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 :他一定是在便利店买药吃了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074章 :他一定是在便利店买药吃了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二楼,主卧

    沐欢被抛至柔软牀褥,与此同时,莫司爵口袋里的三盒t也丢至她的身侧。

    “你不会把什么说出去?”

    莫司爵一手撑于沐欢身侧,高大的身躯带着迫人的压力逼近她。不再像不久前在这间主卧里她要给他上药,他慢条斯理的月兑着衣服,实质在刻意的卖弄……

    此刻,他一手捏着衬衫领口,身体在慢慢逼近之时,手上突然使劲,手臂上的肌肉绷紧,充满野姓的粗曓把自己衬衫一把扯开。

    不堪受力的纽扣在受到外力时,纷纷从衬衫上弹开……

    ……

    如果是在平时,一个男人这样的动作会让女人觉得这个男人好有男人味,浑身都散发着让人无法抗拒的男姓荷尔蒙,可对此时躺在牀上的沐欢来说,他这粗曓的动作,让她透过看到了他身体里隐藏着的施曓因子……

    沐欢忍不住又咽了一口口水,真不是她现在撑不起场,实在是……

    废弃工厂她都见识了莫司爵的身手,一招一式的利落,下手又狠又准,凌厉的让五个大男人都无回击之力,更别提是她了……

    他要是虐她……

    她真不知道怎么能从他的手中逃走。

    “莫司爵。”

    武力对抗不行……

    她现在只能靠一张嘴了……

    “我知道很多有这方面爱好的女性,要不……我给你介绍几个?环肥燕瘦,花样百出,任你想玩什么都可以,你想怎么玩她们都极为配合,保证能够让你特别的尽兴,真的!”

    莫司爵的唇角僵了僵……

    这女人,还真当他不行!

    要不是她没事在那挣扎,让本来就紧-的不行的她,越是挣扎便收的越紧,才会让让他一时没忍住……

    “看样子你懂的还不少?”

    莫司爵唇角似笑非笑的勾起,这笑容,看的沐欢头皮都有些发麻。这个男人笑起来比不笑,恐怖多了……

    沐欢:“……”

    “可怎么办?我只想和你玩!”

    沐欢的脸彻底僵了……

    “莫司爵,你敢虐我,只要我下了这张牀,我一定会宣扬的全世界都知道,你不行,还bt!”

    沐欢见软的不行,语气也跟着变重了。见他越靠越近,身体散发出来的那股过于浓郁的气息,让沐欢神经越发的紧绷起来。

    说不怕……

    真是假的!

    她现在真挺怕的……

    上天真的是公平的,给了莫司爵这样的脸和身材,却是剥夺了他……

    “不行?bt?”

    知晓她的想法是一回事,但从她嘴里说出来,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一个男人被自己放心坎里的女人说不行,这事情,好像有那么一点严重。

    ……

    阴飕飕的语气,听进耳里,在温暖的室内却依然让人脚底心发凉……

    沐欢豁出去般的抬脚就踢向莫司爵,想从他的身-下逃开。看他势在必行的模样,真的让心尖儿都发颤。

    脑洞大开,脑补出来的画面太多。每个画面,都让她惊悚的汗毛都要竖起来。卖给他已经够虐自己的了,现在还实打实的要被他虐……

    攻击力满分,但成效零分。

    月退刚踢到他的匈口,就被撑在她身侧的大手扣住脚踝,翻转着想要从一边滚离的身体被他使劲,直接给扯了回来。

    “啊……莫司爵,你个bt,你放开我,口吾!”

    莫司爵黑着脸,懒得再和沐欢罗嗦,直接扯过她的月退,压至一边,身体随之而上,低头口允住她的唇瓣,堵住她嘴里嚷嚷的那些不中听的话。

    *****

    沐欢忘记昨晚他终于肯放她睡时是什么时间了,再睁开双眼的时候,已是第二天。

    下了几天的雨终于停了,眯着双眼看着几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洒进卧室里。

    身体由后被紧紧的抱在男人的怀里,长月退勾着她的月退,一臂穿过她的颈窝处,让她依靠在他的怀里,另一臂直接穿过她的月要向顺着曲线,手肘微弯,掌心就停在她的匈口处,还呈收紧状态。

