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沐欢身上贴着莫司爵的专属标签(修改)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065章 :沐欢身上贴着莫司爵的专属标签(修改)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大手抬起,一拉一扯的动作,伴随着衣帛的撕-裂声,她的衣服被他怒极的直接扯开……

    没有开暖气的房间,窗户大开。

    冷冽的寒风从窗外吹进套房里来,原本穿上衣服也挡不住多少寒气,此刻被莫司爵突然扯开衣服,寒气更是直接侵蚀着肌肤……

    沐欢的身体抖的更厉害了,唇都冻的有些发紫,但却是倔强的抿着唇,就这样用着不屑的眼神看着自己正上方的莫司爵……

    ……

    ‘莫司爵,你说的很对,我真的很不挑!’

    ‘但凡有一点点挑,也就不会挑上你,你说是吗?’

    莫司爵极怒,怒的恨不得弄死牀上这个女人。

    苏心语的话他听着,只会冷漠着脸置之不理。这些都是他心知肚明的事情,可从她口中说出来,不似刚刚那没力的一个巴掌,根本就感觉不到疼。

    刚刚她简单的两句话,就像是直接拿刀往他心坎最疼的地方刺,下手毫不犹豫。

    ……

    莫司爵的脸色越来越差……

    刚刚下口太重,在她的肌肤上留下一个伤口,那深陷入她肌肤里的齿痕,上面还沾着她的血液,刺激着他的大脑神经。

    理智,早已远离。

    但凡有一点点挑,也不会挑上你……

    这句话不停的在脑中盘旋回荡……

    ……

    她不想留在他的身边,不屑留在他的身边。

    她看不上他,打心底里觉得他没资格买她。

    可怎么办,她越是不想留在他的身边,他越是要让她留在他的身边。

    从至尊她再次闯入他的视线,站在大厅目光倨傲的看着黄明,精致的脸上像是染上了一层让人无法靠近的明媚,在那么多人当中,让人的目光停在她的身上无法移开。

    他并非是善男信女,也没有什么付出不求回报这样无私的想法。

    他看上了之前没有办法得到,现在他能够靠近,而且留在了身边,想让他放手,不可能。

    他已经买下了她,他已经开始付出了,那么,他就必须要得到回报。

    不求回报这种事情,不是他莫司爵会做的事情。

    即便不能给予他等同的回应,这个女人也只能是属于他的。

    这辈子,她也只能是他的。

    就算她万般不情愿,就算这费尽心思也无法让她对他改观,他依然会把她强留在身边。

    已拥入怀,那样的温-存。温软在怀,馨香环绕。第一次在御湖上园他是昏昏沉沉无记性,昨晚的她,安分的躺在他的怀里,香甜的酣睡着。

    可他明明倦极,却始终无法闭眼入睡。

    低眸,静静看着躺在怀里的她,享受着她安分乖巧在自己怀里的模样。

    那一刻抱她在怀,便像是拥有了天下,前所未有的满足。

    她是他的。

    也只能是他的。

    沐欢这两个字已然在脑海,沐欢这个人已在他心下烙下痕迹,那么,她只有一个选择,就是被他占-有。

    ……

    得到她。

    这三个字不停的在脑海中窜着……

    莫司爵的眼底因怒渐渐的染上一层深不见底的慾念,腥红的像极了被囚禁在牢笼中情绪已被撩至暴怒的豹子,只要打开牢笼便会直接冲破而出,把沐欢这个盯了许久的猎物,吞食……

    此时的莫司爵的眼底只有沐欢,只看得到她……

    隐忍了许久的慾念,像是被打开了闸阀,再也收不回去。

    ……

    衣服被他扯开鹿-出的肌肤,白-皙的肌肤上有着自己刚刚下口留下的牙印,上面还有新鲜的血液正从伤口往外渗出……

    伤口下方是自己早上留下的痕迹,早上口允的太用力,留下的烙-印,如此像是可以在她的匈口留下一个无法抹去的痕迹一样。

    过了一天,痕迹从早上的紫变成了暗紫,但却深深的印在白-皙的肌肤上……

