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黄蓉1

【书名: 综:我是好爸爸 第250章 黄蓉1 作者:慕容红苓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小妖女,和你那个爹一般,狠辣无情,简直人人得而诛之!靖儿,大师傅决计不愿你娶了她,我老头子若是管不了你,那么你请便,咱们好走好散。”须发皆白,直愣着耳朵的老丈厉声对着自己的弟子道。

    “你这老……”

    那丫头却也不是个好相与的,骂人之言当即地就到了嘴边,一旁的青年男子却是面露求恳之色,木讷的面孔中布满了焦急之色。

    他嘴笨,不知该如何地哄了蓉儿,又哄得大师傅欢喜,可是尊老敬长的道理他还是懂的,是以只能委屈蓉儿了。

    俏丽娇艳的小姑娘咬咬嘴唇,跺跺脚,极为不甘心地闭了嘴。

    若不是因为喜欢着他,敬慕着他,自己决计不会这般地委屈了自己的。

    想想她因为和父亲一时闹了别扭,跑了出来,天南地北地乱走,受了多少的委屈,吃了多少的苦头,不过与这呆子却是投缘。

    渐渐地因为他的赤诚,坦荡,侠义,自己的一颗心渐渐地便落在了郭靖的身上。

    可自此,竟不是幸福的开端,反倒是委屈涟涟。

    郭靖身边有大师傅,有小师妹,时至今日,方才知道,他竟然还有个什么草原上的未婚妻。黄蓉越想,越是觉得委屈,自己到底算是什么呢?

    在郭靖的心目中,自己能占到多重呢?

    这般地想着,黄蓉便停下了脚步,看着自己的心上人与他的师妹月姑娘一左一右地搀扶着那个死老头,竟似丝毫不将自己放在心上。

    看着他们三人远去的背影,黄蓉眼眶中的泪水中忍不住地掉落了下来,转身跑了。

    前面的三人都是练武之人,自然是听到了黄蓉的动静,郭靖满是焦急,就想要松开大师傅的手去找蓉儿,却不想,柯镇恶却是紧紧地抓住了郭靖之手,喝道,

    “靖儿,你这是要气死大师傅?我不许你去找那个小妖女!”

    “大师傅,蓉儿她一个小姑娘,孤身在外,万一遇上什么危险,可怎生是好?”

    郭靖此刻倒不是那般地木讷了,灵机一动,道reads;。

    “靖哥哥,我觉得你倒是不必担心黄姑娘,她的父亲可是黄老邪,武功高强,既然敢放黄姑娘出来历练,她的武功自然是不俗的,兼之黄姑娘聪慧无双,都是她算计别人,何来的危险之言?倒是大师傅只怕是累了,咱们走了这许多路,很该找个地方,让大师傅歇歇脚,找点吃食,填填肚子啦!我可是饿了呢,你们呢?”

    说完这些话之后,那女子竟似羞涩一般,红着脸蛋儿,平添了几分妍丽之色。郭靖被她的这一番小女儿作态看的一呆,醒悟过来,急忙地转过了头脸。

    柯镇恶一直有心成全自己的这一双弟子,不过两人自称彼此之间不过是兄妹之情,并无男女之思,是以他只能遗憾地罢手了。

    不过现在看着他二人的这一番作态,许是还有机会?

    他的徒弟,决计不能娶了那个小妖女。

    柯镇恶一生嫉恶如仇,最是看不上沽名钓誉之辈,似黄老邪这种人物,名声不好,似邪非正,他决计不会让靖儿吃亏娶了那个小妖女的。

    打定了主意之后,柯镇恶便一切都让凤小悦做主安排了。

    “是呀,小悦儿所言极是,大师傅毕竟上了年纪,不中用了,竟是要拖了你们的后腿了!”

    说到最后一句,柯镇恶倒也不是全然说笑,他年纪大了,很多事情真心是有些力不从心了,一直挂念的便是能让靖儿赢了与全真教道长春真人丘处机的赌注。

    再者么,便是要为一双弟子的将来归宿操心。

    靖儿倒是还好说,毕竟身为男儿,又是极好的性子,可是凤丫头就不同了,就算是他们江湖人士并不讲究出身,可是别人不一定不讲究啊?