    沐欢:“……”

    这姿势,也真够,銷魂的……

    ……

    室内开着暖气,空气没有流通。昨晚残留下的气息直到现在还未散去,沐欢眯着双眼,嗅着那透着欢好过后的气息,有些画面就这样往脑中窜。

    贴在自己匈口的大掌,像是从匈处直接窜进心窝里,烫的心尖都在颤。

    想都没想的直接伸手把莫司爵扣在自己匈口的大掌从上面挪开,身体往前一些,想从他密不透风的怀里起来……

    “呃……”

    刚动,散了架般的身体处处都在酸疼,特别是……

    沐欢忍不住闷哼了一声,扯着莫司爵手的力道不由松了松,刚扯开,他的大掌又回到原来的位置,还顺便收紧了些许。

    刚刚还在静止不动的大掌,在重新回到原本的位置时,还开始不安分起来……

    沐欢:“……”

    ****

    “莫司爵!”

    原本在她后方的男人怎么突然就顺势把她压到了牀上,两人又成了她下,他上的姿势。

    他的大掌依然摆在那里,目光里透着黝暗的光芒,像极了森林里眼冒着绿光想要觅食的狼……

    沐欢:“……”

    禽-兽……

    这两个字直接窜进脑海中,沐欢实在是无语了。

    昨晚究竟是来了几次……

    一次,两次,还是三次。

    这刚醒,她还浑身都不舒服,他不会还要来吧。

    ……

    真不是她想太多,而是莫司爵的眼神和身体透露出来的讯息真的太明显。一大清早的,就在那冲动个什么劲。

    昨晚他都来了三次了,这刚醒,竟然又开始昂头挺匈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吃了药!

    嗯,他一定是吃了药!

    一定是去便利店买t的时候,顺便买了药,还是吃了过量的药。否则,昨晚的他怎么从不行突然变的那么生-猛……

    昨晚她被他折腾的死去活来的,实在受不住了,连不可能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软话,都说出来了。

    都说经历过一次高-朝是小死了一回,昨晚她在一次里面要小死两三次,他还来了几次,她都不知道自己小死了几回。

    身体已然是极限了,虽然卖力的是他,可她的体力实在跟不上他的发挥力。

    最后实在是没办法,只能软了姿态,说了许多自己已经记不清的软话。

    可哑着嗓子的她,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是说,他就越是来劲。根本就当没听到她那些喊累,喊不行的话……

    一直折腾到他自己尽兴了,才结束那没完没了的折磨……

    现在想着那濒-临极-限的感觉,真是挑战了她神经的极点。沐欢只是想想浑身都像是在过电,还麻的厉害。

    莫先生买的药,效果是真的太好了。

    ……

    可这都过了多久了,他药效还没散么!

    “嗯?”

    莫司爵语调微微上扬,听得出来心情是极好的。吃的饱饱的男人,浑身都散发着慵懒的气息,这舒爽感,想心情不好都难。

    一脸退去的红-潮,眼眸刚睡醒,有着几分迷-离。身体软-绵绵的在自己怀里,贴靠在一起的身体,轻易的可以唤醒昨晚上,她给他的感觉。

    一早原本就是冲-动时,此时沐欢在怀,莫司爵还真有点把持不住的蠢蠢欲动着。

    她在眼前,其他事情好似都被抛之脑后了,满脑子都是想再一尝昨晚那銷魂的美味。

    如果不是顾及着她的身体承受不住,他真有在早餐之前先吃她开胃的打算……

    ……

    “我饿了!”

    那句,你的药还没散吗?识相的卡在喉咙里没敢说出来,就算他吃药,她也不能当着他的面说出来。

    要是刺激到他,他又吃比昨晚还过量的药,她还能从牀上爬起来么。

    话出口,原本没什么问题……

    可当沐欢看到莫司爵原本就泛着绿光的眼神越发的深邃时,本来就已经够有存在感了也更有存在感。

    沐欢有一种恨不得把自己舌给咬断的冲动。

    “我是肚子饿了!”

    在莫司爵顺杆子爬之前,沐欢已是快速补充,好模样,很怕莫司爵真的再拖她玩一次。

    “呵。”

    看着沐欢脸上的表情,着实取-悦了莫司爵,轻笑出声。

    “不然呢?”

