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你以为我现在要的是什么?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077章 :你以为我现在要的是什么?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莫司爵拍完最后一场戏份,开车从影城离开。

    夜色里,沿路的街灯勾勒出他完美的轮廓,深色如墨的目光直视着前方,车似是没有目的地般的在车流中行驶着。

    直到熟悉的街景映入深眸,莫司爵踩了刹车,车,停了下来。

    转头看着熟悉的公寓名,他不知不觉就开到了沐欢所住的公寓。

    ……

    坐在车里,莫司爵一手握着方向盘,点燃一支烟,看着不远处公寓大门。原本只是想从影城回御湖上园,可却不知不觉把车开到了这里。

    有些习惯,在得到之后,贪心的掌控在手里,越发不愿意放手,在极短的时间里深入骨髓中……

    一支烟只抽了几口,便直接灭掉,伸手拿起黑色薄款手机。

    “下来,五分钟。”

    简短的编辑着短信,在拇指点发送后就把手机扔于一边,看了一眼腕间手表上的时间,等待着。

    时间分秒而过……

    等了几分钟并未见沐欢身影出现,莫司爵直接拿过一边的手机,熟练的在按键上点着11位数字,拔号……

    从嘟的一声电话等待接听开始,一直到忙音……

    莫司爵直接把手机丢到一边,车直接往公寓里开,停在沐欢住的那栋楼下,拿过手机推开车门下车,砰的一声甩上车门。

    习惯性的抬头看了一眼沐欢所在的18楼大概位置,夜色里,本无法在整栋里寻找出她家的位置。

    可莫司爵在送她回家,靠在车边看着她家灯火亮起来,所在的位置早已刻在了心底,只是抬头看过去,便已锁定了沐欢住所位置。

    原本只是随意看一眼,却在看到从窗户透出来的光时,莫司爵的眉眼冷了几分。

    敛眸,提步直接往里走。

    ……

    刚走几步,莫司爵突然顿住脚步,再次抬头看向沐欢住处。目光静了几秒,直到确定自己所看到时,瞳孔攸地收紧。

    刚刚自己看到的那并不是灯光,那是火光……

    莫司爵在确定沐欢住的那一栋闪烁着的是火光时,面色攸地变了,心脏像是突然被人掐住。再无法淡定的提步往里走,抬腿就往里冲。

    ……

    在冲到电梯口时,手大力的拍着按键。失了平时的冷静,使力的拍着按键仿佛就能让电梯直接到一楼。

    拍着的动作未停,目光看着电梯上显示着的数字,电梯还在三十多楼。

    静止不动的停在那里……

    手机在重拔着沐欢的号码,耳里听到的依然是嘟嘟声,在等待接听可却依然无人接听。

    砰的一声,莫司爵手大力拍了一下电梯,直接转身就往安全通道跑。

    ……

    奔跑中也不看楼梯的阶梯,长月退的优势,一步三个阶梯,迅速往上奔走。

    拔不通沐欢的电话,莫司爵一边往上奔跑,手指滑动直接拔了高炀的电话,这个时候他没有时间再去和火警去表明身份,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过来。

    简短的吩咐了高炀后,莫司爵继续往上跑。

    像是不知疲累一样,一层一层,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十八楼时,脚步未停,直接拉开安全通道的门,冲向沐欢住的那户。

    “沐欢!开门!”

    “沐欢!开门!”

    “沐欢!开门!”

    莫司爵抬手疯狂的按着门铃,可是里面却没有任何回应。门铃无用,直接拍门。一声又一声,一次比一次大力,可是里面还是没有回应。

    ……

    外面的声响,惊扰了对面的住户。过大的声响已经严重的打扰到她,穿着家居服皱着眉头一脸不满的拉开门,对着莫司爵的背影就大声说道:“有没有一点公德心,现在几点了,在这里大吼大叫的……喂,你是谁啊,为什么进我家,喂……喂……”

    从最初的震惊再到看到莫司爵的脸,声音越来越小,最终消了音,一时间忘记阻拦陌生人往自己家里闯。

    ……

    “工具!”

    莫司爵扫了一圈,未发现能用的工具。转头看向门口呆住的女人,冷声问着。

    “什……什么?”

    女人愣愣的反应……

    “我问你工具在哪?”

