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 :先生,太太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085章 :先生,太太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红楼之公主无双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沐欢与莫司爵中间隔了一张书桌,在看着莫司爵喝了一口白萝卜水后那双英挺的剑眉突然蹙起,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问道:“怎么了?”

    说着雙月退已有自主意识的走向莫司爵,站定在他身侧位置,手伸向他的碗。

    以前爷爷喉咙不舒服的时候,家里阿姨熬过,说是土方子,效果很好。她在一边看过,特别的简单,她记性一向好,不可能步骤会出错的。

    ……

    手刚伸过去,就被莫司爵大掌拍了一下,不轻不重的力道,不是很疼,但也成功阻止了沐欢拿碗的动作让她缩了回去。

    “你喉咙不舒服?”

    莫司爵一手端着碗,眉峰已舒缓开来,眼角上挑,看着沐欢丢出一句莫名的话。

    “没啊。”

    沐欢不明所以,只是顺着接话。

    接完话后才反应过来莫司爵这话是什么意思……

    沐欢:“……”

    撇撇唇,她又没有想要抢他的喝。

    白萝卜水有什么好喝的,只是看他喝了一口皱眉头,她以为自己煮的出了问题罢了,想尝一尝。

    瞧瞧他这语气和眼神,一副她眼皮子很浅,别人吃在嘴里的她什么都想尝点。

    拜托,她很挑的好么!

    *****

    “你刚为什么皱眉头?很难喝?”

    沐欢靠在桌边,看着没拿勺子,直接端着碗很爷们张口准备再喝的莫司爵,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

    他坐着,她站着,目光可以看着他碗里的白萝卜水,这卖相比起她煮的醒酒茶,真是好太多了。

    “没有。”

    莫司爵淡定的否定,碗凑到嘴边像是证明般的又是喝了一大口。

    ……

    沐欢一直是盯着莫司爵的,从他端在碗里的液体再到他的唇边,看着他喝进去,注意着他的表情。

    只见他喝了一大口,真是超级一大口,面不改色的吞咽下去。汤汁从口中咽下去,顺着喉咙往下,鼓动着的喉结别提有多姓感。

    ……

    沐欢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莫司爵的脸,在确定真的是没有问题时,眉眼间难掩小得意。

    ……

    莫司爵在一口接一口的喝完一大碗白萝卜水,直到最后一滴都进了他的肚子这才把碗放到一边,一眼就看到沐欢眉眼间的小得意。

    那得瑟的小模样,让本来就精致的五官显得更为璀璨夺目,像是夜晚星际里最亮的那颗星,耀眼,夺目。

    她原本就是那颗最亮的星,他也只想她永远是那颗最亮的星。

    这才是她该有的模样,自信满满,光彩夺人,惹人怦然心动。

    ……

    沐欢只是沉在自己的小得意里,不同于醒酒茶的不甘不愿带着目的性的讨好莫司爵。

    因为带着目的,心底总是有着不情不愿的,做这件事情自然不会有附加情绪存在。

    这次是她主动由心去做的一件事情,还是不擅长的领域里,自然会有着难掩的得意。

    可能是两人之间坦诚相见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连沐欢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此时只穿着莫司爵的睡衣,还是只穿了上衣,两条大长月退就这样光光的暴-露在空气里。

    室内的温度很高,沐欢又是楼上楼下的忙碌着。心思都摆放在弄白萝卜水上,现在又沉在得意当中,完全忽略了自己的穿着在一个男人的眼底诱-惑力有多大。

    *****

    莫司爵原本并没有注意到沐欢的穿着,应该说,他的心神在看着沐欢端着一碗不知名的东西过来时,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上面。

    心湖的波动,无暇顾及到其他。

    直到把白萝卜水喝完,莫司爵放下碗看着被沐欢一脸的小得意吸引住目光时,这才注意到沐欢此时的穿着。

    真丝睡衣,很是服帖。

    他的睡衣之于她过大,长度刚好能遮住她的臋,堪堪的挡住大月退根部,大部分的月退都露在外面。

    因为心情很好,一手撑在书桌上,臋靠在书桌上,一月退微微的弓起,一月退还随着眉眼上挑打着节拍,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我真厉害的情绪。

