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莫司爵,你听我说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112章 :莫司爵,你听我说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闭着双眼感受着莫司爵在帮她细细擦着身上的汗,而落在她身上的眼神像是有火一样,扫过她的肌-肤时都有种要被烧着的感觉。

    在察觉到那道灼-热的目光慢慢往下时,沐欢阖着的眸子慢慢掀开一点缝隙,看着莫司爵的侧脸……

    他的五官依然紧绷着,线条很硬,不见一丝柔和,手上虽做着极温柔的事情,但情绪明显还处于不悦状态。

    似是察觉到她在看他……

    莫司爵的目光突然看过来,依然没有波动的五官,但那双看过来的眸子却因被谷欠念浸-染后显得黯不见底,只是一眼,沐欢只觉得原本就干的唇舌更是燥了几分。

    目光迅速的移开……

    扫开时,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他腰下方,因站在病牀边,身高关系,腰下方正好是病牀的边缘,一眼就能看到肆无忌惮的画面……

    耳后顿时热的厉害……

    明明刚刚擦拭过一遍,身上好像渗出一层薄薄的细汗……

    **************

    莫司爵在帮她穿上睡衣后,拉好被子盖在她身上,端着水转身往浴室走。

    沐欢躺在牀上,隔着一段距离看着不远处关着的浴室门,并没有关的严实。

    莫司爵进去没一会儿,里面便传来水流声。

    他,在洗澡。

    ……

    安静的病房,此时仿佛只剩下从未关严实的浴室门缝隙里传来的水流声。

    门并非是玻璃的,无法看清浴室里的情形。但听着水流声,脑海中却是能自然的勾勒出一副画面……

    莫司爵后背受伤的时候,她也曾帮他洗过澡。

    当时他并没有穿衣服,从后到前,他站在淋浴下的画面,仿佛就在眼前。

    沐欢察觉到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忍不住伸手在自己月退上捏了一下,加重的力道让自己吃疼,把脑海中不纯-洁的画面给抹掉。

    跟着莫司爵身边没多久,两人关系进一步成实质关系也并没有多久,怎么自己就好像跟着他一起变得这样色色的……

    刚回过神来,就从浴室方向传来声音……

    ……

    “口吾……”

    这样姓感的闷哼声,她听过很多次……

    当时帮他洗澡的时候,也曾从他喉咙深处听到这样让人脸红心跳的闷哼声。

    在他把她紧搂在怀里他在极-致时,也会从他喉咙深处发出这样姓感充满磁性的嗓音……

    沐欢在反应过来莫司爵在浴室里做什么的时候,原本就热的体温,以极快的速度在迅速飙升着……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夜渐深……

    病牀一个人睡并不会觉得小,但身后多了一个人的时候,还是一个手长脚长的男人,便显得小了许多。

    沐欢整个人都像是镶嵌在他的怀里一样……

    不久前,莫司爵从浴室里走出来,一身的神清气爽,打开的浴室门并未带着热气出来,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寒气。

