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书名: 主人是个神经病 第71章 作者:五行缺钱

强烈推荐: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刚一进门,丁丁就躺倒在地上,幸好中午曲鸽已经见过一次,只是把丁丁抱着挪了个软和点的位置,然后把自己的手机点开,屏幕上几个大字:查到了赵旭阳联系的国外账户。

    曲鸽心里一跳看着屏幕上亮起来的联系方式,是一个邮箱。

    “你能查到赵旭阳和他发的邮件吗?”

    过了很久,旁边的电脑屏幕忽然亮了,曲鸽抛弃自己的手机坐过去,搬着电脑看着上面的页面眼花缭乱的闪着,速度非常的快。

    曲鸽听着自己嘭嘭的心跳声看着屏幕,感觉嘴唇都有点发木了,好像是缺水之后的轰鸣虚脱一样。

    其实时间没过多久,丁丁就停在了一个一个页面,然后放大到合适屏幕的大小。

    最下面是丁丁弹出来的对话框,跟她说所有的都在这里,不过近期两个人已经没有联系了。

    曲鸽点开第一个,是赵旭阳主动联系的曲远航,再问他在国外安排的怎么样了,看起来像是普通的寒暄,不过后面又加了一句“我已经把那个领养证交给曲鸽了,但是她好像有点不相信,还是坚持要把必须追回的钱还了。”

    那时候曲鸽已经从混混沌沌中清醒过来了,她到公司去见了那些没有工资拿的员工,还有受公司破产牵连也跟着倒闭的其他小企业的人,看起来简直就要撞死在她家门口一样,所以她决定把这笔债还了,不仅是因为曲远航,还因为那些人,祸从天降。

    第二封邮件里面赵旭阳还是在追问为什么要弄一个领养证来,一直在怀疑中间哪里会出纰漏,但是曲远航一直都没有给他回信,好像已经把赵旭阳忘了一样。

    但是曲鸽了解曲远航,他不是忘了,反而非常谨慎的把握着度。

    等到第三封的时候则是说好像有人在查这件事,要钱去摆平,给了曲远航一个银|行卡号让他往里面打钱,分两次打完。这次曲远航回了信,答应了打款,并且往赵旭阳的账户里也打了一百万,相当于封口费。

    这个卡号曲鸽知道,是允许拿的那张卡,钱果然是曲远航打过来的,从几封信上看不出曲远航究竟知不知道赵旭阳说的要摆平的人就是她,但是一曲鸽对曲远航的了解,说到有人在查的时候恐怕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她,毕竟那个文件袋就在房间里。

    曲鸽看着那个账号发着呆,下面的对话框里面弹出来丁丁的话,“你要联系他吗?”

    要吗?曲鸽也不知道,这么费劲的找到这个账号,现在只能证明曲远航不是下令要杀她的人,联系上说什么,像电视剧里面演的那样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吃饭了。”门外宋承敲了敲门,低沉的声音把曲鸽叫醒了。

    丁丁也忽然从地上蹦了起来,电脑页面就停留在那个邮箱上。

    “醒了吗?”

    丁丁在屋里面叫,颠颠的跑过去把门打开,然后越过宋承就往外面跑,毕竟中午没有吃饱,消耗的这么大早就饿了。

    宋承把灯打开,进来站在她身边搂着她的肩膀问:“怎么了?”

    曲鸽扭头埋在宋承怀里,伸手抱着他的腰,瓮声瓮气的说:“我找到他了。”

    宋承看着电脑上的邮箱和地址,在她背后轻拍着。

    “你想怎么办?”

    曲鸽摇头,“我不知道。”

    “你想找他吗?”宋承按着她的脖子给她揉着肩膀。

    曲鸽没吭声,吸了口气之后又坐起来,转身看着电脑屏幕上的邮箱地址,也不知道曲远航现在还用不用,而且找了之后说什么呢?

