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送我的?

【书名: 主人是个神经病 第5章 送我的? 作者:五行缺钱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宋承就起来了,洗脸刷牙,准备出门,看见门口的大衣想起来昨天晚上随手捡回来的一条小狗,他站在客厅里在沙发上看了看,没有,很好,桌子上也是空的。

    宋承走过去,把沙发底下的边边角角都看了一边,什么也没有。

    叫狗应该怎么叫?宋承嘴唇抿了抿,视线飘移又看了一圈。

    “狗……狗狗。”

    什么动静也没有,宋承弯腰四处看了看,表情严峻,嘴唇动了动叫了一声:“嗷。”

    声音刚发出来就被收住了,有点像“啊”的声音,宋承表情有点难看,蓦然直起身,嘴角绷得紧紧的往墙角走。

    绒绒的地毯有一小块的突起,安安静静的。宋承蹲在地上,手指捏着地毯边掀开,露出下面缩成一团睡得曲鸽。

    好像是觉得冷,曲鸽动了动换了个姿势。

    “有人来了。”丁丁比曲鸽先醒过来,“快起来,抱住这个大腿。”

    曲鸽脑袋蹭了蹭,触感温热但坚硬,这是从家里出事开始睡的第一个好觉,她睡眼惺忪的晃悠悠爬起来,还没站稳就往前扑倒在宋承的鞋面上。

    “你倒是会挑地方。”宋承一只手揉了揉她的耳朵,一只手把她拎起来,“今天就把你扔了。”

    曲鸽还没反应过来,两只前爪抱着宋承的手。

    “还挺乖觉。”宋承手按在她背上轻轻挠了挠。

    曲鸽舒爽的眼睛眯了眯,张嘴打了个哈欠,简直瞌睡。

    宋承放在她背上的手改成托,把她放在沙发上。皮面的沙发又冷又硬,曲鸽往前凑了凑,靠着宋承的腿又打起了盹,宋承一只手放在她背后轻轻摸了摸,软软的,小小的。

    她是被饿醒的,循着食物的香味换着方向,曲鸽打了个转站起来,觉得自己真是前所未有的心酸,就算是曲远航失事,她恍惚了好几天,但饥饿的感觉反而不清晰,事实上,那几天不光是饥饿,她什么感觉都不清晰。

    曲鸽舔了舔爪子,她好像闻到了煎蛋和牛排的味道。

    “出得厅堂下得厨房。”丁丁适时地作出评价。

    曲鸽眼巴巴的看着,她早知道宋承做得一手好菜,七八岁被送出国,后来还带着一个宋欣妍,应该说除了生孩子他什么都会。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他?”丁丁对这个问题一直都想不明白,在它的系统认知里,人类都是追求质量更好的,这个大腿好像比阅人无数好多了。

    这个问题之后,曲鸽沉默了很久,才坦然的跟丁丁说:“感情不是对比好坏的。”她想起那句俗不可耐的歌词,有的人不知道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这种感性的东西丁丁不太懂,它知道客观上来说确实没有人可以替代另一个人。

    但它还是有点好奇,“那你现在还想和阅人无数和好吗?”

    这一次曲鸽没有沉默,“不想,再说我现在这情况要去上演人兽吗?”

    沉默的换成了丁丁,它发现现实里发生的事情好像和网站里写的不太一样。

    宋承透过格子架看了那只蹲在沙发上的呆狗好几次,发现它都是一个姿势,一动不动的朝这边看,应该是又饿了,看,动物都是这样。

    他看着盛在盘子里的鸡蛋和牛排,脸上的肌肉有点紧绷,或许她说的是对的,养只狗可以排遣时间给自己找点事做。

    曲鸽被宋承抱上餐桌的时候,所有的神经已经被吃的吸引了,但还是分出一点点来关心了一下看起来情绪忽然有些低落的宋承,一只爪子在他手背上拍了拍,还满含真诚的叫了一声:“嗷呜。”

    宋承在她狗头上摸了摸取笑道:“你是狗,又不是狼。”

    曲鸽果断收回了爪子,低头隐蔽的翻了个白眼,难道要让她天天都汪汪汪?那样很奇怪的啊。

    “可是,一只狗不就是应该汪汪汪的,天天嗷嗷叫才奇怪吧?”丁丁神补刀。

    曲鸽蹲坐在一边,神色恹恹。

    宋承戳了戳她的屁股说:“好了,吃饭。”

    他把装鸡蛋的盘子推过来,自己拿着刀叉开始切牛排。

    大早上吃牛排,曲鸽撇了撇头,眼睛落在金黄的煎蛋上,口水开始分泌。

    宋承眼角看着吃着吧唧响尾巴直摇的曲鸽,忽然觉得吃早饭也不错。但是煎蛋太小,两三口之后盘子里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了,曲鸽强忍着舔盘子的冲动抬头看着宋承,眼睛pikapika的眨,蹲坐在怨地看看宋承又看看宋承的盘子。

    “牙长齐了没有?”宋承拿纸巾擦了擦嘴角,带着笑意看着曲鸽。

    曲鸽瞬间咧开嘴给他看,牙尖都不长,中间还有豁口。

    “能听懂?”