    凤丫头父母双亡,不过是小乞儿出身,小师妹韩小莹怜惜她,便收了她为弟子,到了后来,七兄妹也都将自己的拿手绝技教导二人。

    可谁知,小时候伶俐非常,懂事乖巧的弟子于武学一道上,却是蠢笨不堪,一窍不通,甚至还不如靖儿。

    不过七兄妹并没有因此便嫌弃她,反倒是越发地怜惜一二,甚至郭靖这个继承了众人大希望弟子都要让着,哄着小丫头的。

    可谁知,这一切,竟是在众人入关之后,单独出来历练的靖儿遇上了小妖女之后,一切都变了。

    靖儿慕恋着那个小妖女,就是瞎子也能看的出来,可是他们一直宠着长大的凤丫头可该如何是好?

    哪怕小丫头一直都说自己将靖儿当成哥哥,可是这话他们听听也就算了,总归是凤丫头不想让靖儿为难之言罢了。小丫头子腼腆,有些事儿不好开口直说,他们这些做师傅,做长辈的,却是决计不能让小丫头子受了委屈才好呢。

    打定了主意之后,柯镇恶便任由两位小弟子操持安排了,听着凤丫头将靖儿指使的团团转,柯镇恶也忍不住地有些好笑,这小丫头,打小儿就古灵精怪的,却不知道为何,竟是毫无练武的天赋,也是奇怪。

    不过令他们欣慰的是,哪怕是凤丫头不能练武,可与医术上颇有天赋,这些年,除了他们师兄妹教导之外,小丫头也拜访了不少名师,着实地学了好些东西,现在于江湖上也小有名气,也是因着凤丫头貌美脾气又好,不少人称赞她为仙姑下凡,拯救苍生来的reads;。

    这样好的丫头,简直比那个小妖女好了千倍万倍,靖儿也真是的,竟是喜欢那个小妖女,也不喜欢凤丫头,简直过分。

    柯镇恶此刻看着忙碌的师兄妹俩,仍旧为小弟子愤愤不平。

    却说凤小悦与郭靖二人,一个打猎,一个砍柴生火,配合娴熟,默契十足。

    凤小悦盯着自己手上的茧子,苦笑两声,谁能想到,曾经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如今竟然柴米油盐,什么都会,甚至还学了一身的好医术,这放在以前,简直不可想象。

    不过十多年多去,她也习惯了。

    这个世道,简直坏的没边儿,女子在这个世道,更加地艰难,还好她机灵些,抱住了韩小莹的大腿,进而抱住了男主的大腿,成为了郭靖的小师妹。

    尽管看电视时,看小说时,他是有些嫌弃郭靖的,可是真的相处了十几年之后,她却是同情郭靖的,简直就是个大写的杯具罢了。

    为了爱情,折腾了多少进去,因为他和黄蓉的爱情,七个师傅,只剩下了一个老瞎子柯镇恶,年轻时可能会觉得爱情重要,可是渐渐地年龄大了,她却是深深地厌恶上了这种自私自利的爱情。

    尤其是看不上黄蓉,不过是仗着自己出身好罢了,凭什么谁都围着她转呢?凭什么为了自己的男神,除了生孩子什么都会的黄老邪竟然被逼的离开了桃花岛,任由郭靖带着柯镇恶这个老瞎子住了进去。

    作为主人的黄老邪,却是孤单飘零,有这么一个坑爹的闺女,也是心累!

    心疼黄药师!/(tot)/~~

    浑然不知自己被心疼的黄药师:_(:3ゝ∠)_谁稀罕!

    既然成为了郭靖的小师妹,既然如今已然被江南七怪给感动,江南七怪这不好,那不好,可是对她和郭靖却是全心全意地教导,维护,疼爱有加,她决计是不允许这种悲剧发生的!

    凤小悦手中忙着做事,可是心中的志向愈发地坚定起来了。

    尽管不知道小丫头在想些什么,不过端是看着她坚毅的面孔,柯镇恶就觉得心中舒畅,比起娇滴滴的黄蓉,显然,吃苦耐劳,心灵手巧的凤丫头更适合靖儿。

    靖儿也是个死脑筋,也不知道那妖女哪里好了?

