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 :但凡有一点点挑,我也不会挑上你(修改)

【书名: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 第064章 :但凡有一点点挑,我也不会挑上你(修改) 作者:紫恋凡尘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她人呢?”

    高炀还没开口,坐在那里的莫司爵已突然开口问。

    等了半个多小时,心思都放在了沐欢身上,已然忘记让高炀送餐上来的事情。

    当门铃终于响了,最先闪过脑海的人便是沐欢,可推门而入的人竟然是高炀……

    她人呢?

    本来十分钟前就该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女人,现在在哪里?

    ……

    莫司爵口中的她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高炀算是明白了,刚刚自己并没有错觉,莫先生抬头在看到他的时候,真的是不悦的。眉眼间一闪而过的戾气,是真实存在的情绪。

    他在等人,可等的并不是送餐的他。

    “我现在立刻打电话。”

    高炀也是掐着时间送餐过来的,没看到沐欢也没多想,但在听到莫司爵那跟淬了冰渣的声音时,顾不上把菜摆上桌了,立刻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拔了蔓妮的电话……

    看莫司爵这模样,心底是在默念着,沐小姐可千万别整出什么幺蛾子……

    现在已经是怒气腾腾了,这沐小姐要是再在莫先生的火焰上浇上一点油,那这火……

    怕是浇不灭了……

    事就闹大发了……

    ****

    餐厅

    徐强三人来了后,菜点好,跟着点了一瓶白酒。

    看这架势,并非只是简单的吃个夜宵就各自回酒店,点了酒。有酒在餐桌,必然会慢慢喝慢慢吃,边吃边聊。

    不再是沐欢刚刚想的简单吃个饭,半个小时二十分钟,填饱了肚子就能离开。

    蔓妮看着这架势,有些心急。耽搁个半个小时倒不是大事,但是要是耽搁太久,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沐欢,沐欢勾了勾唇,这种情况,只能见机行事。

    ……

    酒上来后,其中一名副导已经直接让服务员把五个人的酒杯都倒上酒。

    菜刚点,还没上,在酒倒上后,也没等菜上来徐强直接端起酒杯。

    “沐欢,今天表现的很好,继续努力,我看好你,前途不可估量!”

    徐强坐在沐欢的身边,端起杯子,笑-眯-眯的看着沐欢。

    她今天的表现着实让人惊艳,除了影帝影后级的莫司爵他们,沐欢的表现已经算是其他演员中最好的那个。

    他平时也不轻易的夸人,在专业的领域,他还是很挑的,能够让他真心夸赞的人并不多。

    这句夸赞,并非只单纯的因为对沐欢这个人有兴趣,而是打心底里觉得她今天的表现很好,发自肺腑。

    ……

    也因为如此,沐欢在看到徐强举杯的时候,并未拒绝端起了放在自己面前的酒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她可以得到这样的夸赞,她挺开心的。

    虽然徐强这个人私下的人品并不怎么样,但就专业上来说,他真的是个很有经验而且很厉害的导演。他的一句真心夸赞,很受用。

    随着徐强的夸赞,另两名副导也是立刻跟着附应。

    “谢谢徐导!张副导,刘副导!”

    和徐强等人的酒杯碰了碰,喝了一小口。

    冬天喝酒,入喉的那刻总有几分凉意,但入了喉身体没多久就会慢慢开始有有些暖意……

    原本进来餐厅是有暖气的,但沐欢畏寒,刚刚在外面走进来,浑身都冷冰冰的没有什么温度,一时间还没暖和起来。

    酒入了喉后,身体也跟着暖了起来,加上徐强他们三人真心的夸赞,沐欢的表情也跟着松了许多。

    ……

    喝了一点酒后,徐强招呼着吃菜。

    刚还有些担心的蔓妮,在看到徐强并没有勉强沐欢多喝,她抿了一小口意思意思,也没多说话。

    大家都饿了,边吃边喝边聊,餐桌上的氛围还算和谐。

    其他两名副导也没有灌沐欢酒,和徐强一样,只是在聊的时候偶尔举杯邀着一起喝,沐欢喝多少,他们也同样没说什么。

    ……

    但徐强的目光,从和沐欢坐在一起后,就没从她的身上移开过。早上因为沐欢占有主动权,并没有坐到他身边来,失了机会。现在是他占有主动权,自然不会放过能够靠近她的机会。

    坐在她的身边,沐欢身上那股淡淡的香气,混着白酒的醇香萦绕在鼻尖,徐强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沐欢真的是一个忧-物……

