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书名: 主人是个神经病 第49章 作者:五行缺钱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娄静弯腰,食指在她扭曲错位的下巴上点了点,疼的于雅芙瞬间瞪大了眼。

    “真的不是你干的?”

    于雅芙赶紧摇头,下巴蹭在娄静的手指上顿时不敢再动了,只能惊恐的看着娄静,她还以为只要有照片就能捏住这几个人的软肋,没想到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她想说那些照片已经保存了,只要她敢做什么就把照片发出去,但是根本就没有机会说这话,娄静根本就不给她机会,上来就用脚踩到她的脸上,紧跟着就卸了下巴。

    看来问不出再多的东西,娄静往后退了退,走到宋欣妍身边,对旁边战战兢兢的小混混们连看都没看就出了门。

    金鑫和宋欣妍一左一右走在她旁边。娄静身子一歪,宋欣妍眼疾手快赶紧伸手揽着她的腰,担心的问;“怎么了?哪不舒服?”

    娄静喘了口气,闷哼了一声说:“没事儿,就是身上有点疼,估计青了。”

    何止是青了,曲鸽给她拽衣服的时候看见她腰上肋骨上还有肚子上都是青青紫紫的,那几个混混下手太他娘的重了!

    宋欣妍搂着她的腰让娄静靠在自己怀里,在外边又不能检查,但是想想刚才将近十分钟人可能都在那屋里,怎么可能伤得不重,宋欣妍气红了眼,弯腰一只手拦在她膝盖下面就给抱了起来。

    “哎,我没事,能走。”

    娄静刚短促的惊叫了一声,生怕自己掉下去,赶紧伸长了胳膊勾住宋欣妍的脖子。

    “叫什么叫?能走个屁!去趟洗手间都能跑别人房间,你说你怎么这么不长心呢?”宋欣妍一边说她一边往前走,怀里抱着只比自己矮一点的人也只是呼吸重了点,步伐平稳腰臂有力。

    娄静心里暖了暖,把头靠在她肩膀上反驳,“不是我自己进去的,于雅芙把我拽进去的。”

    宋欣妍没好气的低头瞪了她一眼,愤愤的说:“她拽你你不会反抗啊?先给我打个电话会不会?我气氛正好的践行宴都给我破坏了,妈的!”

    曲鸽跟在后面翻了个白眼,气氛哪儿正好了?相顾无言说的都是好听的。

    到了大厅,前台服务员一看被宋欣妍抱在怀里的人脸上还带着伤,顿时就慌了,不过还没冲上来就被金鑫横了一眼,冲在宋欣妍前面把门打开让人出去。

    隔着玻璃门,曲鸽看见那女的正带着人往楼上跑。

    曲鸽呋呋的喘着气。

    金鑫把后面车门打开让宋欣妍把人放进去,曲鸽也跟着钻了进去,担忧的看着娄静。

    娄静呲了呲牙,看起来确实是疼得很,但还是用破了皮的嘴跟她对口型:我没事。

    曲鸽下巴上的毛还沾着血,伸着脖子呸呸了两声,还是觉得嘴里有血腥味儿,第一次大家用嘴上的。

    宋欣妍只顾着开车,听见声音也没理她,估计是看在她刚才的表现上觉得没丢她的脸,所以决定放任她在自己车里做出这种行为。

    车很快听到医院门口,这次娄静说什么都不让宋欣妍公主抱了,坚称自己没骨折,不光能走还能蹦呢,气的宋欣妍差点踹她一脚,但是也没有办法,只能扶着她往医院里走。

    曲鸽刚准备跳下来跟她一块进去,就听见宋欣妍说:“把狗送我哥那儿,你俩的车还在四季斋门口呢。”

    得,不光曲鸽不能进去,连金鑫也给指派了活了。曲鸽弯腰就想窜出来,被宋欣妍堵了个正着。

    “赶紧赶紧,嘴上还带着血呢,别吓着人了。”说完砰地一声就把车门关上了。

    曲鸽扒着车窗冲她愤怒的嗷呜嗷呜叫唤,指望金鑫能反抗。

    然而卵用都没有,金鑫绝对听宋欣妍的话,堪称头号小弟,说让把她送回去转身就关上了车门,连个反抗都没有,留了句“有事打电话”就开着车嗖的一下走了。

    曲鸽蹲在后面嗷呜嗷呜叫了一阵,但是金鑫连理都不带理她的,一路开着车直奔宋承家。曲鸽站在金鑫身边,看着他按了门铃。

    大门很快就开了,金鑫进院敲了敲房门,门口的可视电话里传出宋承平稳的声音:“进来。”