    至于草原上的华筝么,却是从不放在柯镇恶众人的眼里,心里的,道不同不相为谋,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就那蛮子,如何能许给靖儿为妻,不过是铁木真自己一腔情愿罢了。

    靖儿年轻赤诚,不过是被人设计而已。他们这些做师傅,做长辈的,却是决计不许别人算计了自己的徒弟,让靖儿吃亏的!

    还好,如今靖儿已然回了南,却也不惧铁木真的要挟便是了。

    这样的双标,果然师徒一脉!

    也是心累reads;!

    再说另一边的黄蓉,自己一个人茫茫然,天大地大,却是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自己离开都这许久了也不见靖哥哥找过来,自己却是不用再期待了,他的师傅,他的师妹都比自己重要。

    想着往日里爹爹的慈爱,想着自己如今的委屈,自小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心目中越发地难过,也不辨方向,竟是胡乱地跑了开去,等到自己回神过来,却是天大地大,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天色将暮,饶是黄蓉也是练武之人,胆子也不小,可是心中的孤单和寂寞俞盛。

    “爹爹,蓉儿想你了呢!”

    喃喃自语地黄蓉边说着边将自己搂住,只怕是要变天了?这天气也着实冷的厉害呢。

    黄蓉在山上找了个废旧的山洞,略微地清理了一番,然后趁着天色未晚,利用自己的小匕首砍了一堆的柴禾,生了一堆火取暖。

    肚子饿了咕咕叫,黄蓉毕竟是个女儿家,饶是天大地大自己一个人,可仍旧是忍不住地红了脸颊。

    可是如今的时节,可是上哪儿去打猎呢?

    山中虫豹自己对付不了,再小的只怕也是隐匿洞窟不出,难道说自己只能饿着了?

    越是想,肚子越是饿,黄蓉勒令自己别去想那些好吃的了,什么桂花鸭,什么粉丝汤,酱牛肉,蟹黄包的,尤其是爹爹的手艺,好吃的简直能让自己将舌头给吞了下去。

    可是这会儿,爹爹你在哪儿啊?你的蓉儿可是吃苦受难,挨着饿呢!

    黄蓉撅着小嘴的模样真心是将不远处的青袍客给心疼坏了,叹息了一声。

    唉,自己啊,还是不够心狠呢。

    “蓉儿,蓉儿!”

    青袍客轻声地唤道。

    昏昏欲睡的黄蓉却是以为自己做梦,出现了幻觉,死死地闭着眼睛不张开,

    “就算是做梦能梦见爹爹也是极好的,老天爷,你真好,竟然让我如愿以偿,梦便是梦吧,我只要不睁开眼睛,不醒过来,爹爹就一直能与蓉儿在一起了。”

    青袍怪客听着她这一番话,又是好气,又是心疼,请拍了拍她的肩膀,却是道,

    “既是如此,那么我便真的走了啊!”

    “呀!果真是爹爹!爹——哇——”

    黄蓉跳将起来,瞪大了双眼,眼前的这位,一身青衣,脸上罩着极其怪异的面具,腰间缀着玉箫,不是自家爹爹,却又能是谁?

    黄蓉扑到了黄药师的怀中,哭的不亦乐乎。

    黄药师听着女儿哭声中的委屈,却是怒气满溢,很好很好,自己的女儿他们也敢给气受,不好生地收拾一番,自己如何能罢休!

    别人对于黄蓉可能没有什么太多的办法,不过黄药师却不同,女儿自己打小儿一手养大,疼的如珠似宝的,自然知道该如何地哄好了自己的小乖女儿,自己的心头宝reads;。

    三言两语地将黄蓉哄好了之后,黄药师从自己的包袱中掏出了一块儿拳头大的酱牛肉,还有几块儿干巴巴的大饼。

    出门在外,着实地无法太过讲究便是了。

    “慢点儿吃,小心别噎着!”

    黄蓉一手握着水囊,一手啃着肉夹馍,简直不亦乐乎。

    干掉了三个肉夹馍之后,黄蓉总算是觉得自己不那么饿了,父女俩这才能好好儿地说会话了。

    “爹爹,何以你在这儿?”

