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死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178章 :死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莫司爵是在车的颠簸中苏醒的,后脑勺被警棍重击过,意识清醒时已感觉到笃笃的疼痛感袭来,脑袋像是要炸开一般。

    脑后的血已干涸,黑发粘在头顶,整个人甚是狼狈。

    横躺在后车座,双腿耷拉在地上,双手被手铐反拷在后面,很吃力才坐起身。

    ……

    被警棍敲晕前,他还在监狱独立的小牢房里。从大牢房被转进小牢房时,莫司爵便已有了更多的警觉性。

    在进监狱的第一天,他便已感觉到里面早已安排了许多人。他在里面,一双手难敌那么多人。并没有人直接危害他的性命,可下手却是一次比一次狠。

    看守的警察,看着大部分像是没看到一样,偶尔在情况恶劣的时候才会上前阻止一下。

    ……

    关着他的小牢房门打开,进来的是两名穿着狱警的男人,说是要带他去审讯。

    莫司爵并没有因为是两名警察而放松警觉,可两人很不耐的上前,直接给他扣上手铐,说了句怎么这么多话,便把他直接往外拖。

    牢房并没有锁上,莫司爵在看到不远处躺着几名穿着制服的警察时已是察觉,可来不及。

    其中一名警察手中的警棍直接敲在他后脑勺,又重又狠的一击,敲的他眼前发黑,双腿一软,膝盖直接跪倒在地。

    双手被铐在身后,却能感觉到后脑勺有鲜血从被敲击的地方流出来,眼前越来越模糊。

    身体倒地的时候,听到脚步声,随后,他身边又有两人倒下,模糊的眼前,看着两张熟悉的面孔,正是刚刚把自己从牢里带出来的两人。

    鲜血从他们的倒地的脑袋上流出来,眼前一片腥红,陷入昏迷中……

    *************

    车正在疾速前行着……

    蒙在双眼上的黑布被他刚刚蹭开了一点缝隙,起身时看了一眼窗外,乌云密布,黑沉的可怕。

    “别动。”

    听到后面的声响,坐在前面穿着警服的男人警觉的回身,手中的枪指向莫司爵。

    ……

    一道闪电正好劈下,黑暗的车厢里突然变得明亮,也让莫司爵看清了枪指着自己男人的脸……

    “妈-的,他看到了我的脸……”

    男人警觉性很高,几乎是在莫司爵看到他的那一刻,他也发现了莫司爵围在眼上的黑布条有一点缝隙。

    转身一手拿枪,一手直接袭向莫司爵。

    莫司爵刚坐起的身体被男人一记重拳打倒在后车座,重喘着。

    这几天没有阖眼,又时时刻刻的处在崩紧状态。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都已超过了极限。

    男人在打倒了莫司爵后,迅速把他脸上的黑布拉的严严实实。

    “给老子老实点。”

    说话间,又不爽的在收手时打了莫司爵一拳。

    “怕什么?一个要死的人?怎么,怕他做鬼来找你?”

    驾驶座上的男人听到后,调侃着。

    这话,并未让副驾上坐着的男人心安,回身坐好时,语带俱意的说道:“老板吩咐过……”

    说着,握着枪的手都忍不住抖了抖……

    莫司爵这个活不过半小时的男人,他有什么好怕的。看到脸就看到了脸,反正这辈子他也没机会再见自己第二次了。

    如驾驶座上男人说的一样,一个马上就要死的人,他怕什么。

    只是……

    老板一向小心,在他们去警局接莫司爵的时候,已经言明,不能让他看到他俩的脸,如果看到,他俩就和莫司爵一起做伴……

    “嗯。”

    副驾男人的话让驾驶座上的男人面色也跟着凝重起来,两人对视了一眼,似是达成了共识,只听驾驶座上的男人嗯了一声,算是允诺了副驾上男人的话……

    “以后有什么事,只会兄弟一声,兄弟我万死不辞。”

