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去洗澡(求月票)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105章 :去洗澡(求月票)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在接通时,看着不远处播放着的广告,已忍不住把心底的喜悦表达出来:“莫司爵,你知道吗?我刚遇到了两个粉丝,她们说很喜欢我……”

    沐欢虽是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情绪,但声音还是难掩内心的喜悦激动……

    ……

    在察觉到自己打了谁的电话是听到电话那端高炀喊莫先生……

    莫先生……

    莫司爵。

    话,嘎然而止。

    心咯噔一下,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切断了电话,顺手按了关机。

    ……

    一辆计程车正好停在她面前,按了按喇叭。沐欢捏着手机,拉开后车座的门上了车。

    “小姐,到哪?”

    司机在沐欢上车后,转头问着坐在后座发呆的女子。一连问了三遍,沐欢这才回过神来。

    “不好意思,御湖上园。”

    ……

    车,前行着。

    沐欢脸很烫,耳后一阵阵的发热,刚刚大脑意识到自己打的是莫司爵电话时,第一反应就是尴尬。

    他们还在,算是冷战中……

    她甚至还不清楚莫司爵如今的态度,是要结束关系,还是……

    她刚刚这样直接把电话拔过去,还用着那样的语气和他分享自己的心情,想着自己刚刚说的话,沐欢忍不住按了按自己太阳穴……

    脸真的丢尽了!

    想想莫司爵在电话那边可能的想法,沐欢真有一种把时间倒回去的冲动。她刚刚一定是中了邪,才会把电话拔到了莫司爵那里。

    上车已经两三分钟了,沐欢还是没想明白,自己是怎么把电话拔给莫司爵的,只知道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已晚了……

    ……

    目光看着自己手上已经被自己关机的手机,上车后一直绷紧的身体突然软软的靠回椅背。

    她究竟是在做什么啊!

    拔了就拔了,她竟然话没说完就直接切断了电话,还关了手机!!!!!

    ……

    按了开机键,把手机重新打开。

    看着重新开了的手机,并没有来电提醒。

    再次的证明了,她刚刚的行径有多无聊。

    电话莫名其妙打给莫司爵已经算是蠢了,更蠢的是,她以为她切断了莫司爵的电话,对方会直接回拔过来。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莫氏

    高炀是顶着巨大的压力站在莫司爵的办公室门外,这三天,整个公司的氛围紧绷到人人自危。

    每个人进莫司爵办公室,或是在开会的时候,都绷紧了神经。

    此情况,严重的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严重,而且是一连三天。

    ……

    这已经是莫司爵连着三晚睡在公司了,之前倒也不是没有这种情况,但自从沐小姐搬到御湖上园后,莫司爵的应酬几乎都推了。

    每天需处理的事情也是尽量在公司里处理,有些处理不完也不会留在公司里继续处理,而是直接回御湖上园晚上再处理。

    从之前在金碧辉煌沐小姐在回答了最大心愿后,他跟在莫司爵身边几个月,自然很清楚他的情绪起伏。即便当时并未表露出来,但高炀却知道,莫先生在生气。

    之后莫先生和沐小姐一前一后离开,当天晚上,莫先生竟然是睡在公司。

    两人闹矛盾是跑不掉了!

    他只是不明白,如果莫先生口中三年的女人不是沐小姐。不喜欢,怎么有之前那些太反常行径……

    其他就不说了,单说他‘不小心’吃了一颗沐小姐送的喉糖,莫先生都能虐他成那样,一颗小小的喉糖都看的那么重,这叫不喜欢?

    唯一的解释就是,莫先生嘴里说喜欢了三年的女子,真的是沐小姐。

    最初他觉得莫先生为了沐小姐竟然把自己-操-累成那样,只为接,便再合理不过了。

    之后的所有事……

    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

    该不会是那天晚上,莫先生把沐小姐叫出去表白,沐小姐没接受吧!莫先生才会睡公司,还这么大的火气!

    心底都要哀嚎了!

    高炀真想冲到沐欢面前问她,究竟看不上莫先生哪里啊!怎么看,都和她配一脸!还是个百分之百的忠犬型对象,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最主要的是!

    她拒绝了,就简单的一句话,可受苦的是他,以及全公司的人啊!

    ……

    高炀可没胆真去找沐欢,只能一边哀嚎,一边认命的进去找莫司爵。谁让他是离莫司爵身边最近的人,只能每天时不时就忍受低气压碾压。

    论怎么提高心理承受能力,最快的方式,在心情不好的莫司爵身边呆几天。

    叩叩!

