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医院

【书名: 主人是个神经病 第9章 医院 作者:五行缺钱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曲鸽千想万想都没想到宋承带她见个人能把她带到医院,但是她更好奇的是,在宋承眼里她现在只是一只狗,对于一只狗来说什么人才能算是没有她就没有我?

    宋承抱着曲鸽登记信息,站在里面的护士看着他怀里的狗说:“先生,医院不允许携带宠物。”

    曲鸽耳朵转了转,实在没想到人还没见着自己就被拦在外面了。

    宋承没有跟她争辩,沉默了一下问:“三号房的病人今天怎么样?”

    护士在桌上的本子上翻了一会儿告诉他恢复的还可以。

    “嗯……我要把我的狗带进去,时间不长,可以登记。”宋承板着脸一本正经。

    “这恐怕不行,这也是为了病人的健康……”护士有点为难,一般来说长得这么帅的人只要要求不违反规定她都会答应的,但是带宠物狗进去这种事,她兜不住。

    “她对狗毛不过敏。”宋承一只手在曲鸽背上摸了摸。

    “可是……”小护士皱着脸。

    “可以可以,只是进去之后最好离病人远一点,不要停留太长时间就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从后面过来,看了看宋承,又看了看一脸惊讶的小护士。脸上带笑的说:“不过,您这小狗可能会先做一遍消毒,您看……”

    宋承伸手把怀里的曲鸽递出去,“快点。”

    “没问题没问题。”

    年长的护士抱着曲鸽进了后面的消毒室,留下尴尬的小护士对着宋承,她也不傻,光听刚才护士长对这人的尊称就有问题了,哪有三十多的人管一个二十多的年轻帅哥叫“您”的?肯定是在医院有什么背景。

    不一会儿,护士长带着曲鸽出来还给了宋承,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让宋承眉毛皱了皱,狭长的眼睛往下垂了垂。

    这是不高兴了,曲鸽自觉离他远了一点。

    小护士看着宋承进了三号门,小心翼翼的问:“姐,这人什么来头啊?”

    护士长松了口气,眼角往上飞了飞说:“不该你问的别问,以后只要这人过来你给个方便就行了,上头知道了也不会怪你。”

    曲鸽当然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宋承是这家医院的大老板,誰敢拦着?刚来没多久的人可能不知道,在这医院呆的时间长的人应该是知道点什么的。

    她正打着喷嚏,嫌弃自己身上的消毒水的味道时,病房门开了。

    她坐在宋承的胳膊上,这高度使她能俯视病房里的两个人。

    “进来坐。”

    裴奕坐在床旁边,侧着身子看着宋承,脸上带笑,看起来很温和。曲鸽看着他的眼,明明在生气,手里削的苹果皮都断了。

    宋承没吭声,也没有往里面去,就站在墙边。

    “哇,你什么时候买的狗?”

    曲鸽像是见了鬼一样浑身僵硬,目光从裴奕身上挪过去,看着说话的人,躺在病床上,靠着垫子,正在往这边看,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那他妈的不是我吗?!!!!!!

    曲鸽像是被雷劈过一样,如果躺在床上的人是自己,那现在这只狗有是谁?如果自己变成了狗,那躺在床上顶着她的脸的人又是谁?

    “捡的。”宋承惜字如金,但表情柔和。

    “我能摸摸吗?”床上的“曲鸽看着宋承,充满渴望。

    “不能。”裴奕脸色有点难看,他伸手给“曲鸽”掖了掖被角说:“你现在身体不好,万一在感染了什么细菌就不好了。”说完又充满歉意的看了看宋承。

    “曲鸽”有点失落,但是也没说什么,只是还是看着宋承怀里的狗。

    真.曲鸽现在已经快要疯了,自己占了狗的身体,又是谁占了自己的身体?这到底是一个意外还是早就有人策划好的阴谋?