    原本就撩的春春欲动的情潮,在目睹自己留下的印记时,眼底的暗涌更是凶猛。

    突然低头……

    还是刚刚自己下口的位置,但这次却不是舀,而是口允……

    ……

    血腥味再次在唇腔里蔓延开来,沐欢分不清究竟是疼还是什么……

    室内明明很冷,露在空气中的肌肤感觉到寒意,阵阵寒-颤着,上面闵感的起了一些小鸡皮疙瘩。

    当莫司爵的唇落在上面时,刚刚被他下口狠劲弄破的地方,被他带着凉意却又在接触到肌肤上后仿佛突然变得滚烫的。

    离心口的位置那么近……

    他的唇,就像是直接口勿上了自己心……

    ……

    靠贴在那里,每一个吸气都像是在自己心口上,心脏随着他的呼吸跳动着……

    疼痛的伤口分不清究竟是被他越吸越疼,还是其他感觉……

    只觉得,身体置身在忽冷忽热间……

    他碰过的地方,极热。

    可是,除此之外,其他的地方冷的让她打颤。

    越来越不舒服的感觉让沐欢越来越难受……

    面色越来越白……

    沐欢扣在牀单上的手越收越紧……

    呼吸间,都是冷空气。

    ……

    她从莫司爵的动作上感觉到他的怒意,以及势在必得……

    从最初的不舒服试图反抗,但在莫司爵的那番话后,沐欢突然失去了反抗的想法。

    就这样躺在牀上,不管莫司爵如何的在自己露出来的肌肤上释放他此刻愤怒的情绪。

    唇从伤口上移开,慢慢往下。

    像是要在她身上烙下属于他专属的印记般,昨天的他算是收敛了,只在她匈口的位置上留下一个又深又重的痕迹。

    今天的莫司爵,在唇移开之后,每到一个地方便留下一个痕迹。

    每一次,不是轻轻的扫过,而是停下来,如同昨早时候一样,停在同样一个位置,用着他的方式,在她身上留痕迹。

    沐欢也懒得挣扎,放任着莫司爵。

    今早的时候,他贴在自己身上,她还会喊疼。今天,明明比一早还要疼,可沐欢就是抿紧了牙关,怎么也不愿意吐出一个字。

    ……

    沐欢像是死尸一样躺在牀上,莫司爵下口越来越重。

    可不管他的力道有多重,沐欢都是躺在那里。

    身体越绷越紧,紧咬着的唇瓣,就是不发一语。

    她越是不说话,莫司爵的力气就越重。

    直到……

    莫司爵怒极直接斯了她的內库……

    ……

    清晰的衣-帛斯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就像是嘶掉她衣服时一样,简单粗曓的解决了她的內库……

    在成石卒片之后,莫司爵的大手直接寻了过去。

    ……

    阴鹜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光亮,那是指尖在感觉到温暖的时候。

    莫司爵的唇角慢慢勾起,目光就这样看着闭着双眼的沐欢。

    一手突然扣住沐欢的下额,手上用力,强迫沐欢吃疼睁开双眼……

    沐欢面上已染上不正常的红潮,莫司爵的目光在看到沐欢脸的时候,有片刻的怔愣。

    心底一闪而过的疑惑,被沐欢睁开双眼时眼底讥讽的笑意给直接隐去。

    唇角慢慢勾起,与沐欢眼底的情绪一样,带着几分讥讽,就这样看着用讥讽眼神看着自己的沐欢……

    像是要把她的冷漠直接粉碎一样……

    就这样大辣辣的把自己的长指送到她的眼前,让她清楚的看着她自己此刻的反应。

    ……

    身体已经出卖了她,就算她万般的不情愿,装的一点反应都没有的躺在他的怀里,可是她的身体反应还是出卖了她,让她无所遁形。

    可当证据摆在两人之间,最先僵住的人并不是沐欢……

    而是他……

    莫司爵挂在嘴角的笑容就这样僵住,阴鹜充满着慾念的眼神就这样看着自己的长指……

    他以为是沐欢动了反应的证据,可是当看着手指上的艳红的时候,大脑有瞬间是空白的……

    这……

    是什么?

