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冯玉婷2

【书名: 综:我是好爸爸 第257章 冯玉婷2 作者:慕容红苓

强烈推荐: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杨广将略显战战兢兢的太子朱常洛留了下来,他觉得有必要和这娃交流交流,给他吃颗定心丸什么的也算是不错。

    不过朱常洛显然并不这般想,偌大是御书房唯有父子俩人,寂静的让朱常洛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

    自己是否又哪里做的不好了,所以父皇又要借此发作了?

    这是朱常洛唯一的想法,他一直都在拼命地思考中,拼命地回忆中。不过想到最后,仍旧没想起自己做了什么。

    杨广看着极力保持镇静的朱常洛,心下也有些戚戚然,他已经想不起来当初身为太子的自己在面对皇父时,也是这个模样。

    “唉,老大,这些年,朕对不住你!”

    “噗通……”

    朱常洛只以为自己是幻听了,脚下有些发软,从椅子上跌下去,跪倒在地,

    “儿臣惶恐,儿臣死罪!”

    “起来吧,往后不必如此,你是朕的儿子,大明朝的太子,记住万不可自暴自弃方好。”

    “多谢父皇教导,儿臣谨遵圣谕!”

    朱常洛只觉得一颗心“砰砰”跳个不停,是自己人生几十年里,跳的最快的一天。

    还想如同三弟一般,口舌甜蜜地说些其他,可是他并不是三弟,只得讷讷无言,只是双眼饱含泪水和感激,希望皇父能明白自己的一颗心。

    当然,更多的,对于朱常洛来说,这并不是荣宠,而是困惑。

    只是不知道皇父到底是怎么了,突然才会想起自己来,所以他没有受宠若惊,反而惶恐不安。

    最后,和皇父二人用了午膳,有些惶惶然不知自己到底吃了什么,喝了什么。

    昏昏糊糊地离开了乾清宫,回到了东宫之后,朱常洛这才似是醉酒之人清醒过来一般,细细地回忆自己之前经历的一切到底是否是一场梦,到底是不是只是自己的臆想!

    知道了朱常洛的反应之后,杨广叹了口气,这样的太子,到底有没有培养的必要呢?

    到底要不要换个太子?

    还是直接将长孙朱由校拉过来,教导一二?

    仿明太、祖朱元璋直接传位皇长孙呢?

    呃,这个问题还是再等等吧,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再说,若果然太子朱常洛仍旧如同今天这般再说。

    李廷机,叶向高等人回了自己的府邸,紧接着自然是迎来了一大批的朝臣们的拜访,他们想知道,皇帝留下了这些人到底为的是什么?

    当然,还有一个更加迫切的想法,皇帝今日上朝到底是一时兴起还是日后要成为常态了?

    这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这意味着将来大家的策略要改变啦。

    不过叶向高等人也算是谨慎之士,外加上皇帝布置下的功课,所以这几位对于同僚的请见选择了避而不见,躲在家里好生地写折子,想要告诉皇帝,如今大明到底该做些什么,才能算是力挽狂澜。

    不过作为东林党人元老的叶向高还是不得不出面见了几位东林党的重要人士,这让杨广心中有那么一丢丢的不爽!

    东林党人,齐楚浙党,真是没几个好东西,不过自己目前还不得不倚重这些人,真是郁闷。

    紧接着的几日,杨广不断地和朝臣们讨论叶向高等人递上来的折子,无非就是开仓赈灾,救济灾民,补官,免税停征之类的。

    这些杨广用脚趾头都能想出赖,所以他对此并不满意,至于发帑币之类的,杨广一点也不高兴。

    市面上钱多了容易造成通膨,让物价上涨,钱更不值钱,所以如何能不经过计算,就胡乱地增发帑币呢?

    对上皇帝无喜无怒的脸庞,叶向高也只能叹息,皇帝如今真是越发地深不可测,又越发地难伺候了啊!

    心中甚至还生出了,皇帝还不如别出来上朝的大不敬心思。

    这是不少人的心思,大家这个时候反倒是能体会出皇帝不上朝的好处来了。

    悔之晚矣!