    黄蓉却是奇怪,自家爹爹不在桃花岛上闭关,出来做甚么?

    “路过罢了,却是这般巧地就遇上了你。”

    黄药师端着架子,轻描淡写地道。

    至于实情么,他如何能说自己不放心闺女,所以自黄蓉前脚离开,他后脚就跟上了呢?

    黄蓉于爹爹相依为命十多年,对于他的性子,自然是了解无比,哪里会不明白其中的详情呢,这般地想着,忍不住地又红了眼眶。

    “姑娘家家的,哭什么?人的福气一辈子就那么点儿,你可别因为掉眼泪就将自己的福气都让晦气给占了!”

    “爹爹——”

    看着父亲嫌弃的模样,黄蓉再是感动不下去了,撅着嘴,神色眉眼之间全是不满,不过心头的委屈却是消散了不少。

    “这就对啦,这才多久呢,你就忘记了爹爹的教诲,看着你面部多愁苦,这半年多竟似是没少受委屈,到底怎么回事儿?能和爹爹说说么?看吧,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你如今可是知道了爹爹的一片苦心了?”

    黄药师的内心怒火中烧,可是面上却是越发地柔和了,竟似毫不生气一般,带着几分调侃地问道。

    “确实呢,往日里却是我任性了,累爹爹受苦了。”

    黄蓉低头半日,方轻声道。却是已然学会了忍受委屈了,哪怕是往日里在自己毫无顾忌的父亲身边。

    黄药师叹息了一声,柔声道,

    “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你合该是我一辈子的累赘。”

    “才不是呢,我将来也会好好儿地孝顺了爹爹,为爹爹做好吃的,为爹爹养老,让您安度晚年的。”

    听着爹爹的这番调侃,黄蓉忍不住地出声反驳道。

    “好好好,我的蓉儿最是孝顺了,爹爹就等着享福了。”

    似乎是因为气氛之故,许是因为话赶话,许是因为这般久没有见了,黄药师的态度却是少了几分刚硬,带着几分特有的柔和,笑的畅快,对着黄蓉道。

    “那是自然,我可是爹爹的女儿呢!”

    黄蓉带着十分地骄傲,歪着脑袋回道reads;。

    父女两人都还算是默契地跳过了刚刚的那个问题,既然黄蓉不想回答,黄药师自然是不会勉强了女儿便是了。

    这一夜,却是黄蓉自从离家之后,睡的最舒服的一夜,有了父亲在身边,她却是可以全心依赖,丝毫不用担心外面的风风雨雨。

    看着她睡的熟了,黄药师拨拨火堆,让快要熄灭的火堆燃烧的更旺一些。

    欺负他闺女,嫌弃他闺女,多大脸呢?

    黄药师想着自己这些日子的所见所闻,简直怒火中烧。

    郭靖竟然有个师妹了,这个世界也是让人讶异呢。

    不过不管是谁,不管是不是穿越者,还是重生者,亦或者是身份尊贵的皇家公主,可不管是谁,都不能欺负了自己的女儿。

    有些人,不给他点儿教训自然是不知天高地厚的!

    好在如今的他并不知道那位小师妹对自己的垂涎,还有她对于黄蓉的那些嫌弃。

    黄药师调息了一夜,看上去精神奕奕,却是比黄蓉这个睡了一个好觉之人气色还要好上几分呢。

    “爹爹的功夫可是大有精益?”

    黄蓉看着黄药师的模样,听着他气息绵长,欣喜地问道。

    “唔,看来你这趟跑出来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这察言观色的本事长进了不少。这些日子我小有收获,想起了多年前的旧事,所以才出来走走。”