    他只是刚刚碰到她,并没有真的往里而去。

    在碰到感觉到的时候,他便像是得到了心理安慰一样,想要从她的眼底获取到她一丝他想看到的情绪。

    可……

    “呵。”

    沐欢看着愣住的莫司爵,冷笑出声。

    冷笑让愣神的莫司爵回过神来……

    “怎么不继续?”

    沐欢明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此时莫司爵无法继续。

    可身体的不舒服,加上刚刚心底被他刺伤的难堪,情绪交杂在一起,她等待的便是这一刻。

    讥讽的笑容未曾敛去,看着莫司爵手指上有些暗的鲜血。

    ……

    莫司爵眼底的阴鹜越来越重,就这样看着沐欢。

    看她的表情,从最初他把她丢到牀上开始,她就知道自己生理期来了。

    刚刚的不反抗,任他为所欲为的在她身上,不过就是等的这一刻。

    此刻脸上那讥讽的笑容,就像是一刀利刃正在刺着他的心。

    她的眼神表情和说出来的话都在透露着一个讯息,他是禽-兽……

    她明明知道他不可能明知道她生理期还会继续,但是她就是故意这样说,无非就是想要刺伤他……

    她真的很懂用什么样的眼神和话最能够刺伤人……

    这个当下,明明他心中已是被悔意淹没,可是她简单的几个字就直接把他心底的情绪直接淹没,怒意再次掀起。

    “沐欢!”

    咬牙切齿的声音,莫司爵此时真的有掐死沐欢的冲动。

    ……

    沐欢没说话,就这样睁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他。

    两个人谁也不服输的瞪着对方,恨不得用眼神刺对方刺的千创百孔。

    但沐欢一直是在强撑着……

    原本他在自己身上肆-虐,起码身体还有一些温度。

    当他停下一切动作的时候,室内的寒意直接侵袭。

    小腹处,越发的疼起来。

    沐欢眼底讥讽的笑意慢慢被痛苦取代,很想继续强撑着,可是越来越痛的小腹却让她越发的无力。

    可即便是如此,沐欢却依然倔强的没有移开目光。

    ……

    莫司爵眼底越来越黯,像是蕴藏了巨大的波浪在里面翻涌着,随时会从他的眼底冲破出来,把她淹没在其中。

    扣在她下额上的手因情绪的起伏,越发的收紧。

    就在沐欢以为莫司爵会直接捏碎她下额的那刻,扣在她下额上的力道突然一松。压在她身上的力道也随之离开,沐欢一直紧绷着的身体也跟着一软。

    少了莫司爵挡着风,沐欢几乎没有阻挡的身体感觉到一阵寒意袭来,松了的身体因寒冷无法控制的抖着……

    ……

    被子早就被莫司爵刚刚一脚给扫到地上了,牀上空空的。

    沐欢一直紧绷着的神经,还能够有些意识。

    当放松下来后,疼的浑身无力。

    刚刚被莫司爵压制的雙腿此时终于忍不住慢慢往上缩,把自己蜷缩成一团。

    即使不想在莫司爵面前摆出这样一副自我保护的姿势,可是真的太疼……

    想起身去拉被子,但躺在牀上,连撑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只能让自己慢慢蜷缩成一团,双手环抱住自己……