    莫司爵喉咙一紧,口中发干的厉害,分不清是眼前沐欢无意识散发出来的you惑力还是因为刚刚喝的白萝卜水……

    *********

    沐欢本来还陷在小得意中不可自拔,直到莫司爵的眼神因情绪的起伏而越来越火只烈,盯着她太具有存在感了。

    迎上他的目光,在看到他眼底跳跃的那团火焰时,沐欢这会儿还没感觉到危险那就真傻了。

    本来忽略的现在都反应过来了……

    甚至还感觉到两月退露在空气里的肌肤,一阵阵的凉意。她这是习惯了在他面前不穿衣服了吗?穿成这样,她竟然毫无知觉的站了这么久,如果不是他的眼神变了,她都没察觉自己的衣着这样的……

    曓露。

    动作利落的想要往后退,月要却被动作迅速的莫司爵先一步的揽住,她的动作永远比不上他。

    人还未闪开已被拉进他的怀里,跌坐在他的月退上。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移动的,等她稳坐在他月退上时,已变成了极度爱昧的姿势。

    沐欢被抵在他的匈口和书桌之间,下颚被挑起……

    在她下意识的头往后仰时,等待在她脑袋后的大手穿过她的黑发,手上用力,拉开的距离又被了回来,正好是他等待着的唇。

    *******

    近距离之下,他眼底没有遮掩的情绪,不仅仅是带着慾,还有着一股让她不解的火焰。

    四目相交,他眼底的那团火焰就像是有生命力一样,正从他眼中跳出要从跳进她的眼底。

    沐欢心下一慌,下意识的闭上双眼,避开那团火焰。

    心口处像是被什么灼烧着一样,不久前坐在牀上闹不明白的那股情绪,在这团火焰的灼烧下,让心口的位置烫的厉害。

    唇与唇相贴间,莫司爵已是熟门熟路的占据她的领域。

    ******

    沐欢闭上的双眼,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

    唇早已经习惯了他的气息,并未有多少其他的想法。此时此刻满脑子都是莫司爵刚刚的眼神,那眼神里的那团火焰怎么那么像……

    安然看上官睿的眼神!

    她在镜子中看过自己演戏时的眼神,也在被莫司爵教戏的时候从他的眼底看到过这样的眼神,浓烈的火焰像是下一秒就要从眼底跳出来把她吞噬。

    那种感觉当时她记的很清楚,而他不过是专业入了戏而已。所以,才能把一个角色演的入目三分,就连眼神都把握至极致。

    当时,在结束之时,他的眼底已是半分波澜都没有。

    只是入了戏罢了……

    但现在……

    这并非是在教戏,他刚刚那样的眼神……

    像是被触碰到了什么,又瞬间被阻隔掉。

    只剩下三个字,不可能。

    沐欢把自己莫名其妙的错觉抽离到,便清楚的感觉到两人的唇正在做着怎样的亲密接触。

    唇与唇,有些不对劲。

    沐欢在确定真的不对劲的时候突然睁开双眼,一把推开莫司爵,拉开两人的距离。

    *********

    莫司爵正口勿的起劲,大掌还扣在她的黑发里,看着沐欢因刚刚的口勿染上一层雾气的眸子,正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也没说话,只是手使劲按在他的肩上不让他再靠近,而自己则是嗒巴了一下嘴,又扫了一下自己的唇角。

    似还不确定,又主动的上前,贴上他的唇,也不是口勿他,只是在他的唇上尝了一下。

    从左边到右边,再退开。

    一脸的凝重,在他唇上尝过之后,又回到自己唇上,仔细的又扫过一遍,很是确定自己没错。

    “怎么不是甜的?”

    沐欢牛头不对马嘴的突来了一句。

    莫司爵并没有被沐欢的话整懵头,看着面前皱着眉头一脸不解的女人,也真是被她打败了。

    在这个时候,她的脑子究竟是在想什么,竟然还能去尝是甜的还是咸的。

    他也算是服了。

    莫司爵此时满脑子就只剩下一个想法,把她按在桌上,狠狠的收拾一遍。让她在和他做着亲密的事情时,脑袋瓜子究竟在想什么……

    对一个男人来说,还有比这个更让他恼的吗?