    敲了敲门,高炀如之前几天一样,直接推门进去。莫司爵这几天,话不多,连应声都懒得应,作为特助,他只能配合。

    “莫先生……”

    进门后直接提步走过去,这才豁出去般的抬头,刚开口,就看到莫司爵一脸如沐春风般的表情,识相的自动闭嘴……

    那嘴角的笑容,暖的简直能瞬间把屋外的冰融化成水……

    他敢用生命打赌,电话那边一定是沐小姐!

    能让莫司爵流露出这样表情的,除了沐欢之外,还能是谁!

    ……

    虽然莫司爵没说话,但这个时候他要是不识相的在这里,那就是傻了。沐小姐的电话,简直就是福音啊。

    身体自觉的往后退,转身放轻脚步的往外走。

    一步……

    两步……

    三步……

    “什么事?”

    高炀人还没走到门边就被莫司爵叫住,转身,看着身后面上已恢复正常的男人。

    眉眼间却少了几分冷意……

    这代表着,三天的暴雪转晴了?

    ***********

    御湖上园

    沐欢坐计程车直接到大门外,再让车送她到门口。

    回到家,看着刘阿姨正在厨房忙碌着,之前出商场的时候便给刘阿姨打了电话,说了大概回家的时间,让她准备晚餐。

    沐欢看着餐桌上摆上了两道菜,隔着拉上的门没打扰刘阿姨,直接上了楼换上家居服后下楼,往餐桌边走。

    ……

    坐在餐桌上,沐欢看了一眼桌上保着温度的菜,伸手准备揭开保温盖的时候,厨房门拉开。

    第三道菜端了出来……

    看了一眼菜,并不是自己喜欢吃的菜。

    刘阿姨放到桌上,盖上保温盖后,对沐欢说道:“太太,你回来了,还有三道菜,很快就好。”

    “怎么做这么多菜?”

    这三天都是她一个人吃晚餐,阿姨都是熬好汤,准备两三道她喜欢吃的菜。

    可今晚,餐桌上已摆了三道了,怎么还有三道。

    “先生打电话说今晚回来吃饭,应该快回来了。”

    沐欢准备揭保温盖的手放到了桌面上,阿姨又说了什么没听进去,脑中只闪过刚说的一句话……

    莫司爵今晚回家吃饭……

    ***********

    坐在沙发上,沐欢开着电视,随便转了个台。

    目光盯着电视,心思却不在。

    她正巧今天‘不小心’给他拔了个电话,他今晚就回来吃饭。

    怎么都觉得,她在主动向他示好……

    ……

    没过多久,门上传来声响,沐欢的目光还在电视上,一副看的很专注并未听到开门声的模样。

    直到门打开,坐在沙发上的沐欢明显感觉到一道强烈的视线看过来,那目光她再熟悉不过了。

    沐欢捏着手中的遥控器,心思百转千回的,正想若无其事的转头打招呼时,阿姨听到关门声从厨房出来,手上端着最后一道菜。

    “先生,你回来了,菜刚好,我把汤盛出来就可以开饭了。”

    “太太,先生回来了,可以开饭了。”

    阿姨在进厨房的时候,还特意的转向沐欢,叫了一声。

    沐欢:“……”

    这明显到不能再明显的暗示,就怕她冷了莫司爵,让他又不回家。

    这番好意,沐欢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直都没有和刘阿姨表明,她和莫司爵之间并不是她想象的关系。不是不解释,而是,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

    餐桌

    桌上摆着六菜一汤,四道沐欢爱吃的,两道莫司爵平时爱吃的。

    安静的吃着晚餐,谁也没主动说话。

    刘阿姨在房间,门开了个小门缝,听着外面没声响,干着急。

    就在太太打电话回来没多久,先生突然打电话说晚上回来吃饭,当时她别提多高兴了。

    习惯了先生太太两人恩恩爱爱的,这突然三天不回来,她都为太太着急了。

    男人一不回家,还是一连三天都不回家,这问题可就大了,关键在于,太太还一副不着急的模样。

    太太不急,她都跟着着急了。想着如果今晚先生还不回来,她是不是违背莫先生的吩咐,悄悄的告诉太太,那晚的姜水是先生吩咐的……

    其实先生还是特别关心她的……

    ……

    一直到吃完晚饭,两人都还没说话。那天晚上闹的不欢而散的氛围,好似都还没散去。

    如果沐欢没主动打那个电话,今天莫司爵回来,她可能还会当成没事人一样的和他说话。

    但那个电话一打……

    她再主动说话……

    怎么都感觉自己好像舔着脸,有多希望他回来,多希望他别和她结束关系一样。

    想想莫司爵甚至会以为,她那个电话不是打错了,而是故意打的……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爱我你就充值订阅支持我*************

