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莫司爵,对不起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078章 :莫司爵,对不起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红楼之公主无双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沐欢面上没有一点血色,闭着双眼靠在计程车椅背上。

    午后,一路还算畅通。

    计程车不如自己的车舒服,随着车的前行沐欢不适的抿紧唇瓣。

    身体上一阵阵袭来的疼-痛提醒着上午莫司爵在自己身上是怎么施虐的。

    都说女人的最开始的那一次才是最疼的……

    她也以为最疼莫过于那样的感觉……

    再也不会经历比那次经验还要难忍的时候了……

    ……

    之后,苏心语的庆功宴那天被他带离柏城大酒店回到御湖上园,一前一后的进了屋。

    走在前面的莫司爵突然停下脚步转身,一直低着头走在后面的她直接撞进他的怀里,高蜓的鼻梁被撞的生生发疼,一路上都皱着的眉头,锁的更深了。

    想后退,被他抱个正着。手臂圈住她的月要身,收紧力道,把她勾在怀里。

    “这么急?”

    闻言原本想从他怀里退开的身体便索性不再后退了……

    双臂直接圈上他的脖子,微仰头,目光直勾勾的看着他……

    他都在宴会厅里表现的那样明显了,都已经到这里了,顺应便好。

    ……

    刚月兑了高根鞋,身高上的差距让她只能踮着脚尖,却见莫司爵并未低头口勿上来,只是勾了勾唇角,看着她低声问了一句:“还疼吗?”

    不冷不热的突兀来了一句……

    沐欢闻言一愣,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眼底有着探究,看那模样看起来倒真像是在认真问这个问题。

    双臂还勾在他的脖子上,沐欢目光未移开,只是大脑快速的运转着,他未有行动,她心底还有着恼意,自然不会主动的去拉近那点距离。

    两人就在客厅里用着最单纯的拥抱姿势,似在讨论一个看似纯洁,延伸下去又会觉得非常不纯洁的问题……

    “疼!”

    疼还是不疼,两个答案在脑中来回转了转,沐欢已直接勾起的唇,坚定的吐出一个字。

    她疼,他是不是就能不做了,她不确定!但他都这样问了,试试又何妨!

    话音刚落,只见莫司爵嗯了一声,她便被他打横抱了起来,提步往楼上走。

    ……

    双臂本就勾在他的脖子上,人被他勾着腰和月退,稳步走在楼梯上,一步,一步……

    两人的距离很近,他脸上的表情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沐欢并不知他究竟是在想什么……

    只是潜意识的在他抬月退的时候,臋跟着往上提一提,避开他那过于明显的地方碰到自己……

    直到被抱进卧室,被放于大牀上,他的一臂撑于她的身侧,慢慢拉近的距离,他还是没有口勿她,只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那眼神和楼下问她疼不疼的时候一样,很认真……

    自由的一臂在沐欢疑惑的目光里,简单直接利落的挑-开她的长裙,指尖勾上了她的內库边缘,唇角的弧度慢慢勾起,只听他说:“我帮你看看……”

    沐欢:“……”

    ……

    之后莫司爵真的帮她仔细的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下。

    超乎想象的耐心帮她检查着伤口,还时不时的会问上一句:“这里疼吗?”

    “这儿呢?疼吗?”

    “还疼吗?”

    一副认真检查的模样,只是撑在她的身侧,细致的从边边角角开始检查。

    他的脸上始终保持着很正经的表情,如果不是他的动作不正经在做着没有下限的事情,单看他那张脸还真会让人觉得他真的只是单纯的检查她疼不疼……

    ……

    最后的最后,她不知道被他问了多少遍,折腾的浑身发软难受之极的躺在那里,而他依然兴致勃勃的继续问她……

    她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只能在他又一次问疼吗的时候口亚着嗓子吼他:“不疼!”

    话音落,便见莫司爵总算是放过她了……

    下颚便被扣住,而他的脸终于拉近了与她的最后一点距离。

    在慢慢靠近的时候,低语:“不疼就好!”