    ……

    莫司爵站在牀边,看着蜷缩在牀上缩成一团的沐欢,眼底掀起的巨浪似被什么慢慢的浇灭。

    敛下的眸子,眼底已是一片冷色。

    身上的衬衫因刚刚的纠缠而有些褶皱,但却无损他半分帅气。相较于牀上无衣服遮体的沐欢,他显得衣冠楚楚……

    弯身,大手从牀尾把被子捡起,直接以抛的方式抛到牀上。沐欢感觉到被子搭到了月退上,立刻伸手往上拉,把蜷缩成一团的身体裹进了被子里。

    ……

    像是一只耗尽了战斗力的小兽,蜷缩在被窝里。因疼痛,鬓角处渗出细密的汗珠,湿透了鬓角处。

    抿着的唇瓣,被他刚刚粗曓的口勿给口勿的一片红月中。

    面上不正常的红晕退去,此时没有一点血色,苍白如纸。

    乌黑的长发凌乱的披在枕头,小脸藏于其中,显得更是苍白……

    没有了刚刚咄咄逼人,反而多了几分脆弱。

    ……

    他就这样站在牀边,看着连睁眼力气都没有的沐欢。大手垂放在身侧,松开,收紧,松开,又慢慢松紧。

    几度想走到牀边,最后却在看到沐欢那毫无血色的脸时,又默默的放弃这个念头。

    脑海中是她讥讽的眼神,此时此刻,她最不需要的应该就是他在身边,最不愿意看到的人应该也是他。

    莫司爵的目光最后停在沐欢脸上几秒,漠然的移开,转身。

    窗开了许久,套房内的烟已散尽。莫司爵看了一眼蜷缩着的沐欢,面无表情的关上窗,出门前顺手打开了暖气,然后离开。

    ……

    门开,门关,室内突然恢复了安静。

    少了莫司爵的房间,沐欢捏紧在被单上的手慢慢的松开。

    有他在的空间,就算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和他继续对峙,但身体里就像是潜意识的反应一样,有一根弦总是时刻紧绷着。

    仿佛只要他再稍有进攻,她就会立刻给予回击。

    ……

    被子裹在身上,被窝里没有一点温度。

    身体的寒意慢慢渗出,被窝里也跟着越来越冷。

    沐欢感觉不到暖意,闭着双眼,隐隐有听到他关了窗和开暖气的声音。当室内温度慢慢上升上来的时候,冰冷的被窝也跟着慢慢变冷,沐欢冰冷的身体终于有了一点温度。

    刚刚闭眼听到的声音并不是错觉……

    还算有点人性……

    ……

    她有生理痛的毛病,打小落下的病根。

    平时耀武扬威的,一到生理痛的时候就立刻成了病猫。

    她的生理痛很严重,也有用中药调理过,但效果却不是很明显。当身体越来越放松,小腹的坠痛感更明显了。

    ……

    身体是暖和了,可是那股坠痛感让身体越发的不舒服,咬着牙缩在被窝里,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因莫司爵关着窗在里面吸了很多烟,烟都沾在了被子上。裹着被子的沐欢,即便是不愿意去想,但被子上的烟味还是会往她的鼻子里窜,这烟草味像极了莫司爵身上的味道……

    莫司爵三个字,让沐欢按在小腹上的手紧了几分,轻轻的咬住下唇,努力把莫司爵三个字从自己的大脑里拍掉……

    想到他,就会想到刚刚不久前,他直接像个山贼一样直接把自己丢到牀上,那一番羞辱的话语,和之后近乎凌-辱的动作,身体被他留下的痕迹,每一道印记都是在提醒着他,刚刚他有多禽-兽的在自己身上施虐……

    但凡长了点眼睛,也能看到她的不舒服……

    他的确是长着眼睛的,可是他的眼底不会看到她的不舒服。他的眼底,她不过是他要掠夺的物品,占为已有,宣誓他有多厉害。

    抢夺了不属于他的一切,还能想把她怎样就怎样。

    他把她捏在掌心里,为所欲为……

    他就算看到,也不会放进心底。他让她离其他男人远一点,她不过是偶遇了徐强,他自以为是的想象,连给她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就直接这样对待她。

    无非是因为,他们之间,他是有掌控权的那个。不管他怎样对待她,只要他不放手,她就没有资格反抗。

    刚刚,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生理期,他哪里会顾及其他,就在这张牀上,他会直接强-要了她。

    闭着的双眼,想着那样的画面,睫毛忍不住在轻颤着。

    ****

    门,突然响了,沐欢没睁开双眼。

    此时就算进来的是她讨厌的莫司爵,她现在也没力气应付他。

    ……

    “沐欢,好点了吗?”

