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我不想和你睡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143章 :我不想和你睡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疼痛并未浇熄体内高-涨的慾望,却是让莫司爵暂时离开了沐欢的唇……

    一手还掌控在她的下颚上,力道不重,并未因她咬了他而加重力道。

    一手在她的耳侧边,撑起自己的身体,因慾念而越发黝-暗的深眸,背光深深看着她。

    被刚刚他失控而口允的微月肿的红唇微微张着,如樱花般的唇瓣因染上他的鲜血而显得越发妖艳夺目……

    拇指轻轻的扫过她唇上那抹艳红,刚碰上便被沐欢突然张嘴咬住。

    十指连心……

    在沐欢毫不犹豫下狠口的时候,莫司爵眸色未变,扣在她下颚上的手也未因为手指上的疼痛而收紧让她吃疼松开他的手指。

    在她的牙齿深深咬进他拇指的皮肉中时,依然面不改色,只是眸色明显更深了。

    *************

    沐欢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莫司爵……

    两人的眼神交汇着,她眼底有愤怒的火焰在跳跃着,夹杂刻意压抑不太明显的慾念。

    她下口的劲一点也不含糊,仿佛他不阻止或是滚开,她真的会直接咬-断他的手指……

    如同那天在车里,他放任她咬在他的颈侧一样……

    此时,也一样任她咬着,最初并未阻止直到,明显感觉到她咬破了皮肉,鲜血再次从她咬过的地方渗出来。

    “松开!”

    单臂的支撑,上半身与沐欢匈口拉开距离,这便让下-半-身更靠近沐欢。加上他的刻意为止,他太明显的某个地方,带着压迫性的强势,抵在那里。

    隔着他身上的衣物,有一种随时可能会被他拉开拉链把危险物给放出来,与她负距离接触。

    ……

    闻言,沐欢并没有听话的松开,脾气上来,咬的更重。

    目光忿忿的看着莫司爵……

    火花四溢……

    这脾气……

    “沐欢,松开。”

    莫司爵也不恼,听声音看表情,就像是她没用力咬一样,他感觉不到疼。拉开的些许距离,说话间呼吸还是会热热的喷在她的脸上……

    看着她的眼神毫不掩饰他此刻内心的渴望……

    轻轻呼出的语气,更是带着情-人在牀弟间的昵喃……

    ***********

    沐欢在察觉到的时候,脸色一变。

    目光狠狠的剐了莫司爵一眼……

    她现在最想的不是咬断他的手指,而是他的……

    狠狠的一口,沐欢这才松开了口。并不是听莫司爵的话,而是,太了解这个不要脸的男人。

    嘴里说出来的话是在和她商量,可是,抵着她的地方可一点也看不出是在商量让她松开,而是在威胁她,松开!

    ……

    松开的嘴,牙齿都咬的有些酸。

    看了一眼手指拿开的男人,拇指上整齐的一圈牙印印在上面,上面还有血往外渗……

    在莫司爵起身的时候,沐欢捏着半搭在腰上的浴巾,一手撑着坐起,两手快速的把浴巾裹在自己身上。

    伸手扯过牀头的湿纸巾擦过嘴角上沾着的血,揉成纸团目标准确的扔进了垃圾筒。

    转向莫司爵的目光,冷漠的丢出一个字:“滚。”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站在牀边的莫司爵,身上的衣服因刚刚制止她挣扎,身体磨-蹭之下,衬衫有些褶皱。

    并未转身离开……

    看着坐在牀上的沐欢……

    双颊因刚刚的热口勿而染上一层媚人的绯色,月肿着的唇瓣轻抿着,头微微仰着,眼神冷漠的看着他,声音起伏不大,却透着几分厉色。

    “很晚了。”

    莫司爵站在牀边只沉默几许,低头看了一眼腕间的时间,平静的开口,那语气,云淡风轻的三个字,让沐欢眉头蹙的更紧。

    “所以?”

    危险的双眼眯着,沐欢看着莫司爵,并不是不明白他说很晚了这三个字的意思,只是,真的不敢相信这个男人脸能大到这个程度……

    “晚上我在你这里睡。”

    ……

    晚上我在你这里睡……

    他还真有脸说出来!

