中打扫的活,走向楼梯口,看着出现的沐欢,这个时间点,真好。

    太太这总算是睡了一个好觉……

    话音还未落,便见沐欢在还有三个阶梯的时候,脚步踏空,身体不稳的直接跌下楼。

    刘妈惊呼着上前扶沐欢,被她的力道冲撞的跌倒在地,沐欢也跟着膝盖着地,身体摔在地上。

    疼痛感袭来,沐欢单膝跪在地上,一手撑在地上面。

    “太太,摔到哪了?”

    见沐欢眼眶红了,刘妈立刻起身上前担忧的问。在这里几个月,她还从来没见过沐欢红过眼眶,更别说流泪了。

    这要不是特别疼,太太怎么会眼眶都红了。

    “我没事。”

    沐欢轻轻摇摇头,摔的疼吗?沐欢也不知道,从接到电话开始,她心口位置就跟被刀直接撕裂开来,一直在疼。

    疼的,好像已经感觉不到身体其他的痛楚感。

    借着刘妈的力道,沐欢站起身。穿着长裤,也看不到膝盖的伤势。刘妈扶着沐欢要把她往沙发边扶,沐欢拒绝了。

    “刘妈,我现在要出门,中午你准备好饭菜,多做几道司爵喜欢吃的。”

    “先生?先生没事了,要回来了吗?好好好,我现在就去准备。”

    刘妈一听沐欢的话立刻兴奋的松开扶着沐欢手臂的手,转身就往厨房走。刚走几步,又转身回来。

    “太太,我还是先看看你的伤势……”

    “我没事。”

    沐欢拍了拍刘妈的手臂,走了一步给刘妈看,确定自己没事。她只是踏空了一个台阶,膝盖碰了碰。

    不疼,一点也不疼。

    她没事,真的没事。

    “那我去准备了,我看看还缺些什么,去买回来。”

    “嗯,好。”

    “刘妈,我出门了。”

    “太太,开车注意安全。”

    “嗯。”

    沐欢应了一声,开门往外走。

    “太太,伞。”

    在听到关门声时,刘妈突然想起来,沐欢没拿伞,外面雨那么大。

    门已经关上,刘妈立刻拿过伞,换了鞋拿了钥匙快步跟出去。

    “太太。”

    追出来的刘妈看着沐欢没打伞,步子迈的很稳,一步一步走在雨里。

    雨势太大,刘妈和沐欢两人中间隔着一段距离。

    眼见着沐欢走在雨里,那么大的雨,她撑伞的时候,雨水都能往自己身上溅,可沐欢却像是没感觉到雨一样,直至走到车边,拉开车门,弯身坐进车里。

    刘妈刚撑开伞追出两步,叫着沐欢,可砰的一声,车门被关上。车,开离她的视线。

    刘妈站在雨里,看着开离的车,心莫名的有些慌乱。

    刚刚沐欢一脚踏空她还没觉得有什么异样,但现在,走在这么大的雨里,衣服淋湿也没感觉,她的声音被雨水冲淡了一些,但也不至于完全听不到……

    只能说明,沐欢是在走神,精神状态并不好。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海边,风浪更大。乌云满布,黑压压一片,就罩在头顶,像是随时压盖下来,把人压垮。

    沐欢开车到的时候,殷牧离站在雨里,对着刚搜寻回来的人大声说道:“继续找。”

    “殷先生,不是我们不找,风浪这么大……就算真的是在这里掉下去的,也早就……”

    “找!”

    殷牧离冷声打断了男人的话,一个找字让领头的男人只能再次转身,对着身后跟着的十多个人说道:“继续找。”

    “强尼,伞。”

    殷牧离转身就看到没撑伞淋在雨中走过来的沐欢,她穿着宽松的外套,可却依然掩饰不住她单薄的身子。

    风浪很大,雨势也很大,她一步步走过来。

    对着跟在一边的强尼吩咐着,强昵应了一声,立刻转身要去车里拿伞。

    “不用了,风大。”

    风太大,伞也无法挡住雨势。

    沐欢的面上是平静的,看着不平静的海面。

    刚刚那人说的话她都听到了,可,人如果一旦连信念都没有了,还怎能去奢望,会出现希望呢?

    殷牧离没再说什么,与沐欢并肩站在海边。看着搜寻的人下去,没多久上来,还是没有消息。

    ……

    中午,雨势终于停了。

    搜寻的人也开始扩散开来的搜寻着……

    沐欢随着搜寻的人移动着。听殷牧离的建议,去车里换上了他新买来的衣服。

    湿透的长发早已在风里风干了,雨停了,风还未停。

    海风卷起沐欢的长发,露出她精致的五官,面上平静的不像是刚失去了心爱的人,冷静的过了分。

    殷牧离侧头看着站在身边的沐欢,看着她听着搜寻的人一次次的过来告诉他们,没找着……

    中午强尼送来了午餐,沐欢也吃了。

    直到傍晚,天色渐暗。

    “殷大哥,晚了,不安全,让他们今天收了吧。”

    晚上在海里搜寻,很不安全。而且,晚上想要海里找到人,那真的比大海捞针还要困难。

    “嗯。”

    殷牧离看了一眼沐欢,点了点头,让强尼吩咐今天收了。

    ***********

    沐欢脚步有些沉重,一步,一步。

    每走一步,脚都像是深陷进了地上冒出来的绿草里。春意已来,低头看着脚下那些冒出来的草。

    这些嫩草,让她看到生机,而跌进海里的人……

    也一定有生机……

    春天来了……万物都复苏了,人又怎会说没就没呢?

