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陆恪生1

【书名: 综:我是好爸爸 第283章 陆恪生1 作者:慕容红苓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我是你爹,永远都是你爹,即便你为了所谓百姓的福祉,为了实现所谓的个人理想,所以想要抛下家业,想要脱离家族,去为自己的理想奋斗,可是你真的能摆脱这个家族留给你的印迹吗?”

    面对儿子的一番长篇大论,陆俊生很是平静地问道。

    这是个乱世,乱的不能再乱的乱世。

    知识分子们才是最迷茫,最为痛苦的那部分人。

    至于其他人,庸庸碌碌地求生存,倒也不会觉得痛苦。

    陆家是江浙的大户人家,祖上也曾经风光过,不过因为种种原因,所以家族慢慢地败落下来了。

    不过老爷子陆俊生不甘人后,积极主动地接触利用新技术,在闵城开设了面粉厂,纺织厂,榨油厂等等这些用了外国人的机器和技术的新式厂家。

    慢慢地,陆家又开始复起了,似乎有了中兴之相。

    陆俊生最为看重的便是儿孙们的教育问题,想要将陆家这偌大的家业传承下去,自然是需要能耐的儿孙,否则的话,这偌大的家业能便宜了谁?

    不过可惜的是,陆俊生一生中也算是个枭雄人物,儿孙们成才者众多,他最为看重的便是自己的嫡长子,自己精心培养了数十年的嫡长子。

    作为一个从没落王朝走过来的人,对于嫡长子这种生物的看重程度绝对比起其他人来更重,尤其是闵城这种地方,大家似乎都是这么过来的。

    所以饶是陆俊生陆老爷自觉地自己是受过新式教育的洋派人物,可是心中却是恪守嫡长制,对于其他的孩子也是尽心培养。

    不过却并不让他们接触家族生意就是了。

    每个孩子成年娶妻之后,陆老爷就会为他们置办一份过的去的产业,让他们自立门户,自己去奋斗。

    这陆家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大儿子的。

    这是陆家众人皆知的事情,虽然大家心中略有怨气,可是敢怒不敢言,谁也不敢忤逆陆老爷的威重便是了。

    对于陆老爷来说,这个世界上除了陆家的产业之外,就是长子陆恪生最为重要了。

    从小到大,路恪生在陆家都享受着最为顶级的生活和教育。

    陆恪生也从来没有觉得这一切有哪里不对,理所当然地享受着这份特殊待遇。

    陆恪生从小到大享受的都是闵城最好的教育,最好的生活,当然,是新学。

    陆老爷自己也深知洋人的厉害,所以想要培养儿子出国学习,学会洋人的那一套,然后将陆家发扬壮大。

    现在的陆家各项产业虽然是闵城的头一份儿,可也走到了一个极限,不求变,走不出去的话,那么陆家也只能困在闵城。

    可是想要扩张,却也不易。

    陆老爷年纪大了,少了争雄之心,所以想让儿子接班,带领陆家继续前进。

    这个时候,从国外回来,学习了外国先进技术和理念的陆恪生,竟然想要投身什么革、命,想要为百姓谋福祉,想要为这个国家做出属于自己的努力。

    不过他提出了自己要脱离陆家,以自己的能力去奋斗。

    于是就有了本文最开头陆老爷平静的那一番话。

    此刻的陆恪生是个二十五六的年轻人,听完了父亲的这一番话,自己也是略微地有些茫然。

    陆老爷继续说道,

    “好,如果你去投身这个所谓的人类解放事业,那么陆家该如何呢?我今年已经六十多了,又能照看陆家几年呢?将来的陆家该怎么办?依靠着陆家生活的数千闵城人该怎么办?这些人可不都是你要革、命的对象,很大一部分人都是穷苦百姓,比如说纺织厂,面粉厂,大量的女工啊,失去土地的农民,你想过一旦陆家后继无人,破产了的话,他们可该如何是好吗?”

    陆老爷看着儿子这个样子,一副深沉脸,继续地问道。

    “呃,即便陆家不经营面粉厂,纺织厂,他们也能去别人的工厂谋生啊!”

    陆恪生略微有些迷茫地回道。

    “可是你能保证别人能和我陆家一样仁义,一样为他们提供这样优厚的工作条件吗?你也是经过留洋的人,那些洋人国家工人的生活是怎么样的,难道你不曾听闻?现在的中华民国,只怕更加地恶劣,你并不是自己一个人,你背负着这么多人的福祉生死呢。我的儿子,与其去做那些希望渺茫的,不知道能否成功的东西,你还不如脚踏实地,将陆家发展壮大,然后让更多的人能进入陆家工厂工作,让他们能享受一样的待遇,让他们的生活得到改善,增加他们的工作福利,这样也许更加有意义,你说是不是?”