    沐欢吃完饭起身上楼,走在楼梯上,听着身后跟着上楼的脚步声。

    一前一后,两人隔着几步,一起上了楼。

    沐欢以为莫司爵会直接去书房,可没想到,她前脚进了卧室,莫司爵腿长,后脚就跟到了门口,抬步,直接进了卧室……

    “唔……”

    砰的一声,门在关上之时,一点预兆都没有,沐欢人已经被莫司爵扣住手腕,直接抵在了门上。

    ************

    浴室传来水声,沐欢坐在梳妆台前,拿过卸妆棉卸妆。

    卸妆棉在贴上脸的时候,冰冷的触感,衬出脸颊的火热,染着水雾的眸子有些失神的眸子回过神来,看着镜子中映出的自己。

    绯-红的双颊,春意蒙蒙的双眼。

    微微月中着的唇-瓣,有些木木的疼着。

    几分钟前,莫司爵随她身后进了卧室,直接把她抵在门上,低头就衔-住她的唇瓣。

    没给她喘息的空间,便已深深的口勿住她。

    ……

    直到她双月退发软,一直纠缠着的男人这才松开她,贴在她的耳边说了句:“去卸妆。”

    之后便进了浴室洗澡……

    **********

    莫司爵洗澡很快,从浴室出来时,沐欢刚好卸完妆。

    “去洗澡。”

    莫司爵月要上围着浴巾,连睡衣都省了。一手拿着毛巾,随意的擦着短发。

    目的,明确。

    即将,是要做什么。

    ……

    身上的水滴还没有完全擦干,随着他擦发的动作,由上而下,每一处都极为完美的线条呈现的更是淋漓尽致。

    即便是看过很多次,还是会被他无形中散发出来的男姓魅力给惹的心莫名的乱了频率。

    她不得不承认,莫司爵不管是脸还是身材,都有着吸引女人的资本。

    当她对他不再无动于衷,心底被撬开了一个口子,对他,好像已经不能再像最初那样,隔绝在心门之外。

    ……

    “嗯?”

    擦身而过的瞬间,沐欢手腕一紧,阻止了她进浴室洗澡的步子,不解的看向莫司爵……

    不是他让自己去洗澡的吗?

    刚刚把她抵在门上,那副要吞了自己的架势,一个口勿便已掀起他身体的热浪。

    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

    住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他基本上一晚上没落下过,区别在于次数的多少罢了。

    这三天没回来,莫司爵刚刚在门口那模样,恨不得立刻把她给吞下去。

    就算言语上并没有直接说,沐欢,立刻把自己洗干净,我要和你做。

    但身体语言早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他今晚是要和她做的。

    ……

    莫司爵身体微转,便与沐欢面对面。一手圈上她的月要,一手穿过她的黑发,让沐欢头抬的更高,让他可以看的更清楚。

    当莫司爵的拇指摩挲在她的眼角时,沐欢身体突然一僵,蓦地明白过来他拉住自己是看到了什么。那样的目光,像是要看透她内心一样,让沐欢下意识的想要藏起。

    脸微微僵住,想都没想的就想别开自己的脸……

    只是和莫司爵之间,除了他放过她,在体-力上面,她永远都没办法和他相论并论,只会被他压的死死的。

    她想,他却不让。

    沐欢只能被他强迫的固定着她的脸,任他的目光打量着她。

    知道了在看什么,因为知道,便有一种羞愤感。仿佛自己想极力隐藏的,被人看穿。

    这种感觉,像极了自己没穿衣服,曓露在大街上,任人打量。

    很尴尬,很狼狈……

    “莫司爵,放开我!”

    沐欢真恼了,直接伸手挥开莫司爵的手……

    这次,脸从他的大手里获得自由,沐欢立刻向后退了一步,转身就要往浴室走。

    刚走两步,身体由后被莫司爵抱住,双臂牢牢的圈在她的腰上方,连带着她的双臂一起。

    “这三天没睡好,嗯?”

