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意外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175章 :意外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江静初虽然没直白说出来,可言语间透露出来的讯息无非是在告诉她,莫司爵是在骗她?

    他这是在用已死的君天作为幌子,忽悠她回到他身边,继续当小三?

    其实孩子根本就不是君天的,而是莫司爵的?

    呵。

    沐欢看着江静初的背影,突然开口:“江静初。”

    ……

    刚上阶梯的江静初听到身后沐欢叫自己,脚步顿住,并未立刻转身……

    垂下的眼睑,让人看不到她的情绪。长睫因情绪起伏,煽动的频率很快,一直小心翼翼扣在小腹上的手,慢慢收紧……

    腹中的宝贝像是有感应一样,掌心被踢了一下,那力道像是一针强心剂……

    这是腹中的小宝贝在给自己力量……

    给她坚持到底争取的力量……

    离预产期越来越近,她很快就可以见到她小心翼翼护到现在的宝宝了……

    宝宝……

    她的宝贝。

    江静初深呼了口气,再慢慢呼出,掀起的眼帘,眼底已是一片冷静。

    ……

    慢慢的转身,居高临下的看着站在阶梯下的沐欢,脸上带着正室才有的倨傲,俯视着沐欢……

    可即便此时两人她站在高处,但站在低处的沐欢却没一点被她压下去的感觉。

    她那么平静的站在阶梯下,面上看不出她因她话而有受到影响。

    目光从她的脸上再慢慢转向她小腹位置,看着高高隆起的腹部,定格了几秒后再转回她的脸上,对上她的眼睛用着云淡风轻的语气说着让江静初震惊的话:“你这是爱上莫司爵了?”

    “我的心从未变过。”

    江静初面上的起伏只是瞬间,转眼便已冷静下来……

    “嗯,我明白了。”

    沐欢嗯了一声,目光从江静初的脸上移开,毫不犹豫的转身,往前走。

    ‘我明白了。’

    她是什么意思?

    江静初在沐欢转身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慌,抚在小腹上的手忍不住收紧,看着迈着不疾不徐脚步离开的沐欢,有些没控制好情绪,直接对着她的背影问道:“你不信?”

    沐欢闻言,忍不住挑挑眉。

    不得不说,江静初是挺会抓女人心理的女人。

    她并没有像一般的正牌一样,嚣张的宣誓主权,而是选择了迂回的方式。

    越是这样的迂回,越容易让人相信……

    只可惜……

    “信什么?”

    沐欢慢慢转身,看着江静初又恢复冷静的美丽小脸,刚刚声音里的那丝慌已完美的隐藏好。

    想做个坏女人,可惜,不是那块料。只是这样,便已沉不住气。不够道行,还要学别人做坏女人。

    资质明显不够。

    “信你腹中的孩子不是君天的而是莫司爵的吗?”

    ……

    “我没有不信,不过,我更倾向于事情要当面问清楚。单凭你一面之词便信,我看起来有那么蠢吗?”

    同样的错误,她可不会允许自己犯两次。

    如果之前江静初的事情,她愿意沟通,她和莫司爵就不会又弯了那么多路。

    在听到江静初话的时候,沐欢心底已下意识的否定,否定她的话,而倾向相信莫司爵。

    说她这一点愚笨也好,如此轻易的相信一个男人,一个算起来真正在一起还没有一周的男人。

    可她真的没办法因为眼前这个今天才第一次见的女人而去怀疑那样一个对自己的男人……

    ……

    “预产期快到了吧!”

