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 :你说为什么?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082章 :你说为什么?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红楼之公主无双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丢了!”

    简单两个字,云淡风轻,却是重重敲进了她的心。

    “为什么!”

    掐在他手臂上的五指随着情绪起伏,深深掐进他的皮肉里,为什么脱口而出,已经不再像是疑问,而是质问。

    她想过,他在那么危险的情形下帮她拿出来,不管是出自什么心态,都是冒着生命危险的。

    她的态度惹他生气,他刁难她,她一直放低姿态的顺着他,做着自己从未做过的事情,把自己的自尊让他踩在脚下……

    可结果……

    他告诉她,丢了!

    “莫司爵,你为什么要丢掉我的东西!为什么?”

    一声一声的质问,沐欢手指的力道越来越重。情绪已濒临崩溃,怎么也没办法接受,他把自己的东西丢了!

    跪在牀上,因压抑着情绪,身体无法抑制的轻颤着。

    莫司爵半弯的腰身垂眸,俊脸贴近沐欢。无视手臂被她掐着的疼痛,看着面前情绪已濒临崩溃的脸……

    黑发披下,遮挡住大半的肌-肤,面上无一点血丝,眼眶被一层水雾浸染,却始终未落下。

    “你说为什么?”

    一字一顿,每个字都浸着寒意,看进她的眼底深处……

    最后一点期翼被摧毁,沐欢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他的态度告诉她,他是真的丢了。

    扣在他手臂上的手一松,直接往他脸上挥去!

    还没碰到他的脸,手腕就被扣住,大手力道重的要拧断她纤细的手腕。

    “沐欢,记清楚你现在是谁的女人!”

    身体被直接甩回牀上,莫司爵没再看她一眼,直接大步往浴室走。在浴室门关上之前,浴室里传来一声巨响。

    *****

    跌趴在牀上的沐欢,脑中回荡着和莫司爵的话。

    ‘为什么要丢掉我的东西?’

    ‘你说为什么?’

    ‘沐欢,记清楚你现在是谁的女人?’

    不停重复着的对话,有什么闪进了脑中,沐欢突然睁开双眼,她一直忽略掉盒子里的一样东西……

    为什么要丢掉,已经有了答案!

    *****

    打开的车窗,冷风不停的往身体里窜。冰冷的十指扣在方向盘上,疾速行驶在夜色里。

    已经很久没开过快车了,沐欢踩下油门,在山道里行驶着。

    一直很畏寒,肆意袭来的寒风沐欢像是没有知觉一样。

    长发在夜风中飞舞,有液体曾从眼眶里涌出来,可最终都消失在寒风里,只剩下脸颊上无尽的凉意……

    一直至心底,冷的没有一点温度……

    ……

    凌晨四点多,沐欢停好车,身-心都很累。推开车门下车,沐欢提步上了楼,直接按了门铃。

    “谁啊!”

    大冬天的,睡的正香,很难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

    扰人的门铃让人无法再继续睡,半睡半醒的被踢下牀,光着上半身,下身只穿着一件衣服跑过来开门。

    一头乱遭遭的短发,一脸不悦的看着站在门口的沐欢。

    ……

    寒风吹了太久,沐欢黑发有些凌乱蓬松的披散在肩头,面色惨白如纸,打眼一看,有点慎人……

    “我找蔓妮。”

    沐欢没想到会在蔓妮家看到一个男人,东西都烧掉了,证件都还在补办,她原本是想在蔓妮这里凑合一晚的,但看眼下的情形……

    睡眼朦胧的第一眼没看出来,在认出来是沐欢后,男人有些尴尬的后退了一步……

    “请进,我去帮你叫妮妮!”

    说完快速的往卧室方向走,没一会儿,蔓妮就从卧室走出来。

    ……

    酒店

    蔓妮用自己证件帮她开了一间房后,沐欢便让她先离开了。

    电梯门打开,沐欢刚提步走出,一道身影急冲冲的撞进到她的身上。冲势太急,沐欢人被撞的晃了一下,伸手扶住墙壁才稳住身体。

    “不好意思。”

    宛如天籁的嗓音让沐欢忍不住看了一眼撞着自己的女子,长卷发有些凌乱,近距离看戴着的假发明显已经歪掉了,露出里面黑色发丝,可女子却顾不上理好,表情跟见了鬼落荒而逃。

    脸上化着浓妆,经过一晚眼妆有些晕开,假睫毛掉了一半,嘴唇上红色口红被吃掉了太多,只剩下晕开的在唇角边缘。

    过来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经历了怎样激-烈的纠缠才能造成唇上这样的效果。

    身上裹着一件男人的西装,却是遮不住她颈子上那些精彩的痕-迹。只见她脚步急促的走进电梯,脸侧着用长发遮住,避开了电梯里的摄像头,手不停的按着电梯按钮……

    电梯门缓缓合上,沐欢转身往自己房间走。

    ****

    打扫干净的酒店房间,柔软的大牀,暖气打开后,室内温度慢慢上升。

    沐欢拉上窗帘,去浴室洗了个澡。

    躺在牀上,辗转反侧,却是无法入睡。

    闭着双眼,脑中就会闪过爸妈车祸去世的那一天,在车祸前她接到爸爸的电话,她当时正在逛街,刚喊了一句爸,就听爸爸语气很急很严肃的打断了她的话,让她听他说,可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砰的一声,然后任凭她在电话那边怎样喊,电话那边也没了回应。