    莫司爵的声音突然拔高,女人受惊的贴在门上,指了一下杂物间,莫司爵立刻冲了进去。

    从里面拿出自己需要的工具再次冲了出去……

    ****

    当门被砸开的时候,已是几分钟后……

    莫司爵身体往后退了一步,客厅整个烧了起来,卧室的门紧闭着,火势已经蔓延过去。

    再次折回女人家,也不顾这是大冬天,直接打开莲蓬头,从头浇下。一身湿的从浴室冲出来,直接冲进沐欢家。

    女人一直呆住的看着莫司爵进进出出,砸门的行径。他就像是疯了一样,砸门的动作,那模样看的女人心惊。

    直到门被砸开,火舌卷出来,女人尖叫了一声,就看着莫司爵又冲了回来,接着又冲进了火里。

    一个喂字卡在喉咙,看着莫司爵不要命的往大火里冲……

    转身立刻拿起电话拨电话,关上门人也跟着冲出去……

    ……

    “沐欢!”

    莫司爵冲进了火里,客厅已经被火舌侵占,热度往身上窜,烟雾呛鼻,一手用手臂捂住鼻子,扫了一眼后直接迈着大步冲向卧室,抬腿一脚踢向卧室门……

    ……

    沐欢十多天没睡好,回到家后,吃了有助于睡眠的药物,戴上了耳罩把自己埋进被窝便睡了,外面的声响隔着两道门被阻隔在她的世界外。

    烟从卧室门缝的缝隙里飘进来,卧室里慢慢被烟雾笼罩。沐欢的头埋在被子里,睡的正香,丝毫未察觉到危险。

    ……

    当卧室的门被踹开,热烫的气息随着外面的烟也跟着大量的卷进来,沐欢隔着耳罩近距离听着那声响,眯着双眼以为有人入室行凶,大脑吃了药还不是很清醒,扯开被子……

    没有防备便被呛人的烟熏的直咳嗽,还未完全清醒就见有一道阴影直接向自己冲过来……

    沐欢抽手准备攻击来人,手刚移开,烟就呛进鼻子里,再次咳嗽起来。

    身上的被子突然被抽走,烟太大,只能眯着双眼,朦胧的看着面前的人影冲进了浴室……

    一手捂着嘴,无法控制的咳嗽着。透着模糊的视线,目光恍惚的看着不远处的火……

    火……

    药物作用,大脑还未完全清醒。

    脑中在闪过火的时候,一手撑在牀上,想下牀。

    刚站着,还未站稳,沐欢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只觉得自己身体被冰冷的寒意侵袭。

    浑沌的大脑被冻的清醒了许多,可人已经被紧紧裹住。浸了水的被子,挡住了火的热烫,身体倾倒,人被莫司爵直接扛到肩上,从卧室往外冲。

    ……

    沐欢在被莫司爵抱着冲出大门的时候,被裹在冰冷的被窝里,沐欢早就已经清醒过来。

    头从被子里钻出来,看着已出了门口。

    “莫司爵,放我下来!”

    身体开始扭动挣扎……

    莫司爵扛着沐欢,没办法像在怀里一样把她牢牢的禁锢着。

    在她开始挣扎的时候,莫司爵大手扣紧她的臋,不让她乱动。她的挣扎妨碍了他的步伐,顾着不让她从身上跌下来,不得不停下脚步。

    “沐欢!”

    冷戾的声音窜进沐欢的耳中,却无法起到喝止的作用。

    “莫司爵,我让你放我下来!”

    沐欢见莫司爵停下脚步,裹在被子里的身体挣扎的越发厉害,像只毛毛虫一样,不安分的在他的肩膀上挣扎,身体摇摇摆摆,几度都差点从他的肩上跌下来……

    “沐欢!”

    眼见沐欢差点多自己肩上跌下来,莫司爵大手一松,利落的把沐欢从肩上放下来。

    ……

    沐欢脚一落地,一把推开莫司爵,裹着湿被子就往回冲。

    火势越来越大,沐欢像是没看到一样,裹紧被子,头往里缩直接往里冲。

    莫司爵脸色整个都变了,深眸被火光染上一抹猩红,看着刚被救出来还往回冲的小女人,大手迅速伸手,一把扯回自己怀里扣紧。

    愤怒让他整张脸都铁青,从未有过的愤怒看着把自己生命当儿戏的沐欢……

    大手用力扣着她的下颚,声音已冷至谷底……

    “沐欢,你疯了吗?”

