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黄蓉2

【书名: 综:我是好爸爸 第251章 黄蓉2 作者:慕容红苓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牛家村和这个时代的所有村落一般,并没有任何的不同来。阡陌交错,夕阳余韵,尽是江南水乡的缠绵之意。

    却不知是否为自己的错觉,总觉得带着一股子苍凉悲意,黄药师自认为并不是伤春悲秋之辈,不过也为这种氛围所感慨。

    父女俩人略微在村口找了垂髫小儿打听了两句,便知道曲三的酒肆之处了。

    越是靠近,黄药师越是沉默,黄蓉带着几分担忧地跟着爹爹,生怕最后得到什么不好的消息来。

    不过可惜的是,到了最后,还是一场悲剧,看着傻姑,看着眼前脏兮兮的场景,黄蓉亦是忍不住地动容了。

    黄药师打开了曲三的密室,黄蓉看着里头的各色字画,珍宝,瞪大了双眼的同时也忍不住地心生叹息。

    黄药师将这些东西仔细地一一整理,打包收拾了起来,既然是徒弟的一番心意,他自然也不会辜负了便是了。

    留下了一个傻姑,自己也会好生地照顾,最起码,在桃花岛上,傻姑一辈子衣食无忧是可以的。

    至于是否能将傻姑的痴傻之症治好,却也不好说的。

    不过黄药师的的医术外加上自己从药王谷得到的传承,哪怕是无法让傻姑如常人一般机灵,不过也不会再让她是个傻子,这倒是不错。

    父女二人偕同傻姑,一起前往太湖归云庄,桃花岛六大弟子,如今不过是陆乘风与冯默风二人活着,其他诸人,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也是一件让人悲叹之事。

    陆乘风擅长奇门遁甲之术,是以归云庄里头机关密布,庄内亭台楼榭,布局精巧,窗中有画,门内有园,尽显江南园林风韵。

    不过在黄药师父女看来,未免有些贻笑大方,黄药师提溜着傻姑,黄蓉跟在父亲身后,父女二人脚步从容,竟是丝毫没有惊动任何人。

    黄药师隔空点开了傻姑身上的哑穴,她吱哩哇啦的一顿乱叫果然警醒了归云庄的护卫众人,少庄主陆冠英亲自出来迎敌。

    不过却见这一行人,老的老,少的少,中间那位穿着花花绿绿的姑娘似乎还有些不正常,这般托大,竟是丝毫不将归云庄放在眼里了。

    不过陆冠英也不是鲁莽之辈,看着这三位的淡定模样,心中带着几分警惕,又有几分客套地抱拳问道,

    “几位擅闯归云庄?所为何来?”

    归云庄众好手团团将黄药师三人围住,亟待一言不合,大家就要大杀四方了。

    归云庄依着太湖所建,辖制太湖众江湖好汉(水匪),打劫过往船只,劫富济贫。

    “请归云庄陆兄出来说话,便说是故人来访。”

    黄蓉笑嘻嘻地说道,看着陆冠英,竟似带着几分慈爱。

    她不过是如花一般的年岁,也不知有没有自己大呢,可是这般的神情,看的陆冠英真真是头皮发麻,总觉得这几位不是易于之辈。

    后来的陆冠英,被人坑的狠了,深恨自己这见鬼的直觉。

    “几位请进,这边去请了家父过来,不知道几位是?”

    陆冠英带着几分试探地问道。

    “小孩儿,不该问的千万别问,稍安勿躁,你父亲出来,你便知道我等是谁了。”

    黄蓉发现调、戏晚辈挺好玩的,继续笑嘻嘻地说道。

    陆冠英撇撇嘴,对于黄蓉之言不以为然,不过暂时也只能闷声闭嘴。

    陆乘风来的速度倒也不慢,今天一大早地他就听见了枝桠上的喜鹊叫声,心情倒也不错,骤然听闻故人上门,陆乘风也不知怎么地,心跳的极快,自己推着轮椅,去了前厅。

    归云庄的一切建设都是以他的方便为主,各处不设门槛,都以斜坡代替,是以陆乘风即便是无人相助,也可来去自如。

    看着前厅中那道身影,陆乘风已然痴了。

    “父亲——”