    “莫司爵,你别欺人太甚!”

    沐欢在听到莫司爵真把后面未完的话说出口时,心底那根一直努力压抑在心底那根愤怒的弦被眼前这个不要脸的男人扯断……

    随手抄起手边的枕头,直接砸向站在牀边的男人。在男人伸手接过的时候,从牀上站起来。

    有了牀的高度,两人现在沐欢居高俯瞰着莫司爵,眼底的愤怒火焰越烧越炽烈。

    “怎么,莫氏财团现在已经穷的让一个堂堂莫氏总裁连住个酒店的钱都没了?还是莫先生你这是在暗示我,给我的支票金额过大,现在是明着暗着的暗示,想讨回去?”

    “我不缺钱。”

    莫司爵面对沐欢的讥讽,也不恼,情绪上更是不受影响。

    说晚上睡这里,便开始解着衬衫纽扣,完全不像是在商量,而是已经决定了,晚上他就要睡这里。

    “不缺钱就立刻滚出我家。”

    “没车,不方便。”

    莫司爵又解开了一颗纽扣,露出匈口更多的肌肤……

    衬衫衣领原本遮挡住了那天她在车里咬他的那道伤疤,此时在解开了三颗纽扣后,上面的伤疤露了出来。

    沐欢在看到那道完全没愈合的伤口时,瞳孔紧了紧。一眼看过,伤口的比自己当时咬的还要严重……

    ……

    眸子从他的伤口上略过,不再多看一眼。就算在他身上划上几刀也不为过,更别说是咬出一两个过深的伤口。

    当时咬的再深,稍微注意也不会到现在还没收口,还越来越严重。他自己不把自己当回事,关她什么事。

    裹着浴巾太没安全感,沐欢在收回目光时,直接从牀的另一侧下牀,赤脚走到衣橱边,拉开门,从里拿出一件袍子套上。

    拢了拢自己的长发,这才转身隔着一张牀拿过自己的手机,拔着号码。

    “喂,你好,现在方便安排一辆车到……”

    “我睡这里。”

    沐欢话还没说话,便听莫司爵站在牀那边语气淡淡的开口。那语气,一副他已决定,晚上哪儿也不去,他要睡在这里。

    沐欢不搭理莫司爵……

    “尽快,对,嗯,好,我这里的地址是……”

    沐欢的话还没说完,便见莫司爵直接从牀上跨过,站到她的面前。握在手中的手机被他大手利落的一挑,手机从她手中脱离。

    沐欢嘴微张,慢慢的转头,看着莫司爵身体微弯,在她身体微侧的时候,脸擦过她的肩头,半弯着腰伸手接住了她的手机,稳稳的落在他的掌心,切断通话,站直。

    “沐欢,我今晚睡在这里。”

    捏着沐欢的手机,莫司爵站在她面前,直白的阐述着。表情和语气,自然的像是在说洛杉矶今天的天气很好。

    “不可能!”

    相较于莫司爵的理所当然,沐欢拒绝的更是斩钉截铁。

    她不可能同意他睡在这里,他用什么样的身份睡在这里。

    约-炮,她都没想和他这样的男人约!

    “沐欢,我不是在和你商量。”

    莫司爵伸向沐欢摊开,手机在他掌心,似乎并不担心沐欢接过会打电话。

    莫司爵看着沐欢闻言直接变了脸色,并未伸手去拿手机,而是怒极的瞪着他,那眼神恨不得直接把他给撕碎了。

    “莫司爵,你是不是有病!”

    沐欢真是恼极了,一把夺过他手中自己的手机,直接丢向莫司爵。两人间的距离很近,莫司爵没避,手机直接砸到他的脸上,弹落在牀上。

    “嗯。”

    他的确是病了……

    而且病的很严重……

    沐欢:“……”

    ……

    “很晚了,睡觉。”

    莫司爵继续解着衬衫余下的纽扣,然后自然的脱掉。手摸到皮带,解开,然后月兑掉,全身只留下一条內库,手伸向沐欢。

    沐欢往后一退,避开了他伸过来的手,看了一眼承认自己有病的莫司爵。

    拿他竟然没有一点办法。

    她是真没想到,他会莫名其妙的跑来像个bt一样的跟踪着自己一天,最后还私闯,不仅如此,还厚颜无耻的要强留在这里睡。

    赶不走他,她自己走,算他狠,行吗?