    陆恪生差点儿就点头了,不过到了最后,他咬了咬舌尖,将自己到了喉边儿的话语硬生生地给吞了下去。

    陆老爷隐隐地有些失望的同时也是有些欣慰的。

    自己尽心培养的孩子还算是有些能为,至少有属于自己的思想,不人云亦云,这就很好。

    至于他的所思所想是否正确,是否符合自己的诉求,这反而并不重要了。

    一时之间,偌大的书房陷入了沉默。

    陆老爷也不着急,慢悠悠地喝着茶,享受着顶级铁观音的香醇。

    陆恪生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父亲说道,

    “我承认您说的对,可是这个国家,这样频繁变换,不稳定的政府,军阀割据争斗的世界,没有外部稳定的大环境,我个人小小的意见认为,即便陆家走出了闵城,成为了全国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可也没有多少的保障,是不是?那些军阀难道真的会放任我陆家这么一块儿肥肉不去吞吗?到那个时候,我们又拿什么来保证这份家业呢?”

    陆恪生反问道。

    “所以我想要去参军,想要自己亲自去创造一个平安,稳定,强大的外部环境,让中国人能挺直了腰杆生活,不受任何人欺凌盘剥,这样的话,我们陆家是不是也更有保障了呢?至于家族产业,父亲正值盛年,可以尝试着带领陆氏走出闵城,进入上海。至于将来,十多个弟弟,难道还找不出来一个可以继承陆氏的么?我陆氏子弟,可个个儿都是人物,从没有吃软饭,靠着家族余荫生活的。父亲大可放心呢!”

    陆恪生的这一番话也是有些道理。

    可是陆老爷真心不想让他去参军,因为他知道陆恪生去参军的后果,如果死在了战场上,那么自己的儿子也算是得偿所愿,为国捐躯,战死沙场,是军人最好的归宿。

    可是,陆恪生并非死在战场,而是被自己人算计,背后捅了一刀,死了。

    陆家没了继承人,陆老爷本人深受打击,没有多久就一命呜呼,陆老爷死后,陆家的十多个儿子为了家族产业开始相互算计,外加上引狼入室,陆家一朝败落,工厂易主,陆家人也从天之骄子一朝落入困窘之地。

    偌大的陆家,因为内部内乱,彻底地完蛋,这个过程,不过是一两年的事情罢了。

    所以现在的陆老爷很想阻拦儿子,不想让他去参军,想让儿子接手陆家,然后自己开始退休生活。

    当然,也许他也可以安排一下陆家的后路,毕竟这个国家还要乱上几十年,军阀之间斗争,和外敌斗争,后来自己人又开始折腾,几十年的动乱,反正自己真的没有多少的能耐可以避开这一波有一波的麻烦事儿。

    或许,自己可以将闵城经营的滴水不漏,可是面对军队这种生物,面对军阀强权,陆俊生真心没有十足地把握可以保证闵城,甚至是陆家的安全问题。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

    至于儿子去参军闹、革、命啥的,陆俊生绝对是不会允许的。

    要不然,自己折腾一发?统一全国,成为国父啥的,想想其实也挺好?

    可是,他总觉得这样很麻烦,很麻烦,所以并不想这么折腾,呃,到底该如何?

    陆俊生自己也觉得为难了。

    “好吧,你说的也对,我担忧的也有道理,所以咱们爷俩都后退一步,彼此之间想想,是否有什么两全其美,呃,不,能稍微兼顾一下的主意出现,这样好不好?”

    面对自己的嫡长子,自己培养了多年的孩子,他总是不忍心逼迫太过,所以选择了退让,选择了偃旗息鼓,先拖着吧。

    可别弄的彼此之间下不来台,那样如果陆恪生的倔脾气上来,一走了之,自己可就该哭了。

    所以现在要紧的是先稳住陆恪生,至于其他,是否要去参军啥的,慢慢来,实在不行,自己就扛起大旗,自己单干得了。

    比起为别人做嫁衣裳,他相信,为自己打个江山,陆恪生应该更有奋斗之心才对。

    不过这是最后,最糟糕的一步棋,不到万不得已,自己绝对不会那么傻不拉几地用这一招就是了。

    陆恪生闻言,还算是明白父亲的一片心,所以点头同意了。

    至少自己不用顶撞忤逆父亲,不用伤他的心,自己也不用左右为难。

    再者,陆恪生也是有些自己的小心思,他想要在弟弟中间选出一个继承人来,也算是为父亲分忧解难,让他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的兄弟身上,不用成天地盯着自己,缓解一下自己的压力也比较好。

    陆老爷也是个能人,嫡子不少,庶子自然也不缺,加上女儿,总共十五个孩子。

    陆家是典型的阳盛阴衰,十个儿子,五个女儿,想想也是心累。

    现在陆家最小的儿子也已经成亲,儿媳也怀上了孙子,陆家上下加起来,只算主子也有四五十人了。

    如果算上下人,数百人总是有的。

    陆家所居住的陆苑也是闵城最大的府邸,据说是前朝什么大臣还是翰林的宅子,后来经过陆老爷的不断扩张,现在已经有数百亩之大了。

    现在的陆苑也是分割成为了十来个单独的宅子,大家各过各的,谁也不干扰谁就是了。

    陆老爷是个狠心的,不过这样做也很好地防止了陆家众兄弟阋墙内讧的可能。

    这样的一番苦心别人是个什么看法,什么样的心思陆老爷自己其实并不在乎,他是偏心,可这陆家是自己一手弄出来的,所以自己就是偏心了又能如何呢?