    ……

    那天晚上虽然初时还是有一点不适,只是不能适应他,却也只是刚开始……

    她以为,这件事情也就这样了,没有多难以忍受……

    他们之间的牵扯是这件事情,这件事情不难熬,沐欢以为自己在他厌倦之前,日子不会很难熬。

    各取所需挺好……

    可是……

    今天上午,却是颠覆了她对这件事情的想法。

    原来,并非是最初的时候才是最疼的时候,今天上午,这种感觉真有一种上了刑场被慢慢凌迟至死的感觉。

    太难忍,太难熬。

    如果他们之间的牵扯要这样难熬,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继续坚持,安分呆在他的身边……

    ……

    漫长的疼痛一直无限被拉长着……

    过程中,从最初再到结束,没有一秒是不疼的。

    身体越是排斥便越是疼,像是无止境的疼痛,蔓延至四肢五骸……

    疼的她只能睁着双眼,看着天花板……

    一次又一次,她都以为自己会疼的昏过去,可又被更大的痛楚拉回现实……

    ……

    靠在后车座上,沐欢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即便此时已过去几个小时,那种疼痛感却还像是渗透了自己骨髓里,疼的指尖轻颤,寒意从骨髓深处往外渗透……

    “小姐,到了。”

    车停下,司机见后车座的女子没有反应,转身侧头叫着。

    从医院门口上车后,女子只说了一句到哪,之后便一动不动的保持着同样的姿势靠在那里。

    一路上像是失了生息一样,几度想开口叫一叫后面的女子,是从医院出来的,他还真担心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沐欢戴着帽子,帽檐压的低低的,让人看不到她的脸,闻言缓过神来,侧头看向车窗外,已到了公寓外。

    *****

    18楼

    火虽已灭,现场却是一片狼藉,在一堆看不清原样的东西里试图翻找到自己想要的盒子……

    沐欢从卧室一直找到外面,早已经分不清混在一起的东西是什么了,却是每一样的翻过,想要在里面找到……

    “沐欢……”

    蔓妮脚步匆忙的走进来,一眼就看到一腿半蹲,一腿跪地的沐欢,立刻快步走过去。

    ……

    昨晚她是接到莫司爵的电话才知道沐欢的公寓着火了,立刻开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沐欢家。

    她跟着一起去了医院,原本是要照顾沐欢的。

    莫司爵在去医院的路上,吸了过多的烟,昏迷过去。

    但沐欢被送进病房没多久,病房门就被推开了,莫司爵出现在病房里。

    医生随在他的身后,在医生再三确定沐欢没事后,提及让莫司爵好好休息。

    相较于沐欢只吸了一点浓烟,莫司爵要严重许多。可当时莫司爵并没有应医生的话,直接提步走到沐欢身边,没离开的打算。

    高炀似乎是想要劝说,可看莫司爵的侧脸,话就哽在了喉咙。就连和莫司爵不熟悉的她也知道,莫司爵一旦是决定的事情,他们说再多也没用。

    她便和高炀便先离开……

    ……

    没有莫司爵的吩咐,她也不知道去医院适合还是不适合,一直到中午她接到莫司爵电话只说了一句让她去医院,就挂了电话……

    沐欢昨晚被抱进医院的时候,身上披着莫司爵的外套,露出来里面的衣角是睡衣。

    她也不知道莫司爵有没有给沐欢准备衣服,便自己帮沐欢买了一套新的换洗衣服赶去医院。

    ……

    从电梯里出来安静的走廊没有一个人,蔓妮走到病房前,推门而入。

    当看到病牀上的沐欢时,蔓妮受惊过度,提在手中的纸袋差点没握住。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病房里暖气十足,空气中未散去的是浓郁的欢-好过后的气息。