    在提步走过来的时候,身上都散发着凉意。

    他洗的是冷水澡……

    一直闭着双眼,情绪一直在颠覆着。加上听到了他在浴室里做了什么,想要不尴尬都难。

    虽然知道男人会用到自己的右手并不是件稀奇的事情,但她是没法把这件事情套在莫司爵的身上……

    这样一个看起来冷冰冰的男人,每天摆着一副禁谷欠的脸……

    实在没办法想象,莫司爵在浴室里,用自己的右手……

    ……

    被子挡住鼻子下方的脸部,窝在枕头里,发丝挡住了大半的红透着的脸。

    莫司爵从浴室出来后并未立刻上牀,直到过了许久,就在沐欢以为他会直接在沙发上睡的时候,病牀一侧的被子掀起,莫司爵上了牀。

    大手勾住她的月要,如同之前每次相拥而眠一样,把她揽在怀里。

    ……

    他躺上牀,在他的大手勾上她腰,她自然的僵了一下,便让他知道她并未睡。

    也未戳破,只是把头埋在她的发丝里,闭上双眼。

    病房里很安静,两人谁也没说话。

    沐欢白天一直在睡,此时并没有多少睡意。身后是他温暖的怀抱,昨晚高烧昏昏沉沉的,并分不清守了自己一夜照顾自己的究竟是不是真实的。

    但今天看到莫司爵眼角四周难掩的黑重眼圈,昨晚,他应该一晚没睡吧。

    大脑翻涌着的情绪,在夜深人静,这样的氛围中,大脑无法入睡,也无法让自己停止去想。

    满脑子无法控制的去想……

    在让蔓妮去证实的时候,她是不知道得到结果是该如何的。所以,在打完那个电话后,蔓妮没给她打电话告知她结果,她也借着拍戏的忙碌而不去想。

    时间的流逝,他做的越多,她的心便越发无法去控制……

    从努力的抗拒,再到强迫自己抗拒,直到现在,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抗拒。

    从最初的闭上双眼也关上心门,不去看,不去细想。不愿意看到他的优秀,看到他的好。

    是知道这个男人有着让女人沉沦的资本,……

    但当知晓的事情越来越多,他们之间,她是越来越难把两人的关系定义在交易上……

    打给蔓妮的那个电话是下意识的行径……

    如同现在开口,也是无法控制住……

    “莫司爵!”

    在一片沉默里,不知过了多久,沐欢一直卡在喉咙里的话,终还是没忍住说出了口。

    “睡觉!”

    莫司爵声音很口亚,搂着沐欢,鼻息间是她的馨香,其实,哪里真的舍得和她生气。

    除了她时时把他隔绝在她的世界之外,除了她常常因为看不上他而否定他做的一切会让他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脾气。

    但越是接近,越是贪恋她的柔顺,有时候即便知道她是伪装,带着目的性,却依然不愿意戳破。

    如果不是她在生病,他真的很想在牀上狠狠的收拾她。看她可怜兮兮的在他怀里求饶,才是最快平息他怒气的方式……

    ……

    耳畔是莫司爵看似不耐烦的低语,可薄唇贴在她的发丝上,却是落下一个很轻的口勿。

    如同,烙在了自己的心坎里。

    章导说,司爵这人虽然外表冷冰冰的,一副拒人千里之外,但其实,他越是放进心底的人,越是在乎的人,他付出的便会越多。

    越是放进心底的人……

    沐欢手搭上莫司爵圈在自己腰上的大手上,慢慢的在他怀里转过身,病房并不暗,窗帘不如御湖上园的厚实,即便是拉上了窗帘,还是会有光从窗帘中渗进来……

    转过身,上半身微微拉开距离便可以借着病房里微弱的光看清莫司爵的表情……

    “高炀帮你接电话的那天,你是不是在处理我负面新闻的事情,所以没接电话?”

    “嗯。”

    “当时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无法否认当时他没接自己的电话,让高炀告诉自己他在开会没时间接她的电话时,她心底的低落……

    他明明可以直接告诉她……

    “还在处理。”

    只是简单的四个字……

    抿着唇瓣,沐欢垂下眼睑,心底的不解,她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只因为事情还没有完美的解决……

    她不能说他的大男子主义,她好像能够懂得,他当时让高炀这样说的目的。

    这份心思,她无法用责怪两个字……

    说出一句指责的话……

    ……

    受伤的那天晚上,他看到伤问她,她只是随口提了一句,他便是放进了心底。第二天一早,便把这个可以利用的点提前铺好。

    不想让人觉得是刻意的,便一早吩咐高炀保安以她粉丝的身份提前放出视频……

    这样有心的利用,似乎一早就知道,当的剧照由官v公布出来后,会引起怎样的负面舆论……

    ……

    “之后呢?”

    沐欢眸子依然紧紧的盯着莫司爵,轻声问着……

    在处理的时候,他没告诉她。是想解决了之后,再告诉她。既然这样,为什么事情解决的那样漂亮,他赶回御湖上园,还是没有告诉她。

    “你没问。”

    依然是简短的三个字,沐欢的心被重重的撞击着……

    如果,他是带有目的性,只为诱她掉入他编织的情网里,那么做的这一切,他应该直接告诉她不是吗?

