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 :丢了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081章 :丢了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山村名医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沐欢深吸了一口气,敛了敛神,低头,贴在他的耳边,用着极为温柔的声音撒娇般的问道:“莫司爵,盒子在哪里,能还给我吗?”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住了……

    莫司爵躺在牀上,大手掐在沐欢的月要上,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她的刻意讨好本就是一场梦……

    一场过于美的梦。

    可既是梦,迟早会醒……

    就算无限的拉长了这场美梦,终是会到醒来时。

    ……

    灯光下,深不见底的眸子隐晦不明,晕染开来的墨色黑沉的让爱昧的氛围慢慢变得极为压抑。

    一男一女,两人身体像是天生契合般,依然亲密的相贴在一起……

    可莫司爵眼底深处的神色却是越发的冷,抿紧的薄唇,俊脸越绷越紧,手上的力道也随之越收越紧……

    绮-丽的氛围被一句话打破,最不屑讨好自己,却是为了另一个男人如此步步退让的费尽心思的讨好自己,可真是……

    很好……

    ……

    半小时前,他说洗澡。

    她收回圈在他脖子上的手,然后退开一步。

    他并未起身,也未开口要求她帮他洗澡,只是用眼神看着她,等待着……

    如同让她准备醒酒汤时一样,已分不清究竟是希望她应允,还是比较期待她忍耐不住的发脾气。

    眼神交汇间,沐欢直接挽起长发,然后把他从牀上半拉起来。她穿着衣服,扶着只剩最后一件衣服的他走进浴室。

    与他站在莲蓬头下,站在他的身后,打开开关,水从头淋下……

    淋湿他的身体,也淋湿了她的衣服。

    ……

    她的手刚碰到他的后背,他突然伸手,直接扣住她扶在他月要上的手,慢慢的往下带,直至库口……

    看不到她的表情,却明显感觉到她的手在他的掌心中慢慢收紧,再慢慢松开,把他最后一件衣服往下拉……

    ……

    水,直冲而下!

    沐欢洗着他的后背要容易许多,在后背洗了一会儿后,沐欢手上的动作停了几秒,不着痕迹的把憋在匈月空压抑了许久的气慢慢呼出,然后走到莫司爵的身前……

    ……

    目光一直很专注,从最开始她的手就看起来很稳,可他却清楚的感觉到她指尖的轻颤。

    特别是转至他的正前方,避开了他热-烫的目光,随着她手的移动,目光也在转移。

    开始还好,只是匈口……

    可是慢慢的……

    沐欢的手在往下移的时候,直到月几理分明的月复月几。不是没有圈过他的月要,手自然也感受过。

    可还是第一次,这样细细的感受。

    ……

    掌心滑过的线条,就在月复月几上停顿了许久,想要继续往下,实在需要一点勇气。

    她今天真的做了自己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情,为一个男人下厨,虽然只是煮一碗醒酒汤……

    现在又帮一个男人洗澡……

    不仅仅她身体的第一次给了这个男人,现在还多了几个她人生的第一次……

    命运,总是如此的捉弄着人。

    ……

    “很满意这里?”

    他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本来就已经很热的沐欢,被他突然靠近的一声低语,惹的耳后更热,耳-垂像是冲了血般。

    那语气,有着几分豆弄,也有几许压了许久的隐-忍,听的人难免心跳加速。

    口亚着的嗓音,从她的手贴上他后背开始,身体已是开始绷紧。

    她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在原本就烧的旺盛的火焰上,继续点着火……

    ……

    沐欢闻言,一直盘旋在他小月复上的手总算是移-动了……

    从未有的缓慢速度……

    一鼓作气的往下……

    但却最终在要碰到的时候又避开,直接从月退上往下。

    这一次,莫司爵没再刁难她,任她避开了……

    ……

    早已至极限,莫司爵伸手搂住沐欢的月要,大手快速的解掉她身上早已湿透的衣服,比起她的不自在,莫司爵动手要自在许多……

    他并没有多少耐心再细细的帮她洗澡……

    只是简单的冲了冲,就直接吩咐她关水。

    两人随意的擦了身上的水滴,从浴室里口勿着出来,直接跌至牀上。

    **********

    她在他的上方,一直细细的喘着气。不管是口勿还是其他,她都不是很熟练。

    两人之间,一直都是他占在主导的位置上。

    换成了她,并没有这方面经验,每个动作都带着青-涩。

    即便如此,效果却已是足够……

    进展的过于顺利,两人似都沉在这样爱昧的氛围里。

    莫司爵也有那么一刻在想,如果沐欢不打破这样的氛围,他便当作不知她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