    相较于普通病房,高级病房的牀要宽敞舒服许多。

    沐欢在女姓当中已算是个子很高挑了,但此时躺在病牀上,苍白无一点血色的脸,黑发凌乱的散在雪-白的牀单上,衬的肤色比牀单还要白……

    没有一点生气的躺在那里,明明不是娇小的骨架,却让人感觉到她此刻极单薄脆弱,仿佛稍微碰一下便会碎掉……

    ……

    看着病房里的状况,造成这一切的是谁,蔓妮心中清楚。

    昨晚离开的时候,在关上病房门时,他明明看到莫司爵大手正温柔的挑开沐欢脸颊上的发丝,那眼神任谁看到也会觉得他在看自己心尖上的人……

    可……

    昨晚还是如此,怎么今天一早就变成了现在这模样。

    ……

    看着病牀边一地的狼藉,蓝色病服扔在地上,上面还有一团-团的纸团,极度爱昧……

    话卡在了喉咙,蔓妮站在原地默默的冷静了一会,这才提步往里走。

    把手中的衣服和包一起放在一边的沙发上,没吵到牀上的沐欢,只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病房,这才转身离开,出去给沐欢买吃的。

    等她开车去给沐欢买午餐回来后,发现病房里已无沐欢的身影,她买来的衣服已不见了……

    立刻开车到公寓,没想到她真的在这里……

    *****

    “你说什么?”

    沐欢看着扣住自己手阻止自己找的蔓妮,顺势站起来。

    蹲了太久,起身时身体不稳的晃了一下,蔓妮扶住沐欢。

    “昨晚莫先生帮你拿出来了,我亲眼看到的!”

    蔓妮看着沐欢,眼神没有一点闪躲。昨晚他接到莫司爵的电话,直接问她,沐欢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当时问的她一愣,便听到莫司爵在电话那边语调急促的追问了一句,说!

    跟着沐欢这么久,如果说沐欢公寓里很重要的东西,莫过于她卧室里的那个盒子。

    她并不知里面是什么,但是她已经不止一次看到沐欢拿着那个盒子发呆。她有问过一次,沐欢并没说,只说很重要的东西。

    她在告诉莫司爵后,对方就立刻挂了电话。

    等她开车到沐欢公寓的时候,没见到莫司爵。

    只听围着的人在讨论着,什么不要命了,上面火那么大,要是天然气泄漏,会爆炸的。人进去了,还有命活着出来吗?

    没过一会儿,就听到爆炸的声音……

    她当时还以为……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看到莫司爵下来,手中紧紧握着那个盒子……

    ……

    沐欢知道蔓妮不会骗自己,她会在听到还问一遍只是不相信莫司爵帮自己拿出来了。

    如果他帮自己拿出来了……

    今早她……

    “沐欢?”

    蔓妮见沐欢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由伸手碰了碰她。沐欢回过神来,没再说话,提步从公寓里走出来,坐进车里。

    ……

    “蔓妮,电话借我用一下。”

    蔓妮把电话递给沐欢……

    低头看着握在手中的手机,沐欢抿着唇,拔了莫司爵的私人手机。

    ……

    嘟的一声后,等待没多久,线路那边已接听……

    “莫司爵……”

    “沐小姐,我是高炀。”

    电话那边,并不是莫司爵熟悉的嗓音,而是高炀。

    “高助,莫司爵在吗?”

    电话那边的高炀声音冷冷淡淡的传来:“莫先生正在开会,没时间接电话。”

    高炀平时对自己的态度一向很好,虽不至到恭恭敬敬,但最起码的礼貌都有。还是第一次,高炀用这样的态度和自己说话,言语间的冷淡,明显的情绪都在话里。

    “请问会议什么时候结束?”

    沐欢并未因高炀的冷淡而有情绪……

    “不知。”

    依然冷淡的两个字,不愿意多说的意思表达的很是明显。

    “我知道了,打扰了!”

    沐欢并未再继续追问,切断了电话。

    ****

    沐欢没让蔓妮跟着自己,直接开车到了莫氏财团的停车场,直接往最里面开去,莫司爵黑色宾利停在那里。

    这里是莫司爵专属停车的区域,沐欢想着自己上午醒来以为抽莫司爵的那一个耳光,他会生气也是理所当然……

    她只是想拿回自己的东西,而莫司爵却以强势之姿总是介入她的生活。原本从最初他的强势卑劣手段就已经让她内心在排斥,在他已经逼的她不得不卖给他……

    他得到了她,却又过多的干涉她的事情。她昨晚如果冲回去,她还有机会拿回来,可莫司爵却替她做了决定,直接敲晕了她。

    她以为,东西被烧了……

    所以才会愤怒之极的情绪失控的抽了他一个耳光……

    之后他那样对自己,也算是能扯平了!