    儿子们想要抱怨,你又能抱怨什么呢?

    只能说投胎是个技术活儿,谁让陆恪生是嫡长子呢。

    谁让陆俊生这个封建大老爷最注重的就是嫡长子继承制呢。所以其他人,尤其是陆恪生的嫡亲兄弟们除了抱怨自己倒霉之外,竟也是无能为力。

    陆恪生的一母同胞的二弟只比陆恪生小五岁,行五,他还两个嫡亲的妹子,都已经嫁人生子。

    所以现在陆恪生只有一个嫡亲的兄弟了,都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所以陆恪生第一个想到的可以接替自己的便是陆冽生了。

    陆冽生也是留洋归来的洋派人物,陆恪生的弟弟在德国学习的是机械制造,他的父亲是一位务实派,最讨厌的便是夸夸其谈之辈。

    所以兄弟们选择学习的方向一般都比较务实,很少会去学习文学之类的。

    不过对于女孩子,他们的父亲却是包容至极,音乐,文学,甚至是裁缝这样的专业父亲都是接受,甚至是鼓励的。

    五个妹妹,个个儿都是才华横溢,受人推崇之辈,陆家的女儿嫁妆丰盛,也是极为抢手的姑娘。

    当然,陆家的姑娘要学习的可不止是那些琴棋书画,诗书文学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她们所受到的教育甚至比儿子们更加地严苛,如何当家理事,做贤内助,甚至是辖制丈夫,教养子女这些东西也是她们课单上的东西。

    据说陆家的女儿出嫁时还有什么生子秘方之类的东西,所以陆家五个出嫁的闺女早早地都怀孕生子,而且头胎都是儿子。

    这更加地从另一个侧面证实了生子秘方的传闻。

    陆恪生听着自己曾经的好友同学之类的拐弯抹角地找自己问询生子秘方啥的,他也是哭笑不得。

    回归了闵城的陆恪生成为了许多人的座上宾,陆老爷从来不掩饰自己的偏心,所以大家也都知道,这位陆家大公子便是陆家下一任的家主,如果能和他交好,众人却也不会排斥的。

    陆恪生除了忙活家族内部的交流之外,剩下的时间大多数都葬送在了社交场合了。

    陆恪生的妻子也是洋派人物,前外交次长的女公子,和陆恪生是同学,两人能走到一起是自由恋爱,陆老爷二话不说就为儿子准备了丰厚的聘礼,然后使得陆恪生抱得了美人归。

    这位大儿媳却是个女文艺青年,时常地在报纸上发表一些诗文,评论文章之类的,再不然,抨击一下军阀们的恶劣行径。

    这些事情,陆老爷也从不干涉,至于陆恪生,就更加不会说什么了,他自己对于这个国家也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所以夫妻俩人也算是情投意合,甚至有些时候,陆恪生不好说的言论,也会通过妻子之口表达出去。

    陆老爷才不管这些,只要你们为陆家诞下第三代,有了继承人,哪怕陆恪生夫妇俩想要上天,陆老爷也不会去管就是了。

    好在陆恪生夫妇俩对于造人的事情并不排斥,二十五岁的陆恪生已然是儿女双全,长子也到了开始启蒙的年岁了。

    陆老爷将长孙放在了自己身边,打算亲自教导。

    对此,陆恪生夫妇并没有任何的不愿意,陆老爷并不溺爱孩子,这是他们同意的主要原因。

    陆恪生忙完了一整天的应酬之后,在妻子的伺候下,痛快地泡了个热水澡,懒洋洋地躺在大床上,看着在梳妆台前忙碌的妻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怎么?今天和五弟聊的不痛快?”

    陆恪生的妻子头也不回地问道。

    “呃,还好,只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理念有些分歧罢了。”

    陆恪生避重就轻地回道。

    “算了,你们兄弟之间的事情我不参合,你自己也注意点儿分寸,五弟毕竟不同。”

    她轻笑了一声,也不戳穿丈夫,隐晦地提醒道。

    依着她的心思,虽然也支持丈夫的理想,可是女人么,毕竟希望生活能安稳富裕。陆家的生活满足了自己所需要的一切,所以她并不希望丈夫放弃了这份继承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我是好爸爸相邻的书:探者时骏阴阳往事末世之男后威武诡异宝盒鬼村禁地神域精神科黑风城战记玉生烟杀人指南尸神鬼仙零号专案组[仙剑四]师弟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