    只是……

    最终,她却是用着最让人沉醉的动作,最温柔的嗓音在他沉在这场盛宴中时,在他耳边问她。

    ……

    男人什么时候最好说话,她掐的真的很准。

    只是她似乎忘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并非是情侣。

    他们之间在她眼底,一直都只是单纯的买卖关系……

    就算牀上的男人最好说话,那也仅限于有资本对谈的时候才有。

    他想给她对等她才有,他不给,她就算是此时想要喊停,她也没办法从这张牀上下去。

    聪明如她,竟然会犯这样的错误,走进这样的误区。

    是她突然变笨了吗?

    也不过是她太迫切的想要拿到那个盒子,那个让她可以罔顾自己生命有危险也要去拿的盒子。

    那个让她想拿回不惜放下身段,如此讨好他。就算他再怎么刁难,她竟然都能一忍再忍……

    呵!

    而他,因她看重而看重,不顾高炀的阻拦冲回火舌中去抢夺那个盒子。

    却在打开时发现……

    愤怒的火焰被压至眼底最深处,藏于一片深邃中。

    *****

    “很想拿回去?”

    依然是很口亚的嗓音,轻吐出的字眼,听着很是平静。

    莫司爵的大掌依然很烫,扣在她的月要身上,力道紧的似要直接掐断了她纤细的月要身。

    并没有让她离开,两人就以极亲密的姿势靠在一起,不管是谁再上前一点,便能让两人零距离。

    可最后的这一点距离,谁也没有拉近。

    像是一场拉锯战一样……

    ……

    沐欢感觉到腰上力道的加重,疼的她抿紧唇瓣。

    手上的劲让她感觉到他的愤怒,可他突然穿进她发丝里的大手慢慢往她的脸上滑,指月复轻轻的摩挲在她柔-嫩的脸颊上。

    看她的眼神也并没有火焰在里面跳跃,可被他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沐欢莫名觉得神经绷的有些紧。

    “莫司爵,那个盒子对我很重要!”

    很重要三个字从她口中说出来,当真是极度刺耳。

    莫司爵面上的表情未变,可是动作两极化的两手,让沐欢沉在冰与火中。

    ……

    腰上疼的都想直接抽莫司爵了,可他大手抚在她脸上的力道又温柔的像是对待着什么心肝宝贝一样……

    这个男人……

    “很重要?”

    同样的三个字从莫司爵口中说出来,意味深长。

    “嗯。”

    只想拿回盒子的沐欢想都没想的重重点点头……

    这一点头,莫司爵唇角突然勾起一抹笑容。

    这一笑,当真是把沐欢笑愣住了。

    不似平时冷讽的笑,这一笑,让本就俊美的五官染上了魔力一样……

    沐欢的心咯噔一下……

    “知道男人什么时候最好说话?”

    沐欢犹豫了一秒,还是点了点头。

    见他愿意商量,这就是愿意把东西给她吗?

    虽说这个时候,真不是聊天的好时机。可是她主要目的又不是真的要诱-惑他和他两人滚牀单,她的目的一直都是要拿回盒子。

    “你愿意还给我?”

    沐欢试探的问……

    一手撑在他的结实的匈月堂上……

    莫司爵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沐欢。

    沐欢也没再墨迹,既然达到了目的,那么继续就继续。

    反正又不是没有和他做过……

    ……

    撑着的手用力,身体抬高了一些,拉开的一些距离,只要她手臂松力,就可以负距离的接触。

    可是……

    扣在她月要上的手突然收紧力道,就在她要继续的时候,他却避开了,还顺势推开了她。

    “莫司爵?”