    被抱在莫司爵怀里,他双臂收紧,紧紧把她圈在怀里。沐欢恼的挣扎,可却只是让他收的更紧,更贴近他的怀里。

    挣扎不开已是很恼,莫司爵更过分的在她耳边低语……

    一语直接戳中她最不想承认的事情……

    这三天晚上,在熟悉的牀上,少了一个人,便总觉得少了什么一样。越是想忽略强迫自己睡,越是无法入睡,以至于一连三天,她晚上根本就没怎么睡……

    面上装的再平静,再若无其事,夜深人静时,却还是直击她不想面对的……

    “我也没睡好。”

    莫司爵感觉到怀里沐欢情绪起伏,并未等她回答,只是轻轻的口勿在她的耳侧,在她耳边低语。

    ……

    闻言,沐欢挣扎着的身体突然静止下来,靠在莫司爵的怀里,耳里是他那句似昵喃似感叹的声音:“我也没睡好。”

    明明知道他这句话太过于刻意,可在听到时,还是难以控制自己心腔位置有一种情绪在发酵。

    “去洗澡。”

    莫司爵松开圈住她的双臂,让沐欢进浴室。

    当浴室门关上时,莫司爵走回牀边,毛巾被扔在一边,掀开被子躺下。

    想着自己刚刚看到黑重的黑眼圈,唇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弧度……

    心底痒痒的……

    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在挠一样……

    ……

    从今天将近五点接到沐欢的电话那刻开始,那股挠心的情绪便一直持续着。

    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沐欢在电话那边一系列的动作。

    并没有因她突然挂掉电话而有丝毫恼意……

    她的这一个下意识的动作,之于他来说……

    足以浇灭所有怒气。

    原本,坚持三天便已是极限。

    有一种瘾,已经似毒。

    他,中毒已深。

    想戒,太难。

    **************

    二十分钟后,沐欢从浴室走出来。

    情绪已沉淀,起码,面上再看不出波动。调暗了卧室的灯,提步走过去。刚到牀边,人就被拉进温热滚-烫的怀里。

    翻身,沐欢被压至牀褥中……

    被捧住的脸颊,目光黝日音深邃。慢慢拉近的距离,最后衔住她的唇瓣。

    不似刚刚在门上的凶,这个口勿,出奇的温柔。

    *********

    沐欢闭着双眼,承受着莫司爵过于温柔的口勿。细细的在她唇上,反反复复,没完没了的……

    一手穿在她的发丝里,一手捧着她的脸,除了亲口勿,再无继续的动作。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依然是没完没了的亲着……

    明明并没有多少情慾在其中,沐欢却在这样的亲口勿中,突然感觉到不对劲。

    在察觉到时,沐欢身体微微的僵住……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反应这么大……

    她这是三天没被莫司爵碰,只是随便亲亲她,她怎么就能反应这样大……

    之前,莫司爵正儿八经的撩自己,她也没有速度这么快的给反应……

    沐欢有种想立刻扯被子把自己藏起来的冲动……

    ……

    “莫司爵。”

    “嗯!”

    被阻止的男人,显然没亲够,并没有结束的打算。虽然应着,但过于敷衍。

    “莫司爵。”

    沐欢又推了一下身上的男人,唇开始避开他,手也跟着挡住他追过来的唇。

    掌心一热,看着睁开双眼的男人。

    “嗯?”

    “你先让我起来!”

    沐欢有些尴尬的开口,莫司爵见她一脸认真。虽不知怎么了,却还是一臂撑起自己。

    沐欢趁机迅速推开莫司爵,火速冲向浴室,顺手关上门,落了锁。

    *************

    坐在马桶上,沐欢看着內库上的红,她的生理期真来了。

    刚刚她还以为自己反应过大,还未接受便又感觉到一股热-流袭来。

    第一次,沐欢还没反应过来。

    但第二次的时候,沐欢已迅速反应过来,可能是什么。

    悄悄的舒出一口气……

    还好……

    一口气刚松下来,沐欢就发现一个更尴尬的问题,她竟然没准备卫生棉。

    ……

    “沐欢。”

    莫司爵被撂在牀上,见进了浴室的沐欢好一会儿也没出来,更没听到里面有动静。

    从牀上起身,浴巾在刚刚的磨蹭里松开了,莫司爵随手系好,提步走到浴室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坐在马桶上的沐欢听到敲门声,莫司爵三个字,卡在喉咙半天,总算是挤出来了。

    “莫司爵。”

    “嗯?”