    宋承也跟着点头说:“嗯,等你出院。”

    裴奕把手里的苹果切成小块用牙签扎着要喂给“曲鸽”吃。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她伸手从裴奕手里把盘子接过去,只吃了一块就又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一直站在旁边的宋承,看了看桌上的果盘,忽然问:“不喜欢吃苹果?”

    “曲鸽”脸僵了僵,又苦兮兮的笑着说:“有点凉。”

    “冬天吃这个是有点凉了。”裴奕把盘子拿过来,又从果篮里挑别的水果问她想不想吃。

    在他换了第三种拿起火龙果的时候,“曲鸽”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不用忙了,真的,我现在不饿,不太有胃口。”

    裴奕慢慢把手收回来,笑的勉强中带着苦涩,声音轻轻地说:“我知道,你还没有原谅我。”说了一半,余光看着站在背后的宋承,裴奕笑了笑,看着“曲鸽”说:“没关系,我们时间还有很长。”

    坐在宋承怀里的真.曲鸽,心头一万匹神兽奔腾而过,她看着裴奕的后脑勺,听着他深情款款的对另一个人说我们时间还很长,之前放不下的种种好像都像一只气球,被戳一下,漏了气,咻咻的全都飞走了。

    毕竟我现在只是一只狗,曲鸽嗅了嗅鼻尖的消毒水味儿,瘫软在宋承怀里,一只狗还想那么多干什么?好好的大活人和一只狗,除非是恋狗癖,不然谁都知道会选哪个,何况裴奕并不知道床上的不是她。

    宋承看着床上沉默的“曲鸽”,眉头皱了皱。

    “你还没想起来?”他问。

    “曲鸽”苦笑了一声,随后又庆幸的说:“没呢,被撞成这样还能保住一条命都是奇迹了,我哪敢想太多啊。”

    听她叹了口气,裴奕迅速接着说:“过去的都过去了,一辈子时间长着呢。说不定过几天你就想起来了,医生不是也说脑部受到撞击可能会影响记忆,但是也可能断断续续就能想起来点。”

    “曲鸽”苦笑了一下,想起来什么呀,她本来就不是这个人,怎么想起来?

    “别担心,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没有谁能比我知道的更多了。”裴奕正说着,兜里的手机铃声响了,他拿出来看了看。

    “你去忙吧。”床上的“曲鸽”面带微笑的跟他说:“我在医院也没什么事,过两天就能出院了。”

    裴奕挂了电话,表情有点纠结和歉疚的看着“曲鸽”,“我晚上再过来,中午想吃什么打电话或者发信息告诉我,外面冷着呢,出门穿厚一点。”

    “好啦,我知道。”“曲鸽”笑说:“我只是失忆,又不是傻。”

    裴奕又给她拉了拉被子,声音低低的有点沉闷的说:“你以前就怕冷。那我先走了。”

    他走到门口,看了看还站着不动的宋承问:“你今天不忙?”

    “不忙。”

    裴奕微笑中带着歉意说:“麻烦你了,不忙的话可以先陪她说说话,一个人在医院也无聊,改天我登门谢你。”

    “不用。”

    宋承站在墙边看着裴奕出去又关上门,房间里只剩下床上的“曲鸽”和站在门边的宋承,以及宋承怀里的狗。

    “过来坐啊。”“曲鸽”冲他招了招手,愁眉苦脸的又叹了口气说:“我是真的想不起来,这几天在医院只见了两三个人,她们嘴里的我让我觉得既熟悉又陌生。”

    她叹了口气,伸手按了按额角说:“可能我现在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曲鸽眼睛睁开闭上,闭上又睁开。

    宋承皱着的眉头松了松,只说了三个字,“会好的。”

    “曲鸽”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笑什么,然后冲他摆了摆手说:“怎么还站在那儿啊,这边有地方坐。”

    宋承看了看怀里的狗,摇头道:“不用了,我一会儿就走。”

    “曲鸽”表情平静下来,变得有点苦恼,然后又有点迟疑的吭吭哧哧的问:“我们,以前是朋友吗?”