    金鑫拧了门把手,站在门口让开了一点让身后的曲鸽进来。

    隔着一条缝,曲鸽都看见宋承正在楼梯上往下走,她猛地想起来自己嘴上还沾着血,踌躇了一会儿站在门口不敢往里面走。

    但是宋承已经看见她了,眉头一皱,看着金鑫说:“进来吧。”

    金鑫对宋承有点怵,但还是往里面走了一点,但不敢进去只说:“不了,欣妍和曲鸽还在医院,她让我把狗先送回来。”

    “怎么回事?曲鸽,怎么了?”

    “在ktv遇到于雅芙,被人打了。欣妍已经陪着她去医院了,应该不是重伤。不过,”他看了看缩在自己身后的狗,犹豫了一下说:“不过这狗好像咬死了人。”

    曲鸽心里一跳,没想过会咬死人,只是当时的情况她就只有牙是武器,但还是心虚的眼睛忽上忽下的看正好对上宋承的眼,瞬间就蔫了,低了低头缩在一边。

    “过来。”

    金鑫以为说的是他,刚要走才发现宋承看的是站在他旁边的狗。

    曲鸽磨磨蹭蹭的从金鑫身后走出来,宋承盯着她嘴上已经干了的血渍,让曲鸽多少有点尴尬,既觉得心虚又觉得这样被宋承看见不好。所以迅速站在原地偏了偏头。

    宋承冷着脸,见她不动,自己走过来蹲下拽了拽她嘴下面占了血的毛,曲鸽嘴上一疼,也不敢咧嘴,顺着宋承的力道把头转过来。

    “嗯,你先去吧。”

    金鑫一听这话转身就往外走,速度简直快。

    曲鸽自己留下觉得心跳更快了,宋承会不会觉得她咬死了人不好?会不会担心现在还在医院的娄静,对啊,娄静还在医院不知道怎么样了。

    宋承伸手在她头上轻轻摸了摸,曲鸽不敢像以前一样肆无忌惮的在他手心里蹭蹭,赶紧往后偏了偏。

    宋承手里一空,手指动了动又把手收了回来,好像也有点不自然一样站起来说:“洗澡。”

    哦,忘了他有洁癖的。曲鸽爪子在地上缩了缩,自觉地跑到一楼浴室门口,扭头一看,宋承已经走到楼梯那准备上楼了。

    这是什么意思啊?嫌她脏所以让她自己洗?曲鸽懵了,早知道应该跟着宋欣妍的,好歹也要稍微干净一点再回来啊。

    曲鸽木呆呆的低着头,觉得自己这样一再挑战宋承的底线可能不会太好。

    宋承站在楼梯口看着委屈的差点缩在墙角的某只大狗,气咻的一下就算了,无奈的摇了摇头说:“过来,到楼上。”

    哎?曲鸽抬头,确定宋承说的就是自己,可是她现在这样不是应该在楼下的吗?楼上都是宋承自己用,平时她身上没有那么脏的话也在楼上。但是,曲鸽舔了舔嘴里的血腥味,都已经这样了不是应该在楼下吗?

    宋承确定她听见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还站在原地没动,只好自己走过去又跟她重复一遍。

    “到楼上洗,以后你不用在楼下用浴室。”

    曲鸽瞪着大眼珠子看着他,为什么?洁癖治好了?

    “走吧。”

    曲鸽只好跟着他上了楼。

    一切弄完之后,曲鸽被宋承扒着嘴看了半天确定她没有受伤才走出去跟打电话。

    曲鸽郁闷的躺在自己的小狗窝里,还在想刚才宋承给它洗澡的时候跟以前不一样了,好像上次就是,只是这次更注意了一点。

    宋承不再像以前一样给她搓肚皮了,每次手划过去的时候都会刻意避开,为什么?

    难道宋承恨得以为她是娄静,所以要避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主人是个神经病相邻的书: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情深意暖,亿万爱妻不好追校里校外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