    见江静初不说话,沐欢话峰一转,转向了江静初。

    “你……”

    当沐欢的目光看向她的小腹时,江静初下意识的护住自己腹中的孩子。

    这样的保护动作,让沐欢眉心轻蹙……

    人的下意识行径才是最走心的……

    刚刚她听到江静初说腹中孩子是莫司爵不是君天的时候,她的想法便是,因为莫司爵的优秀,在江静初最困难的时候帮了她,护住了她,她情不自禁的爱上了莫司爵而忘记了君天……

    这份情不自禁她一点也不怀疑可能性……

    爱上莫司爵这样的男人,太容易,会爱上,也是太理所当然的事情……

    因为爱上莫司爵,这腹中的孩子便成了她利用的工具……

    对待自己利用的工具,她没道理护成这样……

    那样下意识保护的动作,一看就是极在乎她腹中的孩子,那是源于爱……

    如果她爱的是莫司爵,而孩子是君天的……

    这……

    刚刚她那下意识的反应不是很冲突吗?

    还是……

    在察觉到自己脑中想什么的时候,沐欢下意识的阻止自己再想下去……

    她刚刚在想什么,孩子不可能是莫司爵的。

    ……

    敛了敛神,沐欢继续云淡风轻的说道:“想摆正牌的姿态,这样的片面之词很空白,也很可笑。如果我是你,我会再忍忍,也不差这一二十天了,等孩子出生了,拿着亲子鉴定,直接甩在我面前,再抽我耳光,我想我一定不会阻止你。”

    ……

    刚刚沐欢虽然掩饰的好,可还是让她看到她眼底那一闪而过的情绪。

    一直憋在月匈口的那口气,慢慢一点点呼出……

    “呵。”

    江静初有些自嘲的轻笑着……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司爵的魅力还真是无人能够抗拒,就连柏城你这朵最难摘的花也被他摘了,不仅如此,还是摘的如此漂亮,他那样的男人,想要得到一个女人的心,但凡花一些心思,又有什么做不到的……”

    ……

    提步,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慢慢往下走,直到站在沐欢面前。

    江静初轻轻的叹了口气,面上又恢复了柔柔的表情,刚刚的针锋相对像是不存在一样……

    “沐欢。”

    “其实,我有什么可争的,我又有什么资格争,我除了腹中的孩子,我什么也没有。”

    “我跟在他身边这么久,我爱了他这么久,不介意没名没份的跟着他,因为他的身份而隐藏着我和他的关系。甚至,不介意就这样怀上孩子,想为他生儿育女。”

    “可……我再爱他,付出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呢?我还是输给了你……”

    “沐欢,我嫉妒你……真的很嫉妒你,嫉妒他会对你上心,嫉妒他对你那么好,嫉妒他事事把你摆在第一位,嫉妒他那样不折手段,只为了得到你,得到你的心……”

    那是她多么渴望得到的……

    江静初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眼泪毫无预警的从眼眶里滚出……

    突然转过身,江静初伸手捂住嘴,想把眼泪止住,可是眼泪却是越来越多,她并非想这样情绪失控,可这一刻,却是情不自禁,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有多爱只有自己清楚……

    心底有多羡慕沐欢,也只有她自己心底清楚。

    小心翼翼的不敢被察觉到……

    可,爱着,怎能不去奢望,奢望可以得到……

    ……

    沐欢站在江静初身后,看着她因轻泣而无法自控抖着的双肩……

    刚刚江静初在说这段话的时候,那爱到卑微的语气,和爱得不到回应的难过痛苦,从她说话的声音里就能感觉得到……

    她对她的嫉妒和羡慕是真的……

    沐欢并没有上前,只是静静的站着,脑中是江静初刚刚情不自禁从眼眶里滑下的眼泪。

    ……

    江静初的情绪很快就调整好,并未转身,背对着沐欢,哑着嗓音说道:“沐欢,我不想让司爵知道我和你说了这些,并不是我担心自己的谎话被拆穿,而是因为我不想失去司爵。”

    “我为我刚刚的失态语气不当说出的那些话感到抱歉,我因为心底对你有怨怼才会这样。会怨怼,不仅仅是嫉妒心作祟,更多的是因为司爵会把自己置身在这样的境地,因为你丢下柏城的事情赶去洛杉矶,甚至连我的电话他都不接……我想劝他回来,可我都没有办法找到他。”