    她一直想不明白爸爸最后要说的是什么,可她知道,那对爸爸来说很重要……

    可现在……

    没了……

    被莫司爵扔了……

    心口像是被重石压住一般,无法呼吸。

    很想哭,可太久没哭,沐欢窝在被窝里,鼻子发酸,可眼泪却怎么也没办法流出来。

    从牀上坐起来,掀开被子,直接拔了前台电话。

    *****

    沐欢并非不喝酒,但从来没让自己喝醉过。因是未知,喝醉了大脑会无法自控,而做出一些不能控制的事情,她不大能允许。

    但今天……

    她真的很想放肆喝一场。

    都说大醉一场,睡一觉醒来又是一条好汉。

    她现在不知道如何能舒解心底沉重的要压的她窒息的情绪,都说酒醉能解千愁,她想试一试。

    明明身心都很累,可却无法入眠。

    她现在恨不得斯碎了莫司爵,可她却拿他没有办法。

    这种无力感,压的沐欢喘不过气来。

    当酒送上来后,沐欢锁上门,直接窝在沙发上,一杯一杯的喝着酒。

    想喝醉,便没了顾及。

    一瓶喝完,打开第二瓶。

    第二瓶喝完,又打开第三瓶。

    ……

    时间慢慢过去,拉上的窗帘并不知道几点了,只知大脑从清醒,再到恍惚,最后,眼前的景物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都慢慢变成了一张脸,一张自己最讨厌的脸,恨不得斯碎的脸。

    沐欢手中还端着一杯酒,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身体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往外走。

    像是一个准备要战斗的战士,脚步呛哴的走到门边,拉开门歪歪斜斜的走了出去……

    *****

    窗帘昨晚未来得及拉,当阳光从洒进套房,照到牀上男人脸上时,刺目的阳光扰了男人的睡眠。

    眉峰蹙起,慢慢睁开双眼。

    空气中未散去的是欢-好过后的气息,窜入鼻中,昨晚的画面也随之撞进脑中,殷牧离还有些混沌的大脑瞬间清醒过来。

    昨晚……

    侧头看向身边的位置……

    身侧的被子已掀开,手触碰着冰冷的牀面,人离开已经许久。

    室内地上一片狼藉,彰显着昨晚的疯狂……

    殷牧离伸手按了按太阳穴……

    掀开被子起身,目光被牀单上盛开的那抹红给吸引了目光……

    昨晚隐约察觉到了什么,可当下情形,怀里的女人太热情,热情到他一时间热血冲脑便忽略了……

    ……

    夜魅的舞者,身价各不相同。

    虽然没有明目张胆的把身价摆出来,但大家都知道,如果谁喜欢,可以和舞者自己私下谈价钱,出不出场都是看你给的价钱让不让舞者满意。

    说是单纯的跳舞,可事实上……

    因此,在感觉到的时候,殷牧离也并未多想,直到此时看着这象征着纯洁的艳红……

    ……

    从牀上起身,一脚踩上了什么,低头,在零散的纸-团堆里,他踩上的是女人昨晚戴着的面具。

    弯身把面具捡起来,什么时候拿下面具的他已经没有印象。只知两人进了房间后,连门卡都没插上,他便已经被她猴-急口勿上了……

    ……

    无视于自己一身惊人的抓痕,昨晚的女人真的像只野猫,和她跳舞时给人的感觉一样……

    挑了挑眉,从一边拿过手机,拔了一个号码,在吩咐之后,直接切断电话往洗手间走。

    殷牧离洗好澡后,衣服送了过来,换上衣服,在离开房间之前,看了一眼摆放在牀头柜上的面具,顺手拿起,提步往外走。

    ****

    黑色宾利停在酒店外,车刚停稳车门已经被推开,莫司爵大步往里走。

    ……

    殷牧离第n次把沐欢扯回房间……

    半小时前,他洗好澡,换衣离开,刚出门往电梯门,就见一间房间门从里面打开,一个醉醺醺的女人从里面走出来,身形不稳的往他身上跌,手中端着的一杯酒,摇摇晃晃最后尽数倒在他新换的衣服上……

    殷牧离的脸黑了……

    毫不犹豫的把女人扯开,看着匈口上那些酒渍,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原本没想管大清早就把自己喝的醉醺醺的女人,但当从跌倒的女人口中听到熟悉的名字时,殷牧离踏进电梯里的脚步顿住,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被自己甩倒跌坐在地的女人。

    一头乌黑的长发凌乱的披散在肩头,跌坐在地,想起身,可喝的太多,几度都滑坐在地。

    长发遮住了大半的脸看不太清楚她的脸,但当听着她咕哝着沐欢两个字的时候,殷牧离折回到她身边……

    试探的叫了一句:“沐欢?”

    醉的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女人,听到有人好像叫自己的名字,垂着的脑袋抬起来,把那张脸露出来。

    殷牧离在看到真是沐欢时,想着莫司爵对她上了心,还是绅士的伸手把她扶起来。

    可真没想到他这一扶,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就像一场噩梦一样。

    ……

    “我靠,你总算来了!”

    殷牧离从来没哪一刻是这么希望看到莫司爵的,在看到他出现时,差点热泪盈眶了。

    他这也真是为了兄弟啊,已是一点形象也没有了,发了疯的女人,简直太吓人了。

    相较而言,昨晚的女人虽然是野猫,但最起码不是疯子……

    谁说好心有好报的,他这好心哪有半分好报。

    ……

    莫司爵接到殷牧离电话,听他说捡到一枚喝醉的女酒鬼,问他要不要来签收。拒收的话,他直接丢下不管了。

    问了酒店位置后,立刻挂了电话丢下正在开会的一行人,直接开车赶到酒店。

    殷牧离跑的极快,在莫司爵来后便夺门而出,他是一秒也没办法再呆了。

    这短短的半小时,真是让他心好累。

    剩下的,让莫司爵用心感受一下,他女人喝醉了有多可怕。

    自己看上的女人,折腾死他也要签收。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