    *********

    车,继续前行。

    莫司爵趴在后车座上,大脑一阵阵晕眩,根本就再没力气爬起身。

    耳里听得到两个男人的对话,一个要死的人,这句话所代表的意思,莫司爵不是不知,只是浑身提不起一点力……

    就在浑浑沌沌之时,车突然停了下来。

    后车座的门被打开,前面两个男人脸已经蒙了起来,莫司爵被两人粗-鲁的从车里拖出来。

    很多专业处理人的时候,都会选择大雨天。

    大雨横扫过,就算不小心留下了一点什么证据,也会被大雨冲刷的干净,不留一点痕迹。

    *********

    莫司爵双腿现在连站立都有些吃力,可以被拖出车后,还是强撑着站了起来。

    眼前一片黑,耳里只听得到呼啸的风声,还有浪拍打岩石的声音。他们所处的位置,是柏城郊外一处还未开发的地方,靠过海边。

    偶尔一道闪电下来,亮光会让黑暗的眼前有一点点光亮,却是看不清任何东西。

    “走。”

    副驾驶座上的男人推了一下莫司爵,另一人直接拉着他往前走,莫司爵被推拽的脚步呛哴。

    眼睛看不到,感观便更是清楚。

    莫司爵大脑晕眩,却让自己保持着清醒。

    ……

    在机场被抓的时候,他是不愿意想的。在商业调查科的时候,牢里,他最初也没有去想。

    可,就在这几天里,他出事后,那个男人连面都面都没露一下,已是给了不愿想的他答案,真是他!

    谈不上有多难过……

    从未得到的爱,也没曾期待过。

    如果说,曾经有过期待,那也在小时候被一次次骂杂-种,看到母亲精神失常的时候,时不时的像发了疯一样的打他。

    打完又会泪流满面的抱住他哭,嘴里会一遍遍的喃喃道,别怕,司爵别怕,妈妈会保护你,妈妈不会让他伤害到我们。

    他曾有的一点幻想,也彻底破灭了。

    究竟是怎样的男人,会让一个女人爱至深处,却也恨至深处,怕至深处。

    他绝对不是一个好男人,更不会是一个好父亲。

    对自己父亲的期待,至此再没有。

    只是,再没有期待,当明白害自己入狱的男人是他。现在,竟然要置自己于死地。

    心口处,还是像是被人压上了一块巨石,喘不过气来。

    呵。

    ……

    走了没一会儿,浪声越来越近。

    天气不好,风大,浪更大。

    越是靠近,空旷的地方,风就越大。

    莫司爵身上的衣服被风吹的沙沙作响……

    “站好。”

    莫司爵的身体被扯住,两人一左一右压着莫司爵。

    在风浪声中,莫司爵听到又有脚步声往这边走来。

    “老板。”

    两人在看到出现的男人时,立刻恭敬的弯下腰,发出的声音里自然带着敬畏。

    从车里莫司爵就已经明显察觉到,两人对他们口中的老板是从骨子里的俱意。

    隔着几步距离,莫司爵感觉到来人停下脚步,目光正看向他。

    “莫泓?”

    莫司爵没问来人是谁,只是直接把自己已确定的人名说出口。

    从莫君天找上他,他得知自己是莫家的人,是莫泓的儿子时,对莫君天口中喊的爸,他便是排斥的。

    在看到莫君天的母亲对自己排斥的时候,他不用问莫泓便大概已知,他母亲的身份。

    太常上演的戏码,正室对小三,以及小三生的女儿想要有好脸色必然不可能。但,一个男人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而造成的结果,他是最没有资格,这样排斥他和他母亲的人。

    他不知母亲是为何要成为第三者,母亲已死,他没法去评判自己的亲生母亲,但这样的男人,他是不耻的。

    他就算知道莫泓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从他的口中,也永远不可能像莫君天一样,那样自然称呼他一声爸。

