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曾安安1

【书名: 综:我是好爸爸 第248章 曾安安1 作者:慕容红苓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父亲,你瞧,如今我全好了,将来换了女儿来照顾父亲,好不好?”

    一位英姿飒爽的小姐跪在床榻前,认真地对着背对着自己男子道。

    “你先出去吧,我累了。”

    良久,榻上清瘦的男子,哑着轻声道。

    “父亲,那我先走了,您要好生地照顾自己,我明日再来看您。”

    英气勃勃的小姐眉眼中闪过一丝阴霾,起身离开了看上去略微有些破败的房间。

    她走了,立即地就有个老迈的男子走了进来,

    “郎君,您这是何苦呢?姑娘如今已经不傻了,聪慧不说,还有了一身的好武功,您这是……”

    “你不懂,不懂的。”

    榻上的男子被自己的老仆扶了起来,眼眸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近乎呢喃地道。

    自己的女儿难道自己会认错吗?

    如今的这个,可绝不是自己怀胎十月,熬了三天三夜诞下的孩儿呢,她不知是哪儿来的妖孽,不过是占了自己女儿的肉身罢了,就是不知道自己可怜的女儿如今在何处了。

    那样可怕的后果,男子是拒绝去想的。

    曾俊生出身商家,曾家嫡子,生的柔弱美貌,才华过人,可惜为男儿身,曾家主便以这万贯家产招赘上门女婿一枚,家境贫寒,仪表堂堂,智慧过人的女子苏樱便进入了曾家人的视线范围之内。

    苏樱的父母为了一家子的好日子,写了文书,立了契约同意让苏樱入赘曾家。

    苏樱尽管也是觉得耻辱,可是在经历了曾家的富贵之后,又看到了品貌出众的曾公子之后,将自己满腔的不愿丢到了脑后。

    婚后夫妻二人着实地甜蜜了一阵子。

    可惜幸福生活却非常地短暂,曾俊生的母亲,曾家主一病不起,不久之后便溘然长逝。

    曾俊生悲伤无比,晕倒在了灵堂上,请了郎中来,结果却也算是悲喜交加,曾俊生竟是怀胎两月了。

    不过是因为忧心母亲,是以对自己身体的异样有所忽略罢了。

    重孝在身的曾俊生因为种种原因,所以身体越发地不好了,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挣扎了三天三夜之后诞下了曾家的嫡长女。

    看着瘦小,憋的青紫,哭声跟小猫子似的女儿,曾俊生自然是痛心无比。

    曾安安,这个名字寄托了曾俊生对于女儿所有的美好祝福,平安一生即可reads;。

    只可惜,不幸并没有因此而停止,一件接着一件,变本加厉起来……

    尽管曾俊生请了不少的名医,花费了无数的银钱,可是曾安安的身体时好时坏,基本上就是药养着了,半岁时,一位游方的僧人诊断出了曾安安是个傻子的事实。

    简直是雪上加霜!

    可惜的是,曾俊生因为生曾安安,坏了身体,再加上这半年多来,他又一心地扑在了女儿身上,难免地对于妻主有所忽略。

    等到他回神过来,曾家就彻底地大变样了。

    不仅府邸换成了苏府,而且苏樱还纳了二房,是苏樱的表弟,看上去虽然有些粗枝大叶,不过却是苏樱的曾经的心上人。

    曾俊生自然是伤心无比,可是他除了哭之外,竟是丁点儿的手段也没有。

    哪怕是曾家的下人管家的恼火不已,想要为自己的主子讨回个公道,让人可气可恨的是,曾俊生反倒劝住了管家下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自己现在也坏了身子,安安又是这么个情况,妻主纳个二房为自己诞下血脉亲女,也是可以理解的。

    曾俊生的通情达理不仅没有为自己赢来妻主的心,反倒是让苏樱越发地认清了曾俊生就是个软包子,好欺负的事实。

    所以变本加厉,纵着自己的表弟欺负曾俊生父女二人,自然也就是理所应当的了。

    好容易,曾安安长到了十岁,曾俊生也算是花费了心血无数,总算是将自己的傻闺女给养大了!

    父女俩缩在府上最偏僻的院子里,吃的简直连下人也不如,曾家的忠仆也被苏樱借着各式各样的理由给打发了去,现在的人都是她和表弟买来的。

    曾家偌大的家产全数地成为了自己的了,满城只闻苏家富庶,却不曾听说曾家的旧闻了。

    不过对于曾安安来说,这些都不重要,只要自己的闺女好好儿地活着,他如今一切都不大在乎就是了。

    只是即便是这么卑微的心愿,也破灭了!