    听到应声,莫司爵悬到嗓子眼的心这才落下。

    沐欢有些难启齿,但眼下,她除了找莫司爵之外,也没其他人能找了。

    “你下楼帮我叫刘阿姨,麻烦她去便利店里给我买包卫生棉。”

    沐欢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麻溜的把要说的话说出口。

    ……

    话入耳,这次换站在浴室外的莫司爵呆住了。

    脑中消化着沐欢说的话……

    卫生棉……

    卫生棉……

    这三个字在脑中闪了几遍之后,汇聚成一句话。

    她来生理期了!

    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浴巾围住的地方……

    真是,磨人!

    ……

    “开门。”

    沉默了几秒,莫司爵并未应声下楼,而是抬手再次敲门。

    “……”

    沐欢坐在马桶上,差点都要骂脏话了。

    他这是不信打算检查不成……

    ……

    起身拉开浴室门,瞪着莫司爵的目光在看到他手上拿着的外套时,愣了一下。

    “穿上。”

    披在她肩上的外套,带来暖意,从身体慢慢渗透进她的心。

    室内虽然开着暖气,但穿着睡衣对体寒的她来说,还是会觉得冷。

    肩上一暖,厚实的外套披到她的肩上。

    “什么牌子?”

    在帮沐欢穿上外套后,莫司爵若无其事的问着。

    沐欢怔了怔才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

    “你让刘阿姨随便……”

    “什么牌子?”

    莫司爵打断了沐欢的话,再次问着。

    沐欢:“……”

    真不知道他是脸皮太厚,还是把这事看的很正常。明明是讨论女性的问题,一般男人不都会尴尬吗?

    特别是他俩还是这样的关系,又不是老夫老妻……

    还是……

    他以前也常常帮别的女人买?所以,早已习惯!

    “xxx。”

    沐欢语气平平的说了个牌子,伸手就要关上浴室门。

    心底的情绪起伏,总是过于频繁,完全不在她的控制范围内。

    门被莫司爵的大手再次挡住……

    对上沐欢明显带着情绪的双眼,莫司爵凝眉似是考虑了一下问道:“是不是还分夜晚用和白天用,还有那什么网状……咳……”

    一直装若无其事的男人,在问的细致时,俊脸上还是悄悄染上红潮。

    “你用什么样的?”

    沐欢听着莫司爵尴尬的描述,目光看着他。心底闷着的那股情绪,好似突然就这样散开了。

    “嗯,夜用,棉的。”

    “嗯。”

    得到了准确答案的男人,迅速收手转身,往衣柜方向走。沐欢慢慢关上门,脑中闪过刚刚莫司爵转身,红透的耳后根,唇角忍不住慢慢勾起。

    ***************

    别墅区里就有便利店,莫司爵来回很快。沐欢在接过莫司爵买回来的卫生棉后,重新关上浴室门。

    沐欢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弯身蹲着准备把自己弄脏掉的內衣清洗干净。

    刚卷起袖子,人就被拉了起来。

    还未说话,人就被打横抱了起来,直接走出浴室,放到牀上,拉过一边的被子盖在她身上。

    目光在扫及沐欢小腿时,微微顿了一下……

    ……

    沐欢想说什么,但看着弯身帮她拉被子的莫司爵,还是默默的咽了回去。今晚不洗,明早洗也是一样。

    相较于在牀上和他两个人讨论洗內库这样的话题,还不如顺着他。

    在闻到姜的味道时,沐欢转头看向牀头,上面真摆着一碗冒着热气的姜水。

    坐在牀边的男人,伸手把姜水端起。

    “我自己来。”

    莫司爵没争,直接把碗递给沐欢。

    沐欢低头喝着红糖姜水,舀起一勺,稍稍吹了吹,便喂进嘴里。

    ……

    动作突然停下,当口中尝到了中药味的时候,沐欢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背对自己的莫司爵,不知在做什么。

    心下波动,垂下眼睑,散发出的热气沾湿了长睫,情绪起伏的厉害。

    一口接一口,好似想要压下匈口那股翻涌着的情绪。

    喝完后一只大手适时的伸过来拿走她手中的碗放到一边,莫司爵坐在她的身边,手上拿着散瘀的药膏,把她刚刚在浴室怕沾湿睡裤卷起的裤脚更上上卷了一些。

    “怎么回事?”