    听了陆冠英的呼唤,他骤然回神,已是泪流满面之态。

    “弟子,呃,晚辈陆乘风拜见黄岛主。”

    陆乘风已然颤颤巍巍地从轮椅上起身,想要行了跪拜大礼。可惜,腿脚已废,自是不受控制,眼见要跌倒在地,陆冠英想救,这电光火石之间,已然来不及了。

    却不想,一股微风袭来,陆乘风却是坐的安稳,众人提着的一颗心方才落回了肚子里。

    “四师兄,这位是曲师兄的遗骨,唤作傻姑。傻姑,过来拜见师叔。”

    “喔,傻姑听姑姑的话,拜见师叔。”

    “遗骨?三师兄他,他……”

    陆乘风嘴唇哆嗦,那两个字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是了,曲师兄已故,傻姑是他的女儿,我和爹爹前些日子从临安城牛家村找到了傻姑,打算带她回桃花岛,路过归云庄……”

    黄蓉冰雪聪明,也最是了解个中详情之人,爹爹端着架子,也只能累着她这个当女儿的了,当下将爹爹和自己这些日子的所知所闻通通地告知了三师兄陆乘风。

    陆乘风却是悲伤,师兄弟六个,惊才绝艳,个个儿皆是人中龙凤,不输他人,可是如今呢?却这般地凋零,他万千不敢对师傅有抱怨之心,只能更加地憎恨大师兄,大师姐二人,若不是他二人造孽,何以今时今日桃花岛会成这副样子呢?

    “可恨,可恨!”

    陆乘风这般之言,却也不敢当着黄药师的面儿提起了陈玄风与梅超风二人,却不知,如今的陈、梅二人早已化为冢中枯骨,再也听不到他们的怨憎之言了。

    “陈玄风与梅超风二人皆已亡故,却也不必再提起他二人了!”

    一直背对着众人的黄药师淡淡地道,

    “什么?爹爹?”

    黄蓉哑然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陆乘风的眼泪却是流的更快了,饶是怨憎他二人,自己也曾经找人对付过他们,可是没想到,十多年过去了,竟是斯人已逝,天人永隔了。

    “师,黄岛主却是从何得知的消息?”

    陆乘风态度恭敬,出声问道。

    “杀之人我却是前些日子见过,多年前的旧事了,这笔账,且放着慢慢算!”

    黄药师想起了郭靖和他的那个师妹,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顿了片刻,黄药师转过身来,看着陆乘风,柔声道,

    “你这些年做的不错,却是没有丢了桃花岛的脸面,当年皆是我之错,盛怒之下,失了分寸,如今却只剩下你与默风二人,罢了,罢了,错便错了。”

    他的性子,黄蓉与陆乘风二人最是了解不过了,可谁知,今日竟从黄药师的嘴里说出“自己错了”之言,两人心宗讶异连连,却只当他受到了触动太大,是以一时失态罢了。

    “师傅,师傅还认不孝弟子?”

    陆乘风闻言,也抛开了心中的讶异,嘴唇哆嗦,语气哽咽,颤颤巍巍地问道。

    “我这些年精心研制了一味药,恰巧能治了你的腿脚,又有一门腿功,却是合适你的情况,打发人将你小师弟找回来,我便为你二人疗伤,日后冠英这孩子好生教导,好苗子落在了你的手上,却是毁了。”

    黄药师之前的口气还算柔和,可是到了后来,竟是声色俱厉起来。

    “师傅,冠英为少林俗家弟子,武艺并不是徒儿所授!”

    陆乘风口气中难免地带着几分委屈撒娇之意,听的黄蓉与陆冠英二人寒毛都竖起来了,这么一位大胡子的男人,撒娇神马的,真心让人受不了的很。

    “哼,难道我桃花岛的武功比不上什么牛鼻子和尚道士的武功了?”

    黄药师绝对是个傲娇的性子,哪里会听了陆乘风的辩解之词,傲然道。

    陆乘风却是闻言大喜,对着陆冠英道,

    “冠英,拜见师祖!”

    “是,父亲。”

    陆冠英也不是傻子笨蛋,当即跪倒在地,“砰、砰、砰”三个头磕的着实痛快。

    “弟子陆乘风拜见师傅!”