    *******

    沐欢问完后,见莫司爵只是用黝日音的眼神看她,那眼神清楚的表达了他此刻的想法。

    在莫司爵行动之前,直接按住他的脸,把靠近的他再次推了回去。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疑问,她必须得弄明白。

    另一手直接伸向一边,碗就放在一边,直接拿过来,快速的舔了一下。

    真是咸的,还是非常咸。只是舔了舔沾在上面的汤汁都咸的她皱眉头,太咸,味蕾都感觉到了苦味。

    她只是舔一点汤汁都这样的感受了,更别说刚刚面不改色喝完一大碗的莫司爵……

    他味蕾是不是有问题!!!!!

    ********

    一手拿着碗,目光控诉的看着睁眼说瞎话的莫司爵说道:“咸的。”

    “你说没有难喝!”

    沐欢刚刚有多得意,此时就有多挫败。

    她还沉在自己在不熟悉的领域,第一次做就成功而窃喜,持续还没几分钟,就被打碎了。

    当真是刚还在天堂,现在就被现实打进了地狱。

    “没有难喝!”

    莫司爵伸手把沐欢扣在自己脸上的手拉下来,看着眉眼间洋溢着小得意的女子此时满脸都写着挫败和懊恼。

    大手淡定的把碗从她手上拿过直接随手丢开说道:“甜的!”

    眉眼间的笃定,让沐欢都有些怀疑是自己的味蕾出了问题了。

    “明明是咸的!”

    沐欢舔了一下嘴角,上面还沾着刚刚的汤汁。

    明明确定了好几次是咸的,这男人摆明着睁眼说瞎话,还说的如此笃定。撒谎都说的跟真的一样,真是境界了。

    “是吗?”

    不咸不淡的两个字,莫司爵大手收紧把她的脸往他拉了一些。并未立刻口勿上她,而是在拉近距离后低声道:“我尝尝!”

    很正常的三个字,如果是在餐桌,我尝尝三个字便是尝尝菜什么的,但是两个人现在这姿势,而且他说的尝是尝什么,很明显……

    沐欢:“……”

    *******

    莫司爵挺细致的尝了尝,像刚刚沐欢一样,从左到右,再上再下。眉眼间流露着认真,如果不是他在做一件非常不纯洁的事情,沐欢还真相信他是在认真的品尝。

    她刚刚有像他这样子吗?

    她当时真的正儿八经的想要确定……

    可是同样的动作在他做来怎么看起来都觉得他是在调-戏她。

    眉眼间是认真,但那眼神是咋回事。

    直勾勾的在近距离之下锁着她的双眼,恨不得看进她眼底最深处,那眼底跳跃着的深沉的黯火,随时都有被点燃,燎原。

    “甜的!”

    就在沐欢恍神时,耳畔传来莫司爵笃定的声音。

    “明明是……口吾……”

    沐欢双眼瞪大,对莫司爵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是无语了。

    他一定是味觉出了问题,这么咸他也能说是甜的。

    被堵住的嘴,反驳的话支吾堵在嘴里。

    ……

    不知过了多久,沐欢浑身发软的靠在莫司爵怀里,大脑一片空白,早已忘记了关于甜咸的问题。

    莫司爵并没有继续下去,大手揽着她的腰身,五指穿梭在她的黑发里。

    从小就保养的很好的长发,乌黑柔顺,轻抚间让人爱不释手。

    垂眸看着闭着双眼埋在自己颈窝喘着米且气平复气息的沐欢,眼底跳跃着的火焰越发的浓-烈,慾火已被压下,只剩下最火只烈的情绪。

    她主动给他熬的,就算是毒药他也甘之如饴。

    喝在嘴里,就算是咸的发苦,可之于他,却是甜进了心。

    *********

    沐欢坐在莫司爵刚刚坐着的椅子上,上面还残留着他的温度。

    刚他抱着她,久久未放开,直到楼下有人按门铃,她便借着要去开门想从他身上起来。

    两人虽然没再有什么,但这样靠在他的身上,身体贴的太近,总是有些反应无法避免的碰触到,就算她想避开,可他身上的热气一阵阵的往她身上侵袭……

    总觉得两个人的拥抱姿势太过于亲密,亲密的扰乱了她想平静的心,无法正常的思考。

    只是她还未起身,就被他扯回怀里,身体打了个圈,人就坐到了椅子上。

    “想这样去开门,嗯?”