    ……

    两名副导都是以前跟着徐强的,自然是知道他对沐欢的想法。

    沐欢同样也是知道的。

    她自己的条件和身份,她自己很清楚。

    对她有兴趣的人不在少数,不管是因为她的长相还是身材,或是单纯的只因为她曾经是沐家大小姐,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

    现在一夕败落,她必须要出卖自己,那些曾经只能远观的有点钱和身份地位的人,现在都觉得他们可以用钱买到她。

    从沐家落败开始,这样的眼神她已经看过很多次。

    如今,她已经收敛了许多自己的宨,不再是曾经的沐家大小姐,丢不下的傲气,可也不能认不清现实。

    就算明知道徐强对自己的想法不单纯,但在明面上,像现在,只要偶遇,他的表现也不过分,她也不会闹着大家都下不来台。

    今非昔比,这四个字,她从最初的不适应,到现在已慢慢学着去适应。

    在剧组,和徐强闹的不愉快,吃亏的还是自己。

    先不说莫司爵是不是愿意为他解决这样的事情,就算他愿意,她也不愿意让他帮她。欠他,也是他最不想的事情。

    ……

    喝了点酒,刚开始身体是热了,可是再又喝了两小杯后,沐欢就觉得自己身体有些不舒服。

    沐欢一直在浅笑着,小腹处的那点不适应最初没放在心上。

    想着也许是在片场拍戏的时候受凉了,才会有些不舒服。

    不近不远的和徐强他们聊着天……

    蔓妮一直在想着怎么让沐欢快点结束这一局,虽然是偶遇,可如果让莫司爵知道了沐欢没有回酒店在和徐强吃饭,依莫先生那样强的占有欲来看,一定是会生气的。

    今天早上徐强不过是对沐欢殷勤了一些,坐在隔壁一桌的她可是目睹了莫先生是怎样‘不小心’打翻咖啡的……

    那‘不小心’太有针对性,也足以说明沐欢在莫司爵的眼底已经贴上了他的所有物,而他的所有物他是不会喜欢沐欢和其他异性靠的太近的,特别是徐强还明显对沐欢有兴趣。

    正在此时,电话响了,蔓妮在看到是高炀的来电时,手一抖,手机差点从手中滑落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高炀会打电话过来,授意人一定是莫先生了……

    眼见这里才刚开始没多久,要结束最少也得一小时……

    蔓妮只能先装作镇定的起身走到一边接电话……

    就在高炀问沐欢在哪里的时候,她原本还想撒谎一下的,可离的距离不远,徐强因为是做导演的,嗓门本来就不小。

    ‘这菜炒的不错,沐欢你尝尝。’

    这一开口电话里听的真真切切的,她想撒谎都难了。

    高炀也没给她撒谎的机会,徐强的声音他自然是听得出来的,在知道沐欢这个时候和徐强在一起的时候,看了一眼不远处坐着的莫司爵那越来越冷的面色时,说了句让沐小姐尽快回酒店后就挂了电话……

    听着那语气,虽没明确的表明,可透露出来的讯息就是莫先生现在很生气……

    赶紧让沐欢回酒店,给莫司爵顺毛。

    ……

    “这菜炒的不错,沐欢你尝尝。”

    徐强在几杯下肚后,对沐欢的态度越发明显,很是殷勤。

    直接用自己的筷子给沐欢夹了菜放到她的碗里,沐欢听到他说话时已经是愣了一下,在看自己碗里多出来的菜时,拿在手中的筷子顿了一下……

    从小到大,在外面吃饭,也有帮忙夹菜献殷勤的。但真没有一个人直接用自己筷子夹菜给她的,就连他,也没有过……

    现在……

    看着碗里的菜,脸上没有表情,但放在膝盖上的手却是慢慢收紧,再慢慢松开。在最快的速度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这才没让服务员重新给自己换一套餐具。在她看来,自己的碗里放了徐强夹的菜,这套餐具她也是没办法用了。

    不直接拂了徐强的面子已经是她最大限度的容忍了,让她吃……

    只有三个字……

    不可能!