    ……

    就算扯不平,是她误会了他,她愿意道歉。

    放低自己的姿态,高炀的态度一定是莫司爵的授意,就像之前她折回去找他的时候,在至尊他放任至尊经理羞辱她时一样……

    车停在莫司爵车对面,安静的坐在车里,也没再打电话给他,只是安静的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八点多,才看到直达停车场的专属电梯门打开。莫司爵一身黑色西装,走在前面,高炀尾随在后。

    面无表情的男人,周身都散发着让人窒息的寒气。

    沐欢等了几小时在看到莫司爵出现时,立刻推开车门下车。

    高炀在看到沐欢时,脚步顿了顿。可莫司爵却像是没看到沐欢一样,直接往自己车边走。

    高炀见莫司爵没有要理沐欢的意思,也跟上前去,拉开车门让莫司爵上车后关上车门,自己坐进驾驶座。

    “莫司爵。”

    沐欢立刻上前,伸手要拉开车门上车,可车门已锁,沐欢只能拍着车窗。

    高炀并没有立刻开车,而是看着坐在后车座面无表情的男人。

    今天莫司爵到公司后,整个公司的气压就呈现史上最低状态。每个人都战战兢兢的,生怕自己哪儿出一点点错……

    一个会议结束后,每个人都像是月兑了一层皮一样……

    莫司爵的情绪一向很内敛,进公司几个月,情绪会失控,都和一个人有关系。

    不用说也知道,沐欢又惹毛了莫先生……

    “莫司爵,我有话和你说!”

    沐欢拍着车窗,看不到车里的莫司爵,也不知道他此刻究竟是什么表情。

    ……

    见没回应,沐欢深吸一口气,隔着玻璃窗压低声音说道:“莫司爵,对不起。”

    “我不知道你帮我把盒子拿了出来……”

    ……

    “开车!”

    沐欢的话还没说完,坐在后车座的男人突然冷声开口。明明车内暖气已开,可莫司爵这一开口,车内的温度又降了。

    高炀看着莫司爵,想分辨出是不是要听他的话开车……

    对沐欢,高炀很清楚莫司爵的态度……

    沐欢都主动来服软了,按道理说,莫先生此时心情应该大好,让沐欢上车才对啊,可……

    这剧情的发展,有些摸不透。

    高炀一时间也揣摩不透莫司爵究竟是对沐欢有意还是无意了……

    ……

    莫司爵一个冷冷的眼神扫过来,高炀不敢再去瞎揣摩,这表情和眼神明摆着就是让他真开车。

    不再犹豫,直接开车。

    沐欢手还拍着车门,没想到突然开车,身体被车带得呛哴了一下,整个人扑倒在地。

    “莫先生,沐小姐她跌倒了……”

    莫司爵在冷扫高炀一眼后就直接垂眸,自然看不到沐欢跌倒,可高炀却是看的清楚。

    沐欢那一跌,可不轻。

    如果之前他没亲眼见过,可昨晚他可是亲耳听到莫先生打电话给蔓妮问沐小姐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为了沐小姐所谓重要的东西根本就不顾劝阻自己以身试险,往那么危险的火里冲,他想拉都拉不住……

    如果不是头脑短路,那就是让他愿意冒险的那个人在他心中很重要,所以她看重的东西他也跟着看的很重。有句话叫什么,爱屋及乌。

    这情,还真是无法用普通两个字来诠释!

    ……

    高炀车在滑出去后,车速明显又减了,可莫司爵像是没听到一样。

    高炀直接加速,车很快开出停车场。他算是明白了,不是莫司爵没听到,而是根本就没打算让他停车。

    看样子,这次沐小姐是真的惹怒莫先生了。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