    居高临下的被捏住了下颚,低头扫了一眼只穿着他上衣的她。敢穿成这样给其他人看,不管是男人女人,除了他,谁看到他都想挖掉对方的眼睛。

    沐欢:“……”

    她哪有那个意思……

    ……

    脸上的热度未散去,在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的时候,沐欢的目光又看向被他扔到一边歪倒着的碗上。

    眼神有些恍惚。

    甜的!

    甜的!

    他看着她的眼睛,笃定的告诉她是甜的。那样的眼神,那样的语气,沐欢伸手不由按住自己匈口的位置。

    掌心感受着的不规律的跳动。

    嘴里现在只剩下莫司爵的味道,可尝到的那股咸味还是无法从嘴里挥之不去。

    明明咸的那样厉害,他为什么笃定的重复着甜的。

    有什么异样的情绪又开始莫名的开始窜起来,甜的这两个字一直在脑中盘旋,最后汇聚在了心口,甜甜腻腻的扩散开来……

    ******

    莫司爵在沐欢起身往外走时,站在原地一时忘记了坐下。

    目光盯着沐欢那双长月退迈动着,脚步的移动本来就堪堪遮住臋的衣摆,隐约都能看到美丽的风光……

    莫司爵情绪在起伏,下意识的伸手去摸烟盒,目光还是看着沐欢那诱-人的模样,动作娴熟的摸到打开,拿出一支叼在嘴上,打火机啪的一声响。

    刚走到门边的沐欢听到身后打火机的声响,迅速转头,目光盯着那燃烧起来的火焰正点烟。

    莫司爵被沐欢一瞪,打火机上的手松了松,火熄灭,烟没点着。

    沐欢看了他一眼,那眼神里满满的都是警告。

    在传达了后,收回目光便要出门。

    人走出去,书房门刚合上又被推开。

    沐欢大步走进来,直接走到书桌边,一手撑在书桌上,身体向前倾,直接从莫司爵的嘴上把那支烟给抽了下来,顺手夺过他手上的打火机,还搜刮走了他放在桌上的烟盒。

    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走。

    砰的一声把门关上,留下口干舌燥的莫司爵站在那里。

    脑海中现在不仅仅是那双长月退了,还有刚刚沐欢夺他烟和打火机时半弯下的月要身,本来里面就没穿衣服,就算纽扣扣到了最上面一颗,看起来是包的严严实实的。

    但过大的衣服在她倾身的时候,还是无法藏住衣服里的风景……

    简直是要人命……

    她这随时随地的都在抛出让他办了她的讯息,他真的想随时随地,不管其他直接把她拖到桌上办了得了!

    ******

    离开的沐欢丝毫未察觉到自己刚刚给莫司爵造成了什么样的结果,只是把手中的烟和打火机一起利落丢进了垃圾筒。

    喉咙都那样不舒服了,抽什么抽,一天不抽烟会死吗?

    拿着新衣服推开卧室门走进去……

    她不知道莫司爵是什么时候让专柜送来衣服的,只知刚门铃响他下楼后,便拿着一套衣服上来。

    ……

    关上卧室门,沐欢快速的换上衣服,穿戴整齐准备出门。拉开卧室门,看着靠在门口的莫司爵。

    沐欢愣了愣,没想到他站在门口,拿在怀里的盒子动作迅速的藏到身后。

    可没忘记他说的话……

    莫司爵抿着唇,假装没看到她的小动作。

    “下来。”

    莫司爵丢下两个字,转身往楼下走。沐欢把盒子藏好,这才跟着下了楼。

    ……

    “先生,太太。”

    沐欢刚下楼,就见一个看起来将近四十的妇人有些局促的站在客厅,在看到莫司爵和她时,脱口而出的那句太太着实把她雷的不轻。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