    “徒孙陆冠英拜见师祖。”

    黄药师对于弟子陆乘风没有什么好脸色,安然受了陆冠英的大礼之后,温和地点头叫起。

    复又与黄蓉,傻姑等人重新见礼,大家叙了辈分,长幼,这才坐下来喝茶闲聊起来。

    陆冠英对于自己多了一个师姑,一个师姐,也是令人头疼。

    其中最为欢喜的便是傻姑了,不停地缠着陆冠英叫她“师姐、师姐”。众人也不替他解围,看着他涨红了一张脸的糗样,笑的欢畅!

    黄药师抿了一口茶,对着同手同脚的陆冠英道,

    “冠英好孩子,却是别和你爹学,太过古板,男子汉大丈夫,活着,便是要顶天立地,随心所欲,方才痛快!”

    这话陆冠英身为人子却是不敢接了,只嘿嘿傻乐两声,蒙混了过去。

    黄药师一向蔑视规矩礼法,不过也没有教导徒孙不孝的道理,当下不再多言。

    却说陆乘风打发人按着师傅给的地址去找小师弟冯默风去了,他本来就是养尊处优,黄药师诊脉之后,开了个方子,说是调养几日,又列出了清单,让他去准备草药、器具等物,这一切准备好了他便要为陆乘风,冯默风二人治伤了。

    黄药师一行人也只能在归云庄耽搁一阵子了。

    解决了这么一桩大事儿,黄药师一行人自然是心头畅快的很。

    唯独黄蓉却是不同,想起了靖哥哥,她的心头便是一阵钝痛,日渐地闷闷不乐起来。

    黄药师虽然知道女儿的心思,不过并没有戳穿之意,黄蓉脸上的笑容一天比一天少。

    感情这种事情吧,没办法勉强,陷入了爱情的男男女女,你若是阻拦,她便越是坚持,似乎突破了这样的艰难险阻的爱情才会更加地甜蜜一般。

    恰如此刻的黄蓉。

    道理黄药师也明白,他不喜欢傻小子郭靖,厌恶着柯镇恶,可是有些话却不能从他嘴里说出来,所以这事儿只能僵着了。

    黄蓉日渐消瘦,黄药师也是心疼,只怕有些事情,只能挑明了。

    这日,教导完傻姑和陆冠英武功之后,黄蓉怏怏不乐地回到了自己的院落,却是见到了四五日都忙的不见身影的爹爹。

    黄蓉强打精神来,正想问黄药师什么呢,黄药师却是一言不发,将自己手上的几页纸交给了黄蓉。

    黄蓉神色有些奇怪地打了开来,却是越看,面色越是苍白,到了最后,面上煞白一片,血色全无,哆哆嗦嗦地问道,

    “爹爹,此事当真?”

    “自然,我何苦诳你?”

    黄药师点头表示。

    黄蓉手上的这是一封黄药师的挚友写来的书信,黄药师拜托他查探陈玄风与梅超风的死因,却不想,这仇人倒不是陌生人,恰巧便是黄蓉的心上人郭靖与他的小师妹凤小悦。

    郭靖亲自的杀死了被凤小悦的迷药放倒的陈玄风与梅超风二人,而且郭靖是草原上的大英雄铁木真的金刀驸马,与铁木真的女儿华筝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与铁木真的儿子是结义兄弟。

    当然,郭靖的六位师傅与他的母亲属意的媳妇儿人选便是他的小师妹凤小悦了。

    这位小乞丐出身的凤姑娘可不简单,出身高贵,竟然是皇家公主,且这位凤姑娘是个宅心仁厚的,年纪虽幼,不过一身的好医术,实在是难得的人物。

    既然是黄药师的挚友,自然是对他的脾气秉性了解的清清楚楚,最是知道他是个护短的性子,不过这郭靖和凤小悦可都不是简单易于之辈,黄药师的这位挚友自己也心生爱才之心,所以拐弯抹角地说了这么一堆的事情,其实是在间接地向黄药师求情了,希望他能放了郭靖和凤小悦一马。

    可不知,恰恰帮了黄药师大忙。

    黄药师此刻,表情严肃,看着眼泪纵横的女儿,想要探究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一向在父亲面前丝毫不大隐瞒的黄蓉除了哭之外,竟是看不出来半点儿异样来。

    黄蓉只觉得自己今日算是品尝到了什么叫肝肠寸断,她浑身疲惫,对着黄药师告罪一声,然后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黄药师看着她这样,自己也是心疼不已,可是又如何?