    宋承犹豫了一下点头确定了关于朋友这个说法。

    看宋承好像没有主动打开话题的打算,她只好又往下说:“那你知道,以前的我和裴奕,我们俩是什么关系吗?”

    宋承没吭声。

    “曲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他跟我说,我们是恋人,因为一点误会正在闹分手。”

    虽然是肯定句,但是她看向宋承的眼神却都是询问。

    曲鸽怎么也没想到裴奕居然会这样混淆概念扭曲事实,他什么女人不缺?现在非要骗一个失忆的前女友是什么意思?何况这个前女友还是个冒牌货。

    宋承肯定了她的前半句,告诉她:“你们以前是恋人。”

    “以前?”她反问了一句。

    宋承点头说:“后来分手了。”

    再详细的东西她也没问,宋承也没说,两人默契的保持着沉默,最后宋承忽然说:“我捡了只狗自己养。”

    “曲鸽”强颜欢笑的看着他问:“是吗?叫什么名字?”

    宋承沉默了,狗狗也要正经的起名字?他看着脸色有点苍白表情苦恼的人,知道她只是随口一问,所以也随口说:“狗狗”

    “曲鸽”失笑看着他怀里蔫搭搭的小狗说:“贴切。”

    她看出来这人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意思,在宋承开口之前说:“你有事先去忙吧,工作那么重就不要往医院跑了,我现在真的没什么事儿了。”

    宋承从善如流的点头,抱着怀里的狗推门出去,查房的医生手里拿着本子往这边走,看见宋承连忙打了个招呼。

    “她怎么样?”宋承一只手在怀里的狗头上揉了揉。

    “没什么大问题,现在只是一点皮外伤,只是头部受伤可能影响比较大,眩晕恶心呕吐这种情况应该持续的时间比较长。”

    宋承往关着的房门看了看,嘴角扯成直线问:“车祸导致失忆的可能性有多大?”

    他怀里的曲鸽耳朵竖起来,炯炯有神的看着医生。

    “这个……”医生也有点困惑,“脑部本来就是人体最复杂的地方,巨大的撞击或者过度刺激确实有可能损害记忆,不过一般来说不会这么彻底,只是会有些记忆混乱,在恢复过程中记忆也会片段式恢复的,像这么彻底的把二十多年的记忆都忘了的案例,我也是第一次见。”

    曲鸽既怕那个假自己露馅被送到研究所,又想她被人发现好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颗心七上八下有点不安。

    “如果一个人失忆之后,习惯爱好会不会也跟以前不一样?”

    医生微笑道:“这也是有可能的,失忆之后的习惯爱好性格和之前会给人感觉不一样,一般情况下等恢复记忆之后和以前也不会差太多。”

    曲鸽更紧张了,她喜欢吃苹果,里面那个明显不喜欢;她以前没有多喜欢动物,里面那个明显喜欢狗;她以前那么喜欢裴奕,里面那个明显对裴奕没感觉……

    宋承抱着曲鸽出门,一路上一言不发,让曲鸽也不敢动一下,生怕他产生什么不好的联想。

    曲鸽抬着爪子把脸捂上,怪不得宋承会说没有她就没有你,那可不就是吗?如果她出事之前没有开玩笑跟宋承说不想一个人就去养条狗很快就能摆脱单身,宋承恐怕也不会这么容易的捡一只狗就养了。

    还是自己救了自己啊。

    宋承坐在车里就把大衣脱了盖在曲鸽身上,还把窗子摇下来一点通着风。

    曲鸽闻着自己身上和宋承衣服上的消毒水味儿,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恐怕在洗澡之前是不能靠近宋承了,唉,洁癖是病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主人是个神经病相邻的书: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情深意暖,亿万爱妻不好追校里校外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