    黄药师这一番话,算是半遮半掩,解释了自己和黄蓉何以这般巧地相遇了。

    黄蓉深信不疑,也没有追问,黄药师找好的借口也说不出来了。

    也是郁闷~_(:3ゝ∠)_

    有了父亲伴在身侧,黄蓉的性子本是跳脱,如今依然恢复了小女儿情状,一路上连蹦带跳,说说笑笑,黄药师听着女儿的出行之旅,也是颇多的忍俊不禁,面上露出了几许笑容来。

    黄蓉看着爹爹欢喜的模样,自也欢喜无限。

    父女俩一路上放慢了脚步,听着黄蓉讲述着自己所经历的风风雨雨,走了好半日,方才到了城镇,找了附近最大的酒家,走了进去。

    却也是凑巧,黄蓉父女俩一眼就看到了说说笑笑,吃酒吃菜的郭靖师徒三人。

    黄蓉看到郭靖,面露一喜,不过想着自己这些日子所受委屈,还是昨日,他的师傅几乎指着自己的鼻子骂了,郭靖也不吭一声,不维护自己一句,心中又是一悲。

    到了最后,竟似是没有看见这师徒三人一般,轻轻巧巧地绕了过去。

    郭靖已然站了起来,悄声唤了声,

    “蓉儿!”

    黄蓉的身形一顿,不过脚步却是未停,跟在爹爹身后,去了窗边的座位。

    “小二,拣你们的特色菜品,冷热各四品,茶点四品,干果时鲜四品,再上一壶上好的碧螺春即可reads;。”

    “好嘞,您稍等!”

    那店小二早就练就了一副火眼金睛,自然是看的出来,这两位可不是什么没钱装大爷的主儿,是以十分通快递应声下去了。

    看到他这般区别对待,郭靖倒是无所谓,不过柯镇恶,凤小悦二人的面色却不是很好。

    盖因之前他们进了这酒楼,因为柯镇恶的污糟,很是受了这狗眼看人低的店小二的嫌弃,此刻倒好,他竟然丝毫没有嫌弃黄蓉二人,如何不令二人变色?

    “靖儿,坐下,上了饭菜,吃好了咱们就走,看到小妖女,简直败了人的胃口!”

    他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语气却并不平和,作为习武之人,皆是耳聪目明,哪怕是最黄蓉呢,都听的一清二楚。

    性子并不柔弱的黄蓉此刻在爹爹面前,却是委屈的红了眼圈儿,可是人家并没有指名道姓,她想要计较,可也没道理。

    黄药师面沉如水,且不着急,让他先得意,总会让他为自己一时的痛快付出代价的。

    这家酒楼饭菜的味道不知如何,不过这上菜速度却是值得称赞。

    那头郭靖三人组刚刚吃了没几筷子,这头黄蓉父女的饭菜已然上桌了,按着冷热,茶点的,一一摆在桌面上。

    看着倒是不错,味道不知如何,可是卖相着实不错。

    黄药师,黄蓉二人都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之辈,吃饭的时候也秉承着规矩,静默无声,再听着那头吃的呼噜响的柯镇恶师徒二人,高下立现。

    凤小悦自从看到了黄蓉身边的那道青影之后,便立刻地猜出了他的身份。

    男神,男神!好帅,好帅!看我,看我!

    心中的弹幕不停地凤小悦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这一顿饭到底吃了些什么,食不知味,这样的境界也是头一次呢。

    不过可惜的是,直到饭吃完了,他们要走了,黄药师也是一个眼神也没有丢给这三人一次。

    三人离开了酒楼,其中两位是失魂落魄的,好在柯镇恶并不擅察言观色,凤小悦也较之郭靖会遮掩,所以就算是她略微地有些奇怪,不过粗心的柯镇恶和心不在焉的郭靖并没有发现她的不对来。

    那些碍眼至极的人物离开了之后,黄药师父女二人痛快地吃了一顿滋味儿不错的饭,吃好之后,黄药师也是痛快地赏了小几钱银子,乐的小二见牙不见眼的。

    果然,自己眼力价儿得到了回报!

    今日也是邪乎,走哪儿都能遇上郭靖三人,老天爷安排的这一定是孽缘!

    在马市上遇到了郭靖师徒三人时,黄药师忍不住地在心中吐槽道。

    作为新时代的女性,凤小悦觉得自己应该大方点儿,去和男神套套近乎啥的。

    不过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让师傅看出来,她是知道柯镇恶对于黄药师的态度的,所以她需要小心谨慎才好reads;。好在有个绝佳的挡箭牌!