    世事难料,他的女儿,决计不能成为破坏人家婚姻的第三者,哪怕郭靖说自己对华筝没有感情,不过是一时的权宜之计,为了救华筝出水火之中,那也不行!

    七尺昂臧男儿,难道竟是不能遵从诺言,竟是要出尔反尔?

    他能对着华筝悔婚,难保有一天,不会对着黄蓉照猫画虎地来上这么一回,到了那个时候,黄药师心想,自己即便是毁的肠子都青了,可又有什么用呢?

    对于女儿的伤害已经造成了不是吗?

    他的女儿,捧在手心里教导了十多年,如何能忍受的了被别人如此地糟践?

    郭靖本来就是个运气爆天的傻小子,自己聪慧灵巧的女儿又何必要劳心费力地为郭靖操劳一辈子?

    到了后来,很多人不喜人至中年的黄蓉,难道还不能说明很多问题吗?

    若果真郭靖能将妻子护的好好儿的,黄蓉难道乐意自己算计别人吗?若是郭靖机变,用的着身怀六甲的黄蓉操劳吗?

    总之,这并不是一桩好亲事,就算是没了令自己厌恶的柯镇恶,郭靖也不是良配。

    巧妇伴拙夫啥的,他没兴趣让女儿去受苦,郭靖身边的那个小师妹,皇家公主不也挺好的,她自己聪慧精灵,出身高贵,自然能护着郭靖一辈子,正好地让他从军去保护襄阳啥的,这不挺好?

    有了官方驸马的身份,郭靖号令军队啥的,不是更加名正言顺?

    黄药师想的越深,越发地觉得这是一桩好事儿。

    再者说了,郭靖之母与柯镇恶师兄妹不也赞同两个弟子的好事儿?

    既然已经有了凤小悦这个变数,那么再加上他,闹的这个世界天翻地覆,其实也挺好,是不是?

    至于别人如何,凤小悦愿意与否,就不用自己操心了。

    她自己不愿意,可是没有人能勉强的了她呢。

    现在要紧的便是将黄蓉的心思扭过来,让她别钻了牛角尖,让她别牵挂着郭靖,感情越发地深了才好。

    黄蓉这一日,竟是躲在院子里,连晚饭都是打发了人送去的,黄药师很是体贴地吩咐了众人别去打扰她。

    她自己一个人躺在床榻上,听着外面的风声,雨声,鸟雀声,脚步声,然后回忆着自己与郭靖之间从相识到相知的一幕又一幕。

    一时甜蜜,一时悲痛,哭了笑,笑了哭的,到了最后,自己哭累了,笑累了,勉强地洗漱了一二,她便陷入了沉睡之中。

    这样颓唐的日子过了三日,憔悴非常的黄蓉才再次地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大家虽然奇怪不已,可也没有人不开眼地去问便是了。

    陆乘风的一切准备活动已然完成,黄药师打算明日就要开始替陆乘风手术了,这其中的流程,危险性自然是要讲清楚的。

    “啊?那得多疼啊?”

    听着黄药师所言,需要将陆乘风的腿脚敲碎,然后再敷药,众人面色都有些不好,黄蓉讶然出声,惊呼道。

    “我却是不怕,只要能站起来,这点儿苦头算什么呢?师傅尽管施为,却是不用顾忌徒儿。”

    陆乘风倒是洒脱,笑着道。

    “这倒是不怕,我自然有止痛的方子,且你的腿部已然多年没了知觉。”

    黄药师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竟是露出了几许笑意,看的众人一呆,他是想起了自己曾经作为大师兄,几位师弟儿子的,甚至是师傅张三丰,都怕自己的苦药。

    那样温馨的岁月啊!

    “爹爹,却是没有后遗症吗?能完好如初?”