    被莫名推开的沐欢,不解的看着莫司爵。

    莫司爵未接话,也未管自己此时太过于嚣张的存在。

    只是起身靠到牀头,从牀头的抽屉里拿过烟,在她恼怒跳跃着火焰的眼神里点燃。

    每一个动作都是看着沐欢的,看着她明显的怒气,却是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怒气。

    ……

    冷笑在眼底最深处,烟夹在两指间,慢条斯理的抽着烟。

    原本箭在弦上,本是无法中止的时刻。

    可此时的他,明明身体已把他的想法完全显露出来,可他面上却看不出一丝受到情慾困扰的模样。

    ……

    沐欢僵坐在牀上,身体的热度在一点点变冷。看着丝毫没有褪去想法的莫司爵,目光从那尴尬的地方移至他的脸上……

    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究竟要我怎么做?”

    沐欢冷冷的看着莫司爵,不知他这样无止境的刁难究竟是为何。

    他救她,她没有一句感谢还直接抽了他一个耳光是她不对,可今晚她做的一切,真的已超越了平时她会做的。

    能做的,她真的都已经做了。

    本就是属于她的东西,她感激他帮她拿出来。

    可仅仅因为她的误会而打了他,她便要为难她至此。

    “还是你现在打我一个耳光?”

    沐欢音落间,莫司爵真有动作了,夹着烟的大手真的伸过来,沐欢条件反射的闭上双眼。

    这些年来,她从来都只有抽过别人耳光,还从未被人抽过耳光。

    脸颊上预期的疼痛并未袭来,反而下颚被扣住。呛人的烟味窜进鼻尖,莫司爵贴上她的耳边,薄唇贴在上面,吐着爱昧之极的字眼……

    沐欢整个人都僵住了……

    *****

    慢慢退开的男人,又靠回了原来的位置。

    他依然在慢条斯理的抽着烟,一句话,对于沐欢来说,简直就是羞-辱她。想她,就算不再是沐家大小姐,就算认命的要卖自己,可是俯首在一个男人的……

    ‘知道女人做什么会让男人更高兴吗?’

    最初听进耳里时,沐欢并没有立刻反应过来。但这句话加上他手上的动作,她想不明白也都难了。

    他扣在她下颚上的手松开,就着夹烟的动作,拇指按在她的唇上。同时间,他过分日明显的地方,碰了碰她。

    这样的日音示,沐欢怎么会不懂……

    他是要让她用……

    “莫司爵!”

    被松开的沐欢,再也压不住羞-辱后的怒火,抬手就要往莫司爵的脸上抽去。

    他怎么能够这样羞-辱自己,她为讨他开心,已经一退再退,退至此。

    他竟然得寸进尺的用这样的方式羞-辱她……

    想着她要用自己的唇……

    ……

    莫司爵并没有阻拦,烟雾模糊了他的眼神。

    只是透过烟雾看着她扬起的手,那表情分不清究竟是料定了她不敢再抽他一个耳光,还是其他……

    手,在打到莫司爵之前停下。

    沐欢鼻子已开始发酸。

    努力的把已到了眼眶的眼泪给压回去,咬着自己的唇瓣,用疼痛把心底的憋屈给压回去。

    一指一指哆嗦的把五指慢慢并拢握成了拳,最后默默的收回。

    别过的脸,收手的同时,不着痕迹的抹掉眼角的眼泪……

    随着沐欢把手收回去,莫司爵眼底的眸色也随之越来越黯,直至看到沐欢手臂上那道长长的水痕,甚至忘记了再抽烟,只是放任着烟在两指间燃烧。

    ……

    再抬头的时候,沐欢面上已慢慢恢复平静。

    眼底的恨和怒都已敛去,就这样看着莫司爵,不再刻意的对她表现她的温柔,只是扫过他不用她费心再讨好的地方,再转回他的脸问道:“让你高兴了就给我是吗?”

    他就是想羞-辱她是吗?