    “靖哥哥,去和你的蓉儿妹妹打个招呼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位中年人便是东邪黄药师,你未来的岳丈了。”

    凤小悦压低了嗓音,对着郭靖蛊惑道,脸上的神色也是带着几分调侃和暧昧的。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大师傅,大师傅他明明不喜欢蓉儿的,还有,万一黄大伯也不喜欢我,可怎生是好?”

    郭靖却是面露迟疑,结结巴巴地问道!

    “黄,黄大伯?”

    凤小悦被他的称呼给雷的不轻!

    黄大伯是什么鬼?

    _(:3ゝ∠)_

    如今的东邪正处于一个男人最好的年华,外加上习武之人,多重保养,黄药师看上去不过是三十许罢了,相较于柯镇恶,说他是柯镇恶的晚辈,也不是没有人会不信的。

    风度翩翩,才华横溢,做事随性潇洒,至情至性,痴情长情,这样的人物,合该是自己的男神,是自己心目中的黄药师!

    凤小悦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是面上绯红一片,郭靖傻乎乎地问道,

    “师妹,你是生病了吗?发热了?”

    且面带关切地伸出了手,快要贴到了凤小悦的额上,凤小悦直接给了郭靖一个白眼,拍掉了他的爪子,

    “我没事儿,你快点儿去找你未来的岳父大人去献殷勤啊,万一人家不喜欢你,将女儿另嫁他人,你就完蛋了。”

    凤小悦看着郭靖似乎还面有疑虑,急忙地道。

    尽管是调侃之意,不过郭靖却是当了真,也不再纠缠她是否生病发热了,急急忙忙地朝着黄蓉父女走去。

    黄蓉看着他的脚步,心下一喜,不过却也心生忐忑,正如凤小悦担忧的那般,若是爹爹他不喜靖哥哥的话,自己可该如何是好呢?

    “蓉儿!”

    “靖哥哥!”

    这条路,哪怕是再长也有走到尽头的一刻,两人眉目传情,言语中尽是缠绵之意。

    两人不过是这一声称呼罢了,可惜二人的心情却是截然不同。

    黄蓉是悲喜交加,忐忑丛生,傻郭靖么,只剩下欢喜无限了。

    “蓉儿,这位少侠是哪位高人门下?”

    果不其然,黄蓉闻声转向,看着父亲面无表情,心中更加忐忑。

    “爹爹,这是靖哥哥,是江南,呃,是丐帮洪帮主七公的弟子郭靖。”

    黄蓉说完这话之后,再看到怒气重重的柯镇恶时,想要改口,已然来不及了!

    “哈呀,你这个小妖女,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你&%……”

    柯镇恶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什么东西给堵上了嘴巴,他呸呸两声,却是吐出来了两颗马粪reads;!

    “简直欺人太甚!小妖女,别以为你有了靠山我们江南七怪就怕了你,此仇不报,誓不为人!靖儿,凤丫头,咱们走!”

    柯镇恶尽管嫉恶如仇,脾气暴躁,可也不是什么没眼色之人,端的知道今日自己决计不是这青袍之人的对手,而且自己身边还有郭靖和凤小悦两位弟子,半点儿错也不能出,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脾气,所以打算走为上,且等将来,自己师兄妹们齐聚,然后再□□。

    反正他们江南六怪从来都是有福一起享,有难一起扛的。

    且等着自己师兄妹将靖儿和凤丫头安排好了,哪怕是赔上这条性命,也绝对不能放过了今日之人,这番羞辱,若果真自己不去报仇,那与缩头乌龟又有何异?

    忍辱负重的柯镇恶简直要快将自己给感动坏了。

    不过可惜的是,正主儿还没发话呢。

    “咳咳,我让你们走了吗?满嘴喷粪之后就可以轻松走人?这是哪里的规矩?”

    本打算小惩大诫的黄药师在听到柯镇恶当着自己的面儿称呼黄蓉为“小妖女”的时候,心中的怒气已经max了,冷声问道,

    马棚里上好的骏马似乎是感受到了这股子肃杀之气,不安地嘶鸣了几声。

    “哎哟,客人,您说说,咱们这里是做生意的地方,以和为贵,是不是?咱们有话好好说,有什么大不了的呢?您说是不是?咱们坐下来,喝杯热茶,一起聊聊,可好?”