    ……

    对方听到莫司爵叫出莫泓的名字时,唇角轻轻的勾起。

    并没有出声,只是接过跟在身后男人手中的枪。

    轰隆……

    一道炸雷劈下,伴随着闪电,所处的位置,黑压压的乌云像是要直接压过来一般。

    在雷声停下的时候,莫司爵听到枪开保险的声音。

    对方从接枪,再到使枪,动作都很利落。那样的动作,娴熟到像是经常把玩着枪一样。

    在保险打开时,枪已直接对准了莫司爵的心脏位置,毫不犹豫的扣动着扳机。

    砰……

    轰隆……

    天空再次一道炸雷劈下,卷着枪声,消失在天际。

    ……

    莫司爵在月匈口中了一枪之后,扣在他肩上的两人同时松手,身体不稳的晃了一下,砰……

    倒地……

    鲜血,从他月匈口位置涌出来,越来越多。

    黑布蒙上了眼睛,分不清现在是闭上双眼还是没有,躺在地上,动也不动。

    ***************

    炸雷越来越频繁,在莫司爵倒地之后,倾盆大雨,随之落下。现在的天气预报,几点有雨,时间可是越来越准了。

    男人在雨落下之时,似是很满意。

    后面的男人已迅速撑起一把大黑伞,在雨淋上男人身上前,挡住了雨滴。

    手中的枪往后递,被接过后,男人迈着步子往前走。

    在雨里,步子迈的不疾不徐的,一步一步,慢慢拉近距离,直到站到莫司爵身边。

    慢慢弯下腰,半蹲下去。目光看着他月匈口中枪的位置,不偏不移,正好是心脏的位置。

    存活机率,零。

    ……

    他并非一定要亲自动手,只是,人生的意外十之有*。

    只有自己亲自动手,才是最放心的。他的枪法,他自己很有把握。

    找杀-手也好,让自己手下人去做也罢,都难保不出意外。

    既然莫司爵这条命他没打算留,那么,他就必须要让他没有一丝生还的可能。

    要确保自己想要他死的人没有一点生还的可能,亲自动手,才是最好的选择。

    “处理干净。”

    开口的并不是开枪的男人,而是站在他身后的人。在男人起身时,对着站在一边的两人吩咐着。

    话音落,已举着伞随着男人转身往回走。

    雨势越来越大,可雨水像是绕着男人在走一样。

    雨再大,一滴都水沾上他的裤腿上,直至走到车边,跟在身后的男人一手举着伞,一手拉开车门,男人弯身上了车。

    车门并没有立刻关上,车停放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不远处莫司爵躺着的位置。

    莫司爵手上的手铐已被解开,蒙在眼上的黑布同样扯开,两个男人一人一边,把莫司爵扶起来,上半身耷在他们的身上,双腿着地,一路拖向海边。

    在男人的目光注视下,莫司爵的身体被直接抛进了大海里。海浪卷过来,跌进去的身体,很快被海浪卷起,带走……

    ***************

    两名男人训练有素的开始处理着刚拖人造成的痕迹,在处理好后,莫司爵躺着的地方,大滩血水被大雨冲刷着,散开。

    “老板,都处理干净了,剩下的他们可以搞定,您早些回去休息。”

    “嗯。”

    男人低声应了一声,身体坐正,车门随之从外关上。

    外面的男人上车前,对两人吩咐了一下,这才拉开车门,上了车。

    车缓缓开离。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雨,越来越大。

    一辆车,行驶在夜色里。

    沉重的铁门在夜晚慢慢打开,车,开了进去,铁门在身后慢慢合上。

    车停下时,驾驶座推开,司机撑着大黑伞下车,绕到后车座拉开车门,让莫泓下车。

    “老爷回来了。”

    莫泓刚回到家,管家便立刻迎了上来。

    “去把姜汤端出来。”

    坐在沙发上等待着的莫夫人在看到莫泓回来后,立刻站起身,一边吩咐着管家,一边迎向莫泓。

    “怎么样?”

    今晚,她看到莫泓要出去,便问他去哪里。他出门时,只交待了一句,却了结最后的心结。

    这话一听,她心下便已有了答案。却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莫泓,拉着他的衣袖,不死心的问了一句:“今晚,真的解决掉吗?”