    “谢谢徐导!”

    徐强在沐欢没拒绝自己夹菜时,眼底的笑意更明显了。

    不能把场面弄的太尴尬,沐欢拿着筷子去夹的时候,另只手‘不小心’碰到酒杯打翻了杯中的酒,直接泼到自己衣服上……

    这动作太自然,自然到和早上莫司爵‘不小心’打翻了徐强咖啡时一样……

    她的不小心是想避开徐强夹的菜……

    莫司爵的不小心是为什么!

    “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沐欢歉意的对三人笑了笑,然后起身,起身间在察觉到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垂下的眼睑黯了黯,把那莫名其妙的想法给直接抹掉。

    抬起头时,唇角已勾起了淡笑,问着服务员洗手间在哪,提步走过去。

    蔓妮看着徐强准备跟着起身,立刻站起来说道:“徐导,你们慢慢吃,我去看看沐欢。”

    蔓妮跟着起身,让徐强准备起身的身体不着痕迹的又坐下来。

    其实他跟上去也占不了多少便宜,只是想更近一步的试探一下她的态度……

    一步一步,把沐欢收进自己的网里……

    ****

    酒店,八楼

    电梯叮的一声到了八楼,沐欢和蔓妮一前一后的从电梯里走出来。

    刚刚在餐厅沐欢巧妙的避开了去吃徐强夹到碗里的菜,这冬天的,一杯酒撒在身上,沐欢在清理的时候又故意的用清水湿了腰部一大片。

    回到餐桌,蔓妮便说沐欢怕冷,先回酒店换衣服,下次徐强有时间再请他吃饭。

    从至尊拧了黄明的手腕和抽了他一个耳光到现在,短短的时间里,沐欢已在学着如何去适应如今的生活。用着最快最恰当的方式,让自己能够重新站立。

    但唯独在面对莫司爵上面,怎么就学不愿意放软身段呢……

    ……

    徐强见沐欢有些不舒服,有蔓妮在,说送沐欢回来也没有机会。

    沐欢也没给徐强那个机会,在表达歉意后就和蔓妮两个人离开了餐厅,直接上了车。

    上了车后,沐欢抿着唇坐在后车座,不舒服的感觉更明显了。

    刚刚喝第一杯白酒的时候没觉得,到洗手间没热水,沐欢就直接用冷水去洗自己腰间的酒渍。

    冰冷的水让手更冷了,贴在小腹处的湿衣服也让身体感觉更不舒服。

    上了车后,蔓妮和她说刚刚高炀打电话过来,说是让她立刻回酒店。

    沐欢有些不舒服,就嗯了一声。

    回到酒店,停好车,下车的时候,沐欢小腹已经疼的厉害。

    脸上没有一点血色,惨白的。唇瓣紧紧的抿着,一眼就能看到她非常不舒服。

    进了电梯,直接到了八楼,往她们住的803走去。

    “沐欢,等会回酒店休息一会,你还是自己上楼去找一个莫先生,和他解释一下。”

    沐欢嗯了一声,并未多回应。

    心底是不愿意上楼的,她现在很不舒服,上楼看到莫司爵那张脸,心情会更加差。心情差,估计自己更不舒服了。

    但她也知道蔓妮说的是对的,莫司爵那人心眼极小,现在他把自己看成他买的货物,所有权是属于他的。

    昨晚还在警告她离其他男人远一点,今天这点小意外,如果不说清楚,还不知道他会不会发神经,把两个人的关系说出来。

    她非常不愿意让两个人的关系爆出来,这样,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态度记得好一点。”

    蔓妮也是担心沐欢脾气不好,惹怒了莫司爵,明明知道她现在不想谈,但还是尽责的叮咛着。

    “嗯。”

    沐欢嗯了一声,正好手机响了,打断了蔓妮的继续叮咛。

    沐欢从包里拿出手机……

    是徐强的电话。

    沐欢呼出一口气,越是不想说话的时候,越是都往自己面前撞,真是没一个让自己省心的。

    提步慢慢走着,手指滑动接起电话。

    “沐欢,到酒店了吗?”