    “先吃饭,然后休息,睡一觉。这件事明天再说。”

    宋承拉着她的手站起来,“今天好好休息,想不明白就先不要想。”

    曲鸽跟着他站起来,被宋承拖着往外面走,她不是不知道自己想的是什么,但就是那个念头,让她一想起来就觉得很可怕,她不应该又那种想法的。

    宋承煮了粥,菜也比较清淡爽口,曲鸽一整天下来其实没有多少胃口,但怕宋承担心还是多少吃了点,最后洗碗的时候就被宋承赶走了,勒令她好好休息。

    曲鸽也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头疼,不知道是因为心里有事,还是因为下去玩儿的太疯。

    躺在床上曲鸽也没有睡着,在猜到这种可能之后她一直有点提心吊胆的,没想到现在真的变成了事实,曲远航转移财产伪造破产杀人,给赵旭阳支付了买凶的钱,任何一件单独拿出来她都不能毫不介怀的接受,甚至还有点排斥。

    那个因为借钱投资的小老板就从她头顶上摔下来的样子至今还在她脑子里一遍一遍的出现,血肉模糊的样子就在脚边。

    曲鸽一直都相信曲远航说的人怎么活着就又怎么样的规矩,不管是做生意还是为人都是一样的,她以前就以为曲远航应该是个有良心的商人,但是现在好像都变成了一个笑话了。

    什么狗屁的规矩。

    她想,曲远航也是把她当成眼珠子养着护着二十多年,如果她真的去把曲远航给揭发了……

    但是就这样算了吗?

    两个已经看不出形状的人形就在她眼前飘过来飘过去,飘了整整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起来,宋承看着她的两只黑眼圈皱眉。

    曲鸽跟没事人一样,等着黑眼圈和苍白的脸起来洗漱吃饭,旁边的丁丁也跟见了鬼一样,默默地离曲鸽远了一米。

    “不舒服?”

    曲鸽摇头,“没有。”

    宋承看着她,了然,“你想好了?”

    “嗯。”曲鸽云淡风轻的点头,眼睛看起来就像是立刻就要闭上一样,满满的红血丝把眼睛都占了一半,看起来简直就是大浓妆,尤其是连嘴唇都有点发白起着干皮。

    “我一会儿去趟公安局交个材料。”曲鸽把最后一口煎蛋咽下去,拿抽纸擦了嘴。

    “我陪你去。”

    曲鸽应了一声,她现在确实想要有人陪着。

    曲鸽把之前从家里找到的那个文件袋送到公安局,出来之后才松了口气。外面阳光明媚,宋承拉着她的手,拇指在她手背上摸索着。

    “正好今天到这儿了,不如领个证?”

    曲鸽刚生出来的浓厚的感慨一下子被宋承这句话给吹散了,这怎么能顺带啊。

    “你以为这是买菜啊?还能顺带的?”曲鸽白了他一眼,“而且昨天也才求婚啊,今天就领证,明天是不是就能生孩子?”

    宋承拉着她的手跨在自己胳膊里,“要是能就好了。”

    曲鸽胳膊肘杵了他一下,胡说什么大实话。

    一直到上了车,曲鸽叹了口气正色道:“他现在在国外,能不能回来都是他的命,我给他还账,还利息,如果他被抓回来我就给他请最好的律师。”

    宋承嗯了一声说:“别太勉强自己。”

    曲鸽一汕,靠着就往下滑了滑,自嘲:“我是不是特别圣母白莲花?毕竟他对我是真的很好,而且这次给允志强打钱,也可能不知道他要杀的是我,但是我却把他举报了,是不是很没有良心?”

    “不是。”宋承伸手在她毛茸茸的头上摸了摸,“是因为你的心很善良。”

    被调戏多次都没怎么脸红的曲鸽这次居然觉得非常的尴尬,大概觉得自己根本就配不上宋承说的善良两个字。

    “赵旭阳呢?”曲鸽干咳了两声问宋承,“赵旭阳现在也没什么用了,交给警察吧,不管能不能问出来什么都跟咱们没关系。”

    宋承听她说咱们,立刻就点头给斌子打电话,不过还没接通,曲鸽忽然坐起来一把抓着他的手问:“不行不行,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宋承摇头,“不会,他不会乱说什么的。”