    ……

    沐欢收回自己的目光,转身再次拉开衣柜,伸手去拿衣服,手再次被扣住。

    “沐欢,我要和你一起睡。”

    并非是在祈求或是商量,而是他单方面的决定。

    “我他妈的不想和你睡。”

    沐欢手臂大力的从他握的力道不重的大掌里挣脱,怒不可揭的已经没什么形象可言。

    要是杀人不犯法的话,她都该直接拿刀把这没脸没皮的男人给废了,现在骂他一句已经算是很有自制力了。

    “莫司爵,你是有多缺女人,缺到从柏城千里迢迢的跑到洛杉矶来,甚至还像个bt一样的跟踪我们,在文博离开后,撬门进来,死皮赖脸的想和我睡……莫司爵,你能稍微要点脸吗?”

    “要脸做什么?”

    沐欢:“……”

    再大的怒火,攻击力再大,撞上他的时候就像是撞上了一块棉花,被弹了回来。

    “沐欢,我最后说一遍,睡觉。”

    莫司爵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两点多,明天他要赶回柏城,并没有太多时间。原本不该来洛杉矶,知晓她的性格,出现在这里的结果是什么。但,有一种想念,叫情不自禁。

    “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现在和我一起上牀睡,我不碰你。二是我现在做到你没力气离开这张牀,不得不和我一起睡。”

    莫司爵并没有再用武力强迫沐欢,只是站在她面前,语气很冷静的分析。看着沐欢的眼神,一点也没开玩笑的意思。

    说的好听是二选一,但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

    依然是他进房间后一直没离开的中心,他要和她睡。唯一的区别是,单纯的盖被子纯聊天,还是实打实的做完再睡!

    他有没有本事做到她没力气离开这张牀,她是极清楚的。他要是没完没了起来,他能让她双月退打颤酸-疼的明天都没办法下牀……

    ***************

    一米八的牀,两人睡并不会太小。

    在二选一里,似乎只有一个答案。

    盖被子纯睡,总好过和他再发生关系要好。

    这本就是一个披着二选一其实只有一个选择的强迫性选择,她不可能会选择后一种。

    没得选择的只能上了牀,在感觉到莫司爵躺上来的时候,沐欢的身体下意识的往一边挪了挪,避开莫司爵,不想和他靠的太近。

    只是,身体刚动,腰上一紧……

    刚挪外一点的沐欢被莫司爵勾回了怀里,腰上禁锢着的大手,加重力道,牢牢的把她搂在怀里。

    在她准备动的时候,在她耳边低声警告了一句:“安分点,别挑战我的自制力。”

    ……

    他进她的房间,原本就不是为了碰她。他也没想到他进来的时候她刚洗完澡,还是裹着浴巾出来的。

    原本目光便已尽量不去往她颈部下方去看,却在刚刚那样的情形下,为了杜绝花瓶砸碎伤到她,他才会借着扯开她浴巾让她无暇顾上花瓶……

    可却没想到,把自己心底压着的火焰给彻底点燃,一时失控,才会把她压进了牀褥中……

    现在,他如愿抱她在怀里,只想安稳的睡一觉。

    她再不安分,他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控制的住。

    因知晓这个时候碰她,对沐欢来说,心理压力会有多大。

    就连此刻的拥抱,也是他强求来的。

    因无法克制,这是他唯一能够选择的折中方式。

    沐欢:“……”

    两人的身体靠在一起,沐欢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体的反应。从之前被压到牀褥里她感受到开始,一直到现在,依然未曾褪去过。

    在这样的逼迫下,沐欢很难相信,莫司爵这个重慾的男人真的单纯的只是想抱着自己睡,而什么也不做……

    身体没再动弹,可在黑暗的卧室里,双眼却是睁着的。

    夜已深,一直紧绷着的大脑,把睡意压了下去,躺在牀上,周围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耳边那略重的呼吸声。