    “到了。”

    沐欢身体不舒服,却还是应着,在简单说了几句后,已经到了套房门口。沐欢实在是不太舒服,于是没再继续和徐强聊,挂了电话。

    “徐强找你什么事?”

    蔓妮看着沐欢不太好的脸色,边开门边问着……

    “说是没来得及和我说,他和天娱的老板关系很不错,问我有没有兴趣签娱乐公司,如果有兴趣想帮我从中牵线,一起和天娱的老板吃个饭,谈一谈……咳咳……”

    蔓妮推开门,取电的时候沐欢提步从她身后往里走。话还没说完,就被扑鼻而来的呛人烟味呛的直咳嗽,未说完的话直接都给呛了回去。

    “这服务生怎么回事……”

    蔓妮侧着身的,手中拿着房卡准备插卡取电,也被呛人的烟味给呛的直咳嗽。边咳边念叨,房间服务生不是应该打扫干净了吗?怎么会有这么重的烟味,如果不是她的门卡能够打开门,她都怀疑自己走错门了。

    话说一半的时候卡已经取了电,套房的灯一下在响了一下后,直接都亮了起来。

    吐槽的话直接被堵在喉咙,看着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男人,差点没站稳。

    “莫……莫先生!”

    不知道莫司爵在这里坐了多久,打开灯后,像置身在雾境中一样,连他的五官都因雾气有些朦胧。

    套房里没电,自然没有暖气,走进来冷的人直哆嗦。

    刚刚在电梯和走廊还有些暖,进了自己的套房冷的倒是直哆嗦了,沐欢捂着嘴咳的难受。

    ……

    因为是莫司爵,蔓妮也不敢抱怨,目光不敢直视莫司爵,看了一眼沐欢,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软一点……

    软一点……

    软一点……

    眼神里不停的透露着这个讯息,要让她软一点……

    沐欢咳嗽着,站在那里,都觉得雙腿快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了。

    蔓妮也是呛的不行,可不敢让就近的莫司爵把窗户开一下,提步自己往窗边走想先把窗户打开透透气,可刚走一两步,就听坐在沙发上的莫司爵突然从口中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出去。”

    没有表明是谁出去,但在场的三个人都非常清楚,让出去的人是谁……

    ……

    从刚进来看到莫司爵,任谁都能感觉到他在生气,周身散发出来的怒意毫不收敛。他原本就不是一个脾气好的人,在圈子里这几年,谁都知道他很难相处。

    他也从来不曾顾及过别人的想法,活的过于自我,像是总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蔓妮听到莫司爵的话不敢违背,停下脚步转身往外走,经过沐欢身边的时候,看了一眼她,把手中的袋子放到一边,顶着来自后背的压力,小声的在沐欢的耳边再次叮咛着:“记得啊,态度要软一点,男人哄一哄就好了。”

    套房不是很大,有莫司爵的存在本来就让人觉得压力挺大的,加上他毫不收敛的怒意,蔓妮也不敢多停留,在叮咛了之后,心底就算再担心,也不敢多留一秒,快步离开,顺手关上门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个人。