    “其实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你告诉司爵……但我想告诉你,就算你告诉了司爵,我和他之间还有一个孩子在,我和司爵的关系是割不断的。我是绝对不可能把自己的孩子让你养,谁也别想抢走我的孩子。”

    江静初的声音有些抖……

    不难听出她声音里的紧张和慌乱,她在害怕……

    沐欢并不确定,她是害怕她告诉莫司爵拆穿了她的谎言,还是……

    ……

    这次,沐欢没有拦江静初提步一步步的往阶梯前走,只是站在阶梯下,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沐欢依然站在原地。

    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江静初刚刚的一席话。

    她并非不相信莫司爵,却不能否认,江静初刚刚的一番话在她心中造成不小的影响。

    她所表现出来的,如果不是因为她心底已认定去相信莫司爵,不管如何,不去听江静初的一面之词。

    ……

    谎言,一戳就会破。

    不管是当着莫司爵的面,还是亲子鉴定……

    她现在首先要确定,莫司爵在里面好不好,她必须想办法先见他一面,弄清楚情况再说。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沐欢!”

    殷牧离叫住了准备下车的沐欢……

    沐欢看着殷牧离,上次见他与这次见到他完全不一样。眉宇间难掩 倦意,可见他对莫司爵这件事情上心。

    刚刚江静初进去之后,她刚要叫车离开,殷牧离的车从里面开出来。

    沐欢立刻上前……

    是带着希望去问的,可结果,却依然是失望。

    她和殷牧离的区别是,殷家的关系,他可以进到里面,可是他一样见不到莫司爵。

    就因为他和莫司爵是朋友,殷家更不愿意参与其中,莫司爵这次犯的事情,如果殷牧离被有心人做手脚,把他牵扯至其中,殷家的位置,难保不会被人拉下来……

    越是走到高处,越是要小心。

    殷家有些干涉不让殷牧离插手这件事情,他便也没有门路可行。

    “如果他有心帮司爵,也不用等你去找。”

    “那又如何?”

    “找起码还有一点机会,不找,那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吗?”

    殷牧离闻言竟然无言以对……

    “开我的车过去。”

    殷牧离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如今,他什么也做不了,见不到人,唯一能做的便是找关系打点,让人对莫司爵好一些。

    被关在里面的人,最受折磨的便是精神。

    他看过太多被关进去再出来的人,意志力差一些的,没有一个不被萎靡着走出来的。

    “谢谢。”

    沐欢没有拒绝……

    打车,没有开车方便。再说,计程车是没办法进-入郊外的私人地方,她还要徒步走很远才能过去……

    推开车门下车,再饶到驾驶座拉开车门上了车,车直接往莫家开去。

    ************

    沐欢比自己想象中进去要容易一些,原本听到是她,并没有放行。可她刚要想其他办法的时候,又不知道为何突然改变放行让她进去。

    开着殷牧离的车,沐欢直接往里开去。

    这里以前她来过很多次,并不陌生。自己开车也好,坐君天的车也好,这里的路,她已经很熟。

    虽然好久没有来过,沐欢还是驾轻就熟的开了二十多分钟,车最后停在一处环境极好的别墅外。

    铁门从里面打开,沐欢的车开了进去。

    停好车,管家看到她还是如以前一样,一脸笑意的迎了上来:“沐小姐。”

    一切就和以前一样……

    每次她和君天过来吃饭,他都会满脸笑容的迎上来。

    “莫伯父和伯母在吗?”

    “老爷和夫人在里面等你。”

    管家领着沐欢往里走,没多久,就进了布置华丽的客厅,莫泓和莫夫人坐在沙发上。

    沐欢已许久没看到两人了,最后还是在君天的葬礼上,之后,她想过来看他们,却一直被拒之在门外,不想见任何人……

    当时她以为,刚失去君天,而莫氏又被莫司爵强-占,他们心情不好,加上两家闹的那么僵,他们不想见她也是正常,所以之后便没再过来。

    “坐。”

    莫泓的声音冷冷淡淡的,坐在他身边的莫夫人也一样,自从君天死后,以前保养得宜,脸上极少留下岁月的痕迹,但这半年多的时间,整个人老了一大圈,也瘦了一大圈,从沐欢进来,她的目光甚至看都没看她一眼。

    莫泓和莫夫人以前都很疼沐欢,把她当成了未来的儿媳妇一样疼爱着。

    态度的差别,沐欢并没有放在心上,也没有坐下,看着冷漠的莫泓和莫夫人,直截了当的开口说道:“莫伯父,莫伯母,我今天是为了莫司爵……”

    “砰!”