    黄蓉继续地问道,她倒是看出来陆冠英心中的疑虑,所以替他问了出来,赢得了陆冠英的感激之情。至于陆乘风么,他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师傅的本事来,自然是不会存在这种疑惑的。

    “并不会,百日之后,你四师兄便可进行复健,再搭配,事半功倍,一出一年半载的,你四师兄的武功就会更上一层,且放心吧。”

    因是对陆冠英慈爱,不忍他忧心,所以黄药师多解释了两句,否则的话,即便质疑他的是自己的心头宝,依着黄药师的脾气,只怕他也不见得会解释这么两句呢。

    “小师妹且放心,我已然背的滚瓜烂熟,确实字字珠玑,徒儿多谢师傅费心了。”

    陆乘风很是上道,对着黄药师一片感激。

    “哼,日后行走江湖,少丢了我桃花岛的脸面即可!”

    黄药师傲娇地,冷哼道。

    陆乘风自然是忙不迭地应了。

    既然一切准备就绪,黄药师又是百分百地有着把握,众人也不再多言,只等着明日的到来便是了。

    第二天大早,用过了早饭之后,众人便开始有条不紊地行动起来了。

    包括陆乘风在内都是一袭奇怪的白衣白袍,进了静室。

    两个时辰之后,先是陆冠英面无血色地走了出来,脚步踉跄,不过脸上却是泛着喜色,对着候在外面的女眷们点点头,表示成功了。

    接着便是黄药师了,黄蓉便立即地迎了上去,扶了他一把。

    “并无大碍,不过耗神太过,好生调养一夜即可。”

    黄药师对着黄蓉道。

    陆冠英这会儿也顾不上自己了,亲自地护送着黄药师去了内室歇息去了。

    傍晚时分,药效过去了的陆乘风醒了过来,接下来的岁月,他深深地体会到了世界的恶意,看着他面不改色地喝了一碗又一碗的令人闻之欲呕的苦药汤子,大家对于这位黄岛主,更加地敬畏了起来。

    复又三五日,觉得不甘心的黄蓉收拾了小包袱,然后趁着黄昏将至,夜色未深,离开了归云庄。

    却不知,黄药师手中捏着女儿留下的书信,矗立高处,极目远眺,望着女儿离去的背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得了,很多时候也许不问个清楚,她不死心,随她去吧。

    是呀,可不就是不甘心,不死心吗?

    黄蓉觉得自己有必要问清楚,当初郭靖到底是将自己当成了什么?是真的喜爱过自己的吗?是真的如同自己一般,将自己也放在了了心上吗?

    若果真如此,他能为自己做到哪一步呢?

    能为了自己和如同父亲一般的老蝙蝠大师傅闹翻吗?

    能为了自己不去理睬那位蕙质兰心的小师妹吗?

    当然,还有草原上的那位未婚妻,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呢?

    既然已经有了未婚妻,竟是不去一心一意,到底为什么要来招惹自己呢?

    若果真对于那位姑娘只有同情怜惜,不过是不想让她落入那些污糟之人手里,可是不娶了她,没了第一天污糟之人,那么还会有第二个污糟之人,饶是草原上之人可能不会如同中原这般讲究,可是退过亲的女孩儿还能找到如愿的亲事吗?

    自己哪怕是个自私自利的性子,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可是将自己的带入到那位华筝身上,她顿时产生凄凉之感。

    靖哥哥啊,靖哥哥,你到底是真的老实憨厚呢?还是大伪至善?

    黄蓉一路上打听郭靖的消息,一边地思考着自己提出的这些问题。

    到了后来,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该去找郭靖了。

    都说爱情令人成长,挫折令人成长,现在的黄蓉,真的是成长起来了,再不是那个依偎在父亲身边,笑的欢畅的姑娘了。也不再是那个陷入了爱情之中,满心满眼都是靖哥哥的黄蓉了。

    她懂得思考了,本来就是个聪慧姑娘,所以看的更加通透,如今的她,只是为了找一个答案。

    为的便是了却自己心目中的不甘而已。

    黄蓉再次见到郭靖一行人,却已经是数月之后了,这个时候的郭靖,虽然也是不好受的很,可是有上有众位师傅的照顾,下有小师妹的体贴,郭靖的日子其实过的真心是不错的。

    不过闲暇时候,他也会想起那个古灵精怪的女子,一颦一笑都存留自己心间。

    可惜,可惜,不知此刻的蓉儿是否也在想念着自己,是否也是和自己一个心思?