    在听说自己的女儿被苏樱的儿子推下池塘的那一刻,曾俊生几乎晕死过去,可是他的女儿还等着自己救呢。

    曾俊生好容易地才跪着,哭着求着妻主为女儿找个了大夫,可惜的是,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庸医,胡乱地开了几服药,然后便丢手不管了。

    曾安安高热三日,曾俊生彻夜不慢,衣衫不解地亲手照顾着女儿,曾经一度,他以为女儿没了呼吸。

    幸而好在上天垂怜,菩萨保佑,高热不退的曾安安却是突然地睁开了乌黑的眼珠子。

    不过其中的戾气却是将曾俊生唬的倒退了两步方才稳住,很快地曾安安身上的这种异样便消失了,曾俊生按下了疑惑不安,也只当是自己的错觉。

    这场无妄之灾让曾俊生的心头宝曾安安彻底地好了起来,成为了正常人,喊了曾俊生一声“父亲”,惹的曾俊生热泪盈眶,直呼上天保佑,祖宗保佑~

    清醒过来的曾安安变的聪慧好学,且不知道拜了何方高人竟成为了剑术高手,一把青锋剑,耍的威风凛凛,端的是清俊世无双reads;!

    自然惹来了不少爱慕的目光。

    曾安安本来就是苏樱的嫡女,也是曾家的继承人,苏樱尽管这些年也纳了不少的男子进府,可唯有自己的表弟为她诞下了一个儿子,便是骄纵无常的将曾安安推到了池塘的苏承安。

    现在,既然嫡女这般地出息了,苏樱立即地就改变了主意,然后各种疼爱关照郎君和嫡女曾安安。

    曾安安似乎也是接受了母亲的歉意,母女俩你好我好,各种的母慈女孝,引的世人羡慕。

    可最该高兴,苦尽甘来的曾俊生却是性格大变,对于曾安安不理不睬,自己仍旧居住在府中最为僻静的院子里。

    大家都十分地想不通,唯独心中有鬼的曾安安却是打着孝顺的名义,各种地盯着曾俊生。

    果不其然,父女俩终于起了争执,曾俊生指责她是个无主之魂,占了自己女儿的肉身,哭着喊着地让她还了自己的女儿回来。

    曾安安一直最为担心的事情终于地还是发生了。

    曾安安也是个狠人,被人家戳穿之后,恼羞成怒,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地将曾俊生给弄死了。

    不过就在这样紧急的关口,她身体之中原主的灵魂竟是挣扎了起来,此刻的无名之魂这才惊骇地发现,原主的灵魂竟然没有消失,身体竟然隐隐地开始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不过这场战斗却并没有结束呢,她一个狠辣无比的杀手难道还争不过一个傻子吗?

    曾安安和原主之魂展开了身体争夺战,曾俊生虽然害怕,可也希望自己的傻女能变回来,所以一直地候在一旁,等着最后的结局。

    至于最后的结局么,自然是悲哀的很,曾俊生发现,曾安安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狰狞,越来越冷酷了,他心中有预感,自己的女儿,这一次只怕是要永远地离开自己了。

    都说好的不灵坏的灵,曾俊生这次的预感成真,女儿的身体果然被无名之魂全然地占据了。

    从头到尾冷酷的这个煞神绝对不是自己绵软可爱的女儿!

    曾俊生只觉得天都塌了,他也不知道何以自己的命这么苦?他只有女儿这么一个希望,只是希望女儿能平平安安一辈子,为何老天爷这般地残酷,竟然安排了一个无名之魂夺走了自己的女儿?

    曾俊生最后疯了,看见谁都叫女儿,唯独看见“曾安安”时,却不会这般地叫她,

    “曾安安”到底也没有下手杀了他,反倒是觉得曾俊生可怜,所以好生地照拂了曾俊生后半生,锦衣玉食,安享幸福一辈子!

    至于苏樱么,连同她的表弟,她的儿子都被恢复了正常的“曾安安”利用完毕,掌控了曾家之后,给赶出了曾家,恢复了曾家的荣光。

    别人都说上天有眼,一报还一报,千万别做恶,否则的话,看着如今穷困潦倒的苏樱一家三口,你就知道苍天能饶的了谁了!

    可惜的是,疯了的曾俊生没几年就过世了,别人除了叹息了几句他就是个可怜的,没福气的之外,很快就没人记得起曾俊生是谁了reads;。

    曾家在“曾安安”的手上不仅没有发扬光大,甚至败落的更加不如了,最后被女帝直接派人给灭了,“曾安安”仗着手段,仗着一身的好武艺,成功地逃脱。

    不过曾经富可敌国的曾家,却是消失在了尘埃之中。

    床上的“曾俊生”整理完了原主的这一段记忆之后,叹息了一声。

    希望自己能完成原主的心愿吧,尽管他觉得还挺渺茫的!