    不过可惜的是,尽管是言官们的作为,不过还真是没几个人敢惹他们,所以尽管有好几位言官最后无法全身而退,为他们千呼万唤将皇帝从后宫唤出来买单,不过这不并没有什么大作用啊。

    皇帝开始临朝立政了。

    还有一个巨大的变化就是皇帝对于太子的重视了,这让朝臣们欣慰,祖宗规矩不可违啊,这立嫡长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破坏的。

    如今陛下一朝醒悟,开始培养太子,大家也是满心欢喜,尤其是当初力主朱常洛为太子的那几位,显然他们是胜利的一方,将来的好处么,谁都能看得到。

    太子从一开始的战战兢兢到这几日,稍稍地能放的开了一些,杨广也只是叹气,果然,能在后宫倾轧中生存下来,就没有什么笨蛋啊。

    朱常洛显然也算是个聪明人,只是不知道这能力手段如何。

    至于后宫的贵妃,哪怕是瞎子也能看出来,这次皇帝只怕是来真的了,贵妃失宠啦!

    失宠的女人在后宫会是个什么情况?

    除了地位稳固的几位还算能沉得住气之外,剩下的哪怕是只阿猫阿狗都能上去试探着踩上两脚。

    要说这贵妃也算是个人物,尽管失宠,可是她的处境,并不算是有多糟糕的。

    不过她还是生出了无限的危机感,尽管并不相信相濡以沫几十年的枕边人会如此绝情,不过她仍旧做了准备,为自己和儿子谋划了后手。

    实在是个聪明人。

    尽管贵妃的动作很快,可是架不住皇帝的动作也不慢啊,而且更加冷酷无情的肯定是皇帝,所以,贵妃在后宫的势力一朝被连根拔起,慎刑司已经快要堆放不下这些罪人了。

    皇帝的手段也忒过于简单粗暴了一些,贵妃身边的几位太监都直接地被发配到了这里。

    贵妃这次是真的完蛋了,尽管皇帝并没有动褫夺了贵妃的名头,不过她以后就真的是个空壳子了。

    至于跪在乾清宫外面,要替母亲求情的福王朱常洵,尽管跪了两个时辰,整个人都僵了,不过仍旧没有见到圣颜,而且皇帝还发话,福王都二十七岁了,也该就藩啦,也别赖在京城不走了,赶紧地去洛阳吧。

    这下子,要是还不知道皇帝真的变了心思,不再宠爱贵妃母子的话,那才是怪事呢。

    太子朱常洛听说此事之后,有些忍不住地大笑了一通。

    不过太子为了表达自己的兄友弟恭的胸怀,竟然听了身边人的混言混语,跑来皇帝这里替老三福王求情,杨广似笑非笑地瞧了朱常洛一眼,问道,

    “你果真想让老三滞留京城?”

    朱常洛神色间果然带出了几分迟疑来,他是最恨不得贵妃母子消失的,如何可能会真心实意地想让福王留在京城?

    “行了,滚蛋吧,以后别做这种违心之事,朕都替你难受,你身边那几个挑唆之人不能留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可别心软,相信朕,你如今不处置他们,往后恼不得自己的小命儿都要送在他们的手里。”

    朱常洛灰溜溜地回去了。

    这样的太子,杨广也只能摇头了,不知道现在培养孙子,还来不得来及啊?

    杨广将7岁,仍旧不识字的孙子朱由校接到了身边来,至于身边的乳母客氏等人一概地发配到了慎刑司。

    朱由校年纪尚幼,杨广觉得现在教导,还来得及,不想太子,都三十多了,基本上也就那样了,所以,还是随他去吧。

    当然,太子宠爱的李选侍竟然暴病而亡,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太医查了又查,最后不了了之。