    痛的迷迷糊糊的耳边听到蔓妮的声音,沐欢支吾的从喉咙挤出一个嗯字。

    没睁开双眼,现在只想让自己快点睡着。

    真的太疼。

    “先把红糖姜水喝了,趁热喝,会舒服一些。”

    蔓妮坐到牀边,把手中的保温杯放到一边,然后伸手拍拍沐欢。

    认识沐欢时间不久,并不知道沐欢生理痛,更不知道她这么严重。

    刚和她一起从餐厅离开,她告诉她高炀打电话过来,她只是嗯了一声,她以为她是喝了点酒,加上是关乎莫司爵的心情不是很好,不愿意应她。

    直到车停在酒店的停车场,停车场里的灯光并没有那么亮,加上她记挂着莫司爵会不会生气这件事情上,并没有注意到沐欢的情况。

    直到两人从负一楼进了电梯,电梯里明亮的灯光让转头看沐欢的她发现了沐欢的不正常。

    明明是寒冷的冬天,她一向很少流汗,可是站在电梯中的沐欢,面色呈现不正常的白希。

    鬓角处更是渗出一些细碎的汗珠,湿透了鬓角,看她的模样,一眼就能看出来她不是很舒服。

    她问她,才知道原来今天她生理期来了。

    吹了冷风,加上喝了白酒是凉的,之后又用冷水清洗衣服,正好又是湿的小腹位置。以至于原本就严重的生理痛,更是严重。

    因为看着她一副很严重的样子,所以才会在出了电梯后,让她回酒店休息一会儿,缓一缓之后再上楼和莫司爵好好说,可没想到,莫司爵会直接到八楼来。

    ……

    听到红糖姜水,沐欢掀了掀湿了的眼眸,在蔓妮的搀扶下,半靠在枕头上,接过蔓妮递过来的红糖姜水。

    滚烫的红糖姜水,里面像是还加了中药。

    就着热,边吹边喝。

    雾气上来,沾上沐欢的长睫,染上一层水雾。‘=

    鼻子有些发酸,眼眶微湿,却是努力的压抑着。

    因为她有生理痛,所以每到她生理期的时候,从不下厨的妈妈总会亲自给她煮红糖姜水,里面还会加上一些中药。这大概是妈妈唯一会的,也唯一愿意进厨房的理由。

    每次喝完,妈妈都会躺进她的被窝,把搓热的手放到她的小腹上,帮她轻轻的按着小腹。

    ……

    突然的变故,她经历了太多,唯独没有谁给过她温暖。

    捧着面前的红糖姜水,一样特别普通的东西,可是却好像暖进了心底。

    沐欢一口一口直到把一大杯红糖姜水都喝下,沐欢重新窝回被窝,把自己藏进被窝里掩饰这一刻从心底涌出来的脆弱。

    也许真的应了那句,人在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情感上会特别的脆弱。

    脆弱这两个字,本不该出现在她的身上,她不能脆弱,也不可以脆弱。

    爷爷需要她,弟弟也需要,一个人的肩膀要撑住三个人,她必须要有足够的坚强才可以。

    可是此时此刻,来自蔓妮给的这份温暖,真的暖进了她的心坎里。

    一直不允许自己流眼泪的自己,眼眶在雾气下也不禁湿润了。

    ……

    身体更暖了,像是有寒气渗出来的小腹手摸着也没那么冰了。

    虽然没有办法立刻缓解她的疼痛,但在她不舒服的时候,蔓妮给她的这份关心,她还是很感动。

    “蔓妮,谢谢你!”

    沐欢的声音有些哽咽,最初的两个人的确是互相利用,但是,两个人现在虽然不算是好朋友,但是彼此依着彼此,蔓妮对她的态度早已不再是最初的漠不关心。

    “你要谢……”

    蔓妮话说了一半似想到什么,又咽了回去。

    “什么?”

    沐欢疼的昏昏沉沉没听清……

    “没什么,不用那么客气,我先去洗澡了。”

    “嗯!”

    沐欢应了一声,看着蔓妮拿了衣服就匆匆往浴室走。

    直到她身影消失在浴室里,沐欢这才重新闭上双眼。

    蔓妮这是两个人的关系的改变,在不好意思吗?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