    灵魂在何种东西到底存在不存在,他已经不想再去讨论这个问题了,可是曾安安的灵魂却是绝对没有如今这位无名之魂的彪悍,所以到底他该如何是好才能唤回曾安安的灵魂?再将这个无名之魂给收拾了,要不然,送走也成啊!

    “噫,两个都是冒牌货,还不如相亲相爱得了!”

    “曾俊生”一边地翻捡着自己的空间,一边胡思乱想着,可惜的是,将自己的空间给翻遍了,也没有找到什么好法子。

    “曾俊生”在想,要不然自己去找高僧之类的去试试?

    唔,倒也是有道理,说不定真的有得道高僧可以助自己一臂之力呢,如果能将自己也一起传送离开,那简直就是太好了。

    胡思乱想的“曾俊生”在“曾安安”再一次地出现时,对着她道,

    “我想去相国寺住上一阵子,可否?”

    “父亲尽管放心,我去安排!”

    “曾安安”却是没有丝毫的怀疑,欣喜于曾俊生对她的态度软和了一些,其实“曾安安”还挺羡慕那个傻子的,至少她有个全心全意照顾她,为她打算的父亲在,哪怕这个父亲软弱了些,没用了些,可是“曾安安”确确实实是幸福的。

    不像自己,从小到大就没有经历过这种温暖,一直遭受都是暗无天日的培养,都是毫无道理的鞭打,都是永无止境的任务,直到自己因为意外,被组织放弃,然后灵魂附身到了这个高热不退,即将死了的傻子身上。

    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着曾俊生毫无掩饰的喜悦,“曾安安”是实实在在地贪恋着这种温暖的。

    可惜的是,这之后,父亲对于她的态度,却是一天比一天冷漠。

    她也不是没有看到曾俊生闪过的怀疑,不安等等情绪,可是“曾安安”一直都在等待,等待着傻子的父亲,全心全意地爱着傻子的曾俊生,也能将自己当成亲生女儿,也能那般毫无保留地爱自己一回。

    让自己也品尝一回这世界上的父母之爱,这样的心愿到底是否也是一场奢望呢?

    或许是有些不屑自己的这般地软弱,“曾安安”冷笑了几声,唬的下仆小厮们心惊不已。

    如今的小姐可真是气势惊人,千万别犯在她手上,否则的话,只怕自己是怎么死的可都不知道,想想前些日子小姐处置府上欺负过郎君和自己的那些刁奴吧。

    血流成河,水洒不净的场景说这位是个煞神绝对是没错儿的!

    一个人前后如何会有这样大的差距,众人尽管不是很明白,皇都城里的大夫都说是受了大刺激,所以性格大变,可是这位小姐只怕另有奇遇,否则的话,你该如何解释她高超的武功,狠辣的手段呢?

    只是,这位也没有出府,府上也没有发生异象,这可真是让人想不通啊,想不通reads;。

    却说么,没有人是傻子,哪怕如今“曾安安”利用强势的手段让这些人闭上了嘴巴,并不敢去质疑主子,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她们看不出不对来!

    智商集体掉线这种事情如今还没有出现在曾家人身上,哪怕是和“曾安安”母女情深的苏樱也是产生了极大的疑惑,不过她怀疑的对象却不是“曾安安”,反而是自己的郎君曾俊生。

    想想曾家公子曾经的传言,她心中闪过一阵不安,所以吩咐人盯着曾俊生,也别惊动他,只要将他的动静一五一十地报告给自己即可!

    听闻十多年都没有出过府门的曾俊生竟然要去相国寺求神拜佛,苏樱立即地就来了精神,她就说么,肯定是有哪里不对,继续吩咐人盯着,总会搞清楚这其中的问题的。

    苏樱想了想,拎着手里的两件宝贝东西去找女儿曾安安了。

    说实话,苏樱也算是享受了荣华富贵,见识了人间绝色,不过也不是没有遗憾的,这唯一的遗憾么,便是自己没有个继承人。

    哪怕曾安安不随母姓,是随着父亲曾俊生的,可好歹也是自己的血脉,比起苏承安这个随着母姓,却终究要嫁出去的小公子好了许多。

    她也不是没有想过为承安招赘的,那个时候曾安安还是个傻子,难道这偌大的苏家任由败落不成?