    她如他所愿。

    “嗯。”

    一声应,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莫司爵就这样看着沐欢,看着她能为了另一个男人委曲求全的做到什么地步。

    ……

    面上再无半分波澜,刚刚眼底的雾气像是从未有过一样。

    慢慢往后退开的女子,直至退到最适合的位置。

    从未受过的屈-辱……

    近距离之下,沐欢即便不想直视,却依然能嗅到那股浓郁的气息。一点也不陌生的气味,窜进鼻尖。

    ……

    即便努力的保持平静,可却还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手在抖,慢慢的伸出手,慢慢的低头……

    黑色长发披散开来,挡住了她所有的表情,画面只剩下强烈的视觉冲击感……

    一点一点的靠近,沐欢只觉得自己这一低头莫司爵已把她的自尊尽数踩在了脚底,敛压的彻底!

    ……

    额头的青筋突起,烟不知何时已燃尽,星火灼-烧着肌肤的疼痛扯的匈月空的位置一阵阵的紧缩,莫司爵瞳孔里一片腥红。

    看着真低头的沐欢,那强烈的视觉冲击,慢慢靠近,热烫的呼吸慢慢袭来,即便还未碰到已是一种极致的盛宴。

    他哪里舍得她如此这样,她却为了别的男人留下的东西而如此。

    命可以不要,最引以为傲的自尊也可以不要!

    烟头精准的扔在了牀头的烟灰缸,莫司爵大掌扣住了沐欢的黑发。

    在她碰上之前,直接把她拉开。

    手上的力道未曾收敛,沐欢的头发被扯住,吃疼的仰起头,看着坐起身逼近她脸的男人。

    ……

    像是被惹毛了的野兽一样,双眼里只剩下怒极的猩红,火焰在里面跳跃,随时会把她吞噬。

    下一秒,沐欢只觉得头皮都要被掀下来了,身体就这样被扯着头发给甩进了牀褥中,他的身体随之压过来。

    *****

    奄奄一息的沐欢,被耗-尽了身体的力气。

    最初他根本就没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只要她想开口,他便会堵住她的嘴。比第一晚的时候还要疯狂的男人,无止境的在她身上。

    不知究竟过了多久,当颈上动脉边传来清晰的疼痛。

    牙齿深深的镶嵌入她的血肉中,下口的力道又重又狠,直接让猩红的血液从伤口里渗透出来。

    像是吸血鬼一样,不停的加重着牙齿的力道,越咬越狠。

    接近颈部的大动脉,那种像是要被人咬断脖子的恐惧感,身上的细小的绒毛都竖了起来,全身闵感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那股狠劲,让人觉得惊悚。

    两手扣在莫司爵的肩上,疼的指甲深深的掐进他手臂的肌肉里。

    可他身体绷的太紧,肌肉太硬,沐欢没掐疼他倒是把自己指甲掐疼了。

    “莫……口吾……”

    一直不让自己叫出声的沐欢,在疼痛加恐惧感的叠加下,失控的吼出声,就在那一秒,一直没停的莫司爵突然加快……

    一切,总算是结束了……

    ******

    颈上的那股压迫感也随着结束而结束,莫司爵从她脖子上抬起头,唇上还沾着她的鲜血,让他整个人戾气更甚。

    沐欢闭着双眼张着唇,大口喘息着。

    身体发软,已经不知道从最初到现在过了多久。如果不是一直撑着,她早就累的昏睡过去。

    直到身上的人翻身离开,并未躺到她的身边,而是直接坐起身。阖着双眼的沐欢立刻睁开双眼,看着背对自己的莫司爵,想都没想的就伸手拉住他的手。

    并未阻止他的起身,身体倒是被他起身带的跟着从牀上坐起来。腰杆上的酸疼让沐欢皱了皱眉,没空理会自己身体的不适,直截了当的问道:“东西呢?”

    闻言,莫司爵慢慢转身。

    眼底的猩红已随着结束而敛去,恢复平静,里面掀不起半分波澜,唇角沾上的血液被他扫过,卷进了唇里。

    唇角凉薄的勾起一个弧度,似有几分讥诮看着讨要的沐欢……

    “丢了。”

    简单的两个字,云淡风轻,却是重重砸进了沐欢的心坎。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