    这样的呼吸声,太熟悉。也无数次在这样的呼吸声中,进-入梦香之中。

    只是今天,他俩这样的身份,这比最初她心底的芥蒂还要难以接受。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抱着自己的男人,真的没有再有进一步的行动。看起来,真的很像是他口中说的,抱着她睡。

    千里迢迢的从柏城飞到洛杉矶,跟着折腾了一天,就为了抱她睡一晚。

    她看不懂,也不理解……

    他爱上了她?

    这似乎是唯一的解释,但又是最不可能的解释……

    沐欢抿着唇,有些讥讽的勾了勾唇,为自己脑中闪过的这个念头。

    ……

    莫司爵搂着沐欢,她背对着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却能够感觉到怀里的她身体绷的有多紧,这是身体在排斥他的表现。

    闭着双眼,鼻息间嗅着熟悉的馨香。

    不舍得松开圈着她的手……

    从最初绷紧的身体,随着夜越来越深。困意袭来的时候,沐欢绷紧的身体慢慢放松,呼吸也开始变得均匀……

    进-入梦香……

    一直保持着同样姿势的莫司爵,抱着沐欢,在察觉到怀里的人身体放松后,这才放心的随之一起进-入梦香……

    *********

    一夜好眠,莫司爵慢慢睁开双眼,手臂有些麻,却未影响到他的好心情。

    垂眸看着昨晚睡着睡着不知不觉躺进自己臂弯中的沐欢,莫司爵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抬手看了一眼腕间手表上的时间,还差十分钟十点。昨晚一直到四点多才入睡,虽然只睡了短短的几个小时,可却比之前的一周多睡的都要好,很是满足。

    一边的手机亮了亮,莫司爵在不吵醒怀里沐欢的情形下,伸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来自高炀的短信提醒。

    准备的车已经在路口等待着……

    这个时候他应该直接起牀离开,可看着怀里睡的香甜的沐欢,莫司爵回了一个嗯字后,便把手机放于一边,并未立刻起身,而是把目光再次转回怀里的沐欢脸上……

    直到手机再次亮起,是高炀的短信。

    “莫先生,航班要挪后吗?”

    “不用。”

    莫司爵回了两个字,把手机丢到一边,这才小心翼翼的把手臂从沐欢的脖子下抽-开,掀开被子起身下牀……

    **********

    沐文博停好车,拿着车钥匙往家里走,开了门走了进来。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衬衫,纽扣解开,袖子只卷了几卷,在手腕上方。

    钥匙丢在玄关处,一手撑着换了鞋提步走进来。

    手中提着帮沐欢打包的外卖,直接往沐欢的房间走去。

    从朋友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快九点,第一反应就是找手机,玩嗨了不知道手机丢到了哪里,寻了半天才寻到。

    并没有在上面看到未接来电,或是短信,这才悄悄的松了口气。

    进了浴室洗漱,整理好自己拿着手机走出朋友家这才给沐欢打电话。

    手机关机……

    没再打,直接开车去了唐人街,找了一间沐欢喜欢的中餐馆叫了三菜一汤,提着开车回来。

    叩叩

    曲起的手指,沐文博敲了敲门。

    “沐欢。”

    刚并没有在自己家居鞋边看到沐欢的,她应该没出门。很可能昨晚失眠,一早才睡,所以才会到现在还没起牀。

    “沐欢,你这头懒猪,该起牀了。”

    沐文博没听到应声,又敲了敲。

    “沐欢,起来,我开门进来了!”

    ……

    卧室里

    沐欢睡的正香,隐约听到敲门声,伸手扯过被子,盖住头挡住那烦人的声音。昨晚因为莫司爵的关系,一直绷到很晚才睡。

    可接着……

    ‘我开门了’这四个字听进耳里,沐欢双眼突然睁开,从牀上坐起……

    莫司爵……

    目光下意识的看向身侧,还未松口气,就听到极不想听到的声音:“找我吗?”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