    他虽然蠢笨不堪,可是对于蓉儿,却实实在在的是一片真心,只是真心不知道该怎么哄了蓉儿欢喜,怎么能让几位师傅喜欢上蓉儿。

    好在自己还有个伶俐,善解人意的师妹和自己是同一国的。

    这好几月,并不见了黄蓉父女,着急的也不是郭靖,还有对于自己的男神黄药师心心念念的凤小悦,可惜的是,大师傅为人实在是太过固执,又重面皮,当初被黄药师塞了两颗马粪,这数月下来,他不仅没有缓解了心中的怒火,反倒是更加地生气了。

    其他的江南六怪,之所以能义结金兰,大家一起闯荡江湖,自然也是因为脾气相投之故,如今大哥受辱,他们这些做人师弟师妹的,自然也不能冷眼旁观。

    大家便多了一项日常活动,陪着大哥一起咒骂黄药师,东邪简直就不是个人,不过是仗着自己的武功高深就如此地羞辱他们这些人,决计不是一代宗师的做派。

    如同一群负犬一般,只能躲在阴暗之处,犬吠几句,着实地令人不齿。

    好在师兄妹几个这般作为都是瞒着自己的弟子的,不过能瞒得过心事重重的郭靖,却是瞒不过机灵的凤小悦,她虽然感激几位师傅对于自己的收留和培养,可是对于她来说,几位师傅这般,实在是心胸太过狭窄。

    当然,黄药师当初的做法也太过睚眦必报,不过这就是黄药师,不是吗?

    他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地护短不正是自己羡慕黄蓉的地方吗?

    当然,更多的可能是嫉妒,黄蓉啊黄蓉,你简直太幸福了些。

    即便是再遥远的路途,总会有相见的一日,这不,黄蓉与郭靖一行人终于在洛阳会面了,大家都是路过古都,就是这般地巧合。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洛阳的牡丹盛开的正好,洛阳本就是大都市,人流如织,可是郭靖和黄蓉,第一眼看见的还是彼此。

    凤小悦在看到黄蓉的那一刻,面露一喜,不过搜寻了一周之后,却是没有见到自己日思梦想的那道身影,凤小悦脸上的喜色便收敛了起来。

    看着痴迷的郭靖,凤小悦蹙眉,半日后,推了推郭靖,

    “靖哥哥,你若是想去和黄姑娘俩聊聊,就赶紧去吧,趁着天黑之前回来,我会替你解释的,放心吧。”

    “小悦,谢谢你!”

    郭靖也知道自己嘴拙,满脸感激,实心实意地谢过了凤小悦之后,然后便走向了黄蓉。

    两人再次相见,本来以为自己有一肚子话相问的黄蓉却发现自己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问不出来。

    “蓉儿,我好想你。”

    郭靖这么一句扭捏之言出口,并没有如愿地看到黄蓉脸上的喜意,他的心底“咯噔”一声,难道,难道蓉儿不喜欢自己了?

    “蓉儿,你怎么不说话。”

    郭靖急的满脸是汗,哑声问道。

    “靖哥哥,你骗过我没有?”

    黄蓉心思百转千回,神色间一片认真地问道。

    “没有,没有,我从没有骗过你,蓉儿!”

    郭靖认真地回答道。

    “那么,我来问,你来答,可好?”

    黄蓉问道。

    “好,蓉儿你放心,你相信我,我绝对没有骗过你,也不会骗你。”

    “我知道你有位未婚妻,可是具体情形并不知道,你能告诉我吗?”

    黄蓉能知道华筝的存在还要感谢凤小悦的,当初他们相识之后,凤小悦无意间打趣郭靖,说他桃花旺盛,走到哪儿都会有美女喜欢。

    在草原上便有浓眉大眼,英气勃勃,飒爽英姿的华筝,来了这中原,却又有“温柔如水”(反语),娇俏可爱的黄蓉。

    那个时候,刚刚陷入了爱情的黄蓉对此并没有太过在意,反倒是骄傲自己的心上人果然是个人见人爱的,可见自己的眼光之好。

    人都是自私的,黄蓉也不例外,压根儿就不去理会什么未婚妻,只一心一意地和郭靖相爱相恋。

    “你说的是华筝啊,咱们从小儿一起长大,小时候玩的比较好,可是后来,大汗要将华筝许给坏蛋都史,所以,所以就成了这样子,我只当她是妹妹的,并不是喜欢着她,从头到尾,我喜欢的都是蓉儿你的。”

    “靖哥哥,你可知道,如果你娶了我,那位华筝会是个什么结果吗?”