    看着她小月退上的瘀青,帮她揉着的同时,看着沐欢。

    目光转向自己的小月退,上面瘀青了一大块。不是他问,她都忘记了。

    “今天在商场……”

    沐欢没隐瞒,简单的言语把今天商场发生的事情说了。在说到跌倒的时候,明显看到莫司爵的眉头蹙起。

    莫司爵没说话,认真的揉着瘀青,余光看向她白希的脚踝,上面有着之前磨破皮的旧伤。

    “女人穿高根鞋,难免的。”

    沐欢察觉到莫司爵的目光注视地方,下意识的把脚往回缩,弯身把裤腿放下来,放回被窝里。

    “还伤到哪儿?”

    “没了。”

    沐欢摇摇头……

    莫司爵看了一眼沐欢,直接伸手解着沐欢的衣服……

    沐欢:“……”

    最后,还是乖乖的让莫司爵把身上检查了一遍,这才穿上衣服,卷起她的衣袖处理了一下手臂上的擦伤,这事才算过去。

    *************

    “睡觉。”

    掀开被子,上了牀,大手勾住她的腰,直接躺进被窝中。热烫的体温从后贴过来,把她搂在怀里,如同以往一样的姿势。

    ……

    “莫司爵,你煮的吗?”

    黑暗里,沐欢枕在莫司爵的臂弯里,在他大手横搭上她月要时,轻声问着。

    “嗯。”

    莫司爵应了一声,大手挑-开她的睡=衣从月要侧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面。

    沐欢以为他是想解解馋,也并未阻止,大脑在听到他应声时,脑中闪过自己刚刚喝第一口时的感觉。

    这个味道,自己并不陌生。

    红糖姜水里面加中药,也是挺正常的事情。以前妈妈会这样做,之前在剧组住酒店里,蔓妮给自己拿进来的,也是同样的味道。

    那天,她和莫司爵闹的很凶,最后在发现她生理期的时候,愤怒的夺门而出。

    当时她疼的厉害,缩在被窝里,心情不好,身体也就跟着更不舒服,便更觉得脆弱。

    蔓妮那天给自己送的那碗红糖姜水,真的暖了她的心。

    当时,她和蔓妮说谢谢。

    蔓妮说:“你要谢……”

    后面的话,她没说完,当时她疼的昏昏沉沉的,并没有细细去捉摸蔓妮的话。

    你要谢……

    她指的是……莫司爵吗?

    ‘沐欢,你不觉得很巧吗?你生理期不能淋雨,莫先生就临时有事……’

    当时并未放心上,但此时想来……

    小腹上一暖,溜进她衣服里的大手并没有肆意作乱,而是直接停在了她的小腹。

    因疼痛微微弯曲着的腰身,正好缩进他的怀里,与他完美契合的贴在一起。

    他的掌心很暖,贴在她的小腹上,指腹慢慢的揉着。小腹有着寒气渗出来,没有什么温度。

    他有些粗糙的掌心,带着暖意,随着搓-揉,小腹处的寒气慢慢散掉,疼痛好似也跟着慢慢缓解了。

    ……

    心底似有万千的情绪,被敲击着。

    最终却是什么也没说,只是把自己更深的靠进莫司爵的怀里,闭上双眼。

    ……

    夜,很静。

    那只温暖的大手一直没有停止的帮她揉着疼痛的小腹,直到莫司爵感觉到怀里疼的绷紧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呼吸也跟着均匀,这才停下动作,跟着闭上双眼,很快便随着沐欢均匀的吐息而入睡。

    ************

    一夜好眠,沐欢慢慢睁开双眼。昨晚小腹疼的难受,本以为要折腾很久才能入睡,可在莫司爵耐心的搓-揉下竟然很快就入睡。

    起身,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九点多了。掀开被子起牀,拉开窗帘让窗外的阳光洒进来。

    今天的阳光,真好。

    伸了个懒腰,沐欢转身去浴室,洗漱后走出浴室,护肤。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面上虽没有平时红润,但气色却还不错。

    指腹摩挲在脸上,在基础护肤后,沐欢突然站起来。

    她就说有什么事情没做……

    昨晚本来要洗內库,可被莫司爵直接抱出了浴室,她脏內库还在浴室的盆里。

    *******

    阳台

    沐欢刚在浴室没见到自己的內库,便拉开阳台门看着晾衣架,上面晒着的可不就是自己昨晚没洗的內库么……

    沐欢站在原地彻底傻了眼……

    莫司爵他……

    竟然帮自己洗了內库……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