    ……

    “我送你回去。”

    “好。”

    殷牧离和沐欢之间的距离,明显拉近了许多。对这个女人,殷牧离是从心底接受认可……

    拉开车门,沐欢上了车。

    ……

    御湖上园

    “好好休息。”

    “嗯,我会的。”

    沐欢应了一声,推开车门下车,提步往里走,直到她进了门,殷牧离这才开车离开。

    ……

    “太太,回来了。”

    “嗯。”

    弯身换了鞋,沐欢余光看到刘妈的目光看向她身后,并没有看到莫司爵的身影,她眼底有神色在闪烁,可却没有开口问。

    沐欢像是没看到一样,换好鞋对刘妈说道:“刘妈,我先上去洗个澡,等会帮我煮一碗姜水。”

    “好的,太太。”

    ……

    沐欢半小时后下的楼,泡了个热水澡,散了散体内的寒气。下楼,刘妈把姜水端了过来,沐欢喝了一小碗。

    晚餐已经准备好,六菜一汤,摆在桌上。

    四道是莫司爵喜欢吃的菜,两道是自己喜欢的。

    “太太。”

    刘妈把盛好的米饭摆在沐欢面前,看着她伸手拿过,拿起筷子,开始安静的吃着晚餐。

    食不知味……

    刘妈的手艺没变,变的是心情。整整一天的搜寻,没有一点结果。她站在那里,就这样一遍遍的听着搜寻的人告诉她,没找到。

    每一次,没找到,明明是很简单的三个字,可每次从口中说出来时,就如同拿刀在凌迟着她的心。

    捏着筷子的手,越收越紧。

    低垂着头,继续吃着。

    她要照顾好自己,她不能倒下,这个时候,如果她放弃了,还有谁能坚持。

    她必须要坚持……

    ……

    一口一口,往嘴里喂,慢慢咀嚼吞咽,是怎样的心情呢?

    她终于可以体会到当时莫司爵一个人坐在餐桌上,摆上两人喜欢的菜,这样,仿佛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吃饭,还有着对方在陪着。

    他这样做,不是最终把她给等回来了吗?

    她,也一定能把莫司爵等回来。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一杯又一杯,殷牧离坐在二楼包厢,看着楼下钢管上扭动着的女子。

    体内并没有騷动……

    那一晚,面具女子,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他让强尼找了许久,却是不见人影。

    这里的老板,也不知道那人的身份。她只是偶尔过来跳舞,并不是这里的舞者。

    对待她,不似对其他舞者苛刻。

    她可以带动这里的气氛,慕名而来的人太多,渐渐的这里的生意也就越来越旺。

    老板自然不会去管她究竟是什么人,只要能让他赚钱的,他都奉为财神。

    每次她要来,都会提前打电话给他。殷牧离查过那个号码,并没有身份证登记……

    她似是在刻意隐瞒着自己的身份。

    今晚,他一个人在同一个包厢里喝酒,身边没有莫司爵,台下,也没有那名让女子。

    “殷先生……”

    送酒进来的服务生,看着已空的两瓶。

    殷牧离没再重复,只是看了一眼服务生,服务生没敢再多话,把第三瓶酒打开。

    殷牧离也没让人来陪酒,就这样一个人把一瓶又喝的见底。

    喝了三瓶,夜已深了。

    越是想醉的时候,越是无法醉。

    ……

    叫的代驾,殷牧离坐在后车座,车往他的住处开去。

    在半路,殷牧离按着太阳穴,突然开口换了地方,那是婚后,他和安歌的住处。

    代驾在前方转弯……

    二十分钟后,车停好。

    殷牧离从塞了满满的红色人民币的钱包里抽出几张,也没看多少,直接递给代驾。

    殷牧离有个习惯,就是除了卡之外,习惯性的在自己钱包里放上几千,有时候上万的现金。

    并不会用上,可他喜欢摆上。

    ……

    殷牧离喝的有些多,可还没到醉的地步。好看的眸子眯着,脚步有些不稳的呛哴,也没换鞋,直接往楼上走。

    一步一步,目标明确。

    他现在心底堵着一口气,憋在心口,无处发泄。他歉疚,无法释怀的歉疚。

    今天整整搜寻了一天没找到莫司爵,也没寻到任何蛛丝马迹。当着沐欢的面,他不能流露出心底的想法。

    那样恶劣的天气里,司爵中了一枪跌进海里,估且不说那一枪是不是正打中心脏,单是跌进海里,已是整整一天,已无生还的可能。

    如果,那天在警局,他没有接到安歌的电话,没有立刻离开赶去医院,没见到司爵,也许结局不会这样。

    安歌……

    ……

    夜已深,安歌睡的正香。人突然被提起来,扯到地上。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