    蔓妮站在门口,看着紧闭的门,也不确定沐欢会不会软下态度。

    真是,操碎了心。

    ……

    沐欢看着不远处的莫司爵,他在生气,她不眼瞎,自然看得出来。

    听着身后的关门声,房间只剩他们两人,空气好似更稀薄了。

    呛人的烟味着实让人不舒服,虽然她也抽烟,但却极讨厌身上都沾着烟味,更不会让自己处在这样的烟雾里。

    忍着不适,沐欢轻呼出一口气,脑中想着蔓妮说的话,软一点,软一点,就算再不情愿,也已经卖给他了。

    在心底不停的催眠自己,态度要软一点,这个时候她是真的没力气和莫司爵吵架。

    忍着想发火的冲动,敛下匈腔的脾气,提步往前走,在快到莫司爵面前时直接转弯,饶过他到他身后把窗打开。

    惧寒的她如果不是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烟雾,她是不可能开窗的。

    但处在这烟雾的世界里,实在不是很舒服,一路走一路咳嗽,扯的身体更不舒服。

    在窗打开后,冷风袭来,站在窗边的位置,沐欢冻的牙齿颤了一下,身体更不舒服了。

    心底暗暗的骂了一句,呼出一口气。刚挪步的时候,边走边劝服自己,给自己心理暗示,忽略了莫司爵……

    ……

    转身,身后是一堵肉墙。

    沐欢不知道莫司爵是什么时候起身到自己身后的,一转身就看到他穿着衬衫的胸膛。解开了几颗纽扣,目光正好能看到他线条极好的胸-肌……

    微怔……

    抬头刚要勾起唇角开口解释,腰被大手扣住,身体突然半腾空,抛了出去……

    着落点,牀……

    他根本就没给她开口的机会就直接把她丢到了牀上,简单粗曓,利落的连个反应时间都没给她。

    虽然刚站的地方离牀并只有几步距离,但被这样直接丢到牀上,沐欢还是感觉到头晕目眩的……

    “口吾……”

    沐欢还没从晕眩中缓过神来,莫司爵高大的身影已经直接跟上。

    标间,牀并不是很大,当莫司爵跟上来的时候,牀突然变得狭窄。

    他一手撑在牀侧,一手直接捏住她的下额,低头已经贴近她的唇,在她还没缓过气的时候,堵住了她的声音。

    ……

    满是烟草味的气息,席卷过来。

    沐欢本来就晕眩的大脑此时好像更是晕了……

    大脑陷入短暂的空白……

    刚组织了半天的话,被他这突然的行径完全打乱……

    在餐厅喝了点酒,酒量虽然不差,但被他这么一扔,也有些上头的晕眩感。

    ……

    被莫司爵的气息罩着,沐欢感觉到呼吸困难,他用着最强势的方式,强迫她的头微微仰起,原本就没缓过来的气,被他这样逼-迫的方式,逼-的完全无法正常思考。

    室内开着灯,睁着的双眼可以清楚看到莫司爵放大在自己面前的脸上夹杂的怒气。

    他的口勿充满着怒气,贴在她唇上的唇哪里是在亲她,那完全像是在斯咬,虽然不至于弄-破她的嘴唇,但牙齿落在嫩肉上,真的很疼。

    发着狠劲的扯着她,沐欢被扯的像是要被扯断了头一样。

    ……

    身体不舒服,唇又被他这样虐待着,沐欢别说是对着他笑了,现在不杀了他已经不错了。

    原本还想要和他好好说的,放软一点态度。

    但是,他这不管不顾的劲,就像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捉了女干一样。

    那粗曓劲,恨不得把她斯碎。

    ……

    肆虐在她唇上的力道越来越重,沐欢疼的眼眶都红了。

    酒气上脑,脾气也跟着上来了。

    他越是要亲,她越是不让他亲,两个人就在牀上,你追,我躲的大战起来。

    ……

    莫司爵见她不配合,火气越来越大,也怕真的弄伤了沐欢,便放弃了她的嘴唇,怒火无处宣-泄,直接往她的颈上下口……

    嘴上不能下口,她明天要拍戏。

    在这样怒极的情形下,莫司爵可笑的发现自己还在顾及她明天怎样。

    什么时候,他不是把她摆在第一位,但是她呢!

    心底越是在乎,便越是愤怒。

    没办法不管不顾,却越发的让自己心底的火焰燃烧的更甚。

    锁骨下方可以用衣服遮住的位置,莫司爵一点也没收敛。

    他现在心底有多不爽,下口的力道就有多重。

    莫司爵心底怒,无处宣泄的怒气,从在12楼的等待,等的结果就是她和徐强一起去吃饭……

    从来都不是一个大度的人,当没有拥有的时候,他无权也无法控制她什么。现在,他是属于她的。

    就连一根头发都是属于他的,没有他的允许,她哪里来的胆子和别的男人出去吃饭,还是一个明知道对她有想法的男人。

    莫司爵的怒火,是越烧越火只烈,下口的时候一点也不温柔。

    ……

    锁骨下方那一块肉特别疼,被莫司爵这样下口,沐欢疼的脚趾头都缩成一团了。

    “莫司爵,放开我!”