    这个时候还在和他闹,这是不要命了吗?

    “放手!”

    沐欢见里面的火越势越来大,消防车的声音在靠近,可是等他们上来灭火,她已经不确定……

    “莫司爵,我让你放手!”

    身体被扣的紧紧的根本就挣脱不开,沐欢眼见着火越烧越大,便越是着急。

    “莫司爵,我让你放手!放手,你放手!”

    沐欢见莫司爵紧抱自己不放,还直接要把自己拖离,想都没想的直接抬脚,重重的踢向莫司爵小月退最疼的那一点……

    莫司爵心思都在把沐欢带离这里,小腿吃痛,手上的力道一松,沐欢已趁机推开他,转身毫不犹豫的往火里冲。

    “沐欢!”

    莫司爵在沐欢冲进火里的那一刻,再次一把拽了回来……

    “莫司爵!”

    可不管她怎么使劲也再挣脱不了莫司爵扣在她身上的力道,只能被拖离。

    一步……

    一步……

    “莫司爵,算我求你,你放开我,我要进去拿东西,那对我很重要,真的很重要……”

    可不管沐欢是硬,还是软,莫司爵都像是没听到一样。沐欢彻底恼了,整个人像突然失了控一样,用尽全力的挣扎着。

    沐欢直接和莫司爵杠上了……

    莫司爵眼见疯狂的沐欢,只犹豫片刻,直接抬手重重的敲向沐欢……

    挣扎着的沐欢只觉后颈一痛,眼前突的一黑,人软软倒下晕厥过去……

    在晕厥软倒在莫司爵怀里时,看他的那一眼充满恨意……

    *****

    医院,第二天

    “不是说没事,怎么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耳边隐约听到男人沙哑的嗓音正在说话,声线不高,可吐出来的字眼却让人察觉到他此刻的不悦。

    莫司爵站在牀边,一晚没睡,看着牀上还未醒过来的沐欢。

    他昨晚只是想阻止她把自己再置身在危险里,火势那么大,她再折回去,哪怕只是烧伤皮肤,他都不允许,更别说会有生命危险……

    下手已是克制,可却睡了一晚还未醒……

    眉头越蹙越紧……

    ……

    被送进医院,全身检查后,医生便说只是吸了一些的烟,身体并无大碍。见莫司爵的态度,虽没什么事,医生却是聪明的让留院观察一晚。

    可这已睡了一晚,到现在还在昏睡,莫司爵脸色已是越来越难看。

    昨晚的检查的确是只吸了少量的烟,按道理说,早该醒了,被莫司爵这样一问,医生立刻安排准备给沐欢重新检查一遍。

    “呃……”

    耳边的声音让沐欢意识慢慢清醒过来……

    后颈一阵阵的疼着,蹙紧的眉头慢慢睁开双眼。雪白的天花板,空气中消毒药水的味道扑鼻而来。

    沐欢伸手按了按太阳穴,转动的目光,眼前的人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莫司爵的脸慢慢映入眼底,一点点变清晰。

    四目相对……

    在被敲晕前的画面一点点回到脑中……

    沐欢突然从牀上坐起来,起势太猛,一阵晕眩袭进大脑,身体重重跌了回去。

    ……

    医生快步走上前,在确定沐欢没事后,莫司爵点了示意,这才从病房离开。

    沐欢缓了缓神,在听到关门声时,从牀上坐起来,看着站在病牀边的莫司爵,眼底已是被愤怒的情绪整个笼罩着。

    他凭什么?

    她都已经说了那对她很重要,他凭什么把自己敲晕。凭什么不让她进去拿东西,凭什么!

    见沐欢要起身,莫司爵蹙眉,弯身大手按住她的肩膀,手上用力,人被他轻易的按回牀上。

    沐欢垂下的眼睑里已被愤怒的火焰点燃……

    “放开我!”

    情绪已是濒临极限,沐欢在莫司爵强制性的动作里,抬手就抽向莫司爵。

    没有防备,一个耳光就这样重重的抽在他的脸上……

    ……

    莫司爵垂眸看着愤怒的沐欢,一个耳光抽完,抬手又想继续抽,手刚抬起,就被他直接扣住,半弯着身,另一手按在她的肩上。

    “要去哪?”