    马场的主人却是个见识广博的,在看到骏马不安的模样时,走了上来,打着圆场,说和道。

    “好,今日且不予你这里添乱,我们要两匹上好的骏马,准备好了吗?”

    黄药师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气,问道。

    “自然是准备好了,西域来的千里良驹,尽管价格不菲,可是物有所值,您且放心吧!”

    老板圆圆胖胖的一张脸,满是笑容,越发地对着黄药师热情了,要知道这两匹马,他赚的足够自己一家子吃一年了。

    “这便好,金叶子可以吗?”

    黄药师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锦袋,问道。

    “自然,自然,您请这边儿,有些手续还需要办理。”

    “蓉儿,咱们走,今日之事,暂且记下,总有算账的时候呢。”

    黄药师轻笑道。

    黄蓉看着爹爹风轻云淡的表情,就知道只怕是坏事儿了,不过此刻她也不敢顶嘴,乖巧地点点头,跟在了黄药师的身后,也没有再看郭靖一眼,转身走了。

    留下了柯镇恶师徒三人,简直就是一地鸡毛!

    凤小悦才是最气急败坏的那一位,男神没有认识,反倒是结仇了,这特么的都叫什么事儿啊reads;!

    “靖儿,凤丫头走了!”

    柯镇恶漱口完毕之后,厉声喝道,竟似鬼魅之声。

    这下子只怕是坏菜了!凤小悦心中无不着急地想道,与她一个心思的,还有蠢笨的郭靖,虽然他是个不会看人眼色的笨蛋,不过也知道今日大师傅只怕是气恨了。

    依着大师傅的脾气,自己和蓉儿只怕是没有将来了。

    想到这种可能,郭靖一颗心酸酸涩涩,似是泡在了苦水中一般。

    事情不会更坏了,郭靖和黄蓉是官配,这绝对是拆散不了的,所以她现在不能慌,这不过是爱情的考验,官配不管接受了什么样的考验,到了最后一定都是会美满幸福一生的。

    这也可以说是自己和男神之间的考验,她不能自乱阵脚,淡定淡定!

    勉强地说服了自己,凤小悦跟上了师傅和师兄的脚步,然后离开了马场,他们本想买匹驽马代步,可是现在呢,竟是怒气冲冲,败兴而归。

    黄药师和黄蓉却是受到了马场主的热情招待,办好了各色的手续之后,然后父女二人这才骑着西域的骏马,离开了这里。

    至于他父女二人去了何方,却是无人得知。

    “爹爹,如今咱们要去哪里?”

    黄蓉在马上,却也是飒爽英姿,问道,

    “去牛家村,我听人说,你师兄曾经出现在哪里过。”

    虽然他说的风轻云淡,不过落在黄蓉的口中却如惊雷,爹爹的心病她却是知道的,没有想到,爹爹竟是自己走了出来。

    她的爹爹,果然是个顶天立地,坦荡无比大英雄!

    以前顾忌着爹爹的心情,这都是桃花岛的禁忌,如今爹爹却是坦诚,她即便再是一颗心寄放在郭靖身上,可孰轻孰重自然是知道的。

    父女俩人一路乘骑骏马南下,也不再去搭理别人的风风雨雨了。

    进了临安城之后,却是一片祥和,国泰民安之相,丁点儿也看不到任何的风雨飘零。

    这般繁华之都,也维持不了多久了,黄药师为人尽管亦正亦邪,不过对于忠孝节义看的也重,自己的家国,难道真的要沦为蒙古人的两脚之羊,任人宰割?

    黄药师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做点儿什么呢?

    皇帝尽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也不能任由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是不是?

    亡国奴可不是什么好名词!

    他这般沉重自然也是影响了本就不大欢喜的黄蓉,父女俩人一时之间竟是沉默,并无半点儿交流。

    一直到父女俩人离开了临安府,黄药师似乎都没有从自己的那种沉重中挣脱出来,黄蓉虽然弄不明白爹爹到底在忧伤个什么,不过她很是乖巧地保持了沉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我是好爸爸相邻的书:探者时骏阴阳往事末世之男后威武诡异宝盒鬼村禁地神域精神科黑风城战记玉生烟杀人指南尸神鬼仙零号专案组[仙剑四]师弟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