    朱常洛最为宠爱的便是这位李选侍,不过尽管死了,他也不敢有什么举动,生怕皇父找他麻烦,所以只能暗搓搓地哭上几下,然后消停了。

    至于朱由校,来到了皇祖身边,安排在了乾清宫,由着专人教导他读书识字,这位起步较晚,杨广也不填鸭式的法子,反而为他安排了许多的有趣的活动。

    这位真不愧是有名的木匠皇帝,心灵手巧的很,做起手工活儿来,惟妙惟肖。

    杨广也不阻拦他的爱好,不过引导他将这种体力活当成是放松的玩意,甚至是兴趣来了,和孙子一起刻个印章,雕个玉石之类的,也算是一种难得的放松了。

    朱由校并不笨,性格也没有完全形成,尽管贪玩了一些,不过这在杨广看来,并不是什么坏事。

    民间不是有句话么——淘小子出好的,淘丫头出巧的。只要不出格,就随他去吧。

    不过是个人爱好罢了,杨广并不限制这个,不过功课方面,无论是骑射还是读书,都抓的比较紧。

    朱由校倒也争气,并不觉得这些功课有什么难度,学的很快,杨广很欣喜,看吧,孩子是好孩子,不过是没有人教导罢了。

    万历四十一年,皇长孙朱由校被封为皇太孙,算是彻底地稳固了太子朱常洛的地位。

    儿子在老子跟前讨巧,朱常洛在高兴的同时也隐隐地有些嫉妒,有些着急,生怕一直不满意自己的老爹越过自己,将皇位直接地传给儿子,那可糟糕。

    所以朱常洛也一改往日的模样,最起码在杨广面前,表现了几分大气出来,有了一国储君的模样。

    朝堂上,开仓赈灾之事和补官之事一直都进行的比较顺利。皇帝对于贪官污吏厌恶至极,但凡有一个,清算一个,绝对不留着过年。

    万历四十年开始,皇帝便派了十个所谓的钦差出去,对

    杨广将略显战战兢兢的太子朱常洛留了下来,他觉得有必要和这娃交流交流,给他吃颗定心丸什么的也算是不错。

    不过朱常洛显然并不这般想,偌大是御书房唯有父子俩人,寂静的让朱常洛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

    自己是否又哪里做的不好了,所以父皇又要借此发作了?

    这是朱常洛唯一的想法,他一直都在拼命地思考中,拼命地回忆中。不过想到最后,仍旧没想起自己做了什么。

    杨广看着极力保持镇静的朱常洛,心下也有些戚戚然,他已经想不起来当初身为太子的自己在面对皇父时,也是这个模样。

    “唉,老大,这些年,朕对不住你!”

    “噗通……”

    朱常洛只以为自己是幻听了,脚下有些发软,从椅子上跌下去,跪倒在地,

    “儿臣惶恐,儿臣死罪!”

    “起来吧,往后不必如此,你是朕的儿子,大明朝的太子,记住万不可自暴自弃方好。”

    “多谢父皇教导,儿臣谨遵圣谕!”

    朱常洛只觉得一颗心“砰砰”跳个不停,是自己人生几十年里,跳的最快的一天。

    还想如同三弟一般,口舌甜蜜地说些其他,可是他并不是三弟,只得讷讷无言,只是双眼饱含泪水和感激,希望皇父能明白自己的一颗心。

    当然,更多的,对于朱常洛来说,这并不是荣宠,而是困惑。

    只是不知道皇父到底是怎么了,突然才会想起自己来,所以他没有受宠若惊,反而惶恐不安。

    最后,和皇父二人用了午膳,有些惶惶然不知自己到底吃了什么,喝了什么。

    昏昏糊糊地离开了乾清宫,回到了东宫之后,朱常洛这才似是醉酒之人清醒过来一般,细细地回忆自己之前经历的一切到底是否是一场梦,到底是不是只是自己的臆想!

    知道了朱常洛的反应之后,杨广叹了口气,这样的太子,到底有没有培养的必要呢?

    到底要不要换个太子?

    还是直接将长孙朱由校拉过来,教导一二?

    仿明太、祖朱元璋直接传位皇长孙呢?

    呃,这个问题还是再等等吧,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再说,若果然太子朱常洛仍旧如同今天这般再说。

    李廷机,叶向高等人回了自己的府邸,紧接着自然是迎来了一大批的朝臣们的拜访,他们想知道,皇帝留下了这些人到底为的是什么?

    当然,还有一个更加迫切的想法,皇帝今日上朝到底是一时兴起还是日后要成为常态了?

    这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这意味着将来大家的策略要改变啦。

    不过叶向高等人也算是谨慎之士,外加上皇帝布置下的功课,所以这几位对于同僚的请见选择了避而不见,躲在家里好生地写折子,想要告诉皇帝,如今大明到底该做些什么,才能算是力挽狂澜。

    不过作为东林党人元老的叶向高还是不得不出面见了几位东林党的重要人士,这让杨广心中有那么一丢丢的不爽!

    东林党人,齐楚浙党,真是没几个好东西,不过自己目前还不得不倚重这些人,真是郁闷。

    紧接着的几日,杨广不断地和朝臣们讨论叶向高等人递上来的折子,无非就是开仓赈灾,救济灾民,补官,免税停征之类的。

    这些杨广用脚趾头都能想出赖,所以他对此并不满意,至于发帑币之类的,杨广一点也不高兴。

    市面上钱多了容易造成通膨,让物价上涨,钱更不值钱,所以如何能不经过计算,就胡乱地增发帑币呢?