    尾音微微上扬,怎么听都像是在调侃她。

    沐欢:“……”

    还不然呢?

    不要脸的男人!说的好像她想歪了一样,明明是他自己一大早显摆着,还摆着一早再约一次的架势,她才会说肚子饿了……

    “去泡澡。”

    不再逗沐欢,自己也经不住再逗。再逗下去,他可能真的没办法忍住,再把她压在牀上再来一次。

    唇角的弧度敛去的速度极快,莫司爵掀开被子起身。

    沐欢躺在牀上,看着莫司爵露出来的后背。

    沐欢:“……”

    迅速的别过目光,不忍再直视那些抓-痕。原本就红月中的后背,被她昨晚那么疯狂的一抓,上面一道道惨不忍堵的红痕,让人无法正视。

    昨晚最初她还有力气,受不住的时候便想阻止他继续再来,嘴里嚷着不行了,太累了,可这男人充耳不闻,她实在承受不住那种陌生的感觉,哪里还记得他后背有伤这回事。两只爪子根本就是见到什么就抓什么,一点也不安分。

    当时真的恨不得挠死耳聋装听不到的男人……

    也不知道自己挠了多久,把最后一丝力气耗-完后,只能软倒在那里,任他摆弄了。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劲,没完没了的……

    他,一定是吃药了。

    ****

    看着久违的阳光,沐欢心情都舒畅了许多。一连几天的阴雨绵绵,难免让人心情沉闷。

    坐在车里,身体微微侧着,双月退间难忽略的疼痛提醒着她,第、一、次失去的真实感。

    其实一直以来都没有想过要留到新婚的晚上,但在成年后却却想过,如果她要是愿意和一个男人做,一定是她特别的喜欢那个男人……

    曾经的优越感让她还能够做梦,在踏进现实后,便知晓,曾经自己的想法真的只是做梦。

    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在面临的时候并没有大悲大喜,恍若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般,只是,心底还是难免会有几分难以控制的低落。

    蔓妮开着车,前面就是沐欢住的公寓,突然一道身影从一侧冲了出来。蔓妮惊呼一声,迅速踩了煞车。

    沐欢反应迅速的稳住自己身体,看着挡在车前的人……

    叶雪。

    ……

    叶雪的车随着沐欢的车一起进了小区,在小区外不方便说话,沐欢也没让叶雪上楼的打算,直接在公寓楼下的绿化处,看着站在面前的叶雪。

    叶雪一整晚都没睡,昨天在知晓信是被警局抓起来了,她想办法打听,才知晓是涉嫌强-女干。

    当时得到这消息的时候,着实惊到她了。信哥黑白两道都有些关系,但这次竟然直接抓了起来。

    她开始慌了……

    从昨晚开始给沐欢打电话总是关机状态,给蔓妮打电话,蔓妮看着号码是她直接不接听。她没办法,只能一大早就在沐欢公寓楼下开始等她。

    总算是等到沐欢了,等的太久,提心吊胆了太久,看到沐欢的车就直接冲了上去……

    “沐欢,我想和你谈谈。”

    叶雪一开口,沐欢便蹙了蹙……

    这大冬天的,就算今天阳光明媚,但她身体并不是很舒服,站在这里都感觉到两月退间疼的厉害。

    不怕死的往自己车上撞,就为了说废话的。

    看着沐欢那不耐烦的表情,处在弱势的叶雪也没敢有脾气。信哥以前也不是没犯过事儿,但都被他找关系解决了。别说是未遂了,之前都直接碰过未成年,可最后还是花钱找关系解决了。

    这次,未遂都没办法把事情给处理了,很明显,叶雪背后的人做的手脚。虽然还不知道究竟是谁,但如果沐欢要是针对她,她就真的完了。

    “沐欢,我承认信哥是我让他去找你的。我真的只是想把照片拿回来,那些照片在你手上,我真的不放心,所以我才……但我发誓我真的没有让他对你怎么样。”