    是以让苏承安招赘便成了不是办法的办法,苏家也是有几个出众的侄女儿的,可是苏樱也是有心病的,生怕自己儿子招赘的那位跟自己一个德行,然后坑了苏承安一辈子可该如何是好?

    可谁成想,傻了十年的嫡女,继承人,竟然还有恢复的那一日呢?

    虽然之前对着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不过毕竟是个孩子,这不,自己出手哄哄,送点好东西,她还不是屁颠屁颠儿地对着自己恭恭敬敬,母亲长母亲短了?

    而且这孩子显然是个重情的,看着她对生父的态度就知道了。

    曾俊生对于曾安安的态度也是让苏樱想不通的很,这闺女恢复正常,按理来说,最为欢喜的应该是曾俊生才对!

    可是现在呢?

    曾俊生仍旧缩在哪个破败地小院子里,对着曾安安的寒虚问暖不冷不热的,甚至有些时候竟是会将去看望自己的女儿给赶出去,这一切,端的是让人看不透,想不明白。

    起初苏樱还以为曾俊生这是和曾安安置气呢,缘由么,便是曾安安和自己这个生母的关系好了起来,似乎是从无罅隙一般,时至今日,苏樱自然是不会这么想了。

    就在苏樱忍不住地想要采取手段的时候,却不想,曾俊生比起她来更加地沉不住气,这男人啊,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没经历过风雨的曾俊生能忍到这会儿,其实苏樱也是有些佩服的。

    不过这些只能暗藏心底,决然不能表露出来的。

    这些日子,苏樱将被“曾安安”给吊打的苏承安父子二人拘在后宅,不让他们出现,省的碍了闺女的眼,所以如今这府里,真真儿是曾安安的天下reads;。

    曾俊生要出行,也不过是曾安安一句话的事儿,手脚麻利的苏家下仆便将一切的琐事儿准备好了,直待主子们出行了。

    曾安安苏家的下仆效率高表示了赞赏,本着谨慎的性子,亲自地检查了一遍之后,这才去找了曾俊生来邀功。

    曾俊生淡淡地说了声“知道了”之后便没了下文,曾安安只觉得似乎是一盆冷水迎面喷过来,整个人冷了下来。

    曾俊生看着这样的曾安安,眼眸中闪过一丝痛苦,背过身去,再不看她便是了。

    曾安安说的那些所谓的高人,所谓的梦境,他是丁点儿也不会相信的,这个世界上,哪里来的那么多的高人呢?如何就会慧眼识英雄地看出了曾安安是个练武的好料子呢?

    根骨奇佳,练武奇才,他的女儿,安安连跌倒了都怕疼的孩子,如何能受的了那般苦楚?

    即便是梦中授艺,可明明如今的曾安安似乎是使了千百万次一般熟稔!曾安安,你打量谁是傻子呢?

    恼不得曾安安自己一开始就坦然相告,哪怕曾俊生有些接受不了,可比起这漏洞百出的谎言要好上许多。

    父女俩这般地僵持着,直到曾俊生的老仆进来,这才算是打破了僵局,

    “小姐,郎君如今的身体不好,小姐万千多体谅吧!”

    老仆看着眼前的情形,直到自己主子的脾气秉性,也只能从小姐的身上的入手了。

    曾安安闻言,整个人柔和了下来,对着老仆苦笑了两声,轻启樱唇,说道,

    “您也替我劝劝父亲,我先回去准备,明日一大早便起身,去相国寺。”

    “小姐折煞老奴了,万不可这般!”

    不过老仆笑成了一朵菊花的老脸说明了许多问题,这伴着曾安安长大的老仆都不怀疑自己,何以生身之父的曾俊生会是这么个态度?

    曾安安着实地有些想不通了!

    不过想不通就算了,好在自己耐心十足,总有一天,总有一天的!

    她是真的羡慕曾安安的,也渴望着能有这样一份毫无杂质,毫无保留的父爱的!

    所以她会耐心十足地等待的,让曾俊生接收自己,总有那么一天的,曾安安为自己打气道。

    曾俊生对于曾安安和老仆之间的谈话置若罔闻,似乎是过耳清风一般,飘过了便毫无痕迹了。

    曾俊生的这个态度也是让老仆叹息不已,小姐这样,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造成的,都很好,是不是?

    自家主子到底在执拗什么呢?

    反正他一个下仆想不明白便是了,也曾苦劝了主子好久,可惜的是,主子对于自己的说辞不置可否,他也只能闭上自己的嘴巴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我是好爸爸相邻的书:探者时骏阴阳往事末世之男后威武诡异宝盒鬼村禁地神域精神科黑风城战记玉生烟杀人指南尸神鬼仙零号专案组[仙剑四]师弟请自重