    为什么做了,她没问,他默默做了一切,却是只字未提……

    ……

    她不知道她进的剧组是不是也在他的掌控中,甚至再追溯到之前……

    此时看着面前熟悉的五官,无法再继续去问。

    眼前得到的答案,仿佛已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在把她的心往里卷。

    很害怕,知晓的越多,这个漩涡便会把她彻底吞噬。

    在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形下,她下意识的退缩了。

    “谢谢。”

    最后,沐欢轻声吐出两个字,在莫司爵暗不见底的眸色里,突然拉近两人的距离,主动把唇贴上他的唇。

    莫司爵感觉到温-软贴上他……

    并未闭上双眼,一点光亮已足以让他看清她的表情。

    馨香缠绕,撩动着心。

    ……

    她闭上双眼藏住了眼底的情绪,却在急切的唇上,泄露了她此刻的想法。

    手扣在她的腰上,在沐欢缠过来的时候并未拒绝……

    手控过她的黑发,让两个靠的更近一些。

    ……

    “不用。”

    头被按在他的匈口处,沐欢不安分的手被莫司爵抓住。大手滑动着,最后与之十指交扣。

    原本停在小月复处往下,被莫司爵慢慢拉了回来,扣在小月复上方。

    沐欢:“……”

    没想到会被莫司爵连着拒绝两次……

    ……

    第一次是自己见他没什么行动,只是顺着她亲着。

    见他不主-动,沐欢便想着自己主-动。

    口勿着的时候,便想把他压到病牀上,却被他阻止了。

    ……

    想想自己还在发烧,现在这个情形下,估计也没多少体力能够跟上他的体力,他也不见得能够尽姓……

    所以,被拒绝了,沐欢也没再坚持,乖乖的靠在他的怀里。

    但是,病牀太小,两人的身体靠的太近,刚刚在浴室被他自力更生解决的,现在又因为她刚刚凑上去的亲,惹出了火……

    ……

    太明显,沐欢想忽略也是难。所以,垂下的眼睑,想了想他这样睡也不舒服,心底的情绪太复杂,一时间她也找不到其他的方式,可以平衡一下自己心底此刻的激荡……

    没说话,但手却是从圈着他的月要上收了回来,慢慢往下,目标很明确。但没想到,还没碰到,手又被莫司爵抓住,然后带了回来,这次是直接开口用不用两个字拒绝了自己……

    “睡觉!”

    从头顶传来莫司爵越发口亚的嗓音,刚刚被撩的乱了的呼吸,还未平息。有些无奈的搂着怀里的沐欢,真是生来折腾他的。

    也不看看自己身体什么模样,这个时候撩他……

    她身体受的住么!

    ……

    被拒绝了两次,沐欢是没办法再主动第三次了。闭着双眼,靠在他的颈窝处,手被他按在他的心口处。

    从最初乱着频率的心跳,慢慢的恢复平静。

    沐欢闭着双眼听着,不知不觉便沉入梦香中……

    ******************

    第二天傍晚……

    差不多时间点,莫司爵出现在病房。

    沐欢同样站在窗边,听着脚步声迅速转身。

    “我已经退烧了。”

    沐欢身上已经换上自己的衣服,见到莫司爵依然摆着冷冰冰的脸,主动上前几步,走到他的身边,拉起他的手摸着自己的额头。

    明艳的五官,刚高烧过,气色不是很好,但笑开的眉眼,依然很是动人。

    “嗯。”

    莫司爵应了一声,手抽回。转身走向沙发,把提在手中的几个保温盒摆放在矮桌边。

    蔓妮知道莫司爵这个时间点会过来,白天可能会有人来看她,不太方便。所以,白天莫司爵避开了。

    沐欢见莫司爵依然摆着脸色,现在自己烧退了,体力也恢复了许多。在他坐到沙发上时,立刻提步跟着走过去,坐到他的身边。

    在莫司爵伸手准备打开保温盒的时候,沐欢伸手挽住他的手臂,拉他。

    莫司爵明显没打算和沐欢说话,手上使了点劲,试图抽开。

    沐欢看着莫司爵见气一直见到现在……

    下午的时候,医生在说她退烧后,蔓妮已经也念了她一会。但蔓妮比较好说服,她几句话就说服了。

    现在就剩下这个摆明着生了两天气的男人……

    从昨天她醒来看到他,他的脸色就没好看过。

    今早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病房了。现在人出现在病房,依然摆着脸色给她看。

    这气,生的也真够久的。

    ……

    如果是之前的他们,沐欢根本就不会和他解释,试图沟通……

    原本这件事情,她并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

    但如今……

    对莫司爵,她终究没办法把他真的隔绝在心门之外。

    莫司爵要甩开她手的时候,沐欢顺着他的力道被甩开,但手被甩开,人跟着起身,直接不管不顾的简单粗曓的坐到他的月退上,身体跟着全部放松扑倒他的身上……

    两手按在他的肩上,借着体重把他压进沙发里,两手捧着他的脸,目光直勾勾的看着他……

    “莫司爵,你听我说!”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