    沐欢疼的直抽气,唇上疼,身体疼,现在他又这样狠的咬她,那力道疼的沐欢眼角都湿了,想都没想的就抬手直接往莫司爵的脸上拍。

    啪……

    一巴掌直接抽在他的侧脸上……

    沐欢的声音染着怒意,下手却没多少力度,直接拍在莫司爵侧脸上的力道也不是很重。

    疼倒是不疼,但她的喊停抗拒听在耳里,只是惹莫司爵心底更不快。

    刚刚从她嘴里尝到的酒味,像是在火上直接浇了油,让莫司爵的怒火越烧越旺。

    很好,让她别再做惹怒他的事,她倒是好……

    做起忤逆他的事来,真是不怕死。

    吃饭已经是挑战他的容忍极限,竟然还敢和徐强喝酒。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她不是无知的女人,那就是在给徐强机会……

    “沐欢,我的话你当耳边风是吗?”

    莫司爵被沐欢拍了一巴掌,俊脸从她的颈侧抬起头来,目光就这样看着沐欢,声音因怒意压低了几个度,本就低沉的嗓音在爱-昧的氛围里更是低。

    “嘶……疼……放手!”

    他手劲实在过大,沐欢觉得自己下额都要被他捏碎了,身体不舒服,沐欢脸色更差,脾气上来一时也顾不上顺从,挣扎的更厉害。

    “想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也要看这口锅值不值。一个徐强,一口破锅,让他上了你,你以为他能给你什么?嗯?”

    “沐欢,找对象也要找个像样的,徐强,呵,你可真不挑!”

    沐欢对他是什么态度,莫司爵不是不懂。

    她那么迫不及待的想和他做,不过是以为和他做了就是付了安然这个角色的酬劳。她在用缓兵之计,卖给他,却从来都没想过真的把自己卖给他,留在他身边。

    她不过是被他逼-的不得已,而暂时卖给他。

    一旦找到了能够或是敢和他抗衡的,她会立刻弃掉他这个踏板,换别人。

    他想给她的,她,根本就不屑!

    在他的眼底,他根本就配不上她,甚至连买她的资格都没有。

    有时候你为什么喜欢一个人,你说不出来,讨厌一个人也同样说不上来,而看不上一个人,觉得配上不上你也是同样。

    人的感觉向来很复杂,在许多人的眼底,他足够优秀,以前就算没有莫家,他依然算是人中龙凤,即便没有优越的背景。

    他靠自己,依然能够让自己不输给其他人。

    但是,即便他在别人眼中多好,多优秀。

    在眼前这个女人的眼底,就是不入眼,就是看不起他。

    眼底流露出来的那丝不屑,就像是刺一样直刺他的心。

    哪儿疼,就往哪儿扎,根本就不会顾及他的感受。

    他的心口越是不舒服,说出来的话就越是不中听。

    ……

    沐欢随着莫司爵的话,脸色是越来越差。

    在他眼底,或是说在柏城许多人眼底,她沐欢就是卖的,言语羞-辱,背后指指点点的多不可数。

    只是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听进耳里,却备加觉得刺耳。

    这种比较的差异感,让沐欢心脏一阵阵的紧缩,脸色也随之越来越差,眼底哪里还有一丝温度,像是坠入寒冰之中……

    ……

    “莫司爵,你说的很对,我真的很不挑!”

    沐欢看着莫司爵,面无血色,唇角却是勾起一抹弧度,直勾勾看着面前怒极的俊脸。

    “但凡有一点点挑,也就不会挑上你,你说是吗?”

    说起伤人,她并不比别人差。

    也许在所有人眼底,莫司爵是最佳的选择,但在她沐欢的心底,莫司爵什么也不是。

    就算他现在是别人眼中的香勃勃,可她沐欢就是不稀罕,不想和他有任何牵扯……

    她恨不得离他远远的,是他要靠近她。是他逼着她不得不选择卖给他,一切都是他。

    现在他又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说这些话,侮辱自己……

    她是要卖,可是并不想卖给他。

    ……

    一句话,莫司爵俊脸上像是淬了冰般,冷至骨髓……

    大手抬起,一拉一扯的动作,伴随着衣帛的撕-裂声,她的衣服被他怒极的直接扯开……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相邻的书: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