    对上皇帝无喜无怒的脸庞,叶向高也只能叹息,皇帝如今真是越发地深不可测,又越发地难伺候了啊!

    心中甚至还生出了,皇帝还不如别出来上朝的大不敬心思。

    这是不少人的心思,大家这个时候反倒是能体会出皇帝不上朝的好处来了。

    悔之晚矣!

    不过可惜的是,尽管是言官们的作为,不过还真是没几个人敢惹他们,所以尽管有好几位言官最后无法全身而退,为他们千呼万唤将皇帝从后宫唤出来买单,不过这不并没有什么大作用啊。

    皇帝开始临朝立政了。

    还有一个巨大的变化就是皇帝对于太子的重视了,这让朝臣们欣慰,祖宗规矩不可违啊,这立嫡长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破坏的。

    如今陛下一朝醒悟,开始培养太子,大家也是满心欢喜,尤其是当初力主朱常洛为太子的那几位,显然他们是胜利的一方,将来的好处么,谁都能看得到。

    太子从一开始的战战兢兢到这几日,稍稍地能放的开了一些,杨广也只是叹气,果然,能在后宫倾轧中生存下来,就没有什么笨蛋啊。

    朱常洛显然也算是个聪明人,只是不知道这能力手段如何。

    至于后宫的贵妃,哪怕是瞎子也能看出来,这次皇帝只怕是来真的了,贵妃失宠啦!

    失宠的女人在后宫会是个什么情况?

    除了地位稳固的几位还算能沉得住气之外,剩下的哪怕是只阿猫阿狗都能上去试探着踩上两脚。

    要说这贵妃也算是个人物,尽管失宠,可是她的处境,并不算是有多糟糕的。

    不过她还是生出了无限的危机感,尽管并不相信相濡以沫几十年的枕边人会如此绝情,不过她仍旧做了准备,为自己和儿子谋划了后手。

    实在是个聪明人。

    尽管贵妃的动作很快,可是架不住皇帝的动作也不慢啊,而且更加冷酷无情的肯定是皇帝,所以,贵妃在后宫的势力一朝被连根拔起,慎刑司已经快要堆放不下这些罪人了。

    皇帝的手段也忒过于简单粗暴了一些,贵妃身边的几位太监都直接地被发配到了这里。

    贵妃这次是真的完蛋了,尽管皇帝并没有动褫夺了贵妃的名头,不过她以后就真的是个空壳子了。

    至于跪在乾清宫外面,要替母亲求情的福王朱常洵,尽管跪了两个时辰,整个人都僵了,不过仍旧没有见到圣颜,而且皇帝还发话,福王都二十七岁了,也该就藩啦,也别赖在京城不走了,赶紧地去洛阳吧。

    这下子,要是还不知道皇帝真的变了心思,不再宠爱贵妃母子的话,那才是怪事呢。

    太子朱常洛听说此事之后,有些忍不住地大笑了一通。

    不过太子为了表达自己的兄友弟恭的胸怀,竟然听了身边人的混言混语,跑来皇帝这里替老三福王求情,杨广似笑非笑地瞧了朱常洛一眼,问道,

    “你果真想让老三滞留京城?”

    朱常洛神色间果然带出了几分迟疑来,他是最恨不得贵妃母子消失的,如何可能会真心实意地想让福王留在京城?

    “行了,滚蛋吧,以后别做这种违心之事,朕都替你难受,你身边那几个挑唆之人不能留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可别心软,相信朕,你如今不处置他们,往后恼不得自己的小命儿都要送在他们的手里。”

    朱常洛灰溜溜地回去了。

    这样的太子,杨广也只能摇头了,不知道现在培养孙子,还来不得来及啊?

    杨广将7岁,仍旧不识字的孙子朱由校接到了身边来,至于身边的乳母客氏等人一概地发配到了慎刑司。

    朱由校年纪尚幼,杨广觉得现在教导,还来得及,不想太子,都三十多了,基本上也就那样了,所以,还是随他去吧。

    当然,太子宠爱的李选侍竟然暴病而亡,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太医查了又查,最后不了了之。

    不过朱常洛显然并不这般想,偌大是御书房唯有父子俩人,寂静的让朱常洛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我是好爸爸相邻的书:探者时骏阴阳往事末世之男后威武诡异宝盒鬼村禁地神域精神科黑风城战记玉生烟杀人指南尸神鬼仙零号专案组[仙剑四]师弟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