    “嗯。”

    莫泓应了一句后,就快速离开,车很快就开离。

    “死了。”

    莫泓只是冷漠的丢下两个字,人已经坐到沙发上。家里只有一个管家留着,佣人一早就被遣散去了后面的佣人房。

    管家端着姜汤出来,递给莫泓。

    莫夫人站在沙发边,听着莫泓说出死了两个字的时候,表情似笑不笑的。整个人陷入了自己世界里,半晌才缓过神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莫夫人在确定了自己听到的是真的时,突然失控的笑出声。

    “他死了……那个孽种死了……君天,那个孽种死了……给我君天陪葬了……”

    “他该死……他早该死了……君天,我的儿!”

    莫夫人笑着笑着,想到自己因为救莫司爵那个孽种而死的君天,眼泪就出来了。

    “夫人。”

    管家看着莫夫人突然泪流满面,立刻上前扶住她,坐到沙发上。

    自从君天少爷死后,夫人没有一天不哭的。

    莫泓喝着姜汤,看着身边在哭的莫夫人,有些烦躁的按了按眉心,只喝了几口便把碗放上,直接提步往楼上走,丢下楼下越哭越伤心的女人和不停安抚着女人的管家。

    砰的一声,甩上书房门,坐到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电话,直接拔了出去。

    ************

    沐欢从警局离开后,就直接回到了御湖上园。

    晚上在刘妈的劝说下,吃了一些东西后就直接回房了,其实一直没睡,只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莫司爵为什么不见她。

    “太太,喝杯牛奶再睡。”

    九点多,刘妈上楼敲了沐欢的卧室门,手中端着一杯温度刚好的牛奶。

    “谢谢刘妈。”

    没有拒绝刘妈的好意,伸手接过。

    “太太,喝了我正好把杯子拿下去洗干净。”

    刘妈没有立刻转身离开,看着沐欢开口。

    “好。”

    沐欢应了一声,并未多想,只当是刘妈是怕自己不喝,所以才会借口要顺便帮她把杯子拿下去。

    当着刘妈的面把温度刚好适中的温牛奶喝了下去,直到杯子见底,这才把空了的杯子递给了刘妈。

    “太太,你早点休息。”

    刘妈伸手接过杯子,转身时帮沐欢关上了门。看着沐欢每晚想睡,可是总睡不好。越来越憔悴,刘妈没办法,只能想出这样的方法,想让沐欢晚上睡好的。睡好点,白天才有精神。

    ……

    沐欢在重新躺回牀上时,没过多久,眼皮就已经上下开始耷拉。

    当倦意袭来时,沐欢才知道刘妈为什么要盯着自己喝完牛奶,原来是为了让自己睡一个好觉。

    并未抗拒自己入眠,很快,意识便已混沌,沉入梦香中。

    ……

    雨,越到深夜,雨势越来越大。

    柏城,好久未曾下这么大的一场雨了。雨势之大,柏城西面的海水上涨了许多。

    沐欢喝了药,在九点多入睡后,一直睡的挺香的。外面风大雨大雷声再大,也未吵醒牀上安眠的沐欢。

    ……

    雨,一直下到第二天。

    阴沉沉的天气,雨势未曾见小。

    沐欢是从梦中惊醒的……

    “司爵。”

    弹坐而起的沐欢,在春天生生出了一身的汗。

    昨晚的雨,让柏城的温度又突然下降了许多,湿透的睡衣,伏贴在自己身上,寒意让沐欢的大脑越发的清醒。

    心慌……

    从未有过的心慌……

    沐欢侧身从牀头拿过遥控器,先是打开电视,手指无意识的按着,调着台。

    一个又一个台,并未看到任何关于莫司爵的消息。调了几遍后,沐欢把台停在了新闻上。

    掀开被子起身,直接走到沙发边,从上面拿过平板,同样在上面搜索着,在仔细找了一遍没发现任何关于莫司爵的消息后,沐欢才像是失力一样软倒在牀上……

    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可为什么她这样心慌。沐欢目光看向窗外,雨势未见减小,豆大的雨滴拍打着玻璃窗。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让沐欢心咯噔一下,伸向手机的手下意识的犹豫了……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