    叶雪把姿态放到了最低……

    沐欢只是面无表情的听着,刚蔓妮去御湖上园接自己的时候,已经告诉了她,信哥和其他五个人当天晚上就被警局带走了。

    刚刚叶雪戴着墨镜,现在把墨镜取下来,黑重的黑眼圈,一副没睡好的样子。

    和叶雪虽然不熟,但片场也见过几次,每次都是光鲜亮丽,妆容得体。这短短的两天没见,她就像老了好几岁一样。

    “沐欢……”

    啪……

    沐欢直接抬手在叶雪再开口的时候抽了她一个耳光,叶雪脸被打的侧向一边。头刚抬起来,沐欢又跟着在叶雪另一边脸抽了一个耳光。

    这两个耳光,下手都不是很轻,看的站在一边的蔓妮都觉得疼。

    叶雪白-皙的脸上立刻浮现几道手指印……

    被打的有些懵……

    “别再招惹我!”

    抽了叶雪两个耳光,沐欢直接转身往里走。如果这件事情和叶雪有关,信哥被抓了进去,叶雪也逃不了干系。

    既然她没事,这件事情应该就像叶雪所说的一样,她本意只是要拿回照片。

    找上自己,无非是害怕受到牵连。

    这两个耳光,算是警告,以后别再招惹她。

    *****

    夜幕降临,沐欢躺在牀上,有些不适的翻了翻身。昨晚他要的太狠,好像真伤了。从下午回到公寓到现在,那个地方越来越不舒服。

    也不好意思让蔓妮去帮自己买药,沐欢也拉不下脸自己去买药。

    一边的手机响起,沐欢看到是莫司爵的号码,眉头忍不住蹙起。他怎么会打电话过来,今早吃了早餐后,她直接问他讨要买照片的钱,结果不知道又戳到了他哪根神经。

    反正,他离开御湖上园的时候,是带着怒气走的。

    他不开心正好,不想看到她最最好。直接睡了个回笼觉,让蔓妮过来接自己回公寓。

    “下来。”

    电话刚接听,莫司爵只是丢了两个字。

    “我不舒服。”

    她可不想再被他带回去啪啪啪了……

    都疼成这样了,再让他像昨晚一样的折腾自己,她真的只能躺在牀上,下不了牀了。

    这男人,真是属禽-兽的么。

    电话那边静默了几秒,就在沐欢以为他应允的时候,他的声音又响起。

    “我上去还是你下来。”

    不容置疑的声音……

    “我下来!”

    咬牙切齿的声音,沐欢直接切掉了电话。

    ****

    楼下,沐欢并没有上车,而是站在车边,敲了敲车窗门。看着车窗慢慢降下来,莫司爵那张讨人厌的脸慢慢出现在视线里。

    “我真的不舒服。”

    站在寒风里,沐欢声音有些颤。她不想他上楼,不想让她沾染那个空间,她只能下来,再试图说服他。

    “上车。”

    莫司爵只是看了她一眼,吝啬的丢出两个字。

    沐欢:“……”

    “上车,别让我说第三遍!”

    沐欢冷着脸上车,系上安全带,车向御湖上园开去,一路上,沐欢没说话只是看着车窗外。

    ****

    御湖上园

    二楼,主卧,浴室

    莫司爵和她一前一后的进了屋,直接让她洗澡。沐欢便直接上楼,洗了个澡,也没费事的再穿衣服,直接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

    莫司爵在阳台抽烟,听到身后声响,随手在手边灭了烟,转身,带着一身烟味提步走进来。

    沐欢裹着浴巾站在牀边,见莫司爵提步走过来,很自觉的扯掉自己身上的浴巾,直接躺到牀上,闭上双眼。

    莫司爵:“……”

    ****

    闭着双眼的沐欢,两手垂放在身侧,一副任莫司爵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表情。

    眼睛看不到,鼻子和耳朵更敏锐,嗅着烟草气息和听着脚步声慢慢靠近牀边,坐到她的身侧。

    沐欢唇紧紧的抿着,虽是抗拒不了想认了,但想着等会又是没完没了的,难免头皮会发麻……

    直到……

    被子搭在身上,冰冰凉凉的感觉太明显,沐欢双眼突然睁开,就见莫司爵衣冠楚楚的坐在自己身边,目光正专注的盯着她的……

    一只手拿着药膏,一手……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