    黄蓉神色复杂地问道。

    “(⊙o⊙)啊!蓉儿,这,这我却是不知,总归她是大汗的女儿,大汗应该不会委屈了她的。”

    郭靖实话实说,大汗对于华筝喜欢的很,确实不会委屈了她的。

    “靖哥哥,大丈夫一诺千金的道理,你可知道?”

    黄蓉心中甜蜜地又有些失望,她张嘴问道。

    “这,这,蓉儿,我最笨了,可是我喜欢的是你啊!”

    郭靖着急的满头是汗,解释道。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总觉得自己似乎是解释不通一般。

    “靖哥哥,你可知,退过婚的女孩儿是没有好下场的呢?”

    黄蓉并不是世俗之女,也并不看重礼教,可是她还是忍不住地用着中原礼教去套了上去,问道。

    “这不会,草原上讲究两情相悦,并不似汉人这般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

    郭靖实话实说,可黄蓉总觉得他是在巧言诡辩。

    “靖哥哥,那你知道那位华筝公主喜欢你吗?”

    “她,华筝她,可是我不喜欢她呀!”

    到了最后,郭靖理所当然地说道。

    黄蓉忍住了自己心中的失望,继续地问道,

    “你的几位师傅不喜欢我,也不喜欢我爹爹,我爹爹也不会同意咱们的事情,靖哥哥你觉得咱们可该如何是好?”

    “(⊙o⊙)啊!黄岛主也不喜欢我吗?我师傅,我大师傅他,他……蓉儿我嘴笨,脑子也不聪明,我也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办?蓉儿你最聪明,能告诉我该怎么办嘛?要不然我去求了黄岛主,让他将蓉儿许给我!”

    郭靖着急地问道。

    “那么你的师傅们呢?你该怎么办?他们一口一个‘小妖女’地叫着我,我也委屈呢,靖哥哥,你能为了我讨回公道吗?”

    “蓉儿,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几位师傅为了我,费劲了心思,合该是我们好生地孝顺几位师傅,总有一天,他们会看到蓉儿你的好,会接受你的。”

    郭靖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黄蓉最终失望了,她几乎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哽咽着道,

    “靖哥哥,我觉得我们彼此之间不合适,你忘了我吧,要不然和那位华筝姑娘好好过,重诺守信,方是君子所为,若是靖哥哥你真的不喜欢那位华筝姑娘,也该早些和那位姑娘解除了婚约,你这般耽搁了人家姑娘的芳华,却是不该。”

    听着她这一番话,郭靖如何能听?可惜,他嘴笨,蓉儿又是字字珠玑,词词在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反驳了。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黄蓉离开,自己失魂落魄地回去了。

    看着他这副鬼样子,凤小悦还哪里不明白两人只怕是谈崩了呢?

    就是心细一点儿的几位师傅,也是发现了郭靖的不对来,不过有些事情,大家戳破也就没多大的意思了,所以竟是没有人去安慰郭靖。

    唯独凤小悦,想要知道黄药师的消息,所以趁着众人吃饭的功夫,拉着郭靖去了外院儿。

    “怎么样?你和黄姑娘和好了?”

    “没有,蓉儿让我忘了她,让我好生地和华筝成亲过日子。”

    郭靖如实相告,说起这个,凤小悦也是尴尬,就算是自己再不喜欢黄蓉,也知道郭靖这事儿做的不地道了。

    两人顿时无言,话说在草原上时,凤小悦和华筝的关系也不错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我是好爸爸相邻的书:探者时骏阴阳往事末世之男后威武诡异宝盒鬼村禁地神域精神科黑风城战记玉生烟杀人指南尸神鬼仙零号专案组[仙剑四]师弟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