    曲鸽还是担心,想说要不还是算了吧,反正现在赵旭阳大概活着和死了也没什么差别。

    从公安局到家,曲鸽一直睁着眼动都没动一下,也不知道是一直绷着劲,还是猛然了却一件大事,进门的时候,曲鸽忽然说:“我现在缺钱了。”

    宋承扭头看着她,眼里波光流转,“嗯,我可以先给你预支一部分家庭费用。”

    曲鸽抬头看着他,疑惑问:“不对啊,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说不收我房租吗?昨天才说好的。”

    宋承点头,帮她把头上的帽子摘了挂在旁边的架子上,回头看着曲鸽理所当然的点头,“嗯,昨天的已经已经兑现了,今天是今天的。”

    所以今天又有今天的目的了?比如说早点去领证?不然为什么叫“预支家庭费用?”

    曲鸽眼看着宋承转身背影挺拔如松,上楼的时候还顺带撸了一把丁丁,把丁丁也给顺到了楼上。

    “今天什么都别做,好好睡觉。”

    曲鸽站在一楼的客厅冲他喊,“知道啦。”

    回到房间,曲鸽衣服也没脱躺在床上拿手机翻了一遍新闻,只在娱乐上面找到了关于她的一行小字:曲鸽广场被求婚,未婚夫疑似富豪

    曲鸽心想:“富豪一听就是挺着大肚子顶着地中海,可惜宋承不能算是富二代。”

    睁开眼的时候天都黑了,曲鸽浑身僵硬,迷茫的左右转了转头,还以为睡了一天一夜,现在天都要快亮了。

    曲鸽听着门开的声音,还以为是丁丁又来找她了,“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去睡?”

    “什么时候?”宋承走过来,弯腰趴在她脸前面,“吃晚饭的时候。”

    曲鸽吓了一跳,瞪着眼看着宋承两秒,往下缩了缩脖子。

    “快起来,吃了晚饭再睡。”

    “哦。”曲鸽掀开被子,僵硬的往上坐了坐。

    宋承伸手把她抱着往上提了提,曲鸽揉了揉脸,感觉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快点。”宋承把她腿移过来给她穿上拖鞋放在地上。

    曲鸽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几点了?”

    “九点。”

    曲鸽垂着头跟在宋城后面,等洗漱完了才算清醒,深深的吸了口气。

    餐厅没开灯,曲鸽探头进去,桌子上放着的蜡烛火苗跳动着,“烛光晚餐啊?”

    宋承点头,给她拉开了椅子,曲鸽美滋滋的坐过去,看着宋承坐在她对面,红酒味道很芬芳香醇,气氛也很好,最重要的是曲鸽这会儿看见酒简直就不撒手。

    一瓶红酒喝完之后有些微醉,还是朝宋承再要一瓶,蜡烛已经烧下去了一半,曲鸽还在晃着酒杯一杯接一杯的喝,喝多了就拉着宋承说胡话。

    不停地问他,“你说我是不是不对?我是不是白眼狼?”

    宋承抱着她,看着她的眼说:“不是。”

    “肯定是。”曲鸽摇着头,“宋承,我难受。”

    “哪儿难受?”宋承抱着她。

    曲鸽捂着肚子,“心里疼。”

    “我看看。”宋承低头。

    曲鸽两手捧着他的脸就凑了上去,在宋承嘴上咬了一口,肯定的说:“两分熟。”

    宋承看着她,表情非常严肃,“你再尝尝看。”

    两个人从餐厅尝到曲鸽的房间,曲鸽不停地哼唧着难受。

    一直到第二天,曲鸽再醒过来的时候,阳光刺眼,身边温热。

    这个进度,确实差不多可以生孩子了……曲鸽一本正经想着昨天宋承的原话是什么来着?

    “早。”

    宋承声音微哑,在曲鸽脸上轻吻了一下。

    “抽个空去把证领了吧。”曲鸽推开他,先一步开口。

    否则真的不知道宋承这次又要说什么。

    “好。”

    宋承眉眼弯弯,声音低哑,一只手环在她腰上。

    “不如把孩子也生了?”

    曲鸽怒目,心想:“嗯,幸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不然一定要被气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主人是个神经病相邻的书: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情深意暖,亿万爱妻不好追校里校外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