    沐欢的话音还没落,就见莫夫人的表情攸地一变,随手拿起桌上精致的茶具,直接扔在地上。

    “别在我面前提那个孽-种,那个害人精,君天就是他害死的,他活该,他就该死,他早就该死了,他就该给君天偿命,给君天偿命。”

    一提到莫司爵,莫夫人的表情瞬间变得很是狰狞,目光狠狠的瞪着沐欢,声音因恨意而变得尖锐……

    “君天是自愿救莫司爵……”

    “闭嘴,你闭嘴……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们一家都是忘恩负义的东西,和贱-种,贱-种的妈一样……”

    “管家,把太太送上楼。”

    莫泓突然出声打断了莫夫人的话,目光冷冷的扫了一眼情绪失控的她。接收到莫泓的眼神,莫夫人狰狞的表情没有褪去,可是话却是咽了回去,只是狠狠的瞪着沐欢,直到被管家送上了楼……

    “莫伯父……”

    “如果是为了莫司爵的事情,你可以走了。”

    莫泓直接冷漠的打断了沐欢的话……

    沐欢站在那里,看着莫泓一脸冷漠的模样。他不是没见过莫泓对君天的严厉,他是一个严父,毋须质疑,可是他管教君天再严厉,可从未冷漠过。他看君天的眼神,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满意和疼爱。

    虽然严,可他爱这个儿子。

    “他也是你的儿子!”

    沐欢忍不住为莫司爵委屈,她不知道他接下莫氏的时候是顶着怎样的压力……

    但她在看到莫泓这样冷漠的态度时,对莫司爵只剩下心疼……

    莫泓没有接话,但看向沐欢的眼神,却让她双拳忍不住握紧。如果眼前的人不是君天的父亲,她一定会失控的上前,揍上两拳。

    “管家……”

    “不用劳烦。”

    沐欢讥讽的开口,挺直腰杆,转身就往外走。

    莫泓坐在沙发上,看着沐欢的背影,眉头忍不住深深锁起。

    ************

    沐欢一路脚步都很快,像是后面有人追赶一样。她生在一个温暖有爱的家庭,走的最近的是莫家,也是看着君天是在怎样的环境下长大的。

    虽然知道会存在这样的现象……

    可当这事情发生在莫司爵身上时,沐欢的心无法控制的疼。莫夫人讨厌莫司爵,情有可缘。

    可莫伯父他……

    同样是儿子,为什么对君天和莫司爵完全两个态度。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莫司爵那样排斥君天对他好,不愿意承他这份情,更加不想和莫家沾上一点关系……

    这样的亲情,有什么可稀罕的。

    ……

    上了车,沐欢直接踩了油门,一路往前。

    和殷牧离说要来找莫泓想办法的时候,其实殷牧离就算不说,她也是知道的,希望渺茫,但她已经没办法,她想见到莫司爵,就算见不到,也想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可是她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莫司爵……

    沐欢双手握在方向盘上,越收越紧。

    想到莫司爵承受的,心口像是被人用力的抓住,正在撕扯着,很疼。

    后背绷的紧紧的,心底那股子怒火怎么也发泄不了。直到离开了私人区域,情绪还是没法平静。

    砰的一声……

    沐欢回过神察觉的时候,已迅速踩了刹车,可是车还是撞上了前面的一辆车。

    ……

    “小姐,没事吧。”

    沐欢头晕目眩的时候,车窗上传来响声,好听的男音隔着玻璃传进她的耳里。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