    目光看着情绪激动的沐欢,眼底的眸色越来越深……

    “不关你的事!”

    沐欢挣扎着,手死死的扣在他的大手里,掐着他的手要移开。指甲深深的掐进血肉里,恨不得掐掉他的肉。

    “莫司爵,放手!”

    沐欢的愤怒已是极限,怎么也扯不开扣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那力道紧的似要掐断她的肩膀。

    “莫司爵,放手,你凭什么管我?”

    凭什么?

    ……

    昨晚沐欢在公寓门外,拼死要往里面冲的画面。不顾一切,可见她要拿的东西对她有多重要。

    醒来不问自己身体有没有事,不问他有没有事,没有一句谢谢,她的眼中根本就看不到他。

    现在她要去哪,他岂会不知。

    那东西对她来说,就这样重要吗?

    眼底的阴鹜越来越重,莫司爵看着沐欢,手上的力道越收越紧。

    压抑的怒火从昨晚开始一直被压在心底最深处,此时沐欢的态度像是压爆怒火的最后一根稻草。

    全部迸发出来,大手的力道突然松开,转身提步往外走……

    *****

    紧捏在肩膀上的力道突然一松,沐欢倒是惊了一下。看着莫司爵的背影,直接往门的方向走。

    沐欢一时捉摸不透莫司爵这莫名的情绪……

    在他快走到门边时,想着公寓的东西,掀开被子下牀。也许,还没有烧掉……

    刚穿上鞋,耳里突然听到喀嚓一声,并不是开门声,而是落锁的声音。

    沐欢一惊,迅速转头……

    目光看向病房门口方向,只见莫司爵的手正从门锁上移开,一手拉上帘子,挡住外面人的视线,蓦地转身。

    ……

    莫司爵在落了锁,拉上窗帘后,提步一步一步慢慢走向沐欢。

    病房里开着暖气,莫司爵上身只穿着一件衬衫,在行走间两指娴熟的解着纽扣。

    面无表情的脸上,眼底并未流露过多情绪。

    ……

    慢慢靠近的男人,表情和动作都透露着明显的讯息。

    刚刚从听到落锁声时,沐欢心底已是咯噔一下……

    漏掉一拍……

    眼见他一颗一颗解开衬衫纽扣,在快走到病牀边时,衬衫只剩最后两颗纽扣,大半的匈肌都暴露在她的视线中。

    “你……”

    沐欢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这是……

    ……

    “凭什么?”

    莫司爵冷冷的笑着,眼底所有的情绪都已敛至最深处,只剩冷色。

    站在牀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牀上的沐欢。

    大手毫不温柔的捏住她的下颚,慢慢收紧的同时抬起她的脸,微弯着身,俊脸一点一点拉近与她的距离……

    “凭我买了你!”

    ……

    “莫司爵,我卖给你的只是身体!”

    沐欢表情只是微怔,目光不服输的瞪着莫司爵,她只是卖给他身体,他凭什么管她……

    “你以为我现在要的是什么?”

    莫司爵唇角的笑意更冷,冰冷的指尖顺着颈部的肌肤慢慢靠近病服的领口。随着说话间,指尖灵巧的解着她病服的纽扣……

    一颗……

    一颗……

    当肌-肤一点一点暴露在空气中时,看着莫司爵眼底的冷意……

    ‘你以为我现在要的是什么?’

    他这是真的准备在病房里和自己做……

    沐欢脸上最后一点血色也因他的一句话而尽失……

    “沐欢,要走,也要先满足了我!”

    身体被推倒在病牀上,沐欢睁大着双眼看着慢慢靠近的莫司爵。

    当他冰冷的大掌贴上她的肌肤,身体随之压上来,以强势之姿贴着她,直接格开她的雙月退……

    ……

    靠近的唇,被沐欢直接避开。

    “要做就快点!”

    沐欢不再挣扎,只是别过脸,任他解着自己的衣服。别过的脸被再次转回来,莫司爵看着不让自己口勿的沐欢,在扯下她库子扔至牀下时,收紧五指,低头,让她避无可避的迎上他的唇……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