    曲鸽心里一凛,继续咧着嘴,眼睛盯着宋承的盘子直冒绿光。

    宋承嘴角扯了扯,像是为自己这种失常的想法和举动失笑,顺手把盘子里剩下的牛排都切成小块说:“过来。”

    曲鸽尾巴摇得欢快不已凑过去,刚要开吃,宋承又说:“别动。”

    曲鸽张开的嘴巴又合上,抬头看着宋承,耳朵耷拉着。要不是对宋承还算了解,知道违反他的规则是什么下场,她肯定要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不让自己看上去太异类。

    果然,看到小狗听话的样子让宋承有点意外,但更多的好像是满意。

    他伸手揉了揉曲鸽的脑袋,声音里带着笑意说:“吃吧。”

    曲鸽放心了,迅速又精准的叼了一块在嘴里细细的嚼,在有些发痒的牙床上慢慢磨。她吃的很小心,动作堪称所有宠物狗里的典范,虽然有不可避免的声音,但是口水都被控制得很好,绝对没有汁液溅出来。

    宋承把盘子收到水池里,转身又把曲鸽从桌子上抱下来,也不往地上放就抱在怀里轻轻地揉着曲鸽的小肚子。

    没什么,他只是把我当成狗,曲鸽默默地安慰自己。

    “哥?你还没去上班?”

    一人一狗正惬意的坐在沙发上消化早餐,宋欣妍推门就进来了,把手里的钥匙往包里一扔就冲过来,盯着趴在宋承大腿上的曲鸽:“这就是你说的捡来的小狗啊,还挺可爱的。”

    说着就伸手去摸。

    曲鸽预感以后的主人很可能就是这个抱着她不撒手的前.好基友,所以就算耳朵被玩过来转过去也不反抗,只是耷拉着眼角默默吐槽,就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现在她明白为什么基友总是不招小狗待见了。

    “萨摩耶长大了看起来才威风,现在太小了。”宋欣妍莫名的遗憾,手指在曲鸽背上抓了抓,又说:“这狗好,哥啊,你打电话就让我来拿走?”

    宋承闭着嘴若有所思。

    “给我我也养不了。”宋欣妍眼睫毛扇了扇,狭长的桃花眼闪着精光叹气,“这段时间跟着老师实习到处跑,养这么个小东西不方便。”

    宋承嗯了一声。

    “还是你养吧,反正我没事了就跑过来看看也一样。”宋欣妍上半身往这边歪了歪,鼻子轻轻嗅着说:“哥,你现在能想起来吃早饭真挺好的,要不请个做饭阿姨好了,早上吃牛排不好。”她又补了一句:“喝咖啡也不好。”

    曲鸽一直知道宋欣妍嗅觉灵敏,可能她选择记者这个行业也跟这个天赋分不开。

    “知道。”宋承在宋欣妍跟前语气总是要软一点的,但还是有点父亲一样的威严感,虽然他也就是比宋欣妍大了五岁而已,曲鸽在两人身上看了一边,宋欣妍除了长相大概就是个性和宋承稍微有点相似。

    宋承看着趴在宋欣妍怀里眼珠子滴溜溜转来转去的小狗和摆弄前爪的宋欣妍,语气和缓的问:“你跟那个金鑫怎么样了?”

    曲鸽耳朵蹭一下竖起来,不怪她八卦,她和宋欣妍还有金鑫以前上学的时候一直都是铁人三组,从小学开始同班同校一直到大学,俩人那点小猫腻怎么可能不清楚。

    宋欣妍咬了咬嘴唇,之前笑的贱兮兮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有些难看的苦闷了,连声音也闷闷的,“还能怎么样。”她小声地嘟囔着:“又看上一个……”

    金鑫的花心和裴奕不一样,裴奕就是处处留情,金鑫大概就是图个新鲜,曲鸽也一直都想不明白宋欣妍到底是看上金鑫哪儿了?小白脸一样的脸吗?

    “嗯,你们不合适。”宋承这会儿居然真的有点封建大家长的样子,板着脸一脸严肃地说:“做你现在想做的事,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就跟我说,你现在也是成年人了,有什么想法我也不会阻止,女孩子,还是稳重一点好,以后有个稳定的工作总是好的。”

    宋欣妍毫不客气的当面翻了个白眼,染得五十度灰的头发档次都要被她这动作降低成了奶奶!头,曲鸽不忍直视的捂了捂脸。但是宋欣妍一点不在乎,二郎腿翘着跟她哥说:“看您这话说得,我又不会颠颠的爬到金鑫床上,你这么些年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喜欢的人连表白都不敢。”

    曲鸽装作没听懂的样子,眼睛转来转去落在宋承身上,没看出来啊,条件这么好,居然会连表白都不敢?

    宋承脸黑的像锅底一样,嘴角扯成一条直线,“不要胡说。”

    震慑于宋承的威力,又想想她哥这些年一点一点拉扯大的不容易,宋欣妍叹了口气,难得认真的跟宋承说:“真的,咱俩这点真挺像,你看你养条狗都这么像她。”

    曲鸽顿时跟被雷劈了一样,真是变身也躲不过躺枪的命运。

    宋承看了看曲鸽,难得的也没有反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主人是个神经病相邻的书: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败红颜吸血鬼爱人搞定昏